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姚霁?瑶姬? ...

  •   在代国,一直有个人人都耳熟能详的传说,那就是代国开国皇帝刘志“遇仙人而得天命”的故事。
      
      前朝末年,皇帝昏聩,致使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各地纷纷揭竿起义。代州的刺史刘志出身代州大族,性格刚烈,因父亲被昏君无故处死,终于怒而举兵,最终带领各处的义军,一举攻破了前朝的都城平章。
      
      刘志破平章后,原本想要在平章登基,却在前往代州祭祖的途中路遇“仙人下凡”,落于一块空旷之地。
      仙人下凡时的神光甚至让刘志睁不开眼睛,可随行的所有部将和属下却都看不见这些“仙人”,认为刘志是眼花。
      
      刘志是个性格非常坚毅的人,说的难听点就是“固执”,代国几任皇帝似乎都家传了这个性格,当年的刘志执意认为自己在代州“遇仙”是天命的象征,他从代州起义而成便是最大的昭示,所以自以为得“天人所授”的刘志,委托了道家的魁首勘测此地,想要知道此地是否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才使得仙人下凡。
      
      结果这位天师一勘风水,此地山川纵横,又据太河之险,八面环山,五水相绕,藏风聚气,十分适合建都,正是帝宅的最好位置。
      
      开国太/祖刘志遂在此地建起了新城,名为“临仙”,并在仙人下凡的地方设立了“祭天坛”,以祭天坛为中心,建造起了皇宫。
      
      这件事被西边的胡夏一直当成代国皇帝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事迹而不以为然,但代国却以此为“正统”的证明,大肆宣传。
      
      刘志建城完毕后,开始推崇道教,自己也做了道家的在家居士,道号“帝宸子”,晚年更是炼丹修仙,以“升天”为目标,最后还莫名地死在了祭天坛上。
      
      正因为如此,祭天坛后来被废弃不用,皇家祭天都去城外新立的“天坛”,加上太/祖原本是个简朴务实的帝王,当初建造的皇宫规模不大,随着代国渐渐的强盛,皇宫也不够用了,宫中几近扩建,祭天台也不再是皇宫的中心,而成为了扩张后一座废弃的无人之地。
      
      所以当刘凌看见一群人从祭天坛上下来时,他最先感受到的自然是害怕,可当这一大群人走远了,刘凌的脑海里却突然浮现的,是从小奶娘哄他睡觉时所说的这个故事。
      
      由于此处是在代国的皇宫,身为皇室的奶娘,说起这个故事,自然不会说“旁边的人都没有看见”、“固执的太/祖最终死在祭天坛上”云云,而是以“只有天命之人得见”和“太/祖最终在祭天坛上升天”来代替。
      
      飞到天上的祖爷爷会来“保佑”他,则成为刘凌很长一段时间遐想的梦境。
      
      正是因为这样的传说,让刘凌渐渐压抑住了心中的恐惧,擦干眼泪,小心翼翼地爬下祭天坛,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一般,尾随着那一大群人追去。
      
      他人小腿短,而那些奇形怪状之人各个身材高大,走起路来悄然无声,大有传说中仙人们施展“凌波微步”之感,他已经尽力快跑了,可还是只能远远地看到他们的背影,以及他们那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举动……
      
      “这就是戈?以前只在博物馆里见过……”
      一个蓝色头发的短发男子凑近了某个侍卫,下意识的伸长了脑袋查看。
      
      “队长,你有没有觉得有些奇怪?”
      持戈而行的宫卫有些不自在地顿了顿足,扭头望向为首的领队。
      “我怎么老感觉有人在看我?”
      
      他这一顿足,蓝色短发的男子应该立刻和他撞了个满怀,可在不远处的刘凌眼里,短发的男人和持戈而行的宫卫却“融化”在了一起,像是交叠在一块的游魂,又像是碰撞在一起的水珠……
      
      刘凌倒吸了一口凉气,揪住了胸口的衣襟。
      
      宫卫当然没有找到答案,所以继续持戈而行,从那短发男子的身体中“穿越”而过,向着既定的巡逻路线去了。
      
      不仅远处尾随着的刘凌,就连那一群人也露出颇为“奇妙”的神色,怔怔地看着被人“穿越”过去的蓝发短发男人。
      
      “原来这就是‘叠加状态’,让我想到了‘量子态叠加’……”带着眼镜的某个灰发中年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点了点头。
      “姚博士,真的是完全不会干扰到吗?”
      
      “是的,因为之前失败过太多次,研究人员怀疑‘观察者’的降临也许会产生某种未知的影响,所以我们尽量不进入这里,而且降临也是采犬叠加形态’,从以前的经验来看,是毫无干扰的。”
      穿着宫装的姚霁做出肯定的答复。
      
      ‘要不是项目没钱了,何必带你们一日游?我好歹也是历史学的博士,沦为导游已经够惨了,来的还大部分不是够分量的投资人,只是富二代富三代……’
      姚霁看着前方斗拱交错的巍峨宫殿,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
      ‘算了,一文钱憋死英雄汉,为了那么多还在坚持的同伴,也得忍了!’
      
      “我想看看后宫里那些妃子的日常生活……”
      红发的女子露出期待的表情看向姚霁。
      
      “我想看看上朝的大殿,还有皇帝办公的地方。我最近正在装修办公室……”灰发男子提出自己的要求。
      
      “我想看看马!皇帝骑的宝马!”
      “代国是不是有仙人?能让我看到仙人吗?”
      
      走过一段路,已经开始放松起来的“游客”们,立刻七嘴八舌的将宫装的丽人围成一团,提出各自的要求。
      
      这个时候,刘凌已经装作一个普通的小孩子,靠近他们到足够近的地方,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蹲在地上装着清理“落叶”。
      
      通过刚才那个宫卫,刘凌已经发现宫里的人都看不见他们,他们却能看见宫中的一切,还能像游魂一样从人们身上穿过去。
      
      他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但他不想被人“穿来穿去”,所以只能装作什么都看不见的样子,悄悄的靠近。
      
      如果对方真的是仙人的话,他希望他们能给天上的祖爷爷带个口讯,问一问能不能把他接走。
      
      在人间忍饥挨冻的日子,实在是太难受了。
      
      就在他一边在地上抓着落叶,一边用余光打量那群人时,被众人围做一团的宫装女子不知做了什么,旁边的那一大群人突然都停住不再动弹。
      
      就像是被人瞬间定格,摆成了各种搞笑的姿势。
      
      ‘仙术!’
      刘凌心中大喊一声,手中的落叶“簌簌”地碎了一地。
      
      然后,就见到那宫装的女子从一群人中“脱围而出”,露出她的真容来。
      
      ‘天啊……’
      小刘凌傻乎乎地张大了嘴巴。
      
      因为缺乏教导,刘凌还没有识得几个字,也不会用什么美妙的句子来形容别人,可就刘凌余光扫到的容貌,已经是他平生仅见的美貌。
      
      他不是没见过美人儿,他虽然是宫中最尴尬的皇子,但母亲在世时,每年除夕夜,他好歹也在后宫中见过“父皇”和“母后”,还有他们身边那一群形形色色的妃子。
      她们无一不是人人交口称赞的美人儿,就连他的母亲,也是让袁贵妃都忌惮的绝色,否则也不会那么早就去了。
      
      可即使这些人加在一起,也抵不上这位美人的一根手指头!
      
      仅仅是一眼,除了“容光慑人”四个字,词汇贫乏的刘凌在想不出其他的话语能形容她的美貌。
      哪怕是孩子,也是识得美丑的。
      
      只见施展了“仙术”的仙人(刘凌已经彻底为宫装女子的美貌所折服)也不见如何动作,其他被“定格”的诸人突然又开始能够活动,露出一副迷茫的表情。
      
      笑吟吟的宫装仙人见他们恢复了平静,这才微微颔首,开口笑道:“我知道你们的诉求了,但是每个人都在说话,我反倒听不见任何声音。临仙的皇宫虽然很大,但我们有一天的时间,所以先从最近的后宫开始参观,如何?”
      
      “你是引导者,你说了算。”
      灰色头发的中年男人脸色有些不太好地哼了声。
      
      “太好了!我要先看看皇后的宫殿!”
      红发的女子连连拍掌。
      
      “姚博士,一天的时间真的够吗?”
      蓝色短发的男人看了看天色。
      
      “喊我姚霁就好,大家现在也算熟悉了,不必那么客气。”明眸善睐的宫装丽人粲齿一笑,神秘地眨了眨眼。
      “不必担心时间不够,我肯定让它够。”
      
      “好!”
      “来来来,就当来放松了!”
      “唔,我还要观察观察,够不够资格让我掏钱。”
      
      一群人的表情开始变得兴奋,随着自称“姚霁”的领头女人轻车熟路地指引着道路,刘凌悄悄从高大的树干后伸出脑袋,见得他们一路穿过不少宫人,就这么朝着远处后宫的方向而去。
      
      沿路没有一个宫人表现出不对的样子,也没有人听一听脚步。
      
      刘凌站起身,想要再追,肩膀却被人用力按住。
      
      “你是哪个宫里的小兔崽……三殿下?”
      穿着绿衣的老宦官看到想要在宫中乱跑的是住在冷宫里的三皇子,错愕地眨了眨眼,手中却没有松手。
      
      “你放开我!”
      刘凌被抓的生疼,单薄的衣衫挡不住宫人的力道,肩膀一阵阵发紧,让他的眼泪硬生生被逼了出来。
      
      “请殿下恕罪。”
      性格深沉的宦官立刻跪下,却给身边两个小宦官使了个眼色。
      
      “但是这里已经离开静安宫的范围了,殿下还是莫要乱跑,要是被上面知道了,老奴也是要受责罚的。成安,成平,把三殿下送回去!”
      
      “是!”
      
      静安宫,名字倒是好听,可惜它还有一个别称
      ——冷宫。
      
      “你们……你们放开我!”
      一贯唯唯诺诺的刘凌出乎意料的表现出强硬的姿态,可五岁的孩子再强硬又能有多“强”呢?
      
      刘凌身上还不如宫人厚的冬衣和陈旧的料子,早已经昭示出了他在宫中的地位。两个小宦官一点都不怕他,自持是“领命而为”,架住刘凌就往静安宫拉去。
      
      刘凌胸中的急切和愤怒融合在一起,化成了一腔不甘,他一边死命的挣扎,一边不停地回头眺望。
      
      宫门边,披罗衣、戴华胜的背影已经渐渐远去,可那些残破的句子却像是惊醒了某个隐藏在他心中的怪兽,让他已经死寂的心又燃烧了起来。
      
      引导者?
      ‘一听就是仙人们的头领!’
      
      瑶姬!
      她叫瑶姬!
      
      他能看到他们,他和太/祖一样能看见天人!
      
      他一定还能再见到他们!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姚霁:(心中冷笑)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真把老娘当导游?定!
    灰发男子:(哼声)你是引导者,你说了算。(不算又能怎么办?)
    刘凌:(大惊失色)仙术!我要学这个仙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