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神仙?妖怪? ...

  •   
      冬天是刘凌最憎恨的季节。
      
      在这座宫廷中,有母亲的皇子冬天总是过的很好,他们有新的冬衣、摸上去软绵绵的毛裘,他们的宫室里总是有一天到晚都燃烧着的银丝炭,从来不会感受到严寒的残酷。
      
      这一切,让他们回想起自己度过的冬天时,眼前浮现的都是一片温暖的、柔和的、充满着慵懒之意的景象。
      
      但对于刘凌来说,皇子的地位并不能给他带来什么保障,反倒让他更加危险。
      
      破败的宫室、沉默的宫人、永远不够用的炭火,以及已经不暖和了、甚至还短上一截的冬衣,都让刘凌坐在宫室中时,感觉自己正在一点点死去。
      
      ‘我应该会冻死吧?’
      他经常这样觉得。
      
      所以到了冬天,人人都恨不得窝在殿中不出来,只有刘凌会在如刀一般的寒风中离开住处,去冷宫附近闲逛。
      至少走起来的时候,人是热的。
      
      今年他五岁了,开完年,他就要进东宫的书房和大皇子、二皇子一起开蒙,可他一点都不想去。
      多年来像是老鼠一般度日的生活,让他本能的不想面对一切。哪怕那位“大皇兄”有着‘素有雅量’的名声,也无法让他放松下来。
      
      而今天,是他母亲的忌日。
      
      很多人都以为她死时他年纪小,应该是记不得了,但没有人知道他不但记事早,还过目不忘。
      
      他的母亲、那个身份低微的采女,至死也不过得了一个才人的份位,临死时,她最放不下的就是他。
      她的眼睛凝视着他,她的口中呼唤着他的名字,一直到咽气都不肯移开。
      
      宫里没有人会为她祭祀,刘凌也不知道她葬在哪里,但他却不能忘。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他都会悄悄溜到冷宫不远的“祭天坛”,在天坛上为母亲磕几个头,权当是祭母。
      
      这也是没法子,他弄不到三牲和酒,宫里也不能烧纸钱,只能这样了。她那么疼他,一定不会怪他的。
      对吧?
      
      今年的忌日出乎意料的温暖,这让担心自己会受冻的刘凌看了看天空中的暖日,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快步地穿越过冷宫的小道,穿插到更西边的祭天坛去。
      
      就像去年所做的一样,刘凌艰难地爬上对他来说算很多很多的台阶,正准备向着天空叩拜下去……
      
      异象突然发生了。
      
      只见得天空中的太阳陡然钻入云层之后,祭天坛的中心位置发出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芒,就像是从天上伸出了一把能劈开一切的光剑似的,在光芒绽出之后,从天到祭天坛中心的位置,正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在扭曲。
      
      一个五岁的孩子哪里见过这种天地变化的场景?恐怕就连他的长辈们见到这样的情景都要吓得魂飞魄散!
      
      刘凌直接被吓得当场跌坐于地,屁股拼命地往后挪。
      
      天地刚生异变时,刘凌还以为是母亲显灵了,强压着心中的恐惧看了片刻后,他发现光芒越来越盛、扭曲的地方越来越大,眼见着连他都要被包进去了,心中的恐惧终于战胜了对母亲的渴望。
      
      “啊!”
      刘凌大叫一声,连滚带爬的逃到了祭天坛的下一层,在一个拐角的角落里抱着头蹲下,整个人都蜷成一团。
      
      ‘别怕,别怕,这么大动静,父皇肯定会派人来看的……’
      
      ‘为什么这里会发生这种事?我到底要怎么和父皇他们解释我会来这里?’
      
      刘凌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涌起许多想法,这些顾虑让他小小的身子抖得犹如筛糠一般,粉妆玉琢的小脸也苍白的可怜。
      
      就在刘凌自己吓自己,几乎要惊慌失措的晕倒时,祭天坛上却传来了一片嘈杂的声音。
      
      嘈杂声很快就被其他的声音压了下去。
      
      “请大家稍微等一等,我清点下人数,一,二,三,四……十二。对了!”
      婉转动听的声音径直传入刘凌的耳中,这声音是如此温柔,犹如风拂杨柳般,刹那间就让他那些恐惧减弱了大半。
      
      转而浮上心头的,是深深的疑惑。
      
      宫中守卫森严,祭天坛虽多年废弃不用,但因为有宫道通往外面,除冷宫方向外,都是层层把守,这些人到底是哪里来的?
      
      难不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想到刚才天地之间的异象,刘凌一下子捂住自己的嘴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我们这次来的人一共是十二人,降临的时间是‘两国争霸’时期的代国,地点是位于代国京城‘临仙’的皇宫祭天坛。请这边走,小心台阶……”
      低回轻柔的声音继续着,让刘凌知道了大概是什么事。
      
      有十二个人来了他们代国的皇宫……
      来的人知道他们来的是代国的皇宫……
      
      何人这般大胆?
      不怕宫里的侍卫把他们杀了吗?
      
      ‘这样胆大包天的人,见到他说不定直接把他杀了!’
      
      小小的刘凌捂住自己口鼻的双手,顿时压得更狠了。
      
      他以为十二人的队伍怎么也要传出细碎的脚步声之类,可听这女人的声音明明已经到了下面一层,他却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就像是……
      
      就像是……
      
      所有人都是用飘的……
      
      刘凌痛苦地咽了口唾沫,被惊惧而产生的泪水模糊了双眼。
      
      好在这群人越走越远,没有一个人回头看看空荡一片的祭天坛。刘凌躲在离台阶很远的偏僻之处,身量又小,只要不站起身大喊大叫,也不会显露行藏。
      
      “姚博士,这和虚拟场景没有什么区别?你就要我们投资这个?”一个略显尖细的男人声音传了出来。
      “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复杂的,为什么你们失败了这么多次?”
      
      小到微不可闻的声音随着风飘入刘凌的耳中,这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随着他们越走越远,刘凌什么也听不见了。足够的距离让刘凌产生了一丝勇气,揉了揉眼睛,悄悄地伸出一个头,透过祭天坛之间雕琢的孔洞观察着前方。
      
      “廖先生,这不是虚拟场景,这是真正的历史,是通过我们精确的数据,完美推演和重现出来的过去。”
      那女人似乎已经对这样的疑问回答的很熟练了,语气中半点其他情绪都没有。
      
      “如果‘希望’项目能够成功,在考古学、人类学和其他学科都有着划时代的作用。您之前说的失败,是因为支持整个‘人类’推演产生的数据太过庞大,加速模块和分析数值的矩阵消耗过快,无法支撑。寻求你们的投资,也是为了要重新建立更精确、更效率的矩阵与加速模块。”
      
      因为离得远,居高临下的刘凌只能看见祭天坛靠近地面的位置,一大群人在那里站定住了,似乎在议论什么。
      
      可这一大群人,却把给刘凌吓了一大跳!
      
      他们之中,竟有不少人顶着红头发、紫头发、蓝头发、绿头发,加上他们奇怪的、完全不似汉人的打扮,让刘凌以为自己看到了群魔乱舞!
      
      而仅有的两个女人,一个披散着黑色的头发,头上带着美轮美奂的繁复头饰,穿着华美的宫装,看起来十分正常;
      另一个,却在这三九寒冬露出一截腰肢,全部的手臂和大腿全部露在外面,脚下蹬着一双像是踩着高跷一般的鞋子……
      
      还好,还好,还有个正常的……
      只是那黑头发的女人,穿着打扮的比皇后和贵妃还华丽……
      
      她不怕被袁贵妃发现,给定个“僭越”之罪吗?
      
      不知为何,刘凌的眼睛像是被吸住一样,一刻也不能移开地注视着宫装女人的背影。
      也许正是因为有女人敢在宫中凌驾在最有权势的两个女人之上,让他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某种意义上的“崇拜”,所以刘凌对她无可抑制的产生了好奇之心。
      
      能有那样美妙声音的人,一定不是那个红头发露大腿的女妖怪,一定不是,一定不是……
      
      就是离得太远了,只看得到背影,完全看不见长相,也听不到声音……
      
      “你到底要让我们看什么?这里的人不会发现我们吗?”
      红头发露大腿的“女妖怪”看了看四周,好奇地向队伍里宫装丽人发问。
      
      “来看历史,属于我们的过去。”
      背对着刘凌的宫装女子,带着自豪的语气向她解释。
      “通过历史的完全重现,我们能够寄希望与属于我们的未来。只要加速模块能持续运行下去,终有一天,未来可以像是这样完全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如同刘凌所“期盼”的,好听的声音果然来自于宫装的丽人,而非红头发、踩高跷的女子。
      
      “你问这里的人会不会发现我们?史密斯小姐,这里可不是虚拟游戏,我们现在是‘叠加’状态,这里的生命体不会发现我们,相对的,我们和这里的生命体也无法进行接触、沟通以及其他互动。这是为了保证绝对不干扰数据的自行演变……”
      穿着宫装华服的女人领着一大堆五颜六色头发的“妖怪”们,一步一步走下台阶,渐渐地走远了。
      
      只留下似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的祭天坛。
      
      惊慌失措的刘凌,在目送走那群走起路来毫无声息的奇怪之人后,才敢默默放下一直掩住自己嘴的双手。
      
      神仙?
      
      妖怪?
      
      太/祖“见仙而筑城”的传说,难道是真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大家看我的新书,如果觉得新坑字数不够不过瘾的话,推荐各位看我已经完结的两本古言文《老身聊发少年狂》和《木兰无长兄》,都是百万字的大长文,绝对过瘾!具体地址点我的作者专栏或者文案上的连接进入。
    作者:新书新气象,老读者们,你们的支持在哪里?(振臂高呼!)
    小剧场:
    群魔乱舞众:(愤怒)谁特么群魔?这叫潮流!潮流!
    引导者姚霁:(泪目)我特么穿这么“复古”,是职业需要啊!
    三皇子刘凌:(恐惧)神仙居然和妖怪是一家!谁来救救我(崩溃的三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