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神兽道长 ...

  •   “啊——”藤妖嘶吼着,然而天谴已至。
      茫茫黑夜中似有一双手撕开厚重云层,闪电划破黑暗,隆隆雷声滚过苍穹。阿梦用力拔出藤蔓,踉踉跄跄奔到择彦身边,将他抱在怀里,防止他再受伤。万千光矢从天际泻出,尾端带着熊熊天火,毫不留情地射在这一处庭院。
      没有光矢会伤到阿梦和择彦。
      藤妖凄厉的叫声响彻天空,天火焚心,五千年的修为在天谴中化作虚无。它的身体一寸寸破碎飘散,被火舌舔舐殆尽。
      阿梦将额头贴在择彦的额上,胸口的血也没泪水流得快。他气若游丝:“傻……”
      她忍着痛楚,说:“你才傻。跑来和千年老妖打什么架。”
      “你的伤……”
      “不碍事。”
      他的目光长久凝在她的脸上:“我要死了吧……”
      她抬起手盖住他的眼,说:“不会的,你不会死。你先睡一会,睡醒就好了。”
      天火褪去,庭院里清清冷冷,只有他们二人。
      
      择彦醒来时,周围很安静。他睁开眼,略动一动便觉筋骨疼痛难忍,环顾四周,是不知名的房间,装修得还很不错。
      这是哪里?他挣扎着想要起身,牵扯到了伤口又是一痛,他不得不躺回去。
      他望着门口,想要喊人,一只脑袋奇大无比的生物却突然冒了出来:“你醒啦?”
      他深吸一口气,盯着这个外形奇特的生物,艰难发问:“你……是谁?”
      生物抠了抠鼻子,在择彦抽搐的面色中弹弹手指,说:“我是那只傻缺梦貘请来疗伤的精灵啊。唉唉,太不够意思了,明明是我的功劳,却要算在那些没用的凡人大夫头上。”
      “她……她呢?她受的伤严重么?”择彦抓紧了床单。
      “她?前天就能活蹦乱跳了。看我医术多高明。”精灵皱了皱眉,说道,“废什么话,好好躺着,我再给你治治。唉,凡人的身子太娇弱了。”
      他闭上眼,知道她安好就行。
      他感觉一缕清凉自脚底升起,蔓延到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服。精灵还在喋喋不休:“嗯,断骨接上了。淤血清掉了。还有什么呢?啊,没有了,就喝喝那些无聊的凡俗药物就行了。”
      门忽然被打开,精灵咻地一下消失。一名医女前来切脉,惊讶地说:“这位道长身子骨真好,痊愈得如此神速。这样看来我只需再开几副调养的药就行了。”
      择彦忍着没有睁眼。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阿梦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喂,张老爷,你看道长他为了除妖都成什么样了,医药费你付啊。”
      一名胖胖的中年人说道:“这个自然,自然。那天的动静整个城都听到了,道长真是太厉害了!”
      “对了,还有剩下的酬金没给呢。”
      “待道长伤好,便给。”
      阿梦不满意道:“什么意思啊不信任我?”
      “怎么会怎么会,那天姑娘带着浑身是血的道长来求医,嘿嘿,道长那手握着姑娘是不肯放啊……我怎么会不信任呢,只是有些……”
      择彦额头青筋浮动,他终于忍不住刷地睁开眼,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阿梦惊喜地扑上来:“啊择彦你醒啦!你身上痛不痛,难不难过?”
      “只要你……别压着我的伤口……就挺好……”
      医女在旁边扑哧一声笑出来,赶紧收拾东西走了。张老爷说:“辛苦道长!辛苦道长!既然道长醒了,那就皆大欢喜了!我这就去准备酬金!”说完拔腿走人,他一把年纪了可不想在这里看年轻人腻歪。话说什么时候道士也可以找道侣了?
      闲人一走,精灵便冒出硕大的头来:“喂,我帮你治好他了啊,我一百年前欠你的人情还清了啊。”
      “嗯嗯,多谢多谢,你最好啦!”阿梦笑眯眯地去摸精灵的脑袋。
      精灵嘁了一声避开,又凭空消失了。
      阿梦重新把关注点放到择彦身上,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他抿唇微微一笑:“还行。”
      “那……我救你一命,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
      他缓缓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轻轻握住她的手,说:“对不起……留下来,陪我吧。”
      师父,徒儿不肖,违背门规……但是,徒儿很欢喜。
      阿梦眨了眨眼,凑近他,点了点他的额头:“眼神闪烁,说谎吧?”说完才发现两人距离太近,他的呼吸就落在自己脸上,一时脸色飘红。
      择彦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她咬了咬牙,在道长唇畔轻吻一下,然后飞快掩面奔出屋子。择彦喉头微动,耳根红得发烫,他轻声自语:“没有说谎。”
      
      择彦养好伤,便告辞了张老爷上路。阿梦跟着他,怀揣着一沓银票,高兴得要飞上天了。择彦默默看了她一眼,想装作不认识这个财迷。
      一只神兽为什么会这么注重身外之物啊!
      阿梦在他旁边扳着指头算:“我要买新衣服,要买新首饰,还要住高级一点的客栈。万一碰上什么贵族呢,一定有非常美味的梦。”
      “……”算了他还是别管她了。
      
      当夜他们露宿山林。阿梦气得跳脚指着他的鼻子骂:“你明明挣了那么多钱为什么不走快一点住到客栈去?”
      他将她一把摁下:“是谁一路上嫌腿酸叫我走慢点的?”
      她哼哼了两下,拿着木棍戳他燃起的火堆:“你可以背着我健步如飞嘛。”
      那你怎么不变回原形啊?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补偿我啊。”她理直气壮。
      择彦想了想,不知想到了什么扭过头笑了一下。阿梦扯他:“你笑什么?”他看着阿梦,火光跃动下,她半边脸都是暖融融的颜色。他伸出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靠过去吻住了她。
      那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吻。
      阿梦心如擂鼓,闭上眼去回应他。
      不知道是如何纠缠,不知道是何时分开。
      他放开她,气息有点不稳:“睡吧。”
      “我……我不困。”
      “……那你自己玩吧,我睡了。”
      什么人啊!刚刚亲了她怎么是这种态度啊!阿梦对他怒目而视。然而择彦已经背对着她睡下了。
      阿梦一腔闷气无处可泄,蹭蹭蹭跑去找山里精怪了。
      择彦对着黑暗的大山默默捂脸,他清修二十多年,真是鬼迷心窍才吻了上去啊……这要怎么解释啊……
      
      第二天清早,择彦醒来,觉得自己很不对劲。
      四肢灵活,思维顺畅,精力充沛。嗯,很正常。
      那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呢?择彦狐疑地转向在叠草叶玩的阿梦:“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这问法怎么那么奇怪呢……
      阿梦瞥他一眼,眼神中透露着心虚。她一边将草叶叠得乱七八糟一边摇头:“没有啊。”
      择彦站起身来,扳正她的脸,严肃道:“说实话。”
      阿梦故作天真地笑:“什么啊,择……嗝!”一道梦絮从她嘴里飘出,阿梦惊恐万分,择彦脸色骤变。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她的梦从哪来的?难道……
      阿梦已经远远跑开,抱头大叫:“不许剔我的兽骨啊!”
      要死。
      择彦脸色阴沉地读开梦絮,看清画面时整个人晃了一晃差点没站稳。
      画面上,他正紧紧搂着阿梦,阿梦坐在他腿上娇笑……
      ……他竟然做梦了!还做如此荒唐的梦!还被她吃了!
      阿梦的声音弱弱传来:“那个……我找山里的精灵玩了一夜,早上觉得肚子饿就回来了,随便一探没想到你真的做梦了……我就……你,那个,你想知道你做了什么梦吗?”
      不想!一点都不想!
      梦絮很快飘散,择彦扶着额头不知道要说什么。
      阿梦还在不知死活地安慰他:“你别这样啊,做梦又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偶尔一次没修炼也不是大事嘛……梦里你也没干什么,顶多就是说,咳,说你爱我。”
      咔擦一声,择彦身旁的一棵小树苗被拦腰折断。
      “啊啊啊我错了!”阿梦痛哭道,“你说的是喜欢我不是爱我!”
      择彦面无表情地走开,他想一个人静静。
      
      不擅长表露心迹的道长在梦里把心迹全都表了个透彻,这个认知让阿梦很高兴,让择彦很崩溃。他鼓足勇气刚违反了门规,结果就立即不仅现实里鬼迷心窍主动去吻了人家,在梦里还牵牵扯扯,难道他本质是个这么龌龊的人吗?
      “这哪叫龌龊?这叫遵从本心!喜欢我就喜欢我,有什么不好意思说出口的。”
      神兽姑娘的安慰还是不要听了。她比较擅长心口插刀。
      
      择彦在新的镇上找了一家高端的客栈,要了两个房间。阿梦磨磨蹭蹭地说:“其实住一间也没有关系嘛大不了我再变回去……”然后被择彦的眼神吓到隔壁去了。
      当晚择彦翻来覆去睡不好,将近丑时才逐渐睡着。
      第二天他盯着床上的痕迹神色微妙。不知为什么赵家村那堆长舌妇的对话又浮现出来。“你们知道什么,他婆娘亲口告诉我说,她这两天早上醒来都发现二麻子,咳咳……那什么,不太干净……哈哈……他婆娘要教训他,他又喊冤,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择彦的脸瞬间黑了。
      一番清理洗漱后,他砰砰砰敲开阿梦的房门。阿梦颤颤巍巍地来开门,看着他把门摔上不禁抖了两抖。择彦的目光落在她歪着的衣领上,怒道:“衣衫不整成何体统!”
      阿梦赶紧正好衣领。
      “说,你又吃了我什么梦!”择彦暴躁不已。
      阿梦小心翼翼地问:“你、你真要知道吗?”
      择彦僵着脸,道:“吐出来!”
      阿梦扁了扁嘴,吐了个梦絮出来。
      读开梦絮的择彦只恨时光不能倒流,当初就不应该招惹这只麻烦的神兽!
      画面上的自己青衫微敞,正吻着阿梦裸.露的半块肩膀,还有往下的趋势……
      趁着道长还没有砸坏东西,阿梦猛地抱住择彦:“你看!你骗不了自己的!承认有那么难嘛!你就是还惦记着那劳什子清规戒律!”
      择彦不说话。
      “你既然都做了决定违背师门规矩,干嘛不违背个透彻,一边想和我在一起,一边又放不下规矩,累不累啊?这么大的人了就不能痛快一点吗?”阿梦将脸贴在他的胸口,说道,“择彦,你能不能坦诚一点啊。”
      ……她说得其实还有点道理。他早就把心交给了她,却放不下守了二十多年的规矩。若不是她大胆,他恐怕永远都不会表露心意。
      他得对得起她,对得起那场盛大的表演,对得起那次舍命的相救。
      他缓缓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捧起她的脸,终于克服了内心的背叛感,吻了下去:“对不起,是我的错。阿梦,我喜欢你。很喜欢。”
      “……就是别再吃我的梦了。”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阿梦绞尽脑汁地在和择彦讲话。那一日在她语言煽动下他终于表白,然而没过多久又死性不改地开始吝惜那几个字。虽然他换了方式总是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心意,但是听不到甜言蜜语她好难受啊!
      “道长!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
      “胡言乱语!”
      “唔,择彦,你装什么,你不是亲口承认喜欢我的吗?再说一遍呗。”
      “胡言乱语。”
      “呐,我看你最近修道很勤奋嘛,是不是在争取得道,好一直跟我过下去呀?”
      “胡言乱语……”
      “死道士!胡言乱语胡言乱语你有完没完!我下次还吃你的梦!”
      “你敢!兽骨还要不要了!”
      阿梦缩了缩脑袋,眯着眼笑了。好嘛,她知道了,话可以乱讲,梦不能乱吃。

  •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
    其实我很萌神兽x道长这个脑洞的……
    感觉这种甜文写不成长篇就写了个中短篇【其实是懒】=w=写得时候真是少女心荡漾啊~
    欢迎留评!
    --------
    点击此处穿越到仙侠新坑→惊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