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神兽威压 ...

  •   扑通扑通,择彦稳不住自己的心跳了。他一把推开阿梦,快步离去。
      阿梦搞不清状况,追了上去:“诶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一辆马车失控了,差点撞过来。”他的声音还略有颤抖。
      阿梦想了想,忽然反应过来:“啊道长,你刚才是不是抱我了?”
      前方人的脚步一滞,然后走得更快了。
      阿梦咧开嘴,不急不缓地跟着他,一路走到人少处。她四下瞄瞄,这里没什么人诶是不是会发生什么事呢哎呀好期待好羞涩呀……
      她期待又羞涩地抬起眼,发现择彦已经在两尺外站住了。
      “阿梦。”他唤她。
      “嗯?”
      “这是个很热闹的城市。人很多。”
      “嗯。”
      “你修了人形,从今往后便不再孤单,可以结交很多朋友。”
      “啊?”她呆呆地应着,这对话好像和她预料的方向不对啊?
      “所以……你可以留在这儿,干什么都好,或者去其他城市也行,世上你没去过的地方很多,尽可以去看看。”
      “你……”
      “阿梦,不要再跟着我了。”
      她茫然地听着,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你、你讨厌我吗?可是你不是自己带我出来玩的吗,不是刚才、刚才还抱、抱了我的吗?”她上前几步想要拉他的袖子,却被他避开了。
      他说:“相识一场,你让我领略那样的美景,我也要让你开开心心地知道人世的精彩。”
      不对,不是这样的啊!她才不要“相识一场”,她在山里那么做才不是要他这样的回报!她眼中迅速盈出一汪泪:“那你为什么抱我?”
      “那不是抱,是……”他像是在说服她,又像是在说服自己,“是人下意识要保护附近人的动作。无论那是谁。”
      “你胡说,你明明……”
      “昨天在山里,你还睡着时我给你下了禁言咒,防止你醒得早然后吵吵闹闹打扰我赶路。可是……”择彦静静地看着她,“你为什么能说话?”
      “我……”阿梦张口结舌。
      “阿梦,有些事我不问,并不代表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要缠着我,又瞒了我什么?装作我的咒语有效,是不是很好玩?”
      “不、不是的!”阿梦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不懂为什么人类可以翻脸翻那么快,明明上一刻他还言笑晏晏地陪自己逛街,“我是化了人形才发现咒语无用的!我只是想待在你身边!你肯带着我不就是因为可以制约我吗,如果咒语无用你还会愿意带我吗?你敢说你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吗?你们人类就是虚伪,明明猜出来了还装不知道!”
      择彦默而不语。是,他是猜出来了。他虽初涉人世,但也不是傻子,阿梦死乞白赖缠着自己,有事没事变个姑娘在自己面前晃,还跑遍山头给自己准备了一场表演,他能隐约感觉出来什么。可那又怎样呢。“阿梦,别妄想了,那不可能。”
      阿梦怔住。方才做戏示弱装出的眼泪还含在眼中,此刻却像是真的要流出来。“怎么不可能!你别说什么人只能和人在一起,那些无聊地世俗规矩是你们人订的,可不是神兽订的,我是受神泽庇佑的神兽梦貘,天理纲常,那算是什么东西!”
      他确实是想说天理纲常,却被她抢了白,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得。择彦看着她,像是有柔软的丝线一层层缚住心脏,紧紧的,让他喘不过气来。他想起之前心中的悸动,已经敏锐察觉自己有深陷红尘泥淖的风险,应及时抽身,早早了断。但他委实说不出狠话,又担心一走了之她会到处找自己,因此一直拖着。直到方才那一抱乱了心神,他才下定决心与她开诚布公地交谈。
      “是的,你是神兽,你想如何便可如何。可我是人,有自己的底线,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此别过吧。”择彦转身便走。他无法再面对那双幽蓝潋滟的眸子了。
      阿梦狠狠抹了把眼泪,用力踹了一下身旁树干,对着择彦的背影喊道:“没错,我是神兽!我爱怎样便怎样,你管不着我!”
      
      他走在街上,身边人流如潮,却好像空空荡荡。他又是孤身一人了啊。天色将晚,他该去准备捉妖了。
      择彦回到客栈吃了点东西,便去了那处诡异的庭院。这处庭院据说风水不好,废弃了几十年,最近有人不信邪买下来了,派人去修葺,结果工匠们进去当晚就都失踪了。这件事一出,连稀稀落落住在这里的几户人家都搬得远远的了。择彦在庭院里缓步走着,打量着周围。
      的确有妖气浮动,但是却很淡,此刻妖应该不在这里。择彦将庭院的格局细细记在心里,在角落布下了机关,若是妖回来,便该有动静。做完这一切,他便离开了。
      月上柳梢,墙头衰草窸窣,一只毛色浅淡的兽伏在草间,一双眼蓝幽幽的,望着道长背影渐远。
      它才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
      
      一连几天,都没有妖的踪迹。择彦天天在客栈里打坐修炼,巩固自身。偶尔他打完坐睁眼,发现半天过去,周围静悄悄一片,便会觉得莫名失落。
      没有人聒噪地讲话,也没有兽浅浅地呼吸。
      他有时候推开窗,目光在人群中逡巡,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想要寻找那个熟悉的姑娘身影。他对自己的这种潜意识行为非常不舒服,但又无法克制地会去做。
      有一次他真的看见她了。她穿着那天买的月白色罗裙走在人群中,有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来搭讪。现在汉夷交好,商业贸易往来频繁,蓝眼睛黄头发什么的的大家也多少见过一点,但仍存有好奇心。大约那公子哥儿正是被那一双蓝色瞳仁所吸引,从街东头一直跟她左右跟到街西头。
      她忽然停下脚步,不知对那公子哥儿说了什么,对方便灰溜溜走了。她转身抬头,差一点撞上他的视线,他慌忙把窗一关,阻隔了外界的喧闹。
      真是要命。
      分开愈久,他想起她的次数就愈多。她的所有表情都清晰地印在他脑海里。他一天要念好几遍清心诀。
      
      他不知道的是,阿梦常常跟着他。它发过誓的,一定要追到道长,要对得起自己高贵的血统。
      这天晚上,它一如往常远远跟随着他,看他进了庭院检查了一遍又出来。大概今晚那妖仍旧没来,难道是发现了道长?它胡思乱想着,看着道长离开,觉得有些饿了,便潜进了一户人家。
      阿梦食完梦出来,早已找不到了道长的身影。它知道他有除妖任务在身,肯定还会在城里,所以也不着急。它慢慢晃悠着,打算找个没歇业的瓦舍什么的看看热闹。
      找到了瓦舍,阿梦一边在对面屋顶上看新鲜,一边梳理着自己的毛,忽然就闻到了妖气。
      腥膻的妖气,还混合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它悚然一惊,拔腿就跑,如一团疾速移动的白雾穿梭过茫茫黑夜。
      越来越浓越来越重的气味……是只五千年的藤妖,他一个修行了二十多年的人类,对付对付小妖也就算了,怎么对付得了这种妖怪!即使是天纵奇才也打不过啊!它焦急万分,奔得愈快。
      气息从墙头飘出。她皱眉忍住浓重的妖气,跃上墙头。择彦正与那藤妖打斗,明显处于下风,身上的血窟窿一个比一个深,而藤妖才受了点皮肉之伤。
      “无知凡人,安敢与吾相抗!”藤妖被择彦砍断一根藤枝,怒吼道,“吾暂居于此,与汝何干!”
      择彦没有回答它,挥剑的速度变慢,受了它重重一击。
      阿梦目眦尽裂,跳下墙头,带起一阵风浪:“低贱妖类!神兽在此安容尔等放肆!”
      神兽威压迫来,藤妖显然受了一定制约,它望向阿梦恶声道:“三千年的梦貘!吾修炼五千年与汝素来无怨,何必多事!”
      阿梦见它打斗的动作没有变缓,竟克制住了妖的本能,心下惊骇,于是化出人形,神力激荡,身侧野草随气浪向两边倾倒。她像是踩在风上,一步步轻盈如舞蹈,裙袂翻飞,翩跹如蝶,声音虽清澈,却透着上位者的威严:“妖物!吾以神兽之名勒令你速速离去!”
      她越走越近,藤妖与道长搏斗时飞溅的鲜血几乎要落到她脸上。择彦在斗法时不由自主地看了她一眼,心中大动,嘶声道:“你做什么!快走啊!”
      她不会法术不会武功,唯一有用的只有那与生俱来的威压。可他听得很清楚,藤妖比她长两千岁,她制不住它的。
      阿梦充耳不闻,仍在走近。藤妖身上的压力越来越重,鼻尖空气稀薄得几乎无法呼吸。它暴喝一声,骤然腾起,万千枝条从背后疯长出来,在黑夜中化作狰狞的手,避开阿梦直逼择彦而去!
      择彦精力早已不济,强撑到如今已是强弩之末,他斩断最初几根枝条后便被藤蔓紧紧勒住,藤上小刺扎进皮肤汲取血肉精元,瞬间绽出一大朵一大朵妖异奇诡的花来,花瓣洁白细长,一寸寸舒展开,由底部慢慢染上殷红。
      “择彦!”阿梦扑上去,一双眼已是通红,“妖孽你还不住手!”
      神兽那迫人的威压几乎要震裂它心脉,藤妖眼前青白一片,却咬牙强忍了下来。这个道长,气血纯醇,决不可放过……
      阿梦抓着藤蔓想要自伤招来天谴,奈何那藤妖实在机警,但凡阿梦所触之处皆化作平淡无奇的藤蔓,一根刺也没有,毫无杀伤力,一旦离开便又长出尖刺,叫她惊怒异常。
      “没有……用的……你走……”择彦断断续续地说着,他听见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她的衣裙上尽是血污,头发也乱了,那根玉钗不知道掉到了哪里,都没有流苏晃啊晃的了。即便如此,她还是很好看。
      他的神兽姑娘,他心尖上的人。
      将死之时,他想起很多事。师父说他年轻气盛,他果然制服了几个百年小妖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实际上根本不是这种千年大妖的对手;他一边恪守着清规戒律待人谦和有礼,却一边在她面前屡屡破功;他赶她走,其实是在害怕人的短短一生于神兽漫长一世毫无影响,他害怕自己付尽一生的人最终会在时光悠然中忘记自己。
      可是……他现在后悔了。他早就陷在红尘泥淖中出不来了,如果当初跟她好好在一起,或许今日也不会这么遗憾罢。
      他闭上眼,嘴角似有苦笑。
      阿梦看着他嘴边渗出的血沫,眼中尽是凄绝。她在心底质问上神,为何给了梦貘神泽,却不肯授予神术!她仰头发出尖锐呼啸,混杂着远古洪荒的神兽咆哮之音,震动大地。上古便流传的神之恩泽在血脉里奔腾不歇,她踏风而上,凭空而立,眸中幽蓝深红汹涌如同漩涡。狂风席卷而来,她裙裳猎猎作响,苍茫之声重如锤击:“妖孽!区区蝼蚁安能与神泽相抗!”
      藤妖只觉有万斤巨石压下,几乎震碎天灵盖。茫茫之中是急速涌动的血液在告诉它:臣服吧……它倏然跪下,妖力骤减,藤蔓尽数收起。择彦重重摔落,喷出一口鲜血,微睁了双眼看她拾剑而去。
      不要去……他在心里说,可他嗓子干涩无比,发不出任何声音。
      阿梦冷厉地笑起来,用尽平生最快的速度抓住一根尚未收回的藤蔓,挥剑斩为斜刃,将刃面重重往自己心上三寸处一插,霎时血流如注。
      让神兽受了多少的伤害,便要承受加倍的天谴。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旅游去了,我是存稿箱……
    这是中短篇,明天完结=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