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神兽姑娘 ...

  •   折腾了一夜,择彦回房入睡时天都快亮了。
      神兽站在桌上,守着他渐入沉睡,轻轻起身溜到他身旁,对着他一张脸看来看去。
      哎呀,真是越看越欢喜。
      它往择彦胳膊上蹭了蹭,趴了下来。大约是吃了两个好梦,神兽觉得有点胀,哼哼着翻了个身,摊开四肢,肚皮朝上一坦,顺便找了个舒服姿势往择彦怀里拱了拱。
      神兽满足了。
      将近中午,择彦才醒来。因夜半除妖,他睡醒时神智还不是很清明,因而睁开眼后看见距自己鼻尖不到一指长的一张少女睡颜时,他直觉以为自己还没清醒,于是翻身打算缓一缓,结果发现自己一只手臂被人抱住了。
      “……!!!”一道惊雷劈在天灵盖上,择彦瞬间清醒。他猛地挣开那睡得正香的少女,一个激灵跳下床,抽出宝剑直指少女,在床五尺外站定,背对着床怒喝道:“妖孽!你好大的胆!”
      少女翻了个身。
      没人回答他。
      好像也闻不到妖气……
      择彦感觉眼前一黑:难道是哪家姑娘摸错房门了?不不不绝不可能,他的房间不仅上了锁还上了结界,寻常人进出不得。
      择彦定了定神,慢慢转过头看向那少女。肤色白皙,五官精致,长发散乱,睡相及其不雅,一条腿光溜溜地伸在外面。
      又是一道惊雷劈在天灵盖上!
      他何时有过这种经历!
      择彦心神大震,剑刃震动,剑气化形呼啸着直奔少女。少女终于被惊动,朦胧睁眼看见一道白光扑来,不远处的道长拿着剑杀气腾腾,不禁尖叫一声抓着被子往床角一躲:“死道士你干什么!”
      此话一出,二人双双愣住,面面相觑。
      “梦、梦貘?”
      “我终于化成人形了?!”
      一个不可思议,一个惊喜万分。
      择彦呆在那里。神兽兴奋地伸出双手,在自己面前翻来覆去地看。她这手一松,身上的被子自然而然滑了下去……
      ……她没穿衣服!啊啊啊!
      择彦觉得自己要疯了。他捂住眼飞快转过身去,怒吼道:“把衣服穿起来!”耳根却迅速腾上红晕。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抖被子的声音,随即他听见神兽说:“我、我没有衣服啊……”
      “荒唐!”择彦几乎要崩溃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都超出了自己认知范围,什么教养什么气度到此刻统统消失,他只想一剑劈死这个不要脸的神兽!
      “真的没有啊!你什么时候见过神兽穿衣服啊!”神兽也有点生气了,她对现在道长身上漫开的杀意很不爽。
      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前两天自己抱过的兽体都是裸的吗!虽然好像没错,但兽体和人形怎么能相提并论啊!择彦头疼欲裂,感觉一世清名尽毁,不由恶声恶气道:“既然成了人形,就必须穿衣服!”
      “那、那把你的衣服借我穿穿呗……”她说得有些底气不足。
      怎么可能!择彦深呼吸几口,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开始默念清心诀。床榻发出轻微吱呀声,择彦迅速作出判断:“不许动!乖乖待在被子里!不准露出任何地方!”
      “那头呢?你要闷死我吗?”神兽委委屈屈道,她以为化了人形可以讨道长欢心,怎么会是这样!
      最好闷死你!择彦恨恨地想。他飞一样地夺门而出,又哐地摔上门,留神兽一个人抱着被子在墙角生闷气。
      
      择彦站在街头吹了半柱香的冷风,终于找回了理智。
      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师父徒儿不肖对不起师门……他在心里告罪一番,决定去买套女装。
      他慢吞吞地走到成衣店门口,往里面瞅了一眼,低头又看看自己的道袍,默默地把抬起的脚又收了回去。
      要怎么说?
      “掌柜,给贫道一套女装。”
      人家会把他当衣冠禽兽的吧?他丢不起这个人。
      “掌柜,贫道携师妹云游至此,师妹不慎受伤坏了衣服,可否为贫道提供一套女装?”
      啰里啰嗦欲盖弥彰,那些俗人绝对会用一种难以言说的目光看自己和那个“师妹”吧?
      择彦很痛苦,他非常不想进成衣店,但更不能放任神兽裸在自己面前!
      他又吹了会冷风,在心里又告了个罪。师父徒儿不肖对不起师门……
      道长将干出生平第一件大耻辱之事。
      他走到隐蔽处捏了个诀隐去身形,然后飞快奔去成衣店——隐身术是维持不了很久的。当他进了店,才后知后觉想起自己根本不可能在店员眼皮子底下摸走一套衣服,可是仓库又在哪?
      他头疼地敲了敲脑袋,避开人群,拣人少地走去。唔,西南角没有人,还有一堆打包好的女装……他屏息走过去,匆匆瞄了衣服两眼,嗯,不是什么繁复的花色,挺普通的样子,不像是很贵重的衣服。他略略放了个心。
      环顾四周,无人注意……
      择彦飞快抓了一包衣服捂在怀里,谁也不曾注意到角落一包衣服凭空消失。他悄悄扔下一锭银子,脚不沾地地跑出大门,直奔客栈。
      无论如何一锭银子都够买这么一套衣服了,他不是贼不是贼……
      上楼的时候他突然现形,吓了小二好大一跳,还未看清是什么人眼前便没有了一点影子。
      真是风一样的男子啊。小二感慨道:“神经病。”
      择彦靠着门板,气息紊乱。
      “喂……”神兽整个人都裹在被子里,只露了眼睛以上的部位在外面。她化了人形,修为自上一层,可以随意切换睡觉时间,现在倒也不那么困。
      “噤声!”择彦喝道。这个不省心的家伙,自己当初就应该早点放它走!他真是悔青了肠子。他将手里的包往床上一扔:“快穿好!”
      神兽眨了眨眼睛,一只嫩藕般的胳膊缓缓从被窝里探出来。择彦背过身去,要往外走。神兽急了,一把拆开包装喊道:“诶你等等!这衣服我不会穿!”
      择彦闻言又是一晕。他咬牙冷笑:“你开什么玩笑!吃了那么多梦难道连穿衣服都没看会吗?”
      “可是,自己实践是不一样的呀……我真的不太会啊……”神兽弱弱地辩解。
      她不会,难道他会吗!择彦几欲吐血。师父曾说,他虽是天纵奇才,于道法上可有大作为,然而毕竟年轻气盛,历练不够,遇事不够冷静,难以思虑周全。当时他还不以为然,如今想来师父就是师父,大智慧啊!他现在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只神兽啊!
      神兽眼珠子乱转,感觉道长好像又要发怒了,为了挽回他的心,神兽赶紧变回原形,噌噌几下跳下床,往道长怀里扑去。
      择彦始料未及,瞪着兽形的梦貘没有任何表示。
      神兽有些慌,讪讪道:“那个,道长啊……”
      “你还可以变回去?”他面无表情地问。
      “呃……是、是啊。”
      “那你不早变回去!”择彦终于怒了,他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
      “我、我被你吓到了嘛想不到那么多……谁知道你这么……”
      保守啊,你的名字叫人类!
      择彦觉得心好累。“你走吧,我供不起你这只神兽,我早该放了你的。这衣服你带走吧,相识一场,算我祝你修为有进。”
      神兽慌了,它不想和他停留在相识一场这个层面上啊!它呜呜咽咽地扯着道长的衣角:“道长,你怎么忍心抛下我这么可爱的神兽,我离不开你呀……”
      “什么离不开,你没碰见我时不也过得挺滋润吗?”择彦皱眉,撇开自己的衣角。
      “可是,可是,”神兽嘤嘤地说,“你都看了我的人形了,你们修道之人不是最讲究责任的吗?你就这么不负责任地走了你没有良心啊……”
      择彦僵在那里。他万万没想到神兽的脸皮这么厚!
      神兽一看有戏,演得更加卖力,它跑到床上,又变成人形,坐在那里捂脸假哭:“你走啊!走了就别回来了!我就在这儿待着,哪儿也不去!你别管我!让我自生自灭好了!你的衣服拿走!”哼,她可是吃过怨妇的梦的!
      择彦不可思议地深吸一口气,扭过脸不去看她。天哪,这种话是谁教她的?!偏偏还就对他有用了!
      涉世未深的小道长哟,你是对付不了一只三千年的神兽梦貘的。
      择彦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半晌,道:“好罢,你给我变回去。记住了,不准变成人形,我便带着你。”
      神兽猛点头,装腔作势地抹了一把脸,变了回去,将脸埋在被子里无声大笑。
      
      晚上入睡前,择彦很有心机地划了个结界,让神兽无法跑到床上来。神兽挠着那透明的结界,眼睛里汪着一汪蓝盈盈的水:“道长你怎么这样!你太虚伪了!今天早上还抱着……”
      唔,它又被下了禁言咒。
      神兽忧伤地退了回去。嘤,怎么办,它沉寂了三千年的芳心终于为了一个凡人蹦跶得欢快,却总是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拍成渣渣。它在角落里一边悲愤一边修补自己受伤的心灵,暗下决心:我一定要追到道长嗷嗷嗷,否则对不起自己高贵的血统!
      待择彦睡熟,它又试探着去破结界,接过又是被阻挡在外。它气恼地试了许多方法,结果每次都无功而返。
      神兽终于放弃了。
      漫漫长夜,它提不起兴趣再荡房梁玩。虽说现在不必局限于白天睡觉,但是必要的休息还是要有的,白天被道长吵醒,它还没补觉呢。想到这里,神兽便往桌上一趴,闭上眼,开始睡觉。
      
      它是被饿醒的。
      它这才想起来今天自己还没进食呢。
      神兽出不去屋子,感觉很无力。它揉着扁扁的肚子在心里默默哀叹着。它目光一转,看到桌上叠得整整齐齐的女装,突然就笑起来。这肯定是道长叠的,不知道当时他是什么表情啊?
      它越想越开心,就地一滚化成人形,将饥饿抛之脑后,抖开叠好的衣衫,坐到一边琢磨起穿法来。她在那里比划了半天,一层层穿上,系带系了又拆,拆了又系,折腾了快一个时辰才确定了穿法。
      啊,她真是一只聪明的神兽啊!她沾沾自喜地想着,提着裙子转了个圈,曼步走到择彦面前,低下头正准备仔细欣赏一下道长的睡颜,忽然觉得不对劲。她眨了眨眼睛,默默后退几步,再往前走几步,再退后,再前进,如是数次,她终于确定了自己没有被那该死的结界挡着。
      “哈……”她仰天长笑,刚发出一个音便迅速捂住嘴,眼中满满全是惊喜之色。
      啊呀,连禁言咒都不管用了诶!
      神兽被突如其来的幸福感砸得找不着北,咬着唇,眨着眼,偷偷摸向道长的床。
      “咕——”神兽僵住了。她都忘了自己还饿着肚子……她探向择彦的额头,什么都没感觉到,只好失望地撤了回去。她走到门边,想了想,变回了兽形以便行事。它回头看看,没有掉落的衣服,估计自己再变成人身时还是穿着的。它放心地舒了口气,迈开脚步。
      它的爪子又伸不动了,一堵无形的墙挡在面前。
      神兽被惊呆了。它以为道长的术法对自己已经无用了,这结界怎么还在啊?
      它不甘心,脑中灵光乍现,它变作人形,推了推门,小心迈了出去。
      站在走廊上,神兽突然很想骂人。这什么鬼设定?化形竟然比原身厉害?腹诽了几句,她关上门,偷偷溜出客栈——她要去寻找新的好吃的梦啦!
      市坊已歇,镇上人家都已经熄了灯睡觉。它探了几家,选择了一个比较起来还挺有意思的梦吃了,再晃悠在街上消食。
      路过一个地方,里面还亮着灯,神兽耳尖,听见有人说:“小姐穿这衣服可真是好看极了。”咦,好看的衣服?神兽扒上窗台,看见一个身量高挑的女子穿着烟罗云裳,逶迤绮丽,裙摆盛开着大朵大朵的金线绣花,旁边一名侍女正弯腰帮她整理衣带,还在絮叨:“小姐今夜打扮得这么好看,王公子一定很欢喜。”
      那小姐轻声道:“他叫我丽娘,我便必得好好打扮。”
      神兽呆呆地看着,心想难怪人类女子都喜欢穿得花枝招展,是要吸引异性啊。它又想到自己那套平平淡淡的衣服,暗叹口气,离开了屋子。它知道道长是不会再给它买衣服的了。
      然而实际上,今天扔出那一锭银子后道长已经穷得叮当响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