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神兽食梦 ...

  •   日头大亮,阳光明媚。道长来到了一座小镇上。低头一看,才发现怀中神兽不知何时已闭了眼睡得沉沉。
      晚上觅食白天睡觉——作息真是规律啊。
      道长此番出行并没有什么特别目的,只是寻常历练历练,除个妖行个善什么的。他有心好好研究一番这只神兽,便找了家小客栈住下。
      到了黄昏,神兽才悠悠转醒。道长撤了禁声咒和定身咒,坐在桌前看神兽一脸茫然地环顾四周,咳了咳:“别看了,我布了结界,你逃不掉的。”
      神兽哦了一声,恹恹趴下了。
      道长心下诧异,早上它还有力气与他吵嚷,怎么这会儿成了这样?“你怎么了?”
      神兽瞥他一眼,惜字如金:“饿。”
      “……”道长默了默,“你真饿?”
      神兽又瞥他一眼,蓝色的眼睛里飘着两个大字:废话。
      道长自认为是个好道长,黑白分明,对好妖和和气气,对恶妖毫不留情。至于眼前这个疑似神兽的东西……他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你要食梦?”
      神兽有气无力地点头。
      “食梦可会伤人?”
      摇头。
      “当真?”
      点头。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道长终于说道:“既然如此,等入了深夜,我带你去楼下守夜小二那儿,他兴许会做梦。”
      神兽眼中噌地亮起希望的小火苗。
      “我信你一回,你千万别耍花样。”
      神兽呜地一声扑到他怀里,少女音被拖得又软又长:“道长,你真好呀!”
      道长猝不及防,被它尾巴一卷扇了一脸毛。他眉头抖了抖,忍耐了下来。这只神兽是不是脑筋不太好使?好像是他囚禁了它吧,它还能反过来感谢?还有那个少女音,真是……他僵着脸把它拎回桌上:“好了,离深夜还有很久,我问你点问题,好好回答,不许耍诈。”
      神兽乖巧点头,得到了食物保障,它精神了许多:“问吧问吧。”
      “你是吃了赵二麻子的梦?”
      神兽歪着头说:“唔,赵二麻子?那个村民?是啊,我吃了。”
      “为什么他会没有印象自己做了梦?”
      “因为梦被我吃了啊,他当然就不会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梦。”
      原来如此。
      “你们梦貘是靠食梦果腹,还是修炼?”
      “都是啊,梦越好吃就越有助于修炼。”
      真是简单粗暴的修炼方法啊。
      “梦是什么味道?”道长还真有点好奇。
      “不同的梦不同的味道,甜的苦的麻辣的鲜香的都有。”神兽砸吧砸吧嘴。
      ……
      道长又问了许多,神兽都很耐心地回答了,因为它得指望道长放它出去吃东西。
      月上中天,道长看神兽时不时往门口瞟,清清嗓子道:“不急。你叫什么名字?”
      神兽愣了愣:“名字?我没有名字啊。”
      ……好罢。
      神兽却来了兴趣:“我们神兽没有名字。倒是你们人类很喜欢取名字,你叫什么呀?”
      道长微微别开眼,像是在犹豫,过了很久,它才听见他的回复:“……择彦。”
      
      已经子时了。择彦将它抱在怀中,推开房门。走道里漆黑无光,楼下柜台一点烛光如萤,一个小二趴在柜台上睡得正香。择彦轻飘飘地下楼,没发出一点声音。
      神兽灵活地从他怀里滑下,悄无声音地爬上柜台,凑到小二脸旁。借着一星烛光,择彦看见小二嘴唇微张,像是要流出哈喇子的样子,表情很是奇妙。神兽原本圆溜溜的眼眯了起来,在黑暗中发出一线蓝幽幽的光芒。它伸出一只爪子悬在小二脑门上方,沿着他的天灵盖缓缓移动一周,就渐渐有白色光絮从额头飘散出来。神兽放下爪子,舔舔嘴唇,隔着一指距离开始吸食白色光絮。
      择彦眼珠不错地看着,颇为惊异。
      光絮源源不断涌出,颜色愈来愈盛,后又重归淡色。神兽将最后一点光絮吸食干净,满足地抬起爪子抹了抹嘴。再看那小二,嘴唇已经合上,表情正常。
      饱食的神兽从柜台上跳下,朝择彦眨了眨眼睛,举高爪子。择彦叹了口气,弯下腰将它抱起来回了屋。
      神兽蹭着择彦胸口说:“诶道长,我发现你衣服料子好舒服啊,果然修道之人用的东西就是高端。”
      择彦无语,默默将它放在桌子上。神兽懒懒翻了个身,摊开肚皮,打了个嗝。一点光絮碎片从它口中飘出,被择彦下意识抓住。他拧着眉头,问:“这是何物?”
      “梦絮,一点片段,边角料而已。主要的梦都在我肚子里啦。”
      择彦慢慢搓弄着那点梦絮,随口试了几个诀,竟然意外读开了梦絮。那碎片忽然拼凑成一个画面,是一名大侠在舞剑,不过转瞬即逝,梦絮随即消散。
      “那小二梦见自己是个江湖人?”
      “嗯。先上刀山后下火海,赢得美人芳心却又被她欺骗,怒火中烧杀光美人全家最后自己称霸武林。”神兽回味无穷地赞了句,“够跌宕!好味道!”它站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择彦:“道长,你困吗?”
      择彦瞬间猜出她的意图:“我不做梦。另外,结界仍在,你别想跑。待我确认那小二无事之后,才会放你走。”说罢,他吹熄蜡烛,躺在床上和衣而卧。
      时间悄悄过去,神兽见他已然睡着,偷偷摸摸地探了探他,不由一阵失望——果然没做梦。
      
      早上醒来时,择彦看见了在墙角刮漆玩的神兽。他忍不住讽了一讽:“如何?我昨夜可做梦了?”
      神兽闷闷不乐地哼了声。
      “我们修道之人入睡不全是休息,更是修行的一种,杜绝心中杂念,又哪来其他精力做梦。”
      神兽摸摸鼻子,讪讪道:“是哦,你们道士真辛苦。”
      择彦理了理衣袍,从床上下来洗漱一番后推门出去:“我先走一会,你要睡便睡。”他走下楼,要了份早食,顺便观察了一下小二。
      四肢灵活,思维顺畅,精力充沛。嗯,很正常。
      择彦其实已经信了那是只没啥能耐的神兽,它若是妖,也太无能了些,若是故作姿态,也不会再自己怀里睡得死沉死沉——哪有这么蠢暴露命门在对方面前的妖?
      唔,话说回来,它手感倒是很不错。
      用完早食,择彦又在镇上散了一会儿步,没碰到什么妖气,也就回来了。推门而入,神兽已经躺在了床上,眼睛半阖,四肢蜷起,一副昏昏欲睡状。择彦瞥它一眼,走到一边席地坐下,盘起双腿开始打坐修行。
      又是一天过去。
      晚上的时候,择彦放了神兽单独出去,自己守在屋里。当然,他牵了一丝神识在神兽身上,以防它背着自己做什么坏事。
      过了一炷香的时辰,神兽晃晃悠悠回来了。
      择彦看它这餍足的模样,想,除了开始它因饥饿而脾气暴躁以外,这神兽还是很乖巧听话的嘛。
      神兽呜地一声扑进他怀里:“啊,道长,果然还是你怀里舒服。”择彦无奈伸手捋了捋它的毛,它享受地眯起眼:“道长,我发现一件事。”
      “什么?”
      “今天晚上我吃了两个梦,两个都和你有关哦。”
      择彦疑惑地停下捋毛的手。
      “一个姑娘,可能在客栈大堂里领略了你的风姿,做梦梦见她和你缠缠绵绵到天涯,你杀妖,她就剔了妖骨给你煲汤,哈哈哈哈,味道很丰富,啧。”
      择彦不太想再听下去。
      “还有一个男的,他可能也见到你……”
      “算了别说了。”
      神兽鼓了鼓腮帮子,说:“好罢,我不说了,这个梦也确实有点甜腻过头。”
      甜……腻……过……头……
      择彦好像预感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神兽蹭了蹭脑袋,打了个嗝,又飘出一段梦絮。
      择彦盯着那梦絮,终于没有抑制住好奇心,读开了它。画面依旧短暂,只是……
      一个白衣男子正抱着一个青衫道长,两个人的动作很是暧昧,眼见着就往后面的大床上去了……
      择彦大怒,一掌下去将梦絮拍了个粉粉碎,连渣都不剩。神兽吓了一跳:“你干嘛?”
      择彦黑着一张脸,斥道:“这种乱七八糟不正经的梦你都吃?”
      神兽诧异:“为什么不吃?当初赵二麻子也是做的这种梦呀,虽然有点腻人,但胜在料足……”
      “还敢说!”
      神兽呆了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嗤笑道:“穷讲究,就是个梦而已,又不是真的。”
      择彦恼怒地将它从怀里扔出去:“再说一个字我马上剔了你兽骨!”顿了顿道,“以后不许乱吃梦!听见了没!”
      哇,道长生气的样子好凶啊……贪生怕死的神兽缩了缩身子,飞快点头。
      择彦感觉自己一直保持的温文尔雅在方才瞬间破功,心中郁结,一掌挥灭烛火开始清修,不再搭理它。
      
      择彦在凌晨被惊醒。他骤然坐起,气息凛冽。
      正在屋梁间上蹿下跳荡来荡去玩得不亦乐乎的神兽被他吓了一跳,哧溜一声从柱子上滑下,一双蓝色瞳仁无辜又可怜地将他望着。它讨好般地放软声音:“呜……我是不是吵醒你了,对不……”
      “噤声。”择彦冷冷打断它,推开窗子,清冷月华乍然倾泻,映出他紧锁的双眉。
      他捕捉到了妖气和血腥气。
      择彦不再耽搁,略一整衣,提起宝剑,望见墙角团成一个团的神兽,不由心头一软,轻声道:“别妄动,我去去就回。”说罢他便要飞身而出。
      “等等。”少女音娇柔软糯,“那只妖怪不好对付。”
      择彦闻言一怔,问:“你知道那是什么妖?”
      神兽踱过来,为自己终于在择彦面前展示了非凡能力而沾沾自喜:“神兽嘛,受神恩泽,自然比凡人有优势。普通人感觉不到妖气,修道之人能感受到妖气,而我们不仅感受得到妖气,更能辨别妖气。啊,对了,你一定不知道,”它骄傲地昂了昂下巴,“只要妖未修得大道,对神兽总有本能敬畏。你们人类没有这种待遇吧,啊哈哈哈……喂你干什么!”
      猎猎风声擦肩而过,神兽瞟见距自己遥遥不可及的地面,痛苦地扭着身子:“放我下来!”
      择彦拎着它的后颈,踩在虚空之上,飞快奔赴城郊妖气出没地带:“你这么厉害,想必我收妖也能省不少心。”
      神兽嗷嗷乱叫着,对这种强制手段表示强烈谴责!
      愈近城郊,妖气愈重。择彦停在树枝之上,借着树影遮挡,看清不远处一只碧眼长毛的妖正在撕咬一具面目全非的少年尸体。
      他眸色渐冷,握紧三尺青锋,低声道:“你会对付妖怪么?”
      “我?”神兽不可思议地反问,“我为何会?神兽沐浴神泽,妖若冒犯伤害我们是要遭天谴的!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它们见我们都是绕着走,我对付妖干嘛?”
      “噢。”择彦应了一声,然后将神兽甩了出去。
      “唔啊啊啊啊——死道士——”神兽嚎叫着,被迫扑向那只正埋头啃食的妖。
      那妖见一只神兽突然降临,面色剧变,天性中的敬畏之心让它掉头就走。它避神兽避得急,冷不防面上一剑刺来——
      而另一边,神兽掉在地上摔得灰头土脸,满腔怒火脱口而出:“你个不要脸的死道士自己功力不够拿我垫背,你经过我同——”它抹了把脸愤愤抬头,蓦然将余音咽回肚子。月色之下,少年尸体横陈,内脏七零八落,鲜血淌了一地。青衫的年轻人眉目冷厉,杀意凛冽,一手剑术使得刁钻又精妙。
      因为神兽制约,妖无法施以全力应对,异常急躁,嘶吼着扑向择彦,条状的身子灵活性极高,往他身上缠去。
      择彦侧身一避,剑锋一偏,重新挽了个剑招,铮然刃鸣中有万千光影幻化,错落纷杂,变换无穷,每一道光影中都饱含剑气,叫妖无处躲藏。
      神兽静静地看着,道长剑锋上的无穷寒意蔓延过来,让这里显得更加幽冷。它知道有些妖怪不干好事,但那与它无关,它也无心去管。然而今夜,月光下流淌的血色,与道长干净利落的剑招,让它突然有所动容。
      扑哧一声,剑入妖心,妖当即殒命。择彦祭出玄火,烧尽它三魂七魄,防止恶灵出现。他不认识那名少年,没有办法送他归家,只能花很长时间挖了一个大坑,葬了少年尸体。他在墓前静立片刻,然后才掏出绢布拭去剑身血迹。
      神兽望着这一幕,飞奔过去,跳进他怀里,叫道:“啊呀道长,你打架好厉害!”
      择彦低头看着它圆溜溜的眼睛,叹息着摸了摸它的脑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