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心头 ...

  •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回程的云沐一直保持着嘴角的淡笑,离别本是伤感的事,可这一次对她,对耿介而言却都是温暖的。她不知道他是怎样下定决心就这样过来找她的,她更不知道他心里是经过怎样的辗转煎熬。
      她只知道,让他在这个年纪还能放下一切束缚和顾虑的原因,唯有喜欢。即便是这样想着,她也觉得脸上发热。她想起那晚耿介晶亮的眼睛,好像直直的看进了自己的心理。他说‘那,是的。’
      是的,他说是的。她无法用言语形容那一刻自己心里的狂喜,好比收到入学通知书那刻?不不不,不一样,这份喜悦比那来的更浓烈更出人意料。她不得不竭力控制自己的激动,将所有的情绪都包含近那轻轻的一个吻里。可是那个吻太轻柔,太单薄,怎么能承载住她的欢喜。可,没有别的办法表达。她了解他,奇妙的就像了解自己,她不敢太过于放肆。
      她收到了耿介的短信,【飞机马上起飞了,落地会给你发信息。你在家要按时吃饭,现在比之前见你瘦了不少。】
      她的笑容渐渐扩大,连眼睛里都散发出柔和喜悦的光芒,薄薄的羊绒衫下的心口处不停快速跳跃着。【知道了,你也是。】
      
      耿介和云沐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每晚仍旧在□□上聊天。他偶尔会给她打一个电话,声音平和又温柔。
      沐沐明显的和之前不同了,虽说此前她也吃得下睡得好,却不怎么笑,更多的时候是低着头看书。现在,似乎从起床开始她的脸上就带着淡淡的笑意,整个人身上似乎都多了种感觉,像是幸福。
      母亲对于孩子的变化总是能够最敏锐的察觉,阮清悄悄观察了好几天,终于在二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敲响了女儿卧室的房门。
      云沐半靠在床上,看着坐在床边的母亲并不说话。阮清摸了摸女儿的长发,斟酌了一下才开口。
      “沐沐,你最近很开心。”
      云沐愣了一下,点头,笑着等母亲接下来的话,她有一点猜到了母亲要说什么。
      “有什么高兴的事儿么?”阮清小心翼翼的试探,云沐从小就懂事,没有过青春期叛逆,也没有过早恋,让她和丈夫都很是省心。这一次,她不敢问的太直接。
      “妈,您想说什么就直说吧。”她将枕边的毛绒玩具拿在手里把玩,心里也在权衡着母亲问出口了自己是否要回答。
      阮清看着女儿,在心底低低的叹息,说不清是骄傲还是担心。云沐长得不像她,清秀的五官和温婉的气质都像自己的婆婆,就连性格也是半点都不像她。“沐沐,是有喜欢的男孩子了么。”
      云沐直觉的摇头,因为耿介不是男孩子,可摇完头她又点点头,不觉笑出来,觉得自己有点傻。“我有喜欢的人。”
      阮清愣了愣,没想到女儿这么直白的告诉了自己,她以为要费一番口舌。
      “爸妈不反对你谈恋爱,但是你自己要把握好这个度,不该做的还是不要做。”她说的隐晦,却也知道女儿听得懂。“和妈妈说说,那男孩儿怎么样。”
      云沐心里一涩,淡淡的苦味从心底蔓延到舌尖。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更不想撒谎骗母亲。只能低下头,害羞一般的推母亲。“妈,我困了,要睡觉。”
      阮清好笑的瞅着女儿,最终还是出去了。
      云沐钻进被窝躺好,心里那股苦涩并未散去,但是一想到耿介,她笑了笑。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心底那股苦涩只不过是为了耿介的这份委屈。他那么好,她却不能轻易的同人说起。
      
      云沐提前一周从家里出来,仍旧是云从安去送她,只是嘱咐了注意身体和学习便抱了女儿一下转身走了。父亲和母亲总是有些不同的,孩子大了父亲总是愿意他们自己出去闯荡的,无论自己多么不舍。母亲却不是这样,孩子多大在她们眼里仍旧是孩子,是不会照顾自己粗心大意的孩子。
      前一天晚上云沐就和耿介说了今天的行程,进了候机室,知道飞机延误她又给他打了电话。她听见那边有些乱,知道他可能在外面,只说了延误的事情并告诉他预估的到达时间,便要挂电话。耿介却细细嘱咐她上了飞机睡一会儿,下飞机不要忘记戴围巾和帽子,首都还很冷。云沐觉得心里暖洋洋的,一一应了才挂了电话。
      那一边耿介刚挂了电话,张天昂就笑着看他,耿介难得的在有半个世纪之久的老朋友面前稍红了脸。他将盐渍花生扔进嘴里嚼了几下,才开口。
      “我收不住内心的渴望。”
      张天昂剥着花生壳,笑着。“小姑娘呢?”
      耿介笑起来,那双眼睛亮的慑人,他伸手抓了花生来剥壳,轻轻地说了句“和我一样。”
      他的声音虽然轻,却饱含着满满的愉快和温柔,张天昂斜睨着他,心里知道他是遇见这么多年一直等的那种女人。
      “什么时候让我见见?”他也好奇,一个才二十岁的小姑娘,究竟是什么吸引了耿介这个走过了半生的男人。
      耿介摇头“再等等吧,我怕她···”他顿了顿,才说出那两个字“后悔。”
      他是怕的,他不年轻了。他曾经在洗澡后观察镜子里的自己,皮肤已经出现繁密的细纹了,虽然还不至于松懈下垂却也连四十岁的男人都比不得了。他在自己的皮肉上捏一把,松软没弹性。他的头发,虽是没秃顶,如果不染发也已经是花白的了。
      这样的自己,云沐能喜欢多久?终有一天她会发现自己的苍老和她的青春是如此的不搭配,那时候,她就会离他而去了吧?甚至于,这样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喜欢他这个老人什么?他不清楚,也不敢问。
      张天昂不知道该说什么,耿介说的不是没有可能。他们这些人的确有故事,有才华,有能够吸引人的特质。但是,岁月是谁都抵挡不住的,毕竟是老了。青春少艾的小姑娘,爱上一个迟暮之年的老人,可能性有多大?一时的崇拜和仰慕是有的,时间久了发现这和爱并非一回事儿,又该如何呢?
      他喝了口酒,咂摸几下味道。“人生本就不长,咱们剩下的就更短,再不随心所欲一下,就真的是遗憾终身了。”
      耿介不说话,只是嚼着花生,觉得咸涩异常。他对她的感情,无关时间,就已经发酵成这大半生最为深厚的了。他抑制不住渴望,他高兴她的回应,却也懊恼自己的年纪带给她的拖累,也惧怕不久之后她会后悔。
      他想给她最好的,自己却早过了最好的年纪。
      
      云沐的飞机比预估时间晚十分落地,天有些阴沉,似乎马上就能飘下雪花来。她等着人都下了才起身,给耿介打了电话,他堵在路上,得迟到了。
      她拖着行李的走过登机桥,去了趟洗手间才一路不紧不慢的往出走。天真冷,她的心却暖的很。
      刚站到外面,天就飘起了雪花,薄薄的清雪。她没站在檐下,任由雪花落在她的头上,脸上,肩上,凉凉的。她的心头燃着一把火,只因为快见到他,对这种不可抑制的情绪来说,克制是徒劳的。她羞涩,更多的还是欢喜和兴奋。
      她的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指尖冰凉,脸有些木了,脚尖也发麻了。可她觉得自己整个人是热的,热的好像能燃烧起来。
      隔着三四米远,她就认出了耿介的车,嘴角缓慢的勾起来。耿介从车上下来,穿着深灰色的大衣,带着围脖。
      他拥抱她,带着暖暖的气息,伸手将她头上的雪扫落。“怎么不戴帽子?多冷啊。”
      她听着他有些抱怨的语气,笑着将环着他腰的手臂收紧。耿介却将她肩头的雪扫落,拉着她的手把她塞上了车。自己将行李放好,才坐进去。
      她看着他,眼睛亮的发光。耿介搓了几下手,感觉到手发热了才用手去捂她的脸。云沐的脸小,两只手遮住了大半,只露出来一双眼睛一个鼻尖,连嘴巴都被他的拇指盖住了。
      “冷不冷?”他一边捂着她的脸,一边问。“怎么不在里面等?”
      云沐看着他的眉毛,觉得好看极了。“我想早点看见你,不冷,就是脚尖有些麻。”
      耿介的心突然停了一瞬,觉得又是高兴又是心疼,却没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将她此刻的笑印在了脑子里。她脸上热起来,他就把她的抓在手心里一点点的搓着。
      云沐看着他微微低头的脸,心里那股暖意渐渐地流散到全身,说不出的熨帖。他确定她的手暖了,才发动车子。
      窗外依旧飘着雪,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他听见耿介独有的嗓音,他说“回去帮你暖脚。”
      云沐大声笑起来,耿介看着前方,心里微微有些囧意,面额看起来似乎是被逼迫的一般,云沐笑的更大声,更欢快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看书的大人们,看在我每天努力更新的份儿上,收藏啊收藏啊~~~看着收藏的那个数我真是哭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