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情定 ...

  •   她的手被他整个包裹在掌心,温暖熨贴。两个人并肩走在廊子里,红色灯笼下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平静。
      耿介侧过脸去看她,她一直在笑,连眼角眉梢都带着欢喜。他庆幸又惆怅,庆幸这个姑娘是真的喜欢自己,惆怅自己的年纪比她大了如此之多。
      直到阮清打电话过来催促她回家,一直没有说话的两个人才相视一笑。
      “我送你”他将她被风吹乱的发丝理顺,握着那只手往茶馆的方向走。
      站在离茶馆不远的那座桥上,她突然想起那天的眼花,张了嘴,却还是没问出口。只是把另一只手也塞进他的手里,抬头仰望着他的眼睛。
      “我回家了 ,你住哪儿?”她问他,目光下移看着他的鼻尖。看着他的眼睛,她总觉得自己会沉迷进去。
      “云间客栈,乙丁号房。”他将他的手握紧,声音平静却温柔。目光落在她乌黑柔软的发顶上,淡淡的笑意晕开。
      “那”她咬了咬唇,抬头再次注视他的眼睛。“我们,是恋爱了吧?”
      耿介没说话,看着她的眼睛,目光里带着不确定和审视。她明白,明白他在确定。所以她不躲避,不闪烁,就那样和他对视着,将自己的内心完全呈现在他面前。从他走进茶馆那一刻,云沐就知道,不仅仅是喜欢,她爱这个人,是的,爱。
      耿介的心在她的目光中一点点的定下来,她的目光那么清明,纯粹。她愿意把一切坦白在他面前,毫无保留。可是,他还是担心,因为他不年轻了。
      “云沐”他叫她,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她。“你知道,我的年纪足以做你的爷爷。”
      她笑了一下,靠近他几分,她的大衣刚好挨着他的羽绒服,她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我不在乎,一点儿也不。”她看着他的双眼,用十二分坚定的声音说。她看见他黑色的眼眸里,似乎有烟火炸开,然后她听见了这世上最好听的三个字。
      他说,“那,是的。”这三个字,在此后的很多年里,她一直觉得是这世上最动听的三个字。
      耿介看着她欣喜的眼睛,心里突然酸疼起来。他心疼面前这个年轻的女孩,可是,让他再一次退步?他想他是做不到的,自私一次吧,他尽己所能给她最好,最安稳的未来,在自己离开之前替她安排好所有,这应该也能弥补一点吧。
      她不知道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她也不知道他自己做了多久的心理斗争才能走出这一步。这一刻的喜悦,抵消了过往几个月的痛苦。她踮起脚尖,在他的下巴上轻轻亲了一下,有胡茬,刺的嘴唇微痒。
      “明天,我去找你。”她看着他羽绒服的拉链,轻声说。脸微微有些热,为自己刚刚并不矜持的那一吻。
      “好,回家去吧,晚安。”他松开她的手,说。低头,吻在她眉心。
      云沐一步三回头的走了,眉间的暖意像是初春午后的阳光,暖的不得了。
      耿介站在桥上看着她回头,看着她走下桥,看着她进了茶馆才转身回客栈。
      他是冲动的,又是理智的。他清醒地知道,以他的年纪还在如此执着爱情是会令很多人觉得可笑的。甚至,更有些人会怀疑他乃至云沐的目的和用心。可,人最珍贵纯净的情感一定要和年龄,地位,金钱这些东西挂上勾么?不可否认,这些都是存在一定的联系的,却并不是必然联系。
      他知道自己做出的选择并不一定对,但是对错的评判标准又是什么?很多人拿着‘道德’这样的词汇叫嚣着,可是在这个道德底线越来越薄弱的社会,那些叫嚣的最大声的人却往往是最缺少那两个字的人。
      他的情感是真诚的,迸发自内心的,对云沐他不存在一点爱之外的‘坏’心思。情感的到来是不能由人的内心和理智控制的,他也知道自己做的并不能算得上全对或完美,但目前,他对得起自己的情感,也对得起云沐的情感了。
      
      云沐躺在被窝里,窗外还能见到大红灯笼散发出来的暖光,她不自觉得笑着,伸手去抚摸自己的眉心,似乎连指尖都带着那份暖意。
      带着笑意,云沐进入了梦想,睡了这么久以来最是安稳最是甜美的觉。
      早起,吃过早饭和母亲说去找同学,她怀着期待和一丝丝不安去找耿介。
      穿着深灰色羊毛衫的耿介给她开门,似乎刚洗漱过,头发还沾着点水。看见他脸上温和的笑容,她才真的将心底那丝不安消除。不是梦,不是幻想,他真真实实的出现在她面前。
      她看着他将早餐吃掉,坐在阳台的藤椅上,外面阳光灿烂,将冬天的寒意驱散了几分。就连偶尔吹过的风,都不再显得那么凛冽。
      他端了热茶给她,坐在她旁边。“冷么?”
      她笑着摇头,手里捧着的茶杯灼热。阳光洒在他的头发上,发根微白,让她觉得莫名的温馨。
      耿介喝了口茶,侧脸去看坐在身边安静的女孩子。他希望她了解自己,更希望知道自己的过往,能够给她安稳的感觉。
      “想听听我这些年的事儿?”他征询她的意见,看见她眼睛亮晶晶的笑着点头。
      “我父亲是苏州人,母亲是金陵人,都是参军的。我出生在金陵,十岁之前一直没离开过。后来父母离婚,我跟着母亲,她工作调动到首都,我自然也跟着过来。”耿介说着,感觉手上一暖,云沐把自己的手塞在了他手心里。
      “我母亲是个比较强势的人,和父亲本就不是自由恋爱结的婚,婚后感情并不好,离婚不失为对两个人都好。”他紧了紧握着她的手,笑着说。“后来我母亲再嫁了继父,我就有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十五岁的时候,□□。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就下了乡。刚好家里也有变动,母亲妹妹随着继父去了宁夏。我是家里最后一个离开的,变卖了家里剩余的值钱东西,去交还了公房钥匙。母亲留给了我一块瑞士手表,以便有急需用钱的时候可以兑现。”
      他抽出一支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云沐透过烟雾看见他的眼睛,带着时光打磨和岁月沉淀的沉稳沧桑。他的目光悠远,似乎带着回味和怀念,她永远体会不到那种感觉,因为不曾经历过。
      “我下乡的地方在山西,同去的还有许多同学,在那个地方,一呆就是近十年的光景。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每天做的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干活,看书。春天播种,夏天除草,秋天收割,冬天最闲,偶尔和同学一起去集市上转转,就是最好的消遣了。”他一根烟已经吸完,点了一根继续。
      “20岁的时候谈了第一场恋爱,女孩是邻村的,也是下乡的知识青年,比我大一岁。那会儿太小,离家又太早,渴望温暖。24岁的时候分手,她返城,我还未动。”他把烟头按灭,给她的茶杯里续上热水。“冷么?冷就进去说。”
      云沐笑着摇摇头,看着他深邃的眼睛,觉得自己的心一点点沉了进去。“不冷。”
      他点头,将她的手仍旧握在手心里。“后来□□结束,我就又回了首都,家人却还在宁夏。回城后进了国企,做汽车修理工,第二年就恢复高考了。这些年我在乡下也没忘记读书,在工厂也是边工作边学习,就去参加了考试,考上了人大。”
      耿介喝了半杯茶,又点了根烟。“那时候年轻气盛,充满激情,颇有些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味道。”他说着,笑着摇摇头,似乎又想起了年轻时的许多事。
      “那时,我们关心经济,对这个国家充满希望和动力。还读研究生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在莫干山上,住在一栋楼里,几包烟,几个板凳,能整宿整宿的神侃。那时候我们参加全国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与会者很多,年轻人思路清晰,头脑灵活,就是在这个莫干山会议,发起者提出生产资料价格双轨制改革建议,最后被中央采纳并完善成为双轨制改革方案,为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奠定了基础。这些还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耿介感慨着,看着一旁似乎陷入思绪的云沐。
      “是不是觉得枯燥,不喜欢听?”他揉揉她的头发,温和的问。
      沐沐摇头“我喜欢听,只是在想那时候的耿先生是什么样子。”
      耿介哈哈大笑起来 ,那笑声中的愉悦借着风吹出了很远很远。
      他在这座古镇停留了三天,她带着他走她曾经走过的青石路,石板桥,带他吃她爱吃的小吃。然后坐下来,喝着茶,听他继续说他的前半生。
      她入迷,着魔。她的耿先生是那一代人的缩影,更是那一代人中的佼佼者。她似乎随着他的诉说,看到了那个意气风发年轻的耿先生。
      她庆幸自己遇见了他,喜欢他,爱他。而耿介,又何尝不是如此?
      
      她送他离开,在熙熙攘攘的机场大厅。他伸手摸她的头发,像是对待小孩子那样。
      “回去吧,自己注意身体。”他拨弄她的马尾,发丝一荡一荡的。
      她踮着脚尖,亲他的侧脸,笑的像是个偷吃零食的孩子。“再见,很快的。”
      耿介不说话,只是把她大衣的扣子扣好。
      “我会提前一周回学校,首都中转。”她笑着说,看见他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抬起来刮她的鼻子,一点都不疼。
      “好。”他应了一声,温柔极了,眼里的宠溺似乎满满的要溢了出来,看的云沐心头温暖。

  •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每天看着那个收藏我就觉得肝肠寸断,亲们,求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