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八回 贾雨村官衙怀闺秀 薛宝钗深闺惩恶吏 ...

  •   应天府门口被一干人等围了个水泄不通,堂上坐得人正是贾雨村,他不曾想到初上任就碰到如此棘手的案子,看着地上跪的三人,和门外乌压压的人群,他心里十分烦躁。
      “大人,所谓天理昭昭,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薛蟠一言不合就将小的主人打死,强抢民女,还请大人给小民做主啊!”开口说话正是冯渊的下人。他旁边跪着全身发抖的香菱,还有拐子。
      薛蟠一人站在旁边,颇有几分孤胆英雄的气势,他双目一瞪:“你好好看看,是本大爷打死的?你昨日当真见过本大爷?敢说一个错字,本大爷定不饶你。”
      冯渊家的下人虽被薛蟠的气势吓了一跳,但一双小眼睛滴溜溜地乱转,嘴上更是不松口,死咬着人就是薛蟠打死的,气得暴躁的薛蟠要在公堂之上打人,门外立刻一片哗然,窃窃私语骂薛蟠的人多不胜数。
      贾雨村一直沉默着,他想起昨晚薛氏族长开出的那些条件,说不心动那是假的,尤其是看了薛宝钗的画像后,薛宝钗那端庄艳丽的模样就一直印在他的脑海里,现今已经是这番可人模样,待十五及笄后,那还不是倾城国色。
      条件虽然诱人,但是想起冷子兴当时说贾府的话,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自己刚受了贾家的恩,就办了他的亲戚,人必说他寡恩,再有权大的王子腾在上面镇着,他还真不敢把这案子办成冤假错案。
      但是,他又不想得罪庞大的薛氏一族,想想他们在全国盘根错节的商业体系,而他如今又在此地做官,薛蟠一家倒是拍拍屁股上京了,强龙压不住地头蛇,自己又不是那强龙,如何能降伏薛氏一族这强势的地头蛇呢?
      薛宝钗的面容又浮现在贾雨村的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薛氏族长说待搞垮了薛蟠一家,能把薛宝钗送给他做童养媳,想到薛氏一族背后可能有大人物支持,他心里的天平不由又偏向了薛氏族长那一派的人。
      见贾雨村一直神游太虚,薛蟠大喝一声:“这案官老爷你断不断?不断,本大爷这就把小丫头带走了。官老爷顺道把这起子小人都给我打杀了,有什么事找我舅舅说去。”
      “仗势欺人啊,青天大老爷,这厮在您面前还敢喊打喊杀,可见他是草菅人命习惯了。青天大老爷,你可要给小人作主啊,我主子他死得惨啊。”那冯渊的下人哭得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惹得府门口围观的又是一通讨伐薛蟠的言论。
      薛蟠一直记着薛宝钗这几日劝他的话,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被那么多人刺激神经,呆霸王不发威那就是病猫了,只见他抡起拳头就要去打那个下人。
      “大爷,大爷,手下留人!手下留人!”一个精明年轻的小厮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赫然是在甲板上劝薛宝钗的那个王家奴仆。
      薛蟠这个人记性差,但看来人穿得是薛家奴仆的衣服,手便放了下来,脸上却没那么好看:“你是哪个?竟来败大爷的兴?”
      那小厮给薛蟠作了一揖:“小的刚被大姑娘从王家管事手下讨了去,大姑娘还给赐了名叫守业,还说大爷听了小的这名,也断不会揍小的,怪小的多管闲事。”
      薛蟠虽然性子呆憨但也不是傻的,立刻明白了薛宝钗取这名的寓意,他没再说什么,而是退开站到一旁,瞪着坐在上方的贾雨村:“还不快审?”
      “大人,请容小的给我家大爷申辩一二,小的虽是个下人,但家道没落,祖辈俱是状师出身,小的科举落第,在王家做了个闲差,现在薛府效力,不知可有资格一辩?”
      这名叫守业的并没有说谎,这也是薛宝钗眼光独到加上金锁读心后的结果,否则谁会想到一个下人居然是秀才。
      要说人的命运真是玄妙难参,正如薛蟠兜兜转转逃不开这关于香菱的人命关司一样。香菱如今也和薛宝钗同岁,那冯渊也年岁不大,哪就要着急娶妻了,也有可能是香菱相貌出众的缘故。
      贾雨村心里大震,这四大家族果然不能小觑,一个秀才居然去府里做了下人,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这个名叫守业的人,能屈能伸怎么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了,但凡读书之人,哪个不是自认风流,有几分傲骨。
      不等贾雨村回来,守业便走上前陈述道:“昨日,我家大爷为了备去京城的土产及一干应酬礼,所到之处俱是人流,街上也是许多人见到的,就连那些阿婆阿公,还有乞儿,甚至是巡街的人都见过他,不知这个原告说的我家大爷是何时打死冯渊的?”
      贾雨村听到这,出了一身冷汗,这人虽是在询问,但也是在指责他不审案,不传证人,企图蒙混过去的事,对付薛家的事,他一直犹豫不决不敢下手,所以一直拖着要看薛蟠是否真的动不得,没想到却被人拿住了这个把柄。
      他却不知这一切都是薛宝钗交待的套路,而此刻的薛宝钗正坐在书房里自己和自己下围棋,只听她喃喃自语道:“贾雨村,你想要混水摸鱼,也要看我们薛家肯不肯?我薛宝钗肯不肯?一切都才是个开始而已。”
      果不其然,只是费了守业几番唇舌,将薛宝钗所交待的话一一说出,贾雨村便急急忙忙把案子给断了。
      原以为只要把薛蟠安然无恙地送走这件事就算是完了,就当贾雨村松了一口气,暗自窃喜为时未晚时。
      忽听外面有人击鼓鸣冤,待贾雨村传到堂前问了姓名,心里大呼一声:“吾命休矣!”两眼一翻,竟在公堂上晕了过去。
      来鸣冤之人正是薛子牧,他接了薛宝钗的传信便赶了过来,没曾想这应天知府如此胆小,不过是让他把真凶找出来,追查到底,他便吓成这副德行,于是心中更是对贾雨村不齿。
      “刚好我带着一名大夫,不如让他给官老爷诊一诊。”薛子牧暗赞薛宝钗心思缜密,连贾雨村晕倒这事都能算到,他顺势便把薛宝钗的安排说了出来。
      贾雨村也不知是真晕还是假晕,听了这句话,不等下人来抬他回内堂,自己便幽幽醒转过来。
      他没有想到薛家会紧追不放,竟让他查出幕后真凶。
      如果薛家没有人击鼓鸣冤,只需拖上一些时日,等薛蟠一家去了京城,这案子也就可以不了了之了,哪知薛家这般有泼天富贵的人家,竟亲自来击鼓鸣冤。这事就躲不过去了。
      这事情的起因虽在薛氏族长那里,实际上敢动薛家和王家,不顾贾史两家面子的人,到底有多大来头,不用想也就知道,让他去查真凶,那不是找死吗?
      唯今之计,也只有把薛氏族长推出来顶一顶了。贾雨村面色凝重地说道:“此案牵连甚广,至关重大,待本官上报,再做定夺。”
      “官老爷,一个小小的人命官司居然要上报解决,不知是何缘故,干系在哪呢?”薛子牧记着薛宝钗的请求,对贾雨村步步紧逼。
      薛蟠这时附掌大笑道:“哈哈,这下他真的做了一回昏官。叔叔,他审不得,自有人审得,让他好好地在这里等着吧。”
      薛子牧想起薛宝钗的叮嘱,她言道这贾雨村是一个十足的小人,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他们如今只要个沉冤得雪,真凶归案,绝不故意刁难。
      “我相信官老爷的能力,一定会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日后少不得十天半月来府堂瞧瞧案件的进展了,不知官老爷许不许?”薛子牧已经给了贾雨村台阶,贾雨村也只能干笑着虚应。
      薛蟠拉起地上跪着的香菱,一脚踢开那拐子和原告,扬声道:“诬了爷爷,看你敢不敢活着出了这府衙?”
      贾雨村眼珠子一转,忙说道:“这是薛氏一族的私事,不如由你家带回去自行处置。”
      “这官了还是私了,得两方说了算,不知道官老爷能否说通原告?”守业暗赞薛宝钗神机妙算,故作为难地说道,却偷偷对薛子牧和薛蟠挤眉弄眼。
      拐子和冯渊家的下人哪肯跟薛蟠这尊凶神回去,又是磕头又是告饶,贾雨村都不为所动,这案子他审不得,能把包袱丢出去再好不过了。
      最后,胳膊扭不过大腿,贾雨桩竟派人将两个人绑了送到了薛家。薛宝钗听到消息不由冷笑,贾雨村,过不了多少时日,你一定会后悔今日推托责任,将那两人推给我薛家。
      薛宝钗和薛蟠简单讲了自己的计划,薛蟠当即鼓掌叫好,也不去寻那两人的是非,还把香菱丢给薛宝钗:“妹妹要的人,我给你带回来了。”
      薛宝钗一阵错愣,完全没有想到薛蟠会把香菱给她。然后薛蟠又笑着凑近她身边说:“既然我送了妹妹一个人,妹妹是不是也应该礼尚往来?”
      薛宝钗更是惊讶道:“哥哥要问我要人?哪一个?”

  •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怎么没有人评论呢?
    大家都很文静嘛
    预告
    第九回
    初入京难进荣国府
    又见诗易闻“无事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