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回 始启程忽闻香菱事 终返途再遇葫芦案 ...

  •   丫环点头应是,薛宝钗转过头对柳王氏说道:“既然如此,奶嬷你也在侧厢歇着吃点茶水吧。”
      
      柳王氏纵有千般不情愿,但也没有当众反驳薛宝钗的意思,只是笑说:“大姑娘说笑了,老奴身子骨好着呢,才走这几步,哪用得着歇着?姑娘只管进去,老奴就在这守着。”
      
      薛宝钗点了点头,便任由她作为了,柳王氏虽然背主,但表面功夫还过得去,不似贾宝玉身前的李妈妈倚老卖老,混闹得不像话。
      
      她进屋便见薛虬坐在椅子上,一双小胖腿晃啊晃,坐在上方的正是她的亲叔叔薛子牧。
      
      薛子牧身材修长,整个人潇洒不羁,虽大病初愈,但清俊不凡的面容上不显病色。他看到薛宝钗走了进来,便起身走上前笑着将薛宝钗抱起:“我们家的宝姑娘已经成大人了,这通身的气度,公候贵女不外如是。”
      
      “孩子还小,莫要谬夸了,日后越发难料理。”薛夫人嘴上虽然这样说,但脸上笑容不浅。
      
      薛子牧笑道:“看着比蟠儿还要稳重几分,难怪大哥生前疼得紧。”
      
      待看到薛蟠黯然的神情,薛子牧接着说道:“蟠儿现在做事也越发让人放心了,提前上京,将产业转到京城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我今日来也是想求嫂嫂一件事。”
      
      “一家人说什么求不求的?但说无妨。”薛夫人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一样,并没有一点意外的神情。
      
      薛子牧浓眉轻皱,轻叹了一口气:“不过是想嫂嫂将宝琴那丫头带在身边教导而已。”
      
      不等薛夫人开口,已经从薛子牧怀里下来的薛宝钗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京城虽是天子脚下,繁华之地,但也欺外来人。咱们家产业遍布全国各地,叔叔何不带着婶婶他们一起游历天下,既躲开族人的恶意,也能巡视产业。说难听点,是颠沛流离,但能让薛虬他们兄妹二人长长见识也是好的。”
      
      薛宝钗说出这番话,完全是因为上一世的经验之谈,薛宝琴讨喜的性格和过人的才华,与她不同常人的见识有很大的关系,若不是不放心薛母和薛蟠,薛宝钗她自己也很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薛子牧眼睛一亮,看着薛宝钗更是欢喜,平日里这个侄女虽然表现地端庄完美,但给人一种虚无飘渺之感,那日无意间听百里于安讲她智言击退族中长老之事,今天复听到这番言论,更觉其聪慧异常。
      
      他又细问了薛夫人何日起程,可备好整了行李,然后便辞别了。他本是闲不住的人,更不擅一些阴私算计之事,能和薛宝钗一家先避祸再思策那就最好不过了。
      
      两日后,天刚刚蒙蒙亮,一辆包得严严实实的马车便从薛府后门离开了,一路行至渡口,早有人等在那里,渡口停泊的大商船分为两层,富丽堂皇,惹得刚下车的薛宝钗直摇头。
      
      这般扎眼引人注目的船,说是没人发现会有人信吗?也只有自己的傻哥哥自鸣得意,奇得是来迎她和薛夫人的竟是王家人,薛蟠竟不见人影。
      
      眼看天就要大亮,渡口人愈见多了起来,薛宝钗从船舱里走出来,直接问接她们的王家奴仆道:“可见薛家大爷往哪里去了?”
      
      那王家奴仆竟没回答她的话,反倒说:“姑娘年纪小没有经过事,对那些恶人不免心生怯意,姑娘且放心,我家老爷若是听闻,定治得他们直讨饶。”
      
      薛宝钗被他的话气乐了,她一个姑娘家,本来就不该出舱来寻这些男仆打听,可听他这话,竟觉得她趁着人少要离开,是因为胆小怕事,怕是自家兄长也被他们这一番豪言壮语打动了,不然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露面?
      
      “你且说说这两日发生了什么事?大爷为何到现在还没来?这船几时开?留我和母亲两个女人在这里等着是何道理?”薛宝钗一连串的发问,让那人直犯晕。
      
      分明是冬日的清晨,在薛宝钗的目光下,他额头竟出了密密的汗,只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出来。
      
      薛宝钗又用金锁之神术窥探一番,然后心神俱震。
      
      原以为早些入京可以避开香菱一事,毕竟香菱此时不知是否被拐子拐带到这里,她还心想若是香菱能与那冯渊作夫妇也是好事,做妻总比做妾好。
      
      前几日,她旁敲侧击地让薛蟠打听,哪知正因为让薛蟠去打听,这才有了今日之事。
      
      薛蟠已不似平时鲁莽冲动,现亦不曾一言不合就想要伤人性命,可现如今别人冤了他,他怎肯善罢甘休。
      
      听闻冯渊已死,薛宝钗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如若不是她想着提前入京,那冯渊也可多活一番时日,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为她早死,她心里更是难受得厉害。
      
      “那在这里等着作甚,还不回府里等消息,在这边是让人看笑话吗?”薛宝钗气不打一处来,重生后脾气很少压着,人的威势也显现了不少。
      
      她心里冷哼一声,没想到又逢上这葫芦案,只是这时的应天知府不知是不是贾雨村那厮?且回还探个究竟再谋其它。
      
      那张扬的奴才虽然是王家人,但也不敢不把眼前的薛大小姐放在眼里。不过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可当她那双横波目望着你时,仿佛能望进你心里去,让你不由地心惊胆颤,不敢有丝毫违背。
      
      薛夫人由贴身丫环扶着走了过来,看薛宝钗神情冰冷,脸上没有一点笑意,急忙问道:“可是那个呆子又出事了?”
      
      薛宝钗心想这事也瞒不过薛母,便轻声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个清清楚楚,条理分明,分析地更是入情入理。
      
      只听她说道:“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端看我们这边怎么解决,我们想闹大,无非是兄弟阋墙这种事传出去,毁了薛氏一族的名声,我们受点牵连;想私下解决,息事宁人,也得看族里给不给我们这个机会了。一起子见利起歹心的小人,目光短浅,用这种自伤一千,损敌八百的计策,最后不过是两败俱伤,落人笑柄而已。”
      
      薛夫人听了直点头,恨声说道:“本想着离了这地,给自家人留点面子,没想到竟觉得我们可欺,越发蹬鼻子上脸了,这种杀人的事也是能随便攀诬的。”
      
      说罢,停了一会儿,薛夫人不放心地确认道:“当真不是你哥哥把人打死的?”
      
      清风吹起薛宝钗的垂在腮边的发丝,她伸手将发丝拢在耳后,轻笑道:“母亲怎可不信哥哥?哥哥的为人你还不了解,他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若是真做了这种杀人勾当,也不会死赖着不认。”
      
      她心里却想的是前尘旧事,上一世,贾宝玉唯一一次被打,她因为采女落选受薛蟠牵连的事,对自家哥哥心存偏见,竟偏听偏信了袭人和贾宝玉的说辞,认为是薛蟠在外面告了状,和薛蟠吵闹地不可开交。
      
      却不曾去想如果贾宝玉不做那样的事,又有哪个敢去告他,正因为贾宝玉立身不正,才落得那一顿打。
      
      这边薛宝钗和薛母两母女安静地商量着先回府等消息,然后再筹划一番的事。
      
      应天府这边却是门庭若市,热闹非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