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睡觉趣事 ...

  •   秀瑶可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把鸡蛋掖起来,心道:小屁孩,姑奶奶我要是收拾不了你,枉自为人了,你等着瞧吧。
      郭氏见状赶紧劝架,她抱着秦扬,对柳氏笑道:“孩子就这样,你可别生气,”倒像她才是孩子的娘一样,说着又拉张氏,“婶子,我走了,还得家去收拾收拾呢。”
      张氏赶紧从她怀里把秦扬接过去,又把那只鸡蛋逼着秀瑶交出来,然后送郭氏出去。
      柳氏冷冷地盯着了两人的背影,轻轻地哼了一声,感觉秀瑶的小脑袋在自己腋下拱啊拱的,她才低头,“怎么今天出息了,不怕你嬷嬷揍了?”
      儿子是她的,女儿是她的,她自然不想儿女吵吵打打的。可现在儿子不归她管,被婆婆霸占着,如果不是吃她的奶,只怕早就跟自己这个娘也生分了。
      秀瑶嘟着嘴,委屈地道:“娘,我都这么大了,还让弟弟整天踢来打去的,让人笑话。”算是解释她从现在开始再也不会任由弟弟打骂而且以后也要收拾他的原因了。
      她瞅了瞅,那边三姐见一开战早就溜走了,她咬着唇,看着柳氏的眼睛,“娘,你说,你说大娘,是不是想把弟弟要走啊?”
      从瑶瑶的记忆里,她知道郭氏没有儿子的,又对小羊格外好,谁知道安什么心思。
      柳氏眉梢一挑,眼角闪过一丝冷意,心下冷笑道:她想的美。
      婆婆霸占着儿子,但是对儿子好,她没理说什么,要是敢反对就要被人说不孝,忤逆长辈。可若是要不经过她同意把孩子给别人,那可别怪她真的不孝,怎么也得闹得鸡飞狗跳,谁都过不下去才行。
      看了秀瑶一眼,没想到小丫头竟然有这份眼力,也知道平日里虽然唯唯诺诺的不敢大声说话,实际心里什么都明白。
      她笑了笑,柔声道:“别胡说,扬扬是你弟弟,是咱家的人,谁能要走,你大娘那是稀罕他呢,可别乱说啊。”
      秀瑶自然一叠声地答应了,心里却不以为然,不过娘也是为了家庭和睦,自然不会说什么的。
      因为秀瑶的不乖和不顺从结果秦扬闹得厉害,原本是跟着张氏睡的,现在竟然要跟柳氏睡,好狠狠地收拾不听话的秀瑶一番。
      张氏“心肝儿”“命根子”“宝贝儿”的一通哄,终于把他哄睡了,心满意足地把孙子抱去她和老秦头的屋子睡了。
      秀瑶有点奇怪,人家都说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她怎么亲小孙子呢?搜寻了一下记忆,还是没弄明白原因,她看三姐趴在灯影里自己钉衣带呢,便小声问道:“三姐,你说嬷嬷为什么对小羊最好?” 
      秀容瞥了她一眼,懒懒地道:“怎么,攀绊子啦?”
      正坐在条凳上洗脚的二姐道:“那会儿咱嬷嬷病得厉害,看了多少郎中吃了多少药都不好使,都快不行了。后来恰好有个路过的算命瞎子说要是咱娘生个男丁就能救她,如果生个丫头,她就死定了。结果咱娘生了扬扬,而嬷嬷她病竟然真就好了。嬷嬷就说扬扬是她的命根子,能不对他好吗。”
      秀容拧着眉,做了个手势,“二姐,你小点声。”说点什么,生怕全家人不知道,这么大嗓门干嘛,要是嬷嬷听见,少不得又得挨骂。
      二姐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干嘛,我又没干坏事,这都是明摆着的事情,干嘛要偷偷摸摸的。”说着就抬起脚、擦脚,然后趿拉着鞋子去倒水了。
      不过,这也解决了秀瑶的疑惑,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渊源呢,照这样看起来,老婆也未必就是真的疼爱小孙子,说不定实际是她自私怕死的表现罢了呢。秀瑶冷嗤了一声,对张氏越发鄙夷,没人性的老婆子,哼!
      到了要睡觉的时间了,秀瑶看了看,心里有点犹豫。原本她和小羊是跟着爹娘睡的,有时候小羊去嬷嬷那屋,可现在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小丫头片子了,跟着柳氏和秦大福睡,她有心理障碍啊。
      柳氏看她坐在被子上犹豫,拍了她一巴掌,“快点睡觉吧。”
      秀瑶咬着唇,对柳氏道:“娘,我能不能去跟姐姐睡。”
      这时候秦大福从西间过来睡觉,听见秀瑶的话,呵呵笑道:“过去没你被子盖,跟着爹娘多好,被窝又热乎。”
      秀瑶可不自在了,低着头绞着手指头,以前的瑶瑶行,那是她爹,睡爹娘怀里没啥,可现在她不是啊。
      柳氏看了她一眼,这丫头自打掉河里回来就变样了,想女儿是大了,便道:“让她去吧,跟三姐一个被窝,把这床被子带过去。”柳氏把那床稍微好点的被子扯出来。
      秀容一直盖床小被子,见状立刻欢喜地抱过去。
      大姐和二姐一个被窝,秀瑶和三姐一个被窝。
      这一夜,秀瑶不断地做恶梦,不是冷了就是饿了,再不就是跟张氏打架被人唾弃说逆女,要么就梦见自己把秦扬给狠狠揍了一顿,还有偷吃肉被张氏发现逃脱不及被捆起来拿荆条抽,又冷又饿又疼又绝望,她真的想回到自己温暖的小窝里,起码想吃肉就吃肉,也没人敢上来就给她一巴掌,……
      “啊——我受不了了,不过了!”秀瑶大喊一声,猛得坐起来。
      周围黑咕隆咚的,秀瑶一头冷汗,凉飕飕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光身子睡凉炕,连被子都没得盖。
      大姐和三姐被她吓醒了,秀容斥责道:“小丫头儿,你鬼叫什么啊,吓死了。”说着就拉了拉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秀瑶摸索了一下,好嘛,被子都被三姐死死地裹着,她什么都没得盖,遂委屈道:“三姐,你把被子都卷走了,我冻死了。”
      秀容哼了一声,“谁让你睡觉不老实跟二姐似的。”
      二姐和大姐一个被窝,二姐睡觉跟打拳一样,最开始总是拽被子,大姐盖不着,后来大姐不知道怎么弄的,就成了二姐四仰八叉地在凉炕上打拳,大姐自己盖着被子。
      秀瑶知道三姐不承认拽被子,就赖自己和二姐一样,她撇撇嘴,不用看也能想象二姐现在的样子。
      这时候大姐出声道:“三妹,咱俩换换,你和你二姐一个被窝,我带着瑶瑶睡。”
      秀容一听,“大姐,我哪里拽得过二姐啊。”
      秀芹笑道:“我都能,你更能了。快点吧,我这里热乎着呢。”说着她就摸索着起身,从二姐身上爬过来。
      三姐还是不乐意,但是又不能不听姐姐的话,委屈道:“大姐,那我二姐要是打我,你可得护着我。”
      大姐笑道:“那是自然。”
      秀容这才犹豫着爬过去,结果二姐睡觉不老实,一下子给她扑倒,吓得她叫了一声,惹得外间的柳氏又问怎么回事。
      秀芹忙道:“娘,没事,我和三妹换被窝呢。”
      柳氏知道怎么回事,叮嘱赶紧睡就没管了。
      瑶瑶被大姐搂着,鼻端萦绕着淡淡的少女的体香,紧绷的神经竟然慢慢地放松了,热乎乎的,一夜好眠一直到鸡叫三遍。
      “下炕了啊,下炕了啊!”张氏拿笤帚疙瘩挨屋敲,谁也别想睡懒觉——除了秦扬,其他都得跟大人一块起来,连二房五岁的秦秀丽也不例外。
      秀瑶睡得舒舒服服的,心情好了很多,扭头就见三姐裹得严严实实的,二姐匍匐着身子背上裹着怀里抱着好几个人的棉袄棉裤,睡得正酣。
      秀瑶笑了笑像二姐这样也好,什么时候都能吃得香睡得好,没有一点烦心事。
      秀芹赶紧穿衣服,又叫秀容:“三妹,还不赶紧的。”
      秀容会意,忙把被子扯到二姐身上,然后抱着棉袄棉裤抖着穿衣服。
      秀娴醒了,打着哈欠,看了看她们,诧异道:“呃,你们干嘛呢?”
      秀容赶紧委屈道:“二姐,大姐和我换被窝了,你把被子都拉走了,冻死我了。”
      二姐一看果然如此,忙笑道:“哈哈,对不住对不住。”然后赶紧起身穿衣,却疑惑道:“你说我晚上怎么那么冷呢?”
      几人抿嘴直乐,大姐笑道:“喊冷可你也没醒。”
      一大家子陆续起床,屋里还黑乎乎的,不过张氏不允许点灯谁也不敢擅自点灯。所以不是你摸不到鞋了,就是他找不着裤子的,一边穿衣服一边又是一顿吵吵拌嘴。
      起了身下了地,各人赶紧洗洗刷刷就要做各自的事情。
      家里目前的分工很明确,平日里秦铁柱主要负责自家那几亩薄田,秦大福领着二叔三叔秦业秦产秦显秀娴几个去大户家帮工的帮工,找零活的找零活。
      男人们还要负责打扫猪圈,挑土垫猪圈攒粪肥。
      二婶邱氏三婶陆氏两人带着除秀娴外的丫头们去挖野菜、割猪草、捡柴火,一天两次,另外负责喂猪,不过近来喂猪都是柳氏和秀芹秀容三个做了。
      而柳氏领着大姐在家里教她针线活,纺线、搓麻绳纳鞋底、做鞋、绣鞋垫来交给县里大户冯家,另外家里如果有什么大的针线活需要裁衣缝衣裳什么的,也是俩人做。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听风的火箭炮,送上熊扑一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