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抢吃掐架(加更) ...

  •   
      筷子抽在手上,疼得秀丽哇哇叫,她姐姐秀美不乐意了,竖着眉喝道:“秦秀婷,你找揍呢!”
      那边秀婷的姐姐秀娟瞥了她一眼,“你揍谁呢?”
      说话间,场面成了一副就要打起来的样子。
      这些个是女孩子么?秀瑶站在东间门内,犹豫着,还是不要出去了,三姐不是说给自己留了稀饭了么。
      秀芹看到她,忙招呼她,“瑶瑶,好了就坐过来吃饭吧,就点咸菜。”
      说着她想去给小妹夹点咸菜出来,结果一眨眼,咸菜早渣也不剩了,酱碗都被秦秀丽捧着舔,秦秀婷正伸手夺。
      秀娴见状蹙眉,大喝一声,“干嘛呢,少吃点会死啊。”起身把秀丽扣在脸上的碗给抢了下来顿在桌上。
      秀美和秀娟互相递了个眼色,得意地笑,而秀丽瘪着嘴就要哭,这时候西间门吱呀一下开了,堂屋的女孩子们立刻都没事一样各吃各的,连要哭的秀丽也用袖子蹭蹭嘴,“我吃饱了。”
      张氏走出来应门,“谁呀!”顺便扫了一眼她们,哼道:“我听着你们又吵吵呢。”
      秀容立刻笑道:“嬷嬷,我们都听你的话,才没吵吵呢。”说着她扭头道:“大姐,二姐,是吧。”
      张氏露出一点笑模样,“还是三妮儿懂事。”
      秀娟秀美几个撇撇嘴,都放下碗筷,纷纷说吃饱了,起身离桌走了。
      秀容嚷嚷道:“喂,你们各自碗要放在灶台上的。”
      秀美哼道:“你管着在家帮忙做饭刷碗的,关我们什么事儿?我们可都是下地的。”
      说完她们几个都跑去东厢了,气得秀容恨恨地道:“下地,下个屁地,连土坷垃高都没呢还下地,不过是去挖几颗野菜,弄得自己好像多大功劳一样。”说着,她摔摔打打地收拾碗筷。
      秀娴看她嘟嘟囔囔的样子便道:“明儿你跟她们换不就结了,叫我说在家里有什么好?烧火又呛又脏,还得扫地晒草、收拾桌子刷锅碗瓢盆,哪里有在外面轻快,就干一样活儿。”
      秀容看了一眼大姐,“我什么时候才能十三岁啊。”
      秦家的女孩子,十三虚岁就可以不用干抛头露面的活,而是在家里学着做女红,那就意味着不必风吹日晒,雨淋雪盖,在家里做点针线活儿就好,轻轻松松的,皮肤也不会晒黑变粗。
      这时候张氏陪着一个胖墩墩的妇人进来,两人说说笑笑的,看起来很亲密,那妇人臂弯里还挎着只小箢子,上面盖着块包袱皮。
      “大娘好。”几个女孩子立刻笑着问好,寒暄两句就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
      来人正是本家大爷爷的大儿子秦有良的婆娘郭氏,一张胖脸上满是笑,对张氏道:“婶子,你可有福气,儿孙满堂的,再过两年等大业说了亲紧着就生个大胖小子你可就四世同堂了。”
      这话张氏爱听,不过郭氏一直没有儿子,她也不顺着往下去,只道:“黑嫚儿娘,你看看我们这破破烂烂的,吃了上顿没下顿,你就不觉得我有福气了,哎,真是……”
      家里一张张都是嘴,还净是些赔钱货。
      郭氏笑着道:“婶子这是寒碜我呢,你要是烦了,赶明儿让他们去我家吃饭。等长大了一个个能干着呢,你就该偷着乐了。”
      张氏将她往西间让,郭氏进去跟秦铁柱等人打了招呼便和张氏进了西里间,她把小箢子放在炕上,一副关切的表情道:“我听说小子吓着了就想来看看,这不是家里事多没脱开身,好不容易得了饭点的空闲,这是两升细面两把鸡蛋,给小子压压惊。”
      张氏忙推辞道:“她大娘可别这么客气,来坐坐就坐坐,还拿东西。”
      郭氏笑道:“我是来看孩子的,都是一家人,孩子受了惊吓,我这个本家大娘不操心谁操心你就别推让了,我看看孩子去。”
      张氏忙带她来到西间对正窝在秦铁柱怀里吃饭的秦扬笑道:“扬扬,你大娘来了,过来给大娘问好。”
      秦扬嘴里还叼着块菠菜叶,他看了看,赶紧吸进嘴里大声道:“大娘!”
      郭氏乐得合不拢嘴,夸道:“哎呀,你看这孩子,真是不怵人,大大方方的,都是你嬷嬷教的好。”
      张氏瞬间比吃了蜜还甜,从他爷爷手里把孩子接过来递给郭氏,郭氏立刻变戏法一样拿出一大大的煮鸡蛋塞给秦扬,乐得秦扬嘎嘎直笑,任由郭氏抱着他摸摸亲亲的。
      两人抱着孩子去里间坐在炕上说些家长里短锅碗瓢盆的闲话,郭氏逗秦扬叫娘,这边人如果关系近,也有叫本家大娘叫娘的,自己娘反而叫娘娘或者婶婶的。
      秦扬玩着鸡蛋,郭氏让他叫他就叫,喜得郭氏直夸他聪明。
      说了一会儿,郭氏就告辞,“我去那屋看看小丫头。”
      说完就抱着秦扬径直起身由张氏陪着去了东间,路上还对张氏笑道:“婶子,俺婆婆当年就说你最是个宽厚的,早早就把主屋东间让人大儿媳妇住。”
      张氏只是笑笑,“都是一家人,我们扬扬娘能干懂事,给她住我可一点不亏心。”说着俩人就走了进去。
      正在当门锅灶前刷碗的秀容撇撇嘴,看大姐从外面进来,低声道:“大姐,难道不是因为东间漏雨漏风太厉害才给娘住的吗?”
      大姐忙给她递眼色,“不许说大人的闲话。”恰好此时二姐听见,探头进来问道:“什么闲话,给我也听听。”她嗓门大,屋里屋外的人都听见了,吓得秀容赶紧说没事没事,刷碗呢。
      得了吧,你那个大嗓门,跟你说闲话,那不是说给全村人听。
      她看二婶三婶在东厢门口那里探头探脑地往东间看,两人还交头接耳的,不禁呸了一声,得点机会就偷懒,不是头疼就是腰疼的,明明该她们喂猪的非让大姐干。
      秀容刷好了碗洗了手就去东间,听着郭氏爽朗的笑声不禁冷笑。
      一直坐在炕边暗影里的瑶瑶瞪着大眼看着她,这个三姐可真敏感,是不是跟她一样的想法啊?
      秀瑶觉得自己这种现代人太敏感,看多了勾心斗角的故事,有时候容易把人想坏了,总觉得那个郭氏有目的。
      屋子里就一盏小油灯,暗得很,她躲在一边肆无忌惮地想自己的事情,虽然接受了穿越的事实,也还得花点时间适应适应,把家里这些关系好好理理,免得出什么错。
      秦扬看一直疼爱他对他百依百顺的四姐躲在一边小嘴一会撇一会嘟冷不丁还笑一下,很是好奇,立刻去抓她的头,秀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抬手扒拉了一下不耐烦地道:“别碰我。”
      秦扬看她竟然对自己一副厌恶的样子,立刻大怒,手上用力使劲抓秀瑶的头发,疼得她“啊——”的一声,赶紧打他的手。
      这下秦扬更不干了,以前姐姐是任由他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现在竟然敢打他了,他哇哇叫着就双手上去抓秀瑶。
      在炕上跟郭氏张氏说话的柳氏见状赶紧喝止儿子,“扬扬,不许欺负姐姐。”
      张氏却把脸一沉,上前“啪”的一巴掌扇在秀瑶的头上,“小蹄子,作死啊,欺负弟弟,快放手。”
      秀瑶脑子立刻嗡得一下子,这个老婆子还真下力气打啊,她立刻就想扬起爪子来挠张氏。手刚要伸出去突然又想到自己这是刚穿来,还穿在一个文文静静的小丫头身上,不能立刻就表现另类,而且如果自己敢挠嬷嬷,在这个时代,指定被人烙上大逆不道的标签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这么一愣的时候,秦扬又踢了她两脚,虽然他人小,可秀瑶也瘦弱,被他踢得生疼。
      这个死小孩儿!
      柳氏赶紧把她抱过去在灯光里照了照,见她脸也红了,还带着两道血痕,虽然不厉害,但在没什么血色的小脸上也很明显。
      小丫头嘟着嘴,咬着牙,瞪着一双大而黑的眼睛,亮亮的有点吓人。
      柳氏有点吃惊,从前这丫头被打了都是低着头唯唯诺诺什么都不敢说的,今儿怎么变性子了,一副要扑上去撕咬的架势呢。
      那边张氏见秀瑶还敢瞪她,而且跟只小狼狗似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怎么,你还敢瞪嬷嬷,找打是不是。”说着扬起巴掌就来打秀瑶。
      柳氏赶紧架着她的手,“娘,你还真不把大嫂子当外人,也不怕嫂子笑话,在人跟前就教训孩子了。”
      秀瑶立刻钻在柳氏身后,虽然知道自己这样不像从前的秀瑶,却也不想就那么傻呆着白挨揍。
      死小羊,看她不揍回来的,扯掉了她好多头发,疼死了。
      秦扬却不依不饶了,以前姐姐就是他的玩具,任打任骂,还对他好得不得了,哪里像现在,竟然躲起来不理他了。他就开始放声哭起来,抓着什么就扔秀瑶。自己忘记了,连那只鸡蛋也扔进了秀瑶怀里。

  •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加更一章啊。
    那啥,不知道晋江这么抽啊,更了竟然看不到,要不要这么极品啊!!!真是打击情绪啊,本来就冷史了啊。动力都木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