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七、犯傻 ...

  •   大学春季、秋季各有一次运动会,女子组最长的长距离跑就是三千米,谭影从来不参加。
      她的身材依旧瘦弱,不会有任何人想的到,看起来如此纤瘦的身体里,竟然能爆发出那么大的能量。
      但是谭影并没有放弃跑步,她养成了一个习惯,除非雨雪天,她每天早上都会去操场慢跑几圈,这在以睡懒觉和熬夜为主要生活习惯的大学里,可以算是相当另类了。
      面对室友们的疑问,谭影说:“我太瘦了,想锻炼锻炼嘛。”
      
      慢跑的时候,谭影总是心境平和,她保持着均匀的脚步和稳定的呼吸,耳边屏蔽掉一切杂音。有些人喜欢用焚香、喝茶、阅读等安静的状态来思考事情,谭影则喜欢用跑步。
      跑过春天,跑过秋天,跑过一年又一年,到了大四上的时候,谭影做了一个决定。
      那是初秋的一个早晨,朝阳刚刚升起,金色暖光洒在操场上,谭影不知自己已经跑了多久,她叉着腰喘着气站在光晕中,回头看自己跑过的路。
      她想,她一定要找到秦小天。
      
      彼时人人都有了手机和电脑,但是社交网站还未流行。谭影得不到秦小天的□□号,更不会知道他的网络昵称和电子邮箱,她加进了高中的□□群,隐身不说话,群里有老同学时常闲聊,偶尔会说到一些同学的最新动向,谭影总是会认真地看着聊天记录,但从未发现过有关秦小天的信息。
      秦小天在这个班里待了两年,他性格外向开朗,有许多要好的男同学,谭影私敲过几个,没有人知道秦小天的踪迹。
      寒假回家,谭影甚至去拜访了高中时的班主任,希望能从她那里得到关于秦小天的只言片语,毕竟当初他转学去外省,总会有些未尽的事情需要与原来的学校联系。
      但是班主任说,秦小天的妈妈的确有打电话来过,可班主任并没有留下他们的电话,时间久了,自然什么信息都没了。
      
      谭影很失望,这时候,一扬却约谭影见面。两个人一起喝下午茶,一扬问谭影毕业后的打算。
      “我要留在北京读研。你呢?”一扬的眼神温柔,他说,“回老家,还是留在北京?”
      谭影低着头微微思索了一会儿,她没有读研的打算,这时只要考虑该去哪里工作就行。爸爸妈妈自然是希望她回老家的,但是谭影还没有下定决心。
      她还没找到秦小天呢。
      一扬没有得到谭影的回答,也不急,他说:“其实,你应该忘掉过去。”
      谭影猛地抬头看他,一扬正注视着她,说:“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出现很多人,这些人来来去去,有些留下了,有些离开了,你应该重视那些仍旧留在你身边的人,而不是去寻找早已失了踪迹的那一个。谭影,你该明白我的意思。”
      谭影还是不说话。
      她又低下了头,咬着嘴唇,用沉默来表达她的心意。
      杜一扬眸色便深了一些,他的语气变得有些硬:“谭影,你该知道,你在做一件很愚蠢的事。你的动机是什么?就因为高一那年军训,把你抱去医务室的人是他?那之前你以为那个人是我,你是不是就会一直喜欢我呢?如果,不是我,也不是他,是其他人呢?就因为这样一件小事,你要赔上多少时间?”
      呵……谭影看着杜一扬的眼睛,里面倒映着一个自己。
      这个人,他什么都知道。
      
      “与那无关。”谭影清晰并认真地说,“与高一军训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管将我送去医务室的人是谁,都没有关系。我只知道,曾经有个男孩陪伴了我两年,他陪我上下学,陪我逛书店,陪我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甚至,他愿意陪我跑三千米。那个人,叫秦小天。”
      杜一扬与谭影对视,良久,他问:“如果你找不到他呢?”
      谭影耸耸肩,回答:“顺其自然,也许,我会碰见另外一个人,也许,我找到了他,他身边也有了其他人。”
      一扬皱眉:“那你还要犯傻?”
      谭影笑了:“大娄说,秦小天是个傻瓜,他为我犯了许多傻,我只为他犯这么一次,算的了什么。”
      一扬不再说话。
      
      几个月后,谭影已经在北京的一间外贸公司实习,有一天,一扬给她打电话。
      他说,秦小天在上海。
      消息的来源有些曲折,一扬也没有得到秦小天的具体信息,只是知道他在上海。
      得到这个消息以后,谭影呆了很久,然后她就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去实习的公司辞职。
      第二件,购买了去上海的火车票。
      第三件,她报名参加了自己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届运动会。自然,是跑三千米。
      
      春季运动会对大四的毕业生已经不作要求,但是谭影坚持参加。因为参赛人数太少,大四的运动员与大三的一起跑。
      有体育系的女生打量谭影,问:“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
      谭影笑:“我是重在参与。”
      最后,她在大三大四所有的参赛者中,得了第五名。
      跑到终点的时候,谭影已经累到极限,她嚎啕大哭,杜一扬默默地走到她身边,给她递上纸巾。
      
      ********************
      本科毕业,谭影在上海找到了工作。
      她进了一家外资企业,成了一个每天穿着精致套装、高跟鞋,穿梭于写字楼的小白领。
      娇小玲珑的谭影清秀甜美,自然受到了不少年轻男孩的追求,但是她对他们说,目前的自己要以事业为重,暂时还不想谈恋爱。
      谭影一个人待在上海,租着小房子,过着简单的小日子,空下来时,便寻找一个人。
      与念高中时的闭塞完全不同,现在的社会,社交网站已经遍地都是,智能手机人手一部,大家刷着微博,发着微信,短短几秒,便能将自己的生活状态告诉全世界。
      但是谭影还是找不到他。
      那个男人,似乎已经从世界上消失了。
      
      谭影甚至做过一个梦,梦到高三那年,她还在为高考奋斗,那个爽朗的少年却已病入膏肓,他独自一人躺在病床上,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谭影从梦中惊醒,怔怔地流泪到天明。
      每一年,她都去那间古寺,许下同一个心愿。
      她如此虔诚,心想天上神明总有一天会明白她的心意。
      时光就这么过去了几年,谭影已经26岁。
      她的身边也曾出现一些优秀的男人,更不乏对她展开猛烈追求的痴心人,谭影也不是一直心如止水,只是每一次,仿佛她该应下什么时,她的心中总是会有一种强烈的不甘心。
      如杜一扬所说,谭影仿佛是犯了傻,她对自己说,再等一等吧,也许明天,或者明天的明天,就能找到他。
      明天,明天,一个又一个的明天,谭影留在这个繁华的城市,平静却快乐地生活着。
      
      ********************
      秋天的一个早晨,谭影在人民广场下地铁一号线,继而去换二号线。
      人民广场站永远人头攒动,熙熙攘攘,谭影挎着小包,面无表情地随着拥挤的人流向前走着。
      走到地下大厅时,谭影心里突然一动,她抬起头,视线越过人群,向着远处望去。
      一个年轻的男人正在大步地行走。他留着利落的短发,穿着米色的风衣,一张侧脸在不停掠动的人群中隐约浮现,却令谭影心跳加速,不能自已。
      她大声地喊他的名字。
      
      声音淹没在了人海中,年轻男人的脚步似乎有一丝停滞,他略微打量了一下四周,接着又快步行走起来。
      谭影跳着脚,挥着手,他并没有看见。
      眼看他就要消失在视线里,谭影咬咬牙,向着他的方向就大步奔去。
      
      大厅里人潮汹涌,设置着各种隔离栏,谭影看着那人离自己不远,却要绕好大一个圈才能追去他身边。
      七拐八弯,她竟然看不见他了。谭影喘着气,在原地转圈四处寻找,终于又看到了几十米外的他。她继续喊他的名字,喊了一遍又一遍。
      男人还是没有听见,谭影拨开挡在她面前的人群,发了疯般地向他追去。
      
      有多久,没有这样跑步了?
      谭影的脸发了红,出了汗,她的呼吸急促起来,穿着高跟鞋的脚根本就跑不快,谭影索性就发了狠,脱下鞋子拎在手上,赤着脚大步地往前奔去。
      她撞到了许多许多的人,遭受到了许多许多的白眼,她一路追着那个模糊的背影,跌跌撞撞,踉踉跄跄,却始终无法与他靠近。
      
      “秦小天————”
      谭影有些绝望地喊出了声,她的头发散了下来,也无暇顾及衣服的凌乱,一双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远处的那个背影。
      可最后,她还是跟丢了他。
      谭影疲惫地靠在墙上,望着面前来来往往的陌生人,她茫然而绝望。
      仿佛遭遇了世界末日,整颗心被割成了一片一片,多年的寻找,在距离成功最近的这一刻,她终究还是与他错过。
      她弯下腰,双手颤抖地抬了起来,深深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汹涌的泪水模糊了她的妆容,谭影觉得自己被卸去了浑身的力气,像是一个失了心的木偶。
      
      很久以后,她才缓过劲来,抬起头,面前依旧是拥挤的人群,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漠然的表情。只有几个年轻女孩转头看到谭影落魄的模样,脸上会露出诧异的神情。
      谭影垂头丧气地下了电梯,站在地铁站台上,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手里依旧拎着那双高跟鞋。
      她自嘲地笑,这时地铁来了,门开了,乘客们下车了,候车的乘客也秩序井然地上车了。
      谭影呆呆地站在站台上,却一直没有动。
      等到她反应过来,才发现地铁已经开走了,看台上几乎空空荡荡,没了之前喧嚣的场景。
      谭影抬起头,茫然地往周围看,突然,她的心跳就停住了。
      
      她看到了那个站在十米开外的男人。
      他侧着脸在看她,手里提着公文包,风衣、西裤、皮鞋,高大英俊,身上再也没有了学生气。
      她自己也是一样,套装,呢料裤,长卷发,只是这时手里拎着皮鞋,头发也是乱的,显得狼狈许多。
      两个人对视许久,似乎周围的空气都停止流动了,他望着她,她也望着他,好像时间回到了好多年前,那条放学回家的小路上。
      谭影笑了,又哭了,她对着他喊:“喂,秦小天,你走那么快干吗!”
      秦小天沉默片刻,突然也笑了起来,笑得眼睛都弯了,他说:“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三千米,有没有退步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很狗血,只是想把坑填平了而已。
    实话说,这个故事的本意是BE,就是很多年后谭影知道当然军训抱自己的是秦小天,然后她去打听他的下落,发现他已经死了。因为他有先心病,高三去青岛手术失败就挂掉了。。。。
    好像BE一样狗血嗷,可是2006年那会儿我还觉得挺萌的说。
    现在生生把BE扭成了HE,貌似更狗血了!给跪,下章还会整个番外,从秦小天的角度来讲一讲故事,也许还会讲到他们的后续发展,就是明天!
    想到又有了一个红红的“已完结”,就特别特别开心,叉腰狂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