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五、秦小天不见了 ...

  •   医务室里,杜一扬还是躺在床上,谭影低着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两人安静地没有说一句话。
      窗外的知了不知疲倦地聒噪着,头顶的吊扇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一扬仿佛入了定般地望着天花板发呆,谭影看着他雕塑般的侧脸,突然想起了秦小天,秦小天的侧面线条很流畅,不似杜一扬有分明的棱角。
      心烦意乱,谭影望向窗外,她只知道,回家的路上,再也没有秦小天了。
      杜一扬突然转过脸来,他说:“像你这么安静的女孩子,已经很少。”
      谭影只能木木地看着他。
      
      从那以后,秦小天再也没有和谭影说一句话,也不再等谭影一起回家。
      班里早已谣言四起,说谭影因为杜一扬而和秦小天分了手,说杜一扬脚踩两条船,说谭影外表清纯心机却很重。
      谭影听到这些,也不说什么,该干吗还是干吗,杜一扬也是如此,就像没事人一样,而秦小天,在一次被问到“是不是谭影把你甩了啊”的时候,一拳就打倒了那个男生。
      从此以后,无人再问。
      
      谭影一个人回家,每次走上这条路,她立刻变得心事重重,只想快点到家。日复一日,暑假终于来临。
      暑假里很无所事事,谭影有时候会想起秦小天和杜一扬,自那以后,一扬还是礼貌客气地对待谭影,令她觉得他在医务室说的那句话,飘渺得如同做梦一般。而秦小天,他是真的真的生气了,谭影觉得秦小天好像打算永远不理自己了,每念及此,她就会叹气,心里堵堵得很难受。
      
      有一天她下楼穿过马路去便利店买雪糕,没想到竟碰见了秦小天。其实这很正常,他们本来就住得近。
      一个月不见,秦小天的头发剪短了许多,他穿着白色T恤,看到谭影,表情有些不自然。
      秦小天不说话,谭影也不吭声,她从冰柜里拿一支雪糕放到柜台上,正要付钱,秦小天说:“一起付。”
      谭影忙说:“不用。”
      可是秦小天已经付了钱,他自己买了几瓶饮料和一些糕点。
      谭影红着脸低声说了“谢谢”,拿了雪糕就走,秦小天在后面叫住她,谭影回头,看到秦小天亮晶晶的眼睛,觉得有些晕眩。
      他问:“你还考上海的学校吗?”
      “也许吧。”谭影低着头说完,就推门而出。
      
      几天后,小元找谭影去游泳,两个女孩子在水里嬉戏了半天,小元说:“你知道吗,秦小天转学了。”
      谭影大惊,面上却不动声色:“哦?转去哪里?”
      “青岛,他们全家都搬过去了,前天已经走啦,大娄还去送的他。”
      谭影完全懵了,是不是只剩她一个不知道秦小天要走了呢?青岛……前天就走了……那几天前在便利店碰到,就是他在做准备吗?他走了,也不给她打个电话……秦小天,你真狠心啊!谭影突然觉得心里好空,好像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突然剥离而去,连血带肉,疼得要命。
      她不得不承认,秦小天走了,她非常伤心。
      
      可是,为什么呢?不是自己把秦小天赶离身边的吗?为什么现在,却又为着秦小天的远离而伤心难过呢?谭影一个猛子扎到水里,耳边一片寂静,她屏住呼吸,想理清自己的思绪,可是一切都是徒劳。她从水里探出头来,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上,她站在池子里发呆。
      脸上都是水,放心地任眼泪流下,不会有任何人看见。
      
      *********************
      高三开学,谭影并没有和一扬分在一个班,她知道是因为那些谣言。
      奇怪的是,她竟然一点都不觉得难过。
      秦小天已经不在这个学校了,他去了遥远的青岛,还有比这更让人难过的事吗?
      谭影开始发奋地学习。
      秋风渐起,有时候谭影会放下书,望着窗外落叶的梧桐发呆,她想起一年前的秋天,秦小天骑着自行车带着她穿梭在大街小巷,而现在,他在哪里呢?
      
      谭影的发已经很长,她喜欢编两个松松的辫子垂在胸前,小元说她这样看上去就像个小学生。
      可是她不在乎,她记得秦小天说的那句话——其实你满适合留长发的。
      她也记得他说这话时的神情,低着头,红着脸,很是腼腆。
      谭影发现自己连一张秦小天的照片都没有,想到这辈子也许都见不到他了,多年以后,甚至会忘记他的样子,她就开始难过。
      
      **********************
      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届运动会即将举行,谭影自然而然地报了3000米,这一次,大家都不再吃惊,只等她拿个好成绩回来。
      可是谭影没有练习,她只在运动会前几天,在学校操场上练了几圈。比赛中,她跑了第5名。
      大家都觉得很遗憾,议论纷纷,班主任惋惜地说一定是谭影身体不好,不然这个冠军一定是她的囊中物。谭影也不说什么,她只是静悄悄地坐在角落里喘气。
      
      人就是如此,理所当然地认为你曾经得过第一,就会永远第一,仿佛旁人都不存在,完全忽视了别人的努力。
      那自己是否也是如此?是不是一直固执地恋着一个人,却忽略了另一个人呢?
      谭影想起比赛中,她跑得艰难无比,心里只唤着一个人的名字。
      秦小天……秦小天……秦小天!
      叹一口气,眼睛发酸,她努力忍住,没有让那些液体溢出来。
      
      ***********************
      冬去春来,进入了最后的冲刺。
      谭影发了疯般地复习,妈妈都看不过去,她问:“小影,你是不是想考重点大学?”
      谭影从书堆里抬起头,说:“我要去上海。”
      一扬终于和萧米分手,他仍然安静温和,谭影偶尔在走廊上碰到他,他会点头致意,然后擦身而过,谭影回头看他的背影,觉得他很有种闲庭信步的感觉。
      
      有一天谭影没来由地觉得烦躁,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她来到医务室,学着一扬的样子躺在床上,两眼瞪着天花板发呆,她想起秦小天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你还考上海的学校吗?”,那是什么意思呢?是邀请吗?
      谭影想不透,但是上海,这个当初她随口说出的地名,现在却成了她向往的地方。也许到了上海,就可以找到秦小天了。
      秦小天……秦小天……你现在在干吗?有没有像我一样,在努力地复习?有没有像我一样,在下定决心考去上海?
      
      有人进来。
      谭影看到杜一扬,他穿着橙色的格子衬衫,难得穿暖色系的他看起来很温暖。
      杜一扬看到谭影,有些惊讶。谭影坐起来,和他打招呼:“好久不见。”
      “恩。”他点点头,然后走到窗边站定,开始看着窗外发呆。
      谭影望着他的背影,轻声问:“杜一扬,你打算考哪里的学校?”
      杜一扬回头,吐出两个字:“北京。”
      谭影闭口不再说话。
      一扬站了很久,走的时候,他说:“你要不要也考北京的学校,那里的秋天很美,我想你会喜欢。”然后他离开。
      
      谭影完全楞住。
      北京?还是上海?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