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往事并不如烟(完) ...

  •   八月中旬,秦小天一家搬到了青岛。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谭影联系,只是在出发前几天,在家门口的便利店,与她不期而遇过。
      当时,他死灰一般的心居然又活泛起来,他看着她的背影,叫她:“谭影。”
      女孩回过头来,恬静清秀的面容,黑白分明的眼睛。
      秦小天鼓足勇气问:“你还考上海的学校吗?”
      女孩微微一愣,然后轻轻地说:“也许吧。”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说话。
      
      九月初,秦小天又一次躺上了手术台。
      他很平静。
      但是,手术中却出现了意外,意外导致的后果,是秦小天被紧急抢救,随后送入ICU观察救治了一个多星期。
      陷入昏迷的秦小天毫无意识,不管秦爸爸和秦妈妈怎么呼唤他,他都没有睁开眼睛。
      医生数次下了病危通知书,秦爸爸秦妈妈快要绝望,就在这时,秦小天醒了。
      
      他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时却忘记了梦的内容。
      死里逃生的秦小天没有再回学校,他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了高三的紧张学习。
      他待在家里休养,每天足不出户。秦小天在青岛除了认识几个亲戚,没有其他朋友,所以每天的每天,他都很寂寞。
      有时他会无聊地想,谭影若是知道生龙活虎的他这时候却是这样病恹恹地躺在床上,不知道会怎么想。
      不管如何,她一定会来探望他的。想到这里,秦小天拉起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只觉得心烦意乱。
      
      一直到第二年春节过后,秦小天才回到学校,进了一个陌生的班级。
      几个月后,高考来临。
      秦小天的功课因为生病而落下太多,高考时尽管正常发挥,成绩还是很不理想。他的成绩只够上第五批专科,这意味着他无法考去外省。
      秦爸爸秦妈妈是希望他留在青岛读大学的,合适的专科院校也已经选好,但是秦小天不愿意,他提出要高复一年。
      秦家父母最终妥协。
      
      九月初,秦小天准备去复读学校报到了,临走前,他悄悄找了个公用电话亭,往谭影家里挂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谭影的妈妈,秦小天说:“阿姨,我是谭影的初中同学,我想问问她高考考得如何,考去了哪间大学。”
      没人知道秦小天打这个电话时是怎样的心情,更没人知道,当他从谭影母亲口中得知谭影考去北京A大时,他是怎么失魂落魄地走回家的。
      
      在复读学校,秦小天看着堆积如山的书本、考卷,突然对自己复读这件事产生了怀疑。
      这样执着的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但是他很快就调整过来了,他想,就当是为了自己,为了一直为他担惊受怕的父母,他也得好好读书。
      他开始认真地上课做题,进行一次又一次高强度的考试,他的成绩在生病前是不错的,强化训练后,立刻突飞猛进,几次摸底成绩都够得上二本线了。
      
      圣诞节,陷入书山题海的复读生们并没有过节的气氛,可是那一天,下雪了。
      秦小天从食堂吃完饭出来时,就看到了漫天飘舞的雪花,他突然想起高一那年的冬天,那个城市很难得地下了一场大雪,在回家的路上,他和谭影曾经打过雪仗。
      那时的她笑得特别开心,穿着一件大红色的棉衣,跑跑跳跳地将雪球砸到他的身上。
      秦小天任由她去闹,他可舍不得砸痛她。
      触景生情,他似乎还能记起她清脆的笑声和弯月般的眼睛。
      
      然后,他就走去了学校的小超市,在门口找了公用电话,拨了那个一直没勇气拨的号码。
      接电话的是谭影的室友,她问:“喂,找哪位?”
      秦小天的手指紧紧地捏着话筒,说:“请问谭影在吗?”
      “哦!小影啊,她和高中同学出去玩啦。你留个名儿,等她回来我告诉她。”
      秦小天的视线透过小超市的屋檐望到天上,片片飘落的雪花沾到他的身上、发上,一下子就化没了。
      他冷静地说:“我也是她高中同学,你知道她和谁一起出去玩了吗?”
      那女生“嗯”了一会儿,捂着话筒问了边上的人:“哎哎,小影是不是和那个杜大帅哥一起出去了?是哦……”
      她欢快地对秦小天说:“是杜一扬,你该认识的吧。”
      秦小天已经麻木了:“啊……认识。谢谢你了,再见。”
      “哎!你还没留名儿呢!”
      秦小天垂着眼睛,说:“不用了,我只是想和她说声圣诞快乐。”
      “哦,这样啊。那再见了,也祝你圣诞快乐。”
      正要挂电话,秦小天突然问:“请问,北京下雪了吗?”
      女生说:“下啦,下得可大呢。”
      秦小天终于挂掉了电话。
      第二年高考,他的分数够上了一本线,填志愿时,他毫不犹豫地填了上海。
      
      四年的大学生活,简单却又充实。
      秦小天勤奋认真,学业优秀,只是,他不再玩各种体育运动。
      有男生约他去打球游泳,他一一婉拒,并没有说什么理由,但是坚决的态度令别人不敢再尝试。
      有许多女生对他表示好感,他也曾经试着交往过两、三个,无一例外都是娇小玲珑的清秀女孩,可是没有一个能超过两个月。
      往往刚牵上手,他就没了感觉。
      室友曾拿他开玩笑:“秦小天,你是不是拿那几个女孩做幌子来隐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呀?”
      他当然知道他们玩笑里的意思,不过他没有反驳。
      幌子和替代品,本来就差不多。
      想明白以后,他就一直单着了。
      
      大学毕业,秦小天在一家中法合资公司找了工作,做模具设计。
      工作很忙,时常要加班、出差,秦小天一开始是住公司宿舍,四个男人合住一套二居室,吃睡都不是很方便。秦爸爸和秦小天商量后,趁着房价还平稳,在上海浦东,离秦小天公司不远处买了一套90方的房子让儿子单住,秦家爸妈付了首付,按揭由秦小天自己承担。
      适应了一段独住生活后,秦小天已经可以将自己照顾得很好。然后他领回来了一条狗——是从民间流浪动物保护组织处领养的,一条杂交的小狗。
      秦小天给它取名叫帅帅。
      
      每天下班,他会带着帅帅去楼下散步。
      秦小天高大英俊,为人又和善开朗,人缘一直不错。公司里的年轻女孩子,小区里的单身女邻居,甚至是未婚的女客户……很多人都看上了他,也不乏有漂亮女孩主动向他表示好感的。
      秦小天都拒绝了。
      一人一狗就这么过了三年多。
      秦小天26岁那年,秦妈妈问他:“儿子,你究竟想找什么样的女朋友啊?”
      秦小天笑笑,回答:“我现在还没这个打算,再过几年吧。”
      再过几年呢?秦小天自己也不知道。
      他知道自己迟早会交女朋友,会结婚生孩子,就像这个城市里任何一个普通男人一样,白天是忙碌的上班族,晚上回家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
      终有一天,他会忘记她。
      只是,不知为何,他有些抗拒那一天的到来。
      
      直到那个秋天的早晨,他搭乘地铁去见客户,穿过人群时,他听到了一个有些遥远的声音,遥远得像是来自于记忆深处。
      
      “秦小天————”
      
      那一瞬间,秦小天站住了脚步。
      回头看去,是汹涌的人群。
      
      【往事并不如烟】(完)

  •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两章是重逢后的故事,会甜到发腻!时间不定,就是这些天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