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第十章、生死(一) ...

  •   这几日天涯府恍如一个真正的人间狱一般,或者说整个京城都被这股血腥所笼罩。深更半夜,仍能听到声声哀嚎,如鬼泣如狼哭般扯人心肺,让人头皮发麻。
      “抓我吧……抓我吧……抓我吧……”
      一个老妇举着双手向半空挥舞着,在她散乱的白发下是一双无神的眼,扯着撕哑的嗓子不断地叫着,“抓我吧……别抓我儿子,抓我吧。”她的步履蹒跚,走在街中央,跌跌撞撞。离她不远之处,一个老汉缩在角落,他怀中抱着一具腐烂严重的儿童尸体,在他身旁还有一被草席所盖的尸体。苍蝇已经爬满了他全身,他却浑然未觉,只是嘴唇翕动喃喃地说着什么。街一角处,上百号人窝在阴影之中。露出痴呆的双看着老妇。尔在他们身后,乌压压一片,是那些被巫医拆去家屋无家可归的人。他们或老或少,或女或男,只是都有一共同点,眼神空洞,脸色苍白,形如鬼魅。几天前,他们只是普通的百姓,几天后,便无家可归,痛失至亲。有些人眼睁睁看着巫师将自己的一个个亲人全部打死,自己却无法动弹。他们的心已经死了,他们只是在等,等什么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啊!儿子!儿子!”老妇死死抓住走在路中央的素衣少年使劲摇晃。
      “放手!我不是你儿子!放手!”素衣少年害怕地大声叫唤。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儿子!儿子!是娘啊!你们抓我吧!别抓我儿子!抓我吧!”老妇人忽然跪倒在地,对着空气使劲磕头,直到额头皮开肉绽,流满鲜血。
      素衣少年连连退步,本想高骂,却见妇人血淋迹斑斑的额头与双手,不忍心地弯下身拦住老妇。 
      “起来!别磕了!起来!”少年拉不动老妇,连自己都被带倒在地。
      “见鬼,几日未见,竟变成了这个样子!”
      少年站起身,拍拍尘土,他举目四望,所望之处一片黑压压的人群。
      “公子行行好吧……”
      一些人看到少年腰际的玉佩,开始围过来,在那些身后还有几十人向这里慢慢围过来。
      “行行好……”
      “行行好……”
      少年再次退后几步,偷眼瞄向街拐角,转身想逃,却发现已经被堵住了。他们眼神令少年不寒尔悚。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然后听到有人高声喊到:
      “奸人被砍了!奸人被砍了!”
      一个人打着锣,大叫着:“奸人被砍了!佘吃人被太子砍了!”
      围住少年的人一愣,一个人抓住打锣的人问:“佘吃人怎么了?”
      “太子替百姓做主,他把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巫师全抓起来砍了!那个佘吃人就地正法了!现在正拿着他的头在游街呢,军队就要开到这里了。”
      人群一阵骚动。
      “太子下了天下召——佘吃人还有那个大奸人方芾都被太子就地正法,还有那些巫师,太子的军队正压着他们游街,正要到市口正法!他们就要到这里了!”
      “什么!太子?”
      “佘吃人死了?”
      “那群畜生真的被抓了?”
      人们还不敢相信地死抓着打锣人问。
      “快看!”
      一声金锣声响,军马开道,只见,两排宫中禁卫军骑马,身后托着一批人,他们个个被手绑在绳索上,一辆牛车行在中间,只见上面是两颗血淋淋的人头。
      “天下召——,今,奸逆臣子:方芾、佘田、赵兜,图谋不轨,意欲谋逆。佘田,赵兜兴巫祸之乱,杀忠良屠百姓,天下共愤,现处极刑,以示皇威!方芾更意欲对天子不利,太子奉命带兵讨伐,已清奸逆!”
      “现在,方芾和佘田人头在此,当街视众!”
      人们也是愣愣着望着,突然从人群中爆发出如洪般的喊声:
      “佘吃人死了!他死了!他死了!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佘吃人死了!大家,为亲人报仇。”
      所有人开始冲向军队,少年脚快,溜到角落。他震惊地看着所有人几乎在一瞬奔向军队。两排禁卫军横长矛将百姓挡住,但,又有更多的人冲向这里。上百号人在瞬间爆发的恕吼震天惊地,如山洪爆发,让青年双脚都站不稳。他看到一个瘦得只剩一层皮的老太拼命地抓扣着一个巫师,巫师无法还手,脸被抓出条条血痕。另一个妇人竟张嘴死死咬住他的肩膀撕下一块肉。
      “还我女儿!”
      “把丈夫还给我!”
      “我要替我孙子报复!”
      “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也有今天!我杀了你们!”
      “你们杀了我一家,我跟你们拼了!”
      “大家,把他们打死!”
      “打死他!打死他!打死他!打死他!打死他……”
      所有的声音最后汇集到了一起,人们跺着脚,高亢地声音竟如雷鸣般隆隆作响,成千上百的手伸向巫师。一个巫师被拽入了人群,只见数百人涌到那里,人们用手,用脚,用身体任何可以用的地方,踩踏,欧打,撕扯。巫师开始还惨叫着,最后连惨叫也被恕吼声淹没最后死了。一个老汉看到巫师断气后,忽然嚎滔大哭:
      “孙子啊,孙女啊,儿子啊,我为你们报仇了!我为你们报仇了!苍天有眼!“
      百姓再次冲向军队,他们疯了,他们红着眼,只想为他们的儿子,女儿,丈夫,妻子,孙子,孙女,母亲,父亲,一切在巫蛊中残死的亲人报仇。局面开始失控,一连几个巫师被托入人群中。每打死一个,人群便再次冲向军队,军队的防线开始摇摇欲坠。几个巫师吓得缩到牛车底下,缩缩发抖。
      骑于高马上的武将,一看,拿起金锣,使劲向地上砸去。
      “哐——“
      金锣之声响震四周,人们一瞬间静了起来。
      “住手!太子有命,这些巫师其罪当诛,压于入市口,处极刑!所有人若有阻挠,以抗命处制!太子还有命,所有被抓之人,当即释放,若有亲人在天涯司,就去那里领人。“
      百姓听完这些话,再次发现恕吼,但这次,他们不再阻挠军队的前行。他们开始向巫师投石块,破砖。
      “对,应该把他们碎尸万段,拨他们的皮,抽他们的筋!”
      “把他们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军队开始进行。
      少年看到刚才那名老妇痴痴地站在一边,有人冲老妇人高叫道:
      “你儿子被放了!太子把你儿子放了! 你快去天涯司,他们正在放人呢!你儿子在那里等你!”
      老妇人眼神怔怔地,嘴里重复着:“儿子在天涯司,他在等我!他在等我……他在等我……”忽眼睛一亮,问道:“太子真的放了我儿子?真的?”
      “嗯。”与他对话的人点点头道,“我也有亲人在天涯司,我扶您去!”
      “好好。快去。快带我去。”老妇人抓住那人,两人互相搀扶着消失在人群中。
      “少爷——”少年正想跟着去看热闹却被一个人拦住了。少年低头见到家仆站在自己面前。
      家仆擦着汗,紧张地盯四周,焦急地说:“少爷,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外面走,老爷知道定要披我的皮了。少爷,算奴求你,行行好!跟我回去吧。”
      少年却摆出一张有事无恐地脸道:“他有空管我么?不正和新妾寻欢吗?”
      “少爷!”家仆劝阻道,“少爷,总之,您还是回府吧。最近……市口乱,您还是……少爷……您别走。您去哪儿?”
      “行刑市口啊!”
      “哎呀我的少爷啊!我的祖宗!求您看在奴伺候您那么久的份上还是别去了,快点回府吧。”
      家仆见无法说动少年,上前把少年拦在墙角说:“总之,今天,少爷不回府,那……那奴就不让少爷移动半步。”
      少年朝天翻翻眼,随口道:“好吧,好吧。我不去就是了。”
      “那就对了。”
      少年却瞧准家仆一个空,钻出墙角道:“我去儒生院!”
      “啊——少爷——”家仆追上前再次拦住少年道:“少爷,算我求您。你要是想借书,还是等一阵子吧。”
      “不行。”
      家仆一副欲哭无泪,少年不耐烦地挥手道:“你要么跟着我,要么就回去。反正我不回去!”
      少年头也不回走向儒生院。
      一天后,少年垂头丧气地走在回府的正阳道上。后面跟着家仆。
      “少爷,你这几日老说去借书,可奴也没见你见什么书啊?”
      “闭嘴。”少年一脸不悦,他仍心存侥幸希望,说不定过几日就能见到“他”。
      这里,忽然金锣声响,少年一抬头只见一匹快马从道中直冲过来。少年赶紧躲到一旁。
      “快报——圣驾回宫!庶民回避!”
      “圣驾回宫!庶民回避!”
      所有百姓听此言,
      有的一怔,
      有的说:“陛下回宫了!”
      有些说:“太子迎回陛下了!”
      “圣驾回宫!庶民回避!”
      当第三声金锣声响,远处传来阵阵马蹄之声,百姓纷纷就地尔跪,面朝地面,双手俯地。
      少年仍站在一旁看热闹。
      “少爷,我们得回避。”家仆劝阻少爷。
      “我算庶民么?”
      “可……,你瞧这大街上百姓都跪地回避,少爷难道我们也……”
      说话间,两排军马开道,马队由二变四,齐刷刷排成一行,队队开过。马上金甲武士头带金盔,盔敫鲜红,身着烁烁金甲,背披腥红斗蓬,手拿长戈,腰佩宝剑,英姿挺拨。斗蓬扬风尔起,一片艳红之中显出一点白,此人一身素白,头无盔,身无甲,手无佩器,端坐黑马上。他身后一辆四驹金顶马车。马车壁黑色釉面上两条金龙张牙舞爪——天子车驾。少年一时看呆了。他不由得掂起脚伸长脖子想看清楚坐在黑马之上的人是谁。好帅的气势,就是太远了,瞧不出长相。那人是谁?
      “圣驾回宫——庶民回避!”
      少年浑然不觉,他一心想看清那个端坐黑马之人。距离不断拉近,就在这时,家仆一把拉下少年头,少年不留神跪在地上。家仆使劲按住少年的头,让他抬不了头,就听见齐刷刷马蹄之时响彻四周,尘土飞扬。等少年起身,马阵已过。他抹着一脸灰土,气急败坏的冲家奴叫:“干什么!”
      “少爷,御驾回宫,不回避杀不赦。少爷,你不想脑袋搬家吧?”家奴提醒。
      少年露出一脸扫兴,只听到百姓中议论声起:
      “皇上回宫了,太子护驾回宫了!太子为民请命,陛下一定知道了!”
      “皇上一定会替我们伸冤的!”
      家奴瞧天色对少年道:“少爷,您打算去哪儿?”
      少年扫兴道:“热闹都瞧完了,还有什么打算,回府。”
      “好。”家奴终于高兴地跟在少年身后。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