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 第八章、龙怒(一) ...

  •   方芾有些微醉地出‘小品酒阁’,站门口,左右环视。马夫已去驾车,大街上空无一人,大概已亥时宵禁吧,方芾并不顾忌宵禁,宵禁是对百姓尔言的,对权倾一时的辅相他来说只不过是一句话尔已。想来,自他二十七进官到六十为辅相的四十三年间,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付出多少,那种感受……方芾不免有点愁怅,他突想起老家沂州武林郡方家村,现恐怕那儿没一人知道曾有个方小五的人了。
      与朝中大多数官员不同,方芾的出身低卑无比,父母都是庄稼汉,若不是七岁一场旱灾,想必他现在可能也是个庄稼汉了,那年棵粒无收,母亲饿死,父亲带他逃荒逃到一江之隔的德州把他卖给了一个官员大户,主人见他聪明伶俐就派他做少爷的陪读。由于儿时逃荒的历经,让他饱尝世态炎凉,进入官员大户又让他了悟何叫荣华富贵,纸醉金迷。小小年纪的他明白权力的重要。他拼命向上爬,由陪读变成心腹,书令,随着主人家官权的升迁,他也一步步升迁,最后有了今天的地位。但也许是儿时饥苦的经历,让他有种深深的惧怕和不安。他的官权越大,他的惧怕感越深。正所谓:
      甚视物重,惧其失
      甚视物轻,因易得
      方芾害怕失去权力,害怕回到那什么也不是,连买烧饼都瞧人眼色的生活。所以,身为辅相的他时刻提醒自己,有生之年,他一定要保住自己的地位,权力。要让自己的子孙后代全都享受到荣华富贵。多年的为官经验,方芾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为此他曾对太子探眼观色,也花重金贿赂太子府奴仆门客,打听太子刘瑧平素喜好,与何人来往。结果令他失望:太子虽唯唯喏喏,可一旦蹬上帝位,只会重用秦家的人,只会重用俞文儒。绝不会是他!
      想及此,方芾用力扇袖子,真热,刚才喝酒时还不曾觉得。马夫已把马车驶到他面前。他颤颤巍巍走到马车前,马夫放下垫脚箱,他在持卫的搀扶下慢慢上的车。等坐稳,他拿出车中准备好的绵帕,擦擦额头的汗,都晚上怎么京城还如此热真见鬼。马车行得有些颠簸令方芾一阵反胃,他骂道:“行那么快作甚!慢点。”
      “是。”
      本不该去‘小品酒阁‘,不过,他实在在府中呆不下去了,虽已做万全的准备,今晚,宫外佘田、宫内赵兜,同时下手。所办之事不会出岔,不过,近日来他总感到焦躁不安,令他坐立不宁。他安慰自己,定是太子率武士冲进天涯府出乎他意料所至。没什么,他自我安慰道,太子只是强弓未驽,不会察觉他的计划,即使察觉现在俞文儒扣在大牢,太子又有何作为?话又说回来,赵兜的圣旨来的真及时,要不然,佘田这斯被太子一吓,难保不说点什么,那就不好办了。
      就在此时,马车突然猛地刹住了,方芾不留神身子一个前倾,摔在车板上。
      “妈的!”方芾捂着鼻子,心中暗骂道,“这个马夫,回去要剥他的皮。”不过,他还是稳住声音道:“怎么回事?”只听车外有人道:“相爷!相爷!”
      马夫骂:“什么人,连辅相的车也赶拦,吃豹子胆了么你!”
      “哎呀,老爷,是奴啊。大事不好了!”来人声音在夜晚显得特别响。
      “什么事?!”方芾一撩帘子,一看,跪在车前的不是自己的亲信么便道,“别慌慌张张的。出什么事回府再说。”
      “老爷,不能回府啊!您快逃。”
      方芾皱眉,瞧着亲信脸如土色,浑身是汗,连一只鞋也跑掉了。
      “究竟怎么回事?”
      “是……是……”亲信上气不接下气道,“是官兵,是宫中的禁卫军,把咱们府包围了!方管家让他们当场给砍了,小的是……好不容易逃出来的!”
      “你!你说什么?”方芾觉得脑袋‘轰’一声,一片空白。
      “就刚才,一群禁卫军冲进辅相府,把里外围了,听说是奉皇后懿旨。”
      怎么会?怎么可能,皇后?秦皇后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赵兜没成功?方芾突然急问:“太子那儿怎么样?”
      “小的不知道。小的是逃出来的。”亲信脸色泛青道,“老爷您快逃,禁卫军现在全城宵禁,正往这儿搜过来。”
      方芾酒醒了,马上冲亲信道,“快,你快上车。马夫,快掉头,出京城!”
      马夫立刻掉转马头直奔城门。
      这……这……计划天衣无缝怎么会?方芾有点六神无主,看样,佘田是凶多吉少!怎么办?!怎么办?!方芾感到眼前一黑,难道自己老命保不住了?佘田、赵兜 两个废物连一个妇人和一个娃子也治不了!自己真是看走眼了,叹,看来还是太轻敌了,秦皇后毕竟是秦家的人,毕竟是秦方正的姐姐!糟了,禁卫军正在搜方府,万一他们搜到什么罪证……想及此,方芾脖子根一凉倒吸口冷气。又一想,幸好,自己平素谨慎,在这件事是没有留只字片语,否则……
      “相爷,”马夫在车前询问,“相爷,现在我们去哪儿?”
      方芾才发觉车已停了便问:“这儿是什么地方?”
      “回,相爷,已经离京城一百多里路了。”
      方芾打开车门,果然已经瞧不见城门了。
      现在该怎么办?京城肯定是不能回了,若回去无疑是自寻死路。那么去‘天典阁’?!可是去‘天典阁’对皇上怎么说?方策来回的思索。转念一想,他突然暗暗笑起来,秦皇后啊,太子啊,你们真是为老夫解决一个难题啊!想完他恢复镇定对车夫吩咐道:“连夜赶往‘天典阁’。”
      “是。驾!”马夫一抽马鞭,马车一溜烟驶向天典阁。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