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 3 ...

  •   下午,二班的宁小胖飞似的收拾好书包,跑来一班找杜修然一起放学。
      宁小胖和杜修然的家住在一幢楼上,两家的家长也认识,便一起商量好了,让他俩一起放学,过路口也能有个伴。
      杜修然心不在焉的装着书,边听着宁小胖在旁边嘀嘀咕咕的说他自己班里的的事,讲的是吐沫横飞,舌头打结。
      
      什么王大胆拽了前面女生的辨子,被女生用书打到脸,或者是刘庆上课睡觉流口水,被老师罚站,还有郑雷进了女厕所,被人报告给校长之类的。
      这些事在杜修然眼里,自然提不起半点兴趣,想他一个几乎快奔三十的灵魂去跟一个才几岁的孩子交流,能说到一起才怪了。
      经历了那么多事,他也无法跟那些天真孩童一样,没有烦恼心地纯净。
      他默默的听着在宁小胖那略显笨拙的话语,时不时的点点头,应着他,倒也没露出什么不奈的表情。
      
      两人走出校门,路过早上那个拐角时,杜修然忍不住的往里瞥了一眼,垃圾依旧还是早上的样子,但里面空荡荡的并没有人。
      这时宁小胖也凑近脑袋,突然没有轻重的撞了杜修然一下,宁小胖和杜修然是同岁,但却比杜修然高半个头,体形能装下杜修然的两个半,所以一撞之下,差点把杜修然给拱到垃圾堆里。
      见到杜修然摔倒的囧样,宁小胖哈哈大笑,笑完了又觉得不好意思,忙去拉杜修然,笨拙的说了两句对不起。
      
      杜修然知道宁小胖的脾气,他虽然爱玩爱闹,但不是个喜欢欺负人的孩子,再说他也哪都没摔破皮,一点事都没有,没什么可生气的,便笑嘻嘻的爬起来。
      拍了拍身上沾的土后,随口问宁小胖:“你刚才撞我时想说什么?”
      宁小胖挠的大脑袋想了想说:“哦,我是想跟你说,我们学校出来个怪物!”
      杜修然手一停,“怪物?”
      
      一听到宁小胖说怪物两字,他脑子里已经立即想到了一个人,心里有些惊讶,他估摸着应该差不多,还那么小如果被现在的人抓住,也不知道会怎么样,是不是要像以前那帮日本人一样把他割肉抽血做研究?像他那种威胁到人类生命的怪物,就算是中国人大概没有什么人会喜欢他。
      宁小胖神秘兮兮的左右看了看,凑近杜修然说:“这可是我的独家秘密,是朋友告诉我的,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可别说出去哦。”
      杜修然点点头。
      
      宁小胖这才开口说:“早上,就在这个地方,小辉他们遇到了一个小怪物,眼睛是红色的,手指盖这么老长。”他用自己自己的小胖手大约比划了一下,“黑色的,还把小辉的大哥给划伤了,出了老多血,可吓人了。”
      杜修然一惊,忙问:“那后来怎么样了?”
      宁小胖说:“当然是告诉老师了,听说他念二年级,叫什么?叫……啊,想起来了,叫吴擎苍,中间那个字我不会写,小辉他们后来去告诉老师,结果老师不信,还把他们给批评了,说他们欺负低年级同学,还会编借口撒谎,要给他们家访呢。”
      
      杜修然松了口气,这种事不亲眼见到,光听别人说,他也会觉得这是扯蛋。
      宁小胖说:“那个念二年级的吴擎苍今天上午没来上学,听说他们班的同学都讨厌他,因为他没爸没妈,身上还有一股怪味,不爱洗澡,衣服都臭了,他们班同学说他还吃垃圾呢?”
      杜修然沉默的听着,半天又问:“那他住哪?”那么小的孩子,才小学二年级,应该才八岁吧?没有父母在身边,他要怎么生活?一直拣垃圾吗?
      
      宁小胖看了看杜修然,突然问道:“你怎么老问他的事啊?”
      杜修然说:“你不是说他是怪物吗?我正好对怪物很感兴趣。”
      宁小胖一听乐了,他说:“你跟我一样,我对怪物也感兴趣,所以我都打听好了,那个吴擎苍他们家以前有房子,不过他把一个学生的脸用刀给划了,后来就把房子卖了钱给人家换脸皮了,所以吴擎苍她妈才把他扔掉跑了,他现在好像是住在学校后边的地方,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要不咱们哪天跟踪他吧?”宁小胖摩拳擦掌的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见宁小胖得瑟的手脚发抖,他有些囧,然后指了指面前的门说:“小胖,我到家了,你也快上去吧,你妈还在家等你吃饭呢。”宁小胖最喜欢吃,吃食对他来说,是从来都无法抵抗的诱惑。
      宁小胖嘿嘿笑了两声,把书包往上撸了撸说:“那我这提议你可别忘了啊。”咽了口吐沫后迫不及待的说:“那我先上去了。”说完两条粗壮的小短腿便开始飞快的往楼上跑。
      杜修然失笑的摇了摇头,从脖子上拿出钥匙,捅进钥匙眼里打开门。
      
      ***
      
      又逢周末,小学放两天假,杜修然的母亲在附近的一个超市打短工,快中午,他写完了作业,想着没事可做,便准备进厨房自己弄点饭吃。
      他翘着脚从冰箱里拿出切好的肉片,又摘了些菜洗好后放进干净盆子里,然后拿来板凳站在上面,伸手打开电磁炉开关。
      以前他做饭都是烧的铁锅,现在用的是电磁炉,没有火也能炒出菜来,这以前他想都没想到过,虽然和以前他用的家伙什不一样,但这么多年老是看着母亲刘英摆弄,多少也懂得该怎么弄,使上手便驾轻就熟。
      
      幸好杜修然以前做饭的经验还在,炒起来倒也不是太难。
      不一会儿的工夫,两道香喷喷的炒蛋和小白菜炒肉便做好了,杜修然留了些自己吃,剩下的便倒装进家用的饭盒里,旁边又装了些米饭,弄妥后把盖子盖上,再用干净袋子装好。
      杜修然匆忙吃了两口后,便收拾了下提着饭盒出门了。
      他记得母亲刘英告诉过他超市地址,应该是延着这条道一直走,然后左转,再过个道穿过条街……
      路过一排破烂房子,他突然停下脚步,因为看到一个人……
      
      前面应该是个工地,在这一带废弃好几年了,是座建了一半的楼房,只有个空架子在那儿,听母亲刘英说过,本来是要盖个铸造厂,结果资金被会计给卷跑了,所以一直荒废在这儿没钱继续盖下去,平时只留个老头在这里看门。
      刚才杜修然看到了是早上垃圾堆遇见的那个孩子,一样的很不合身,灰乎乎看不出颜色的长袖T恤,下身一件黑色磨损很严重,露着膝盖的脏裤子,手里还拿着似乎是别人扔剩下的一次性饭盒,钻进了一排四面露风的破厂房里,那个地方好像是为了建楼而盖的临时居所,这么多年,墙都掉了皮,窗户糊的是塑料已经硬的发脆,风一刮过,碎的地方还哗啦哗啦的响。
      
      杜修然有些迟疑,他看了看四周,慢慢的往里走,边走边四处张望,刚过厂房,一个大爷叫住他,他喊说:“诶,那边那个,你是谁家的孩子,快到别地儿玩去,这不是小孩能来的地方,快走快走。”
      杜修然看着大爷退了一步,而后低头看到手里的饭盒,突然想到什么,他灵机一动说:“我是吴擎苍的同学,来给他送饭。”
      那大爷上下打量了他两眼,有点不信的问:“同学?我从来就没见着有同学找过他。”
      
      杜修然道:“爷爷,我真的是他同学,我们还是朋友。”他视线往厂房里看了看,转头说:“吴擎苍就住在这儿啊?你们老板让住吗?”
      那大爷的脸一笑满脸的摺,他说:“哎哟,看你这个小娃娃,懂的还不少,还知道老板,老板是很久没来了,那孩子我是死活都撵不走,赶完了回头又钻进去了,我这么大岁数了腿脚不利索拿他也没办法,好在里面是工地,不是沙子就是水泥,也没什么可偷的东西,厂房空着也是空着,他一个小孩要爱住就住着吧。”
      
      杜修然听罢说道:“大爷,您真是个好人。”
      被个十多岁的小孩子夸奖,大爷还挺高兴,人年纪大了就会格外稀罕孩子,见杜修然细皮嫩肉的,长得白净又懂事实在是招人喜欢。
      他便劝说:“孩子,还是找别人玩吧,别去找他了,那孩子很危险啊,连我这么大岁数的人都敢跟我瞪眼还踹人,听说在学校还会骂人打人咧,而且啊,那小子狠着呐,我赶他走那会儿,也不知道他手里拿的什么东西,把我手背都划出血了,你看。”说完大爷指了指他手背上的疤,挺长一口子,“看到没?害怕了?和他交朋友可得谨慎,可得想清楚了,你这小嫩手要是让他划一下子,那得多疼啊。”
      
      杜修然见大爷的样子,笑了笑说:“爷爷放心吧,我只是给他送饭,不靠近他。”
      那大爷见他打定主意,也不好再说什么,便道:“送完就走?”
      杜修然点头:“嗯,送完我就走。”
      大爷这才让他过去。
      等杜修然绕过了一堆建筑用的沙石堆,发现对门那扇破旧不堪,已经变形的木门被拉开个条缝,那个叫吴擎苍的男生,正露出一脸与现实年龄不符的阴沉,目光冷冷的隔着木板门看着他。
      跟以前在铁笼里喂饭时的表情非常的像……
      
      杜修然顿时停住脚,心不怎地突然怦怦的急跳,他忙移开目光,想了想,便弯腰把饭盒放在前面干净点的水泥地上,按捺住紧张的口气道:“这里有饭菜,可以吃的东西,给你的。”
      说完他退了一步,看了看地上的饭盒,又瞥了吴擎苍一眼,见他仍然面无表情,也没说话,也有上前拿饭盒,杜修然心底有些失望,说不上的原因,他想过,也许那个男人会和自己一样重生在这个时代,或许就是这个孩子也说不一定。
      但是,他并没有像那个男人一样会疯狂的去取食物,吴擎苍很冷静,他双眼一直盯着杜修然,里面透着冷陌和疏离。
      
      杜修然倒退了两步,只好瞥开眼,转身慢慢朝门口走。
      回去时跟大爷打了声招呼,大爷问:“饭送过去了。”
      杜修然点头说:“送了。”
      走出不远杜修然回头望了望,突然看到了厂房后面有一座石台,好像是搭架子用的,上面还有台阶。
      
      杜修然想到什么?他突然飞快的跑了过去,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爬上石台。
      在石台顶那个高度,能清楚的透过破碎的后窗塑料纸看到屋里的情况。
      杜修然看到那个男孩,正用着比普通孩子微微长点的手指拼命的抓着饭盒里的米饭,疯狂的塞进大张着的嘴里,仿佛饿了很久,那样子,那动作……
      
      杜修然顿时倒吸了口冷气,和那个怪物,简直是一模一样……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最后一更,飞吻~╯ 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