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Chapter 2 ...

  •   周未冷汗涔涔的从噩梦中醒过来,他坐在床上不断的喘息着,多年前的噩梦突然而至,似乎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此时敲门声响起来,周未吓了一跳,有个女人在门外催促:“修然,快点穿衣服,该起床上学了……”
      
      周未愣了下,抬头看了看屋内四周的摆设,恍然间大悟,是了,他早已不是多年前的周未,而是杜修然!
      这里不是民国时期,自己也不是日本人的俘虏,他现在有合法的身份,他是一名小学五年级的学生。
      
      与过去跨过了一个时代的距离,至今已重生五个年头有余。
      五年的时间,他熟悉了没有父亲只有母亲和哥哥这样一个家,也熟悉了城市里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繁华。
      并且每天三顿都能吃上母亲做的香甜的大米饭,还有让他更为感激的是,他能够去学校上学,学习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那些文化与知识……
      
      这些对他来说是不是太过于奢侈,所以他才会居安思危的再次梦见以前的事。
      周未晃了晃脑袋,只是个噩梦罢了。
      他掀开被子,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并将床整理妥当。
      开门走出去,按照母亲的要求,洗了脸刷完牙,便坐到了客厅餐桌上。
      
      桌前,年长他六岁正念重点高中的哥哥已经放下了碗筷,抬头看了周未一眼,伸手拿起沙发上的书包问他:“弟,今天怎么起这么晚?”往日的杜修然起的比他早,经常会帮母亲做早饭,在厨房里打下手。
      杜修然不想说出噩梦的事让他担心,便回说:“昨晚起夜,醒来就过点了。”
      
      他哥杜何单肩背起沉重的书包拍了拍杜修然的头道:“是不是期末考觉得有压力?要放松,你成绩一向在年级里拨尖,哥相信你,就算考不好也考不赖,肯定没事。”
      见杜修然点了点头,杜何笑了笑,转头冲厨房正忙碌的母亲告了声先走了,便匆匆的去了学校。
      杜修然的父亲在前些年因工伤去逝,所以家里的大小事情只有母亲刘英一个人在忙碌,还要在附近的机关上班,所以,杜修然重生后,便一直尽最大的努力帮她做家务。
      
      父亲死后有保险及亲属抚恤金,家里经济上的负担轻了许多,日子过得还可以,交完两人的学费及生活费用还有些剩余,刘英都积存起来,等到杜何上了大学得到奖学金,再加上他半工半读,基本上就不用再向家里伸手要钱。
      刘英想的长远,积蓄的那些钱不能动,攒下来还要留着给哥俩长大后结婚买楼房首付用。
      杜修然进了厨房把鲜亮的,被油煎的黄橙橙的鸡蛋拿上桌,又给刘英倒好了温牛奶,再给自己倒上。
      
      还有几个小咸菜一起拿到了桌子上,刘英把手往围裙上擦了擦,溺爱的摸了摸小儿子的头。
      自从几年前杜修然发生车祸,身体倒是没多大事儿,但性格变了很多,温润又懂事,经常还抢着帮她做家务,让她欣喜时又深感安慰了很多。
      她把两个嫩黄的煎蛋用筷子夹到杜修然的盘子里,催促道:“老儿子,快吃,别凉了,吃完就去上学啊,妈上班不赶趟了,现在就得走,你走的时候记得把门锁好。”
      
      杜修然见刘英急急忙忙的解开围裙伸手去拿包,急忙说:“妈,你吃两口再走吧,要不上班会饿的。”
      刘英听到杜修然的话一愣,这话老儿子说的根本不像个十一岁的孩子,反而像个大人似的,人说穷人家的孩子懂事早,这话还真不假。
      杜修然今年才十一岁,长得不大一丁点,和同年级的学生相比要差小半个脑袋,可是贴心的劲儿就连她家大儿子都比不过,老大虚大他六岁,都从没像小儿子这么懂事过,想起丈夫去世的那几年,若不是有这么好的儿子在身边陪伴,刘英还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怎么撑过那些伤心的年月。
      
      脑中瞬间千百回,想到这些她眼角有点湿润,又怕杜修然会看见,急忙瞥开眼道:“嗯,妈刚才在厨房里吃过了,不饿,锅里还两个熟鸡蛋,你走时记得放书包里留着放学饿了吃,乖儿子别忘了啊。”
      杜修然点了点头,随即低头往嘴里扒了口饭。
      刘英看了看表,时间到了,她又嘱咐了杜修然几句后,便急急火火的拿起包走了。
      
      杜修然看了看墙上的时间,离上课还有半小时,便低头慢腾腾的吃起了煎蛋,吃完又喝了一大杯牛奶,而后,他将空碗筷拿进厨房,顺手给刷干净摆放整齐,全部小心的放进消毒柜里。
      这才进房间把昨天收拾好的书包稳稳的背在身上,然后走进厨房从锅里拿出刘英说的那两个熟鸡蛋,用杜何吃完薯片的包装袋给装好,轻轻的放进了书包旁边的小隔兜里,便出了厨房走了出去。
      
      在门口他反复的检查着门锁,确认已经锁好,又来回拽了两下,这才放心的下楼。
      B市的中心小学离他家很近,所以他的时间还很充裕。
      这条路已经走了四年,地形他熟的已经不能再熟了,出了自己家的这幢楼,再穿过一条十字路口,拐个弯便是学校,五分钟的时间绰绰有余。
      
      拐弯的地方是一个比较暗的折角区,里面推了些附近居民顺手扔的黑色垃圾袋。
      杜修然路过时突然听到有人说话。
      “靠你妈,我早就看不惯你这臭小子,居然敢抢我的东西吃,不想活了?”一个操着本地口音,吊着公鸭嗓子的少年骂着。
      ……
      “老大,你看他眼睛有点红,是不是得了红眼病,咱们可别被他传染了。”另一个男生说。
      “看他脏不拉叽的样子,问什么都不说话,我妈说这种人最操蛋,不如我们往他身上扔垃圾袋,臭死他,让他去不了学校。”
      “好主意,就这么办!”
      
      于是拐角一阵塑料袋投掷的细碎声,这时远处有位老师正往这边过来,杜修然回身想要去拦老师的车子,学生间互相打斗的事,本身学校就名文规定是不允许的。
      他正要开口,那个公鸭嗓突然尖叫了一声,喊道:“你们快看,他指甲上黑黑的,挺老长的是什么东西?把我手都割出血了,妈的!”
      其它几个人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惊慌,“真的出血了……”
      
      有一个说:“老大,他眼睛比刚才更红了,我害怕……”
      闻言杜修然心底像是触动了一根什么弦,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张开的嘴巴也停在半空,那个老师骑着车子从他面前路过时,还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妈啊,他是个怪物,快跑……”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三个少年慌里慌张的便从拐角旮旯处跑了出来,有一个还紧紧的捂着手,另一个跑的书包带子都断了。
      
      几个人跑远了后,周围寂静下来,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杜修然几乎能清楚的能听到自己心跳动的声音,他很想离开,但脚却怎么样也挪不开步子。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杜修然突然打定主意,他僵着脖梗,慢慢的朝拐角处移动,比起外面的明亮,拐角处死角里光线有些阴暗。
      杜修然看到一个孩子,全身都是酸臭的垃圾,头上还往下滴着不知道在垃圾袋里放了几天的馊豆浆汁。
      
      身上是一件已经看不出原色的长袖T恤,黑乎乎的袖口已经磨裂,那个孩子的确红着眼睛,他正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指甲,表情有些呆滞。
      那微微长出大约五厘米的墨黑色的指盖,不正是让上一世的周未死都忘不了的“凶器”雏形吗?
      早上的噩梦是不是早已预示了一切?那个男人会不会和自己一样,也重生到了这个世界?这个有着同样指甲的男孩跟记忆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
      
      一瞬间杜修然的内心复杂的难以言诉,他或许以前同情过那个男人,也很想帮助他,他也为之努力过,想解救他于水火之中,但是在经历过那些事,在他真正知道了那怪物变异后的强大,他退缩了,他心底更多的是对那个男人,那个变异后的怪物手上那双墨黑指甲的恐惧。
      那个男孩突然坚起眉毛,目光警觉的看向墙边杜修然站立的方向,目光如同妖艳的红宝石的一样,在暗影里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目光冰冷又无情,似乎是一只野兽对进入他领地的敌人所表现出的防备。
      
      杜修然被他盯的全身一震,双腿不由自动的后退了两步,那双与怪物一样的暗红眼珠,把杜修然情感上的恐惧及惊谎无限放大,续而战胜了理智,那一刻,他脑子里闪现出前世那一片血腥的场面,心底突然变得即懦弱又胆怯,他做出了一个动作,就像是一个逃兵一样,回过身慌不择路的跑开,消失在怪物那片血红的视线里。
      
      一上午过去了,杜修然却仍然觉得针芒在背,早上那双如同野兽的眼神,成功的勾起了他内心最恐惧的回忆。
      

  •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章存稿,今天会一起发上来,明天开始俺就得裸|更了,╥﹏╥
    我看到大家留的评了,那啥谢谢大家的支持,
    说实话,我感动极了,用一句话总结就是:嗷~~~我爱你们,爱老虎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