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梅下听雪 ...

  •   那孩子感觉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便哇哇哭起来:“臭女人,你对我使了什么妖法?”梅听雪嘻嘻笑道:“小弟弟,你可真是给人宠坏了,比姐姐我还没礼貌!我这可不是妖法,乃是上乘的点穴功夫,你想不想学?”那孩子骂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做我的师傅!”
      
      梅听雪在他红润细腻的小脸蛋上捏了捏,叹道:“长得这么可爱,嘴巴和心肠也忒歹毒!”说话间,只见两个人冲了进来,一个是身着紫袍的老者,目光如炬;另一个是精壮汉子,约莫三十多岁。梅二也从容不迫地走进来。梅听雪心道:“这两人,必是什么秦孝仪和巴英了。”那汉子高声喊道:“李大侠,手下留情!”梅二冷笑道:“难道只准他杀人,却不准别人杀他么?”
      
      这时,秦孝仪威仪沉重的脸上,却泛起一丝恶毒的微笑,只听他叹道:“若李寻欢真的杀了他,只怕要遗憾终生了。”铁传甲见了他两人,将那孩子扔了过去,冷冷道:“若不是我家少爷心软,这孩子的小命早就没了。”巴英将那孩子抱住,道:“云少爷,你怎么了?”梅听雪道:“死不了,不过是给他点教训。”
      
      巴英以为是李寻欢下的手,突然“扑通”一声向李寻欢跪下。李寻欢有些意外,皱眉道:“你是这孩子的什么人?”巴英道:“小人巴英,李探花虽不认得小人,小人却认得李探花的。”李寻欢心道:“梅姑娘是为了救我才废了那孩子的武功,若是那些人知道,必定要来寻仇。”他沉声道:“你认得我最好,他父母若要报仇,只管叫他们来找我便是。他武功虽废,以后行动倒也无妨。”那孩子听了,大哭道:“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巴英听了李寻欢的话,以为真是他下的手,登时汗如雨下。那紫袍老人却冷冷道:“李探花,十年不见,可还好?”李寻欢抬头一看,微微一笑:“原来是‘铁胆震八方’秦大侠,难怪这孩子敢胡乱杀人了!有秦大侠撑腰,还有什么人杀不得!”秦孝仪冷笑道:“李探花,你可知这孩子的爹娘是谁?”李寻欢道:“无论是谁,只管向我报仇便是。”
      
      秦孝仪冷笑道:“他爹娘自然不会向李探花报仇,却不是因为怕了小李探花的飞刀,只因为这孩子的爹乃是李探花的故人,而且关系匪浅。”李寻欢心下一沉,道:“是谁?”秦孝仪脸上又浮现出一丝恶毒的笑意,道:“他爹就是李探花的八拜之交。”李寻欢脸色一变,喃喃道:“他到底是谁的儿子?”巴英叹道:“他是龙啸云龙四爷的儿子,龙小云。”
      
      李寻欢闻言,眼神瞬间黯淡下去,冷汗直流,龙小云虽非自己所伤,到底也是因自己而伤。秦孝仪正冷笑着,梅听雪却道:“秦老爷子,你这话确是大大的错了。”秦孝仪道:“你是什么人?”梅听雪冷笑道:“我自然是无名小辈,不过这孩子却不是为李寻欢所伤。”秦孝仪皱眉道:“不是李寻欢?”
      
      龙小云指着梅听雪厉声道:“秦老伯,就是这个臭女人废了我武功,快替我报仇。”李寻欢叹道:“此事到底是因我而起。秦大侠,你不必为难梅姑娘。”梅听雪却道:“李寻欢,这事儿和你没关系。若要报仇,只管来找我梅听雪就是,难道我梅家的人还会怕你不成!”秦孝仪冷笑道:“果真是你?”他正要动手,却听李寻欢道:“秦老爷子,我说过,不准任何人伤害梅姑娘。”秦孝仪和巴英并不知道李寻欢身中剧毒,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李寻欢又道:“你们都走吧!明日,我自会向龙四爷领罪!”秦孝仪和巴英冷哼一声,抱了龙小云离开。梅听雪见李寻欢面如死灰,便道:“李寻欢,你怪我废了那孩子的武功吗?”李寻欢叹道:“也许这就是命,本就和梅姑娘无关,我还要多谢梅姑娘的救命之恩。”
      
      梅听雪盯着他的眼睛,叹道:“可是现在你宁愿自己死在那孩子的手里,对不对?”李寻欢不说话,梅听雪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正是寒鸡散的解药。李寻欢却连看也不看,他的心几乎死了,他居然伤了林诗音的孩子。诗音若是知道,一定恨死他,而他,也恨死了自己。
      
      梅听雪握住他冰凉的手,微微一笑,道:“其实我手下留了情,那孩子的武功看似废了,其实还有办法补救。”李寻欢闻言眼睛又亮了起来,道:“此话当真?”梅听雪笑道:“梅家的人几时说过假话?”李寻欢又道:“到底是什么办法?”梅听雪将解药放在他手中,温柔地笑道:“你先吃了解药。若是你死了,我才不救那个小魔王呢!”李寻欢依言服下解药,还要询问。
      
      梅听雪拦住他,笑道:“你别着急,只要我活着,龙小云就有救。等你恢复了功力,我自然会去救他。”李寻欢心里一热,道:“多谢。”梅听雪起身出了房间,此时天已大亮,她一身雪衣,立在梅花下,眼眶已经湿润了。此时梅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就是你偷走解药的原因?”梅听雪没有说话,只是怔怔地瞧着梅花上的冰雪,淡淡道:“你昨天不是洗了吗,怎么还是脏的?”梅大道:“我今天再命人拿水来洗就是。”梅听雪笑了笑,梅大转身进了房间。
      
      扫雪和煮茶不知什么时候也出来了,扫雪道:“小姐,今天去茶楼吗?”梅听雪淡淡一笑:“不去,以后再也不去了。”煮茶见她满脸泪痕,但是知道她一向不许别人管她的事,也不问,只是叹了口气,便回屋去了。雪又开始下了,轻盈的雪花落在梅花上,落在她的睫毛上,也落在她的心上。他若是看见这雪、这梅花,心里想起的必定会是那个人。而那个人,必定也是如此。可是,正如他所说,这到底是谁的错?没有人能够回答。梅听雪在梅花下伫立许久,终于叹了口气,又走回屋子里。
      
      李寻欢服了解药,运功催发药性,两个时辰后,已然恢复了功力。李寻欢道:“梅姑娘若是方便,可否现在就随在下去救人?”梅听雪道:“你不是和他们说了明日去谢罪么?你的功力刚刚恢复,还是再歇息一晚。”她的声音虽然温柔,却很坚定,看来今天绝对不会出去。李寻欢明白她是为自己着想,却又觉得有些奇怪,她为何待自己这样好?对自己而言,她不过是个有趣的小女孩而已,而自己已过而立之年。眼前的小女孩是那么年轻、天真,仿佛是十年前的她。李寻欢的视线突然模糊了,扭头向窗外眺望,仿佛看见一个淡紫色的身影缓缓向自己走来,依旧是十年前的模样。

  •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收藏,O(∩_∩)O谢谢
    收藏了的宝贝们顺便留下脚印吧,╭(╯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