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龙小云出场 ...

  •   
      李寻欢轻轻捏着酒杯,抿一口,唇齿留香,果然是上等佳酿。梅大从房间里冲出来,叫道:“骑鹤,把家里的下人都叫过来,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偷我的解药!”骑鹤知道他若是大发雷霆,不知会做出什么疯狂举动,吓得浑身发抖,正要出去喊人,只听一声娇呼:“爹爹,不用喊人,解药是我拿了!”大厅里并没有人,声音却来自头顶,这丫头不知几时上了房梁。鹿皮小靴晃啊晃,白色的人影晃动,咯咯笑个不停。梅大喝道:“你还不下来?”梅听雪偏偏不听,笑嘻嘻道:“你不恼我偷了你的解药我才下来!”
      
      梅二急道:“我的小姑奶奶,解药有什么好玩?快拿出来!”梅听雪皱了皱清秀的眉,道:“谁说我是拿解药玩?我是要救人一命。”梅二道:“现在就有人等着解药救命呢!”梅听雪道:“我的朋友难道就不是人吗?”梅大突然举起扫雪的大扫帚,向房梁挥去,梅听雪足尖一点,轻轻地跳起来,撅嘴道:“爹爹你为了外人欺负我!我偏不给解药!”白影闪动,她的双足已经踩在了地上。
      
      梅大正要拿扫把打她,李寻欢上前拦住,微微笑道:“何必为了我这个不相干的人伤了父女和气?”梅听雪看了他一眼,笑道:“还是你比较懂事!我爹一点都不疼我!”李寻欢见她满脸稚气,调皮得紧,便道:“这世上,没有一个父亲不疼自己的孩子,你真是小孩子。”梅听雪歪头笑道:“你这人不错,放心,你不会死的。”梅二道:“本来他是不会死,可是你就要害死他了!”梅大也道:“快把解药拿出来,我说过要给他,难道你要老爹我食言不成!要是传了出去,我在江湖还有什么信誉可言?”梅听雪皱眉道:“咱们梅家在江湖上一向没什么信誉!”李寻欢见她这样心直口快,忍不住笑了笑。
      
      铁传甲气道:“姑娘,咱们也算有一面之缘。我家少爷好歹救了你一命,你怎的恩将仇报?”李寻欢道:“不得对梅姑娘无礼。”梅听雪更加欢喜,笑道:“你真好,我知道你叫李寻欢,小李飞刀,闻之色变。我不给你解药是为了你好,他们都是笨蛋,你一看就是聪明人,肯定会体会我的苦心吧?”李寻欢道:“姑娘的美意,在下感激不尽。”梅听雪白了梅大和梅二一眼,道:“李寻欢的寒鸡散之毒虽然只有几个时辰就会发作,不过若是服了爹爹炼制的‘天灵丹’,自然可以撑到明日。明日我自然会乖乖奉上解药。所以我说,李寻欢是不会死的。”梅大和梅二奇道:“为何非要等到明日解毒?”梅听雪笑道:“我自有道理。不过,爹爹若是再不给李寻欢服下‘天灵丹’,他可挨不到明日了。”
      
      梅大和梅二自命古怪,可是梅听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若是发作起来,连他们也无可奈何。梅大和梅二一心要救李寻欢,便让他服了一颗‘天灵丹’。李寻欢浑身无力,服下药丸后虽然舒服了不少,但是内力还是没有恢复。铁传甲虽然觉得梅听雪的举动实在令人费解,但是她和少爷无冤无仇,应该不会害他。想来不过是梅家的人性子古怪之极,兼之她年纪尚小,可能只是闲着无聊找点乐子罢了。堂堂小李飞刀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玩弄,他心里甚是为李寻欢不平,但是如今有求于人家,免不了要受些闲气。等少爷解了毒,还是尽早离开为妙。
      
      到了晚间,梅大进自己的房里睡了。梅二和李寻欢依旧饮酒作乐,梅听雪也不睡觉,只在旁边看他们。李寻欢道:“你要不要喝点酒?”梅听雪摇头道:“你们把它当宝,在我眼里却是一文不值。我不喜欢酒味儿。”李寻欢自嘲地笑道:“那姑娘可要离我远些,我身上尽是些酒臭味儿。”梅听雪嘻嘻笑道:“你跟别人不一样,你是李寻欢,李寻欢的酒味我不讨厌。”梅二叫道:“你这小娃娃不去睡觉,在这里啰嗦什么?”梅听雪道:“梅老二,你再敢说一句,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踢出去?”那表情活像一个恶霸。李寻欢又笑了,觉得这个女孩儿有趣得很。
      
      梅二果然闭嘴,歪歪唧唧地对李寻欢道:“李探花,我们不醉不休!”李寻欢笑道:“好!不醉不休!”他声音虽弱,却也掩盖不了他胸中的豪气,一种真君子才有的风度。梅听雪就这么一直瞧着,最后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李寻欢道:“要不要把梅姑娘送进房间里去?”梅二笑道:“这小妮子脾气坏得很,我可不敢招惹她。”李寻欢怕她着凉,轻轻叫道:“梅姑娘,梅姑娘。”梅听雪嘴唇嘟囔了几下,眉头一皱,李寻欢的脸上突然挨了清脆的一掌。原来梅听雪睡觉时脾气极大,谁若是敢绕她清梦,必定要吃她几个巴掌。她在梦中打了别人,自己却不记得,醒来时还关切地问人家:“哟,你这脸怎么了?”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人敢在她睡觉的时候叫她了。她出掌极快,若是李寻欢没有中毒,必然不会挨这一下,不过很不幸,他没能躲过。李寻欢苦笑了一下,他这张脸,还从没被女人打过。准确地说,他李寻欢被一个小女孩儿打了。
      
      梅二哈哈笑道:“李兄,我可是早就提醒过你了。”李寻欢笑道:“梅姑娘虽是个小女孩儿,再过几年,江湖中又会有一位绝代佳人。常言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区区一巴掌算得了什么?”梅二听了大笑:“都说小李探花爱酒爱女人,看来此话不假!”说着又敬了他一杯酒,李寻欢欣然饮下。铁传甲在一旁守着李寻欢,也喝了许多酒。到凌晨时分,三人都有些微醉,竟然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时天已破晓,几个人迷迷糊糊地醒来。梅二拍着后脑勺道:“酒味喝完,倒先睡着了真是该死!”李寻欢也道:“确实该死,咱们接着喝!”梅二道:“真是,趁天未大亮,赶紧喝了这坛。不然老大又反悔了怎么办?”李寻欢失笑道:“梅大先生行事的确叫人意想不到。”梅二指了指还在熟睡的梅听雪,笑道:“这丫头有时更让人意想不到。”李寻欢微微笑道:“有其父必有其女。”说完两人对饮一杯,哈哈大笑。梅听雪突然睁开眼睛,怒视着梅二和李寻欢,道:“你们说我坏话?”李寻欢道:“不敢。”梅听雪轻哼了一声,突然见李寻欢的右脸有点肿,奇道:“你的脸怎么了?”梅二哈哈笑道:“不听神医言,吃亏在眼前。”李寻欢笑而不语。
      
      梅听雪还要问时,李寻欢握着酒杯咳嗽起来。梅二道:“你这咳嗽的毛病多久了?”李寻欢道:“大概有十年了吧!”梅听雪心中一痛,若不是因为那个人,你又怎会如此?可是,十年前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如今为何又要回来?梅二皱眉道:“既然如此,还是戒酒的好。”李寻欢正要说话,梅听雪抢着道:“若要李寻欢不喝酒,只有两种可能。”梅二道:“哪两种?”梅听雪道:“要么他咳死了,要么…”话到一半便不说了,却看着李寻欢笑了笑。李寻欢突然道:“怕是有远客道来。”梅二道:“这时候来的绝不会是老大的客人,多半是来找我的。”梅听雪调皮地笑道:“你又骗了谁的钱啦?”梅二笑道:“今天还没来得及。”
      
      这时,屋外沙沙地脚步声传来,来人并不是一个,步履轻健,看来不是寻常百姓。只听一人高声道:“这里可是梅花草堂吗?”紧接着,梅大的声音响起:“三更半夜闯进来,是强盗还是小偷?”来人说道:“在下专程来访,还有一份薄礼献上。”梅大道:“三更半夜送礼,肯定没安什么好心,各位请回吧!”那人笑道:“既如此,在下只好把这幅王摩诘的画带回去了。”话刚说完,门已经开了。
      
      梅二皱眉道:“这些人摸清了老大的脾气,看来是有备而来。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说罢由里间出去,开了一条门缝观看,又往里喊道:“臭丫头,你不是最爱瞧热闹么?”梅听雪嘻嘻笑道:“这个热闹我偏不爱瞧。”说罢,站起来在李寻欢的身边坐下。李寻欢不解道:“姑娘不嫌挤吗?梅听雪笑道:“能和小李飞刀这样近距离接触,不知道是多少女人的梦想呢!”李寻欢失笑道:“梅姑娘抬举在下了。”梅听雪笑道:“你不用怕,我不会吃了你。我挨着你坐一会儿就行。”李寻欢见她一脸真挚的表情,只得由着她。
      
      李寻欢和梅听雪虽没有出去,也隐约听到梅二和那些人闹得不太愉快。突然,一个红色的小身影箭一样窜了进来,是个十来岁的男孩子,长得粉雕玉琢,十分可爱。他却狠狠地瞪着李寻欢,喝道:“你就是那个病人?”李寻欢笑道:“小兄弟,你难道想我快些死吗?”那孩子厉声道:“你去死!”说话间三只小箭飞一般地射向李寻欢,梅听雪纤手搂着李寻欢的腰,向后一仰,轻巧地躲开了。李寻欢体内的寒鸡散未解,虽吃了压制毒性的“天灵丹”,功力却远远没有恢复,多亏了梅听雪在旁边,才躲过了这一击。梅听雪咯咯笑道:“我救了你一命,你怎么谢我?”李寻欢还未答话,“嗖嗖”三只短剑又刺了过来,梅听雪反手抱住李寻欢的腰,在长凳上滚了一圈,然后一脚踢落了他手中的短剑。
      
      铁传甲知道李寻欢功力没有恢复,上前与那小孩纠缠起来。梅听雪在一旁笑道:“这小孩阴招多着呢,你别大意。”铁传甲到底是一把好手,又练了一身的铜墙铁骨,那小童哪里是他的对手,况且他不似李寻欢那般心慈手软,几下便将他小孩止住。他道:“这孩子心狠手辣,出手狠毒,若是留着他,必是武林一大隐患。依我看,不如了解算了。”李寻欢道:“那倒不必,他毕竟只是个孩子。若是没有武功,便也做不了恶。”铁传甲闻言,正要废那孩子的武功,梅听雪道:“铁大哥慢着。”铁传甲奇道:“为什么?”梅听雪笑道:“我来。”说罢在那孩子的几处大穴上一点,那孩子只觉得浑身无力,好似虚脱一般。

  • 作者有话要说:  看原著的时候,俺觉得梅家的人特别有意思,不过电视剧里只有梅二,而且感觉没有小说里的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