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指鸡骂媳(更完) ...

  •   喜妹不想每日就靠帮人做点零活赚几个鸡蛋,总想着找个法子赚钱。现在她觉得卖豆腐不错,如果跟孙家合计下做点新产品,要是大家喜欢固定了销路,每日就算不必像孙秀财那样跑来跑去也稳赚不赔。可谢婆子不许,她露了一次意思,就被谢婆子两句话掐死,“喜妹啊娘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你就安安稳稳地呆着,等秋粮下来咱家条件就能改善改善,亏不了你们。眼瞅着就要收麦子,你就在家多帮衬帮衬吧。”
      
      喜妹便只好照旧忙活,空里去看看孟婆子,给她送点草帮着做点零活。谢婆子虽然不乐意,但是谢重阳劝她别太在意,喜妹就是这个性子,也别总拘着她才是。谢婆子也只好由着她去。
      
      转眼地里麦浪翻飞,热气上浮,夏天已经正式来临。端午是大节令,可各家忙着麦收,也没空闲怎么过节。不过是把顺手割回来的艾蒿挂上门,又沽了一小坛雄黄酒酒,再整几个简单的菜,吃过就是了。宋寡妇孙家还有几家媳妇给谢家送了礼物,有粽子、豆腐、雄黄酒等,宋寡妇还送了喜妹两根红头绳。这是以往不曾有的,老谢头说人家是冲着三媳妇来的,悄悄让谢婆子对喜妹好点,别总是挑刺。
      
      村里以前找了喜妹帮忙不给鸡蛋嫌她财迷的几个人想找她帮忙收麦子,说多给几个鸡蛋,谢婆子不许,说自己家活忙不过来,这时候没空去帮忙。
      
      为了抢收抢种,场里地里都离不开人,喜妹力气大,跟男人一样下地。小四学堂也休了夏忙回家干活。大嫂用背篼背着儿子领着二嫂在场里晒麦子。老谢头让喜妹和小四在场里铡麦子,准备到时候套驴打场。老谢头几个下地男人每天只能睡两个时辰,整天整宿地蹲在地里割麦子。为了补充体力,谢婆子也割肉买豆腐给家里改善伙食,女人基本只有喝肉汤的份儿。谢婆子为了给大家改善伙食把喜妹攒给谢重阳的鸡蛋拿了去,却不承诺给补回来。
      
      喜妹不乐意,二嫂便讥讽她小气,“你拿出来,大家吃难道三小叔还吃不到不成?这收麦子的时节,天天下地多累呀。”
      
      喜妹冷冷地还击,“等你也跟我一起下地再说,整日价端着个手溜达来溜达去,就知道嚼舌头,你也不嫌臊得哄。”
      
      她这么一说,二嫂立刻又要发作。谢婆子大喝一声,“都消停的吧,等秋粮下来卖了换钱,家里也没那么紧巴。到时候多少鸡蛋都有。”
      
      大嫂因为喜妹隔三差五去宋寡妇那里,这几日跟她不冷不热的,见婆婆斥责两个弟媳,只冷眼看热闹。喜妹气呼呼地回了房间,晌饭也不肯吃。谢重阳将饭菜用传盘端进房内,“喜妹,吃饭了。”
      
      喜妹哼了一声,没理睬他,“你放心,我不会跟你二嫂似的,一耍性子不吃饭然后窝在屋里什么都不做。我就算不吃,也照样干活成了吧。”
      
      谢重阳笑了笑,“我又没说你偷懒,我是怕你不吃饭肚子饿。不就几个鸡蛋,反正也没扔了。”
      
      喜妹气道:“我扔了也不给。”
      
      谢重阳叹了口气没说话,静静地看着她。喜妹扭头不肯看他,他总是这样,遇到事情就这样,用这么一副软得像棉花糖的眼神瞧她,让她内疚,让她发不起火。
      
      她偏不理睬他。
      
      谢重阳道:“喜妹,如果连这么点委屈都受不了,你如何自己过日子?”
      
      喜妹冷哼道:“不劳你费心,我自己过日子好得很。我干嘛要受委屈。我没偷没抢没偷懒的,我凭啥要受委屈。”
      
      谢重阳不再说话。喜妹赌气不理他。
      
      谢重阳咳嗽了一阵,她偷眼看他,见他脸颊憋得通红,忙起来给他倒水喝。谢重阳按住她的手,轻声道:“喜妹,若我好好的,你就算脾气再大,我自然不管你。不会让你受委屈。可我没那能力保护你。你虽然有力气,又聪明,可一样脾气就可能毁了你那些长处。你不想受委屈,可见天儿的,天上地下,谁都在给你委屈受。你若是受不下来,还要怎的,撕破脸把这一切都打碎,你又办不到。既然不能让人家都委屈自己来附和你,你就得委屈自己来适应这些。若是一家人都无法忍受,这以后一大村子人,你怎么办?”
      
      喜妹道:“若是我自己,忍了也就忍了,可你身体不好,难道他们就不能体谅一下?”谢重阳笑了笑,抬手替她理鬓间的碎发,她扭头想躲开,他却托住了她的下颌,扳住了她的脸,让她瞧着他的眼睛。
      
      他道:“喜妹,他们怎么会不体谅呢?否则我也不能活这么久不是。可事情有轻重缓急,有大局小节,也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让大家都委屈不是。”
      
      喜妹声音低了,却兀自不服气,“我又没让他们不吃不喝,只管你治病。可我赚来的为什么不能留着。”
      
      谢重阳摸了摸她的脸颊,哄道:“我说的是这个事情,不是几个鸡蛋。”
      
      喜妹应了,答应不再生气。可心里还是不舒服,加上干活累,几日里都不怎么说话,只闷着头干活,吃饭的时候也不再管谢重阳。他原本就吃得慢,盘子里那点菜不够那几个男人几筷子的。她啃着窝窝头就着咸菜,越发怀念从前的红烧肉,水煮鱼,觉得这里没意思,更加发狠一定要赚钱。
      
      过了几日早饭的时候,家里商量给小亩过周岁。虽然如今状况不是很好,可因为是长孙,自然要过的。别人不请,孩子姥娘家是要请一请的。
      
      谢婆子盘算了一下,“园子里有菜,家里还有只鸡已经不下蛋就杀了吧。再买五斤大豆腐,割一条肋条带骨头的肉,买几把鸡蛋。”
      
      二嫂拿筷子挑着一根粉条,“我爹过几日要过寿,我得回家看看。买点什么呀?”
      
      谢婆子哦了一声,“忙糊涂了,我差点忘了。跟你大嫂一样,买一条肉,两封点心吧。”
      
      二嫂没应声。
      
      饭后大家忙活准备去干活,二嫂在屋里跟老二道:“你娘现在真是越来越抠。我能跟大嫂一样吗?她家什么样,我家什么样?我两个姐姐回娘家带着十斤肉,五包点心,一篮子鸡蛋,两只鸡,一件新袍子。啊,我就一条肉,两封点心。也不嫌丢人呀。”
      
      老二用力地拽她,捂她的嘴,“姑奶奶,你小点声儿,小点儿声,别让爹娘听见。”平日里媳妇儿干点啥娘是不会管的,可这事儿要是被她听见,指定会生气。
      
      “当初你嫁过来,不也知道我家的条件吗?”
      
      “那你家以前也不这么穷啊,现在真是叮当响呀。我看三十年回不过神来。这还是人家济州老唐家把种地种菜的秘法儿教给官府,你们就算地少,也跟着吃饱饭。这要是没那个,你们指不定都睡大街去了呢。看看人家,多少人跟着老唐家发了的,就你们,还穷得叮当响。我爹那个油坊……”
      
      “咣当。”外面什么东西被踹翻了,传来谢婆子的声音,“这个小鸡仔子,老娘买了二十只鸡,怎么就你各路玩意儿,嫌我家粮食不好你不吃,你不吃你饿死呀。”
      
      老二吓得忙抱着媳妇儿,“姑奶奶,姑奶奶,晚上我给你洗脚,洗脚行吗?你就别说了。”
      
      二嫂委屈地抹眼泪,扭着肩头不理睬。
      
      谢婆子听东厢消停了,哼了一声,进了东间屋,对老头子道:“算来算去我可真是亏。人家都有闺女,回家给爹娘的过寿,就我命苦,也没个闺女。”
      
      老谢头看她一眼,“你拉倒吧。叫我说你们娘们就是这样针鼻儿大的心眼儿。媳妇跟婆婆天生不对付,以前你还说跟着我娘命苦呢,如今你也多年媳妇熬成婆,我娘去了,你还嚷嚷命苦。你就没知足时候。没闺女是你肚子不会生。”
      
      当门刷碗的喜妹噗嗤笑起来,“爹,生闺女还是儿子又不是娘一个人的事儿。”
      
      老谢头也笑了。
      
      谢婆子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扭着腰出去了。
      
      喜妹做了个鬼脸,扭头却见谢重阳正目不转睛地看她,她心下不知道怎么突得一颤,忙低头干活。
      转眼五月十五,忙里偷闲,大中午给小亩做周岁。家里也没那么多东西让他抓周,只象征地摆弄了几下。孩子姥娘妗子送了他小衣裳和带铃铛的银脚镯子。
      
      饭后小亩姥娘和大嫂抱着孩子在西厢说话。大嫂奶了孩子哄着他睡,看了看那副银脚镯子,“娘,你拿回去吧。这里也不兴带这个。”
      
      小亩姥娘道:“说什么话呢,这是他舅的,给小亩戴合适。”
      
      大嫂叹了口气,“我嫁过来可一点也没帮衬你们什么。”
      
      小亩姥娘道,“我们指望你什么?还得天天操心你们在这里饿着冻着。看你婆家这样,这两年挺苦呀。虽然做了一只鸡,可剁得那么碎,可真不想给人吃。我连块鸡腿都没看着。”说完捂着嘴笑。
      
      大嫂脸上一阵阵地发烫。
      
      两人看喜妹走过来,立刻住了声,笑着招呼她。
      
      喜妹笑道:“大娘,您那屋喝茶去。大嫂也去,孩子我看着吧。”
      
      小亩姥娘拉着喜妹的手,“这真是大家的福气,喜妹这般可人爱。”说着从腰里暗暗数出几枚钱来,塞给喜妹,“你好了这是第一次见,别嫌大娘给的少。”
      
      喜妹忙推辞,大嫂让她赶紧收着,她只好揣起来。
      
      “以后和你大嫂多贴贴心,妯娌帮衬着点。”
      
      喜妹脆声道:“大娘,您放心,俺嫂子可好了。不跟她贴心,跟谁去。”
      
      小亩姥娘乐得笑起来,“真是个好丫头。”
      
      三人出了门,见二嫂站在东厢门口,斜着眼儿睨着她们。喜妹先去屋里帮忙。小亩姥娘笑着跟她说话。二嫂却一扭头出门去了。大嫂顿时气得发抖,脸色煞白。小亩姥娘拍了拍大嫂的背,“闺女,没啥,啊。她这样一点不可怕,她要是笑呵呵地跟我们招呼,然后背地里给你使坏我才担心呢。她这样针锋相对的,一点都不可怕。”
      
      大嫂点了点头,“娘,我知道了。”
      
      亲戚们也不多呆,喝了碗茶便纷纷告辞。大嫂娘家放下诸多东西,谢婆子百般推辞,“大嫂子,你别这样,真别价。这两年我们紧张,对亲戚都苛刻了,你要是还给我们这么多,我们不安生。你们拿回去,给他舅家孩子留着。”
      
      小亩姥娘哈哈大笑,“大妹子,你快别说的让人笑话,小亩娘是我亲闺女,难道我待她就比兄弟差。那可不成。你也别跟我客套,有什么好丢人的。谁家没有个手头紧的时候。再说我倒觉得你紧巴这一会是赚了。看看你那三媳妇,多好的人品,这是大家的福气不是。”
      
      谢婆子连连道谢,算是把冯婆子带来的鱼肉豆腐菜的都留下,另外还有给小亩的好几身衣裳,一疋自己家织的粗布。
      
      夜里大家各自回屋睡觉。
      
      谢重阳找了一圈见喜妹跟小四在屋里嘀嘀咕咕,便从外面敲了敲东里间的窗户,“喜妹,睡了。”
      
      喜妹应了一声,回去房内。
      
      谢重阳把门关了,然后从面缸盖垫上的灰瓦盆后端出一只碗,里面大半碗鸡汤,还有一只鸡腿。喜妹虽然极力克制还是猛地咽了口唾沫。从前她天天嚷嚷着减肥,什么都不爱吃,可来到这里,每日窝窝头玉米饼子大地瓜,咸菜疙瘩,连炒鸡蛋都没得吃,她都要熬不住了。
      
      她还是忍住了,笑道,“干嘛,我吃过了。我才不馋呢。”
      
      谢重阳笑起来,垂眼看着她,一副揶揄的样子,杀鸡的时候她那般盯着看,到后来炒鸡肉的时候,她眼珠子比平日亮上好几倍,咽唾沫的次数都数不清。
      
      “听话,去吃了吧。吃完了睡觉。”
      
      “这么晚了,吃东西不好。”
      
      他笑道:“偶尔为之,无妨。”
      
      喜妹舔了舔嘴唇,受不住诱惑,把碗端起来,小小的喝了一口,胃里顿时像有个馋虫,忍不住有大大地喝了一口,然后捏着鸡腿,咬了一口肉,虽然是老母鸡,可纯天然依然肉质鲜美。她慢慢地嚼着,舍不得咽下去。
      
      谢重阳上炕铺被单,看了她一眼,“赶紧吃完,把碗放回去。”
      
      喜妹将大半只鸡腿放回碗里走到炕前递给他,“你把剩下吃完好不好?”
      
      谢重阳摇摇头,“我吃过了。”
      
      喜妹坚持,“这么点,你把鸡汤喝完。”然后开始央求他。
      
      她水汪汪的大眼满是渴求的时候,他一点都没法拒绝,只得把鸡汤喝完,毫无意外地被她求着把鸡腿啃完。喜妹又去打水给他洗脸,漱口,拿手指头刷了牙,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才上炕。
      
      谢重阳把油灯挑亮一点,“过来,我给你梳梳头发。”
      
      喜妹歪头看他,“好。”这头发既要扎辫子,又要绾发,她不会弄,每次都是胡乱梳起来,或者请大嫂帮忙,然后等洗头再拆。
      
      谢重阳拿了一把陈旧的小木梳轻轻地帮她梳头,将结的疙瘩耐心梳开,都梳顺了又继续,一直梳了很久,让她舒服地忍不住要打瞌睡才将她头顶的头发扎起来。然后又将下面的暂时用头绳勒住,明儿早上盘起来。
      
      她头上的木簪很旧了,不过现在也只能凑活,他叹了口气,将落发一点点捡起来缠了缠放在一只布袋里,以后可以卖掉。
      
      喜妹照了照镜子,他俊秀的脸几乎是贴在她鬓发上,他确实比她好看。想起孟婆子叫他大姑娘男人,不禁笑起来。视线在头顶的红头绳上转了转,“这是宋嫂子给的。”
      
      谢重阳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是你帮她干活赚的,戴着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lisa蹭乃,蹭所有的亲,怎么能不给大桃花撒花呢,看在俺日更的份上。嘿嘿。
    主要是刚开坑撒花的人太少了么,对手指,亲们撒花不给力,俺会觉得被抛弃的。小心肝有点玻璃了,呜呜呜~~~~~~~~~~
    (俺急着出门,虽然没骂完但是不能坏了日更的规矩,哈哈。我先去办事儿,回来偷偷码字,争取晚饭前更上。亲们,大力蹭,飞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