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她的拒绝 ...

  •   苗婆子笑了笑,“当初有你们照应,我也不担心孩子,可如今既然你们嫌她不会生孩子,不会伺候姑爷,那我还是把她领家去。怎么说也让她跟着娘家享享福不是?”
      
      谢重阳明澈的瞳仁中浮起一丝恼意,面色却依然淡淡的平和,声音也是不紧不慢,“苗大婶不必着急,当日喜妹就差一张卖身契的。我们顾念苗家的面子,也不对人说喜妹是我们买来的。可喜妹没半点嫁妆,成亲之日连个娘家人儿也没,明眼人也都知道怎么回事。若说如今喜妹在我们家受了委屈,那重阳确实不知回到那个卖她换钱的家里还能有何福气可享。”
      
      苗婆子一听眉毛高挑,声音也尖了起来,“姑爷,你这说啥话,做丈母娘的怎么这么不爱听呢。我是喜妹的娘,怀胎十月辛苦生下来,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你这么两句话就把我当娘的辛苦都抹杀了?那可不成!”末了她蹭得站起来,双手叉腰,一脸的气愤,双眼几欲喷火地盯着谢重阳,心里一个劲地咒他倒是命大,现如今还没死。
      
      谢重阳因着喜妹对苗婆子和颜悦色,可又因着喜妹那声娘是无论如何都违心,笑了笑,“你们也不忙着急,喜妹的合离文契上我并未书名,这亲还是在着的。还请大婶子千万别去惹她,如今喜妹脾气不好,若是惹恼了她,自然要打个落花流水。她在我们家时时说的一句话便是她从那石头缝里蹦出来,是没爹娘的。”
      
      虽然他感激苗家生了她,却又恨极他们那般养她,如今见她被婆家休掉,又能赚钱干活便来接她回去,他谢重阳若能答应,倒真个不如直接去死的好。
      
      苗婆子碰了一鼻子灰,气哼哼地转身就走,也不费口舌再客套。谢婆子拎着她的东西追到大门口,一个猛子撇过去,“他大婶,走好啊,不见。”
      
      苗婆子气得上了驴,一个打滑差点摔下来,又怪儿子没搀扶好她,两人骂骂咧咧地北去了。
      
      谢婆子记着儿子说那句话,立刻回头去问。谢重阳当做没事一般,哦了一声,“我骗他们呢。”把个谢婆子气得恨不得掐死这个儿子。如今苗婆子一来找,她越发觉得喜妹好,便数落儿子溜溜一天,让他不要等喜妹真个有了别人再着急上火的。
      
      谢重阳只安静地被母亲训,一句话也不接。
      
      却说喜妹一离开谢家住进孙家,孟婆子便上门安慰,非要喜妹去她家作伴。
      
      “闺女,你看大娘一个人,你来还能跟我做做伴儿。”孟婆子笑得眼睛都眯缝起来。
      
      喜妹心里虽然难过着,可还是笑嘻嘻的,“大娘,你家大哥不是在家嘛。再说我去了就盯着你家织布机挪不开眼睛,你也不教我。我那不是自找烦恼嘛。不去。”
      
      孟婆子嘿嘿一笑,“也不是没得商量,你来跟老婆子作伴,说不得哪天我老婆子一根筋儿没对好,就教你呢。”
      
      喜妹却不肯。她跟孟家非亲非故,住在孙家是干娘家,孟家可有个未成亲的男子呢。
      
      孟婆子见劝不动又想走孙婆子的门路。孙婆子原本听孟婆子那般说就不高兴,隐约也能揣摩着孟婆子的心思,要是让喜妹去孟婆子家,她该多对不住谢婆子。谢婆子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帮忙看着喜妹的。
      
      孟婆子见一时间没办法,只得作罢。
      
      喜妹呆在孙家,日子过得很舒服,孙家条件不错,又拿她当亲人,好吃的好喝的都尽着她。孙婆子还想托人给她做一身过年的衣裳,喜妹不肯要。她心里惦念着谢重阳给她做的那件大袄,要是看不见大袄她这气就平不了,一个劲地攒着。
      
      十五日一大早,喜妹吃了孙婆子给做的长寿面便和孙秀才赶着驴车卖豆腐,特意来来回回经过谢家好几次,却没见谢重阳出来看他,又担心他是不是病了,想让孙秀才去瞅瞅。孙秀财虽然理解谢重阳,却又埋怨他欺负喜妹,死活不肯去。
      
      看着谢家那斑驳的院墙,想着谢重阳前几天说今儿她生辰让她休息一天的事情,她这心里就憋火,恨不得去把谢重阳拖出来揍他一顿,这就是他给她过的生日。
      
      一整天她都没精神,幸亏孙秀财如今被她调/教得像点模样,自己也能卖豆腐,一头午便把豆腐卖光了。因为喜妹生日,他说不去别村卖了,回家歇着。
      
      喜妹瞪他,“你少借油头偷懒,我生日关你一毛钱?”
      
      孙秀财疑惑地看着她,“一毛钱是多少钱?”
      
      喜妹哼了一声,“谢重阳就值一毛钱。”
      
      孙秀财看她气哼哼的,乐了。她把眼一斜,“你一毛钱也不值。”
      
      两人路过宋寡妇货栈的时候碰到孟大勇。他站在外面跺着脚,似是有一会儿了,倒像是专门等人的。见着喜妹他们,他立刻迎上去,笑着施了礼,“重阳媳妇,跟你说点事儿。”
      
      喜妹眼皮一抹,“我早不是他媳妇了,你叫我喜妹吧。”
      
      孟永良歉意地笑了笑,“对不住。”喜妹问他什么事儿,又看他嘴唇都发紫想是呆了好长时间,不知道怎么的,她脑海里来来回回的都是谢重阳接她的样子。下意识地她柔声道:“这么冷的天儿,你怎么在外面冻着。”
      
      孟永良心慌了慌,没敢接茬。孙秀财嚷嚷道:“有事儿快说吧。”
      
      孟永良便说猪肉铺子如今生意好,将近年关,家家户户都要买肉。张家的七个儿子,躺了一个,那六个还要往别村卖肉,还得去收猪杀猪,人手不够。张家兄弟便找他帮忙,工钱给的不错,还管饭给肉,他寻思着喜妹有力气,这个时节做豆腐有孙秀财几个能照应,就想找她一起去猪肉铺子帮忙赚点钱,问问她愿不愿意。当然还有孟婆子一个劲儿地撺掇。
      
      喜妹略一思索,便道:“好的呢,我去。”
      
      如今豆腐坊的生意算是保持稳定,她和孙秀财的作用就是送豆腐,搞运输。所以她觉得他一人就能搞定,豆腐坊不是非她不可,她不必再跟着。冬天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去肉铺可以赚钱赚肉。况且她原本就只是想拿卖豆腐做个跳板,试试身手。她的心思还在孟婆子家的织布机上,如今孟婆子不肯,可她们的关系却好得很。
      
      她要是去卖肉,就更有机会跟孟婆子相处套套近乎,说不定再走走孟永良的门路,让他劝劝他老娘。她和他们合作,又不是要白学孟婆子的技术。所以孟永良一说,她立刻答应。
      
      再说她踹了张七刀的腿,怎么说都有点过意不去。可又是他们挑事儿,才把谢重阳气得病重,这口气,她倒是要找机会出一出。
      
      孙秀财为难地道:“喜妹,你是个女人,去那里干嘛,进进出出都是大老爷们,再说,他们个个凶狠蛮横的,你别去,咱娘不放心。”
      
      孟永良笑道:“秀财放心,没那么吓人。再说,还有我呢。”
      
      孙秀财嘟囔,“那更不放心。”
      
      喜妹答应了便跟孟永良分手,去宋寡妇货栈打个招呼。宋寡妇见她穿一身破旧的大袄,头上倒是扎着自己送她的红头绳,除此之外也没啥好看颜色,只是那张小脸就算冻得有点泛青,也还是那么中看。
      
      “妹子,你等着我给你端碗汤啊,热乎热乎身子,一个女人家的这么累。”宋寡妇拧着腰进了屋里,没一会端了一只粉瓷大碗出来,里面盛满了羊杂汤。喜妹跟宋寡妇熟了之后也不生分,她给吃喝都接着,平日没事儿就来串门儿,帮她干活陪她说说话。大家都说宋寡妇这人风骚、小气、斤斤计较、财迷、贪便宜,可她相处的日子倒没怎么觉得。只是看她跟那些来货栈转悠的男人家的婆娘明来暗去地打嘴仗。
      
      她喝了汤,跟宋寡妇说去猪肉铺的事情,问她意见。宋寡妇把眼梢一挑,“原来孟永良找你这么回事儿呀,还神神秘秘的,我让过来坐会儿倒像是我要吃了他似的。”
      
      喜妹笑了笑,“大勇哥不是那样的人。嫂子,我先走了,干娘在家等着呢。”
      
      宋寡妇送她出门,看着她跳上驴车,晃悠悠地远去了,才叹了口气。
      
      年轻人过生日不是什么大事儿,可因为喜妹是干女儿,又是第一个,所以孙婆子也炒了四个菜,做了一大碗白菜粉条冻豆腐汤,还让孙秀财给大家倒酒,热热闹闹地喝几盅。喜妹跟他们说了说去猪肉铺子的事情,又保证不会有任何危险。孙婆子不是很同意,可也不好直接管着喜妹不让她去,想了想她看老头子。老孙头却觉得如果只是干活赚钱,那是好事儿,而且老张家只有一个女儿,喜妹去了还能做伴,肯定吃不到亏。又让她别担心豆腐坊,他们能照应。
      
      孙婆子听老头子如此说,当面不好怎的,少不得背后埋怨他。
      
      “谢大嫂嘱咐不待嘱咐的,让我们帮忙看着喜妹,你倒好这么爽快让她去张家。张家进来出去都是男人,那孟永良一个年轻小伙子,相貌堂堂的,铺子里更是年轻男人满地跑,你让喜妹去,能行吗?”
      
      老孙头不爱听,“你们这些女人就是见识不能跟头发一样长。喜妹这孩子,人品在那里。你看她跟咱卖豆腐,活儿抢着干,钱要的少,又不贪吃偷懒,对秀财也多多照顾,从不跟人磨嘴皮说三道四。一样比一样,我觉得她是个可靠人儿,没什么好怕的。再说,我倒觉得,既然小九都愿意她出来,以后找个好男人。也没什么不好。我们就别瞎操心,说不定就办了坏事。”
      
      孙婆子无法,也只能如此。
      
      老孙头又嘱咐她,“可别让喜妹知道咱是盯着她的,让她看看,我们得多闹心。”
      
      孙婆子笑了笑,“我知道。我也倒是真想让喜妹做咱闺女。怎么着都可心儿。”
      
      喜妹不出去卖豆腐,孙秀财便也不肯去,加上因为冬天,老孙头就让儿子都歇一歇。弟弟小才却不肯,照旧推着车子出去卖。
      
      日落西山,谢远抱着一只大包袱来找喜妹,包袱里是谢重阳给喜妹的那件大棉袄。看着崭新的棉袄,草青色的面,米白色的里,针脚细密,领口竟然还有几针绣花,虽然是写意风格,却也秀逸别致。看着这个,喜妹笑了,也只有那样秀逸的人儿才做出这样的活儿。
      
      谢远冻得咝咝哈哈的,“三嫂,三哥为了让你能穿上新棉袄,晚上熬夜做的呢。”
      
      喜妹笑了笑,却把包袱一推,“你给他拿回去吧。我才不稀罕。”
      
      谢远嘿嘿笑道:“三嫂,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就别拿梗了。”
      
      喜妹脸颊一红,又问他谢重阳身体如何,吃饭多少,每日里有没有在喝姜汤,是不是还能喝鱼汤、骨头汤之类的。谢远都一一告诉她。
      
      谢远又悄悄把三哥没在合离文书上写名的事儿告诉她。喜妹一高兴,给了谢远一把钱,让他攒着给喜欢的人儿买糖吃。
      
      临了喜妹还是让他把大袄儿拿回去,让他跟谢重阳说,她才不稀罕他做的棉袄,让他送别人穿吧。谢远受了她的好处,自然莫不从命,还要添油加醋地给三哥说,观察了他的反应回头上学趁着晌饭时候跑去告诉喜妹。

  • 作者有话要说:  撒花是抽打大桃花的动力,呵呵。么么亲们,谢谢乃们。我会努力努力保持日更的。嘿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