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蜜月2 ...

  •   若说马尔代夫是上天赐给印度洋的五彩花环,那么被碧色海水包围着的首都马累则是镶嵌在花环上最耀眼的珍珠。这里的房子都被涂成亮丽的色调,是以整座城市鲜活而明艳,地方不大却显得十分精致,游人熙熙攘攘的热闹极了。
      
      这是一座舒适又有活力的岛屿城市。他们住在靠海的酒店,望出窗外,碧海蓝天揉成了一幅天然的纯美的风景画,让人忍不住屏着呼吸,不舍得惊扰这一份独特的美,自觉地静静看,细细回味。
      
      由于时差的关系,小尧一路上都很兴奋,在偌大的顶级套房转了一圈还不过瘾,又跑去景衍身边牵着他的手撒娇要出去玩,景衍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这可急煞了王皓,他犹豫了半晌还是硬着头皮提醒:“老板,我们下午还赶一个紧急会议……”
      
      景衍那双眼睛冷冷一瞥,像一座冰山,弄得王皓余下的话只能梗在喉咙里不敢再提。
      
      苏晓沐抚了突突疼着的额角一下,朝儿子招手:“小尧,快过来,别耽误爸爸做正事,你想去哪里妈带你去就行了。”
      
      “哦。”小尧咬咬唇,掩下眼里的失望,松开父亲的手回到母亲身边规规矩矩地坐着,可明显的没有刚才那么活跃了。
      
      景衍侧过脸与苏晓沐对视,神色复杂,语气却出奇地温柔:“不是很重要的会议,你不舒服就去休息一下吧。”
      
      他了然的口吻让苏晓沐有几秒钟的呆滞,还没来得及回应,小尧却一惊一乍起来:“妈,你不舒服吗?”柔软的小手心疼地抚上了母亲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一脸担忧。
      
      “我没事呢!”她抓着儿子的手安慰道,尽管鼻翼的两侧和太阳穴都像被丝线拉扯般突突地疼着,可她并不想扫兴,浅笑着说,“可能是晕机,我再坐一会儿就好了。”
      
      王皓抬腕看了下时间,遂向上司提了个折中的办法:“老板,您也知道史密斯先生的脾气,他只肯跟您谈,不如这样吧,码头那边有鲸鱼潜水艇,听说还不错,我来带小尧去玩,你们看行么?”
      
      景衍沉默了一下,回头跟苏晓沐商量:“你觉得怎么样?”
      
      苏晓沐清亮的眸子微弯,点点头说:“这样也好。”她低头瞅着儿子问,“小尧同学,你想不想去啊?”
      
      小尧明显很感兴趣,好奇地问王皓:“王叔叔,鲸鱼潜水艇是到海里看鲸鱼的吗?”
      
      王皓笑笑,解释说:“不是看鲸鱼,是看暗礁里的海洋生物,至于那里有什么,我现在说了就不新鲜了,待会你去了自然就能见到了,怎么?愿意跟王叔叔一起去么?”
      
      小尧回看母亲一眼,见她点了头,才欣喜地说:“愿意!非常愿意!”
      
      接着王皓打了几个电话备车预约什么的,然后领着小尧离开了。
      
      其实时间还很早,可苏晓沐精神缺缺,唇色在光线底下分外惨白,终于坚持不下去,靠着沙发闭起眼睛养神,连动都不想动。意识渐渐地开始朦胧,隐约觉得有人轻轻地扶着自己的背,细声说:“不如让医生来看看?”她有些吃力地抓着那人的手,含糊地拒绝:“不要,不要医生,讨厌去医院……”睫毛微眨,干脆倚在他肩上,“你让我睡一会儿就好了……”
      
      景衍本来聚拢的眉峰顿时散开,嘴角还有扬起不易察觉的暖意,维持着让她依靠的姿势。
      
      苏晓沐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醒来以后就躺在床上,照照镜子,脸色红润了一些,总算是把精神养足了。
      
      这时已经快入夜,晚霞染得海平线一片火红,海风吹得有些凉意,她披了件针织外套走出房间,周围安安静静的,小尧他们都没回来。
      
      她觉得饿了,叫了客房服务送来晚餐,虽然也是亚洲风味,可到底跟国内的还是不同,她勉强吃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她还在想着该找点什么事情做,小尧就回来了,小脸蛋红扑扑的很开心,兴致勃勃地拉着她说:“妈,妈,今天可好玩了,我在海底下见到了巨型海龟!”还用手大大的比划了一下,继续念道,“妈,我跟你说哦,海里还有刺尾鱼,海葵鱼……珊瑚也超级漂亮呢!”
      
      苏晓沐被儿子的快乐感染了,也笑开来,抬起头对王皓说:“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王皓摆摆手:“不客气,我来过这里很多次,就没认真去哪里玩过的,托小尧的福也童真了一回。”等用了晚餐,王皓就匆匆赶去和景衍那边会合跟进会议事宜,估计还有得忙。
      
      小尧洗完澡躺下就睡着了,苏晓沐休息了一个下午反而睡不着了,想起之前看的旅游杂志,说在马累观光最好就是步行,中心城区一小时就能逛完,想起景衍留了一个小助理在酒店,又安排有酒店管家,所以她很放心地拿了地图一个人出去了。
      
      只是她没想到,这一来一回竟然花了三个多小时,回到酒店的时候夜色很深了,她刚走进大堂就被工作人员请上了楼。
      
      套房外,王皓见到她立马松了口气,就差没喊阿弥陀佛了,他从门缝瞥了一眼室内,又凝重地看着苏晓沐说:“苏小姐您总算回来了,老板刚才发了好大一顿脾气,真要吓死人了。”
      
      “发脾气?你说的……是景衍?”苏晓沐一愣,觉得不可思议,想到了最大的可能,“为什么?你们的生意没谈成?”
      
      “怎么可能?”王皓仿佛听到了天荒夜谈,迅速反驳,“老板亲自出马还能有谈不拢的事儿?后天就能签约了,老板生气是因为你。他回来问了所有的人,没人知道你在哪里,又一直联络不上,我还没见过老板生气呢,你赶紧进去吧!”他隐了半句没跟苏晓沐说,她也永远不会知道,他以沉稳著称的老板会因为她失踪了近四个小时而失控,不惜动用关系将整个马累翻了一遍。
      
      苏晓沐也没见过景衍生气的样子,不论是记忆中的他还是现在的他,性格一直是淡淡的冷冷的,何时有过其他的表情?
      
      她给了王皓一个安心的眼神,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瞅了一眼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只给她一个清冷的背影,正式得体的黑色西装,跟窗外幽深的夜色融成一体。
      
      他们谁也没说话,静默了一阵子,苏晓沐头皮发麻,只得先开口:“我,我回来了。”细弱的语气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可下一秒又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于是挺直腰板,哪知牵扯到膝盖上的伤,疼得她“嘶”地喊了一声。
      
      景衍闻声转过身体,见到她略显狼狈的样子以后脸上的寒意更深了,皱着眉问:“去哪里了?怎么去那么久,还弄成这模样儿?”
      
      苏晓沐这下真的相信景衍动怒了,所以她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扶着沙发慢慢坐下,然后解释:“我从广场那里开始绕着城区转了一圈,后面在小巷子里迷路了,问了一路才晓得回来。这里……刚过马路的时候跟一辆摩托车蹭了一下,小伤,不碍事。”她低下眉,有些郁闷他怎么总是瞧一眼就知道自己的不妥的?刚刚王皓都没发现呢!
      
      景衍走到她身边,微躬身用手指碰了碰她膝上还在出血的伤口,满意地看到她咬唇隐忍的样子,似笑非笑:“嗯?小伤?不碍事?”
      
      被他讽刺得红了脸,她勉强忍着疼,坐直腰板与他对视,被他盯得不自在才转移话题:“我应该穿长裙或者长裤的,都没能进清真寺看一看,太遗憾了。”
      
      他却没理会她,冷着脸去打电话叫医生。
      
      医生是个会说英语的马尔代夫人,清洗伤口包扎的时候苏晓沐的脸皱得跟苦瓜似的,景衍细心地交代他:“别用力,再轻一些。”他明明说着关心的话,眼里却毫无波澜般的冷静淡漠,也许是因为他早已习惯了将所有的情绪层层掩埋在内心深处。
      
      尽管这样,苏晓沐还是被这句话击得心跳加快,就连膝盖上的刺痛感也分散不了她的悸动,一直浅浅地笑着。
      
      她的笑容柔化了景衍过于刚毅的表情,等医生走了以后,他用极其□□却温柔的语调叮嘱:“以后去哪里都跟我说一声,还有,这两天你和小尧都别出去了,马累明后天都有雨,出去也看不到什么景致,等签了约我们再去度假村度个假。”他语速很慢,低沉浑厚如同大提琴的声音撩拨人心,仿佛在等待她的反应,而且他还不自觉地用了“我们”两个字。
      
      苏晓沐咧开嘴笑,点漆的眼眸像星子般璀璨,有些兴奋:“要去哪里?太阳岛吗?”那孩子气的模样跟小尧如出一辙。
      
      景衍抿紧了唇线,平板地说:“不去那里,人太多了。”
      
      她问:“那是哪里?”听他说了一个小岛的名字,她没什么印象,耸耸肩说,“算了,你来安排吧!”
      
      说完就故作平静地走进了浴室,可其实她心里已经开始翻腾,实在是因为今天的景衍太奇怪了,像变了个人似的,她几乎要招架不住这样有别于往日的他,不过她再也不会以为他这样做是因为爱上了她。
      
      当年他对她好,她就自作多情的以为他对她有感情,结果被伤得彻底;而现在他们是夫妻,他对她再用心也不过是看在儿子的份上尽力做好“丈夫”的角色罢了。
      
      做人傻一次就够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兔年快乐╭(╯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