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月光之旅 ^第4章^ 最新更新:2010-09-23 19:2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思考出路 ...

  •   一觉醒来,伸一个大大的懒腰,抬手摸了摸脑袋。嗯!昨晚的低烧已经完全下去了。在心里默默的数了几声数,确定自己毫无睡意的时候,陈翠准备起身安排一日之计。
      可刚有那个意思的时候,陈翠就立刻、马上、赶紧将半睁开的眼皮死死地合上了。昨夜的经历过于离奇,梦与现实,无论真假,都难以招架。
      
      心里务必虔诚的重复了几遍:“上帝与我同在!”后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个盛三角形状的青瓦屋顶而不是常见的水泥混合土,房梁上一个蜘蛛在一条丝的牵引下,张牙舞爪,好像是在嘲笑陈翠的自欺欺人。
      沉痛的再次闭眼,大声喊出:“南无阿弥陀佛!”翻了个身,一个檀木箱子在陈翠睁眼间尽收眼底,几条补丁摞补丁的裤子左摇右摆,那颜色也是十分的单调,毫无气质可言。
      
      事不过三,闭了眼睛开始半利诱半威胁老天:“你让我回去了,我给你重塑金身,我给你四季瓜果,我逢庙烧香,逢寺跪拜。否则,我骂你啊!耍人不能过三的。”视死如归一般正看眼睛,屋顶还是那个屋顶,箱子还是那个箱子,蜘蛛和衣服的振幅居然还有加大的嫌疑。
      直到这个时候,陈翠才确定了她是真的穿越了。前程似锦的面试、好吃的西式快餐、方便的现代化工具全都大爷的没了影子。
      
      狠狠的骂了几声,表面上让自己好受了些。翻身下床,上厕所去,人总有三急的,这连上帝都管不了。刚才要不是有与众仙沟通的需要,虔诚才可以出效果。早奔厕所去了。现在沟通既然无效了,不如来点实惠的,活人不能让那个什么给憋死不是。
      
      上了厕所,洗了把脸,寻了点吃的,期间又痛快的哭了两嗓子。蹲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画圈圈思考未来的出路。眼看着下一顿饭又要来了,可刚在人家厨房里找了半天也只摸到几个有些搜掉了的馒头,就着井水浑沦吞枣的咽了下去,可下顿饭在哪里呢?
      
      努力地想象那些穿越女们经常做的事情,悲哀的发现自己穿的最可怜,她们不是大家小姐就是八旗闺秀,就算有些个没啥出路的,刚穿越也能碰上个收养人之类的。可自己呢?刚来就发烧,走了半夜的路,好不容易碰上几个人还被说成:“有伤风化,傻子一个。”你说这一个国家的可造之材,准公务员,怎么就混的这么不如人呢?难道是昨天没给以老人让位,被诅咒了?
      
      陈翠无奈的叹了口气,想多了,真是想多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想想怎么吃顿饱饭吧,连个火都不会生的。认命的将外出云游的思绪拉回来,仔细、认真的想了想,大致从脑容量里总结出来几点,排除掉那些穿越到大家小姐身上的活法,再总结几点纯古代的女人的生计和出路。
      
      短期出路:
      开酒楼?我也要先勾搭一个有钱又白痴的主儿出钱才行啊!没钱没势的,开的起来才怪。
      青楼?琴棋书画全都不行的,就算进去了也是那最下等的,还是那最没前途的,不干。
      绣花?十字绣咱也是照着图案来,否则就要抓瞎,也不行。
      嫁人?目前还没有自虐的倾向,找到个好的还行,要是找个虐待老婆的,还不如撞死了事。
      做丫鬟?咦!这个不错,有的吃有的拿,即便是粗使得不也比外边自己讨生活容易?还有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那就是如果被那个品格尚好的主子看上了,做个贴身丫鬟、小妾什么的,反正也没爱情,不仅管吃管喝还不让干活,多好!如果呢,只是如果啊!如果再与四爷、十三爷之类的勾搭上就绝对是稳赚不赔了。
      
      想了这个多的活路,陈翠是越想越觉得当有钱人家的丫鬟是一个很理智、很明确、很伟大的决定。至于那些面子问题,陈翠从小她就觉得面子是由里子支撑的。只要满足了里子,面子自然而然就有了,现在自己这个状况,不要说里子了,连胃都搞不好,面子值几顿饭?
      
      既然有了想法,那就想到做到,想哪里就做哪里,回屋准备拿自己手机的时候愣住了,这身上穿的衣服难怪被昨天那个人说有伤风化呢,胳膊和腿露出了一大截子,岂止是有伤风化,简直就可以浸猪笼了,幸亏昨天是夜里走路,要不然面子就全没了。
      心里无限YY如果被很多人发现自己这种现代穿着可能会遭遇到的无限后果中的陈翠压根就忘了刚才她还在说面子不值顿饭呢。
      
      简单换了身这户人家家里的衣服,随便扎了个头发,看古装剧只记得古代未嫁女好像不梳髻的,至于她现在应该梳什么她是一点都不清楚,不过呢,无论什么样式她也都不会梳不是。从这家人家里又找了几件换洗衣物。从补丁摞补丁的衣服里寻找好衣服简直就是要命,挑挑拣拣,好不容易才凑了一个包袱。
      
      “太阳当空照,烧饼对我笑,烧饼说……”陈翠一边呜咽这一首首儿歌,一边对着侧对面的烧饼摊猛流口水。困难的吞咽了一下唾沫,拿起带出来的水猛灌几口,强迫自己将已经发直的眼神收了回来,扭了一下脖子,顺便看看周围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不是不注意,一注意就不得了,果然被陈翠发现一件可以品论一番的事物了。只见那边有一对母子(大概是),好不专业的行骗手段,儿子跪在地上,一点都不让旁人看见他的脸,也不会说几句话招揽一下生意,同样的更不会像现代常见的那样一直磕头来吸引同情了。
      陈翠撇撇嘴,就这种水平,早晚都要饿死。那个躺在地上装病人的女人则更加没有职业操守了,谁都知道那些苍蝇盯起人来十分的讨厌,可她既然是扮演一个要死的人怎么可以不时的伸手抓一下脸呢?
      
      被观察的那对母子到底是谁呢?正是前日下午刚刚进城的李二狗母子,这个镇子因为离河岸较远,目前为止水患还是威胁不到的,最重要的是离自己家里也不远,日后水患解除了也方便回去,所以母子二人一商量就在城郊的破庙里安了家。虽然身边尚且有一些口粮傍身,可毕竟不能坐吃山空不是,这才一个扮病患,一个博同情的戏码。
      
      在陈翠打量鄙视二狗他们的时候,二狗也在看着远处那个插草标自卖自身的女子,倒不是二狗故意看她的,只是跪在地上,视线比较有限,能看到的最稀罕的事情也就她这一个了。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的。同时看着也不是多贤惠的女子,可她倒好,跪的东倒西歪,眼珠子乱转不说,居然将身价标到100两。就她那条件也敢标的这么高!不要说人了,连鬼都懒得搭理她。果然跪了一上午都没人问话了。活该没人买。
      
      其实这也不能全怨陈翠,她一个刚刚穿来的小姑娘,还真的不清楚打清朝物价为几何呢。你想啊,在陈翠成长的社会里物价都是好高好高的,一天比一天高,一日比一日的涨,清朝一个庄户人家一年才不过消费10两银子那里是她一个现代人能想象到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商量一下,如果女主犯了一些她二狗哥眼里无法原谅的错误,大家是喜欢体罚还是喜欢唐僧版的说教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