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贺疏弦在贺家村名声甚好,长得俊俏,读书识字,又有养家糊口的本事,父母皆亡,若是嫁了她都不用伺候公婆。故而村中适婚的小娘子都盯着她,想要通过“媒妁之言”将她绑死。谁承想,贺家早藏了一个娇娇娘,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的事。

      贺婶子离开的时候直叹气,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也没听说贺家小郎君成家的事儿啊?就那样在一起了,可不是平白让小娘子受委屈吗?可不成,他们贺家村不能出这等负心薄情的渣滓。若是放纵贺疏弦那么做,怎么跟蘅娘交待?贺婶子匆匆忙忙去找贺家族长,说什么都要将婚事落定了!要不然,坏名声传出去,耽误的他们整个村!

      贺疏弦无言目送贺婶子远去。
      “我、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云希音柔柔怯怯地问,她一双眼睛生得漂亮,她半撩帷帽,半遮半掩间,更是欲说还休的妩媚多情。

      “没有。”贺疏弦吐了口浊气,瓮声瓮气道,“是我坏了你的名声。”

      “反正也是个偏僻的地方,传不到京城。再说了,你——”云希音的眸光刻意地在贺疏弦的胸前逗留,似笑非笑的眉眼一勾。

      贺疏弦转身重新栓上门,她没看云希音,温声道:“外头凉,回屋去。”

      云希音“喔”了一声,在庭院中的积雪上踩了几脚,听着吱呀吱呀的陷雪中,她又轻快地笑了起来,声音清脆如银铃。

      贺疏弦心惊胆战地看着云希音,生怕她在雪地上滑倒。

      云希音将帷帽摘下,她凝着云希音,莞尔一笑道:“昔日在家中要时时刻刻注意着规矩,现在无人管了,很是痛快。”

      贺疏弦憋了一会儿,才挤出一句:“小心你的伤。”她看着云希音回了屋中,才转向厨房,继续折腾晌午饭。村里人家大多只吃两顿,但贺疏弦要练武、打猎,饿得快,慢慢地养成三餐的习惯。她的厨艺稀松平常,一碗小粥看不出什么,等菜肴端上桌时,她觑着云希音,怕她不习惯这儿的粗茶淡饭。

      贺疏弦的心思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云希音一览无余。她进食的动作斯文优雅,等到放下碗筷,才对贺疏弦笑道:“你就算给我个胡饼我也啃得。我借住在你这处已是麻烦,哪还能不分轻重挑三拣四呢?”她将先前取出的十两金推给贺疏弦。

      贺疏弦眉头一蹙,薄唇紧抿。她救云希音又不是为了贪图那点钱财,她摇头道:“我不能收。”

      云希音调侃道:“难不成是嫌少?”

      贺疏弦听了这句话,更是一副收了委屈的屈辱神色,她猛然间站起身,木凳子在地面拖曳出刺啦一声响。

      云希音见她生气,也意识到不好,忙收敛起调笑之色,正容道:“阿贺,我知道你是真君子。可就算是君子也得花销是不?你若是不收,你送的东西我哪里敢用?都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救命之恩,不是仅仅十两金就能抵消的,除非你真想让我以身相许。”云希音的性子难改,说上两句,语调中就充斥着促狭的笑。

      贺疏弦垂下眼睫,还在生闷气。

      云希音又说:“我可是十分挑剔的。”

      贺疏弦飞快地瞥了她一眼,气鼓鼓道:“你方才还说不会挑三拣四。”

      云希音被她一噎,半晌后才说:“你先存着,我需要置办东西,到时候你替我跑腿。”她好说歹说,才劝贺疏弦收下十两金。此刻的云希音庆幸自己没多拿,一来逃难时身上携带金银财帛不多,二来嘛——她见贺疏弦就不是个能掌家的性情,省得她乱花。

      等到贺疏弦收拾完锅碗出来,云希音又打探她的消息:“你家中就一个人啊?”

      贺疏弦点头,黯然道:“是。”

      云希音又问:“你为什么要做男儿装扮呢?”

      贺疏弦道:“从小如此。”

      云希音:“那以后呢?”她打量着贺疏弦,身量比寻常女子要高些,可能相较郎君要瘦削单薄些,可时下长安流行宽袍大袖,一个个比得是飘逸绝伦,争得是神仙风貌。若是贺疏弦在长安,必定能博得风流美名。可到底是个小娘子,为何要充作男人?

      贺疏弦诚恳道:“我不知道。”她阿娘得了场急病没的,似是有些话没有来得及交待。她以前想知道,但现在没多大兴趣了。阿娘都不来她梦中,无遗言相托,那就当没有吧。

      云希音:“你读了书?难不成想参与贡举?”

      贺疏弦脸红耳热,低声道:“云娘子何必打趣我。”

      “是我的错。”云希音很诚恳地认下。

      贺疏弦见她如此,顿时没话。

      安静数息,云希音又状若无意地提起:“我见屋中有一张琴。”那琴可不寻常,一张好琴价值千金,瞧铭文,似是出自制琴名家毛况之手。

      贺疏弦依旧没什么防备心,她道:“我阿娘留下的。”她偶尔也会操琴一曲,可琴艺远不如她阿娘。阿娘那是鼓琴风雷动,而她则是万鸦齐飞尽归林。

      见云希音眼中满是好奇之色,她又道,“我阿娘应是出自大户人家,至于我阿耶——我没出生他便死了,阿娘不提,我也不想去触她的伤心事。我有阿娘就够了。”可最后阿娘也离开了。喜与悲的转换只在瞬间,贺疏弦心中凄然,一双眼睛蓄满水雾,但很快,她又将寂寞孤单藏了起来,朝着云希音和气地笑了笑。

      云希音勾起贺疏弦的伤心,当即低头:“抱歉。”

      贺疏弦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她昨日才跟云希音相识,哪里那么多可说的。

      等等,昨日?她已经说了许多!贺疏弦回忆一通,被自己惊着了。

      虽然是云娘子问的,她也不用都说了啊!

      云希音目不转睛地看着面色红红白白的贺疏弦,心中觉得甚是有趣。

      长安那帮人恨不得多长八百个心眼,可最后还是蠢得碍人眼。

      “我——”
      “你——”

      两人异口同声。

      贺疏弦默了默,她赧然地瞧着穿着自己衣袍晃悠的云希音,轻声道:“云娘子,我给你买了新衣。”两人相识不久,就算同为女子,她穿自己的衣裳也过于亲密。

      云希音“唔”了一声,眉开眼笑道:“谢谢。”她站起身,可脚下一个趔趄。贺疏弦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拢在怀中。她握着云希音纤细的手腕,见没压着受伤的手,才暗暗松了口气。

      怕云希音磕着碰着,贺疏弦跟着她入屋。等云希音拆开那堆叠着衣裙的包袱,她蓦地想起一件事情!在伙计的热情推荐下,她也不由得心动,给自己买了套衣裳。她是女儿家,哪能不羡红妆呢?

      听到耳畔一道低笑声传来,贺疏弦窘得恨不得有条地缝可以钻进去。她不敢抬头看云希音的神色,生怕看到嘲弄讽刺的眼神。

      云希音回身揽住贺疏弦僵硬的手臂,软语笑道:“阿贺,来呀,我想先看你换上。”她的语调婉约轻柔,好似在轻轻撒娇。贺疏弦从未跟人这般靠近过,听到她的低喃,越发像僵硬的木偶。

      她被云希音牵着到了屋中,粗糙的竹卷帘垂下,遮住满屋的晴光。贺疏弦怕惊着云希音,没敢用力挣扎。等到云希音的手指搭到她衣领的盘扣上,她才恍然回神。她哪能让云娘子给她宽衣?!

      从云希音的手中接过衣物,她逃也似的回到自己的屋中去,胡乱地将衣裙往箱底一塞,没有半点换的心思了。

      酉时。

      贺疏弦的家里来了人。

      贺婶子不必提,其中还有几个非逢年过节见不着的叔伯阿公。

      贺疏弦起初还懵懵懂懂的,等到贺婶子谴责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才豁然大悟。贺婶子忒是热情,这会儿请了贺家长辈来兴师问罪的。

      “你家娘子呢?”问话的叔公怒气冲冲,眼神中满是失望。

      贺疏弦张了张嘴想要解释,贺婶子叭叭叭开口打断她的话。“人家都住你屋中、穿你衣服了,你还要狡辩吗?这事情传出去让人家小娘子的脸往哪里搁?小贺,平日里看你也是个坦荡的人,怎么这会儿如此糊涂啊?!”贺婶子恨铁不成钢,要是她家儿子,她早就抄起扫把一顿棍棒伺候了。

      “是你阿娘替你定下的吧?咱们虽穷,但也不能太潦草,六礼还是要过的。小娘子家的亲人呢?”贺公又问。

      贺疏弦被这番话砸得头晕目眩的,只挤出一句:“不在了。”

      “好你个贺疏弦,你不会是看人家双亲离世、孤苦伶仃便故意欺负她的吧?我们贺家村不兴这样的事!你可不能让列祖列宗蒙羞啊。”

      “你阿娘不在了,我们这些长辈便代行职责。”

      你一言我一语,压根没给贺疏弦插话的机会。
      贺疏弦:“……”这些叔婶们就没想过云希音的身份来历吗?

      等到贺疏弦脑海中嗡嗡声消退后,贺婶子们已经谈到在贺家村举办昏礼了。

      贺疏弦骇得面色发白,急中生智道:“我今年才十八,我阿娘说了,等我考中进士再成亲!”

      话音落下,院中静默。

      虽然村中人打趣贺疏弦,可从来没有想过她真的要考进士,毕竟没看贺疏弦跟着哪个夫子读书的。

      许久后,贺叔公道:“你把婚书先写了。”

      听多富贵后停妻另娶的事,贺疏弦一声不吭让人住家里来了。德行败坏算不上,可肯定没以前想的那般好!
note作者有话说
第3章 第3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预收文《本王真没想贴贴(穿书)》《勾搭前任白月光》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