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电话 ...

  •   初秋微寒的细雨,淅淅沥沥地敲在玻璃窗上,汇聚一线蜿蜒流下,也模糊了窗里沈暮病弱的脸。
      沈暮身后出现道身影,躬下腰于他耳畔低语道:“少爷,钟医生到了。”

      沈暮回过神来,轻轻应了声,身后人便推着他身下的轮椅进了医生的诊室。
      屋里正匆匆换上白大褂的医生见到沈暮,挂上一抹愧疚的笑,道:“抱歉,突然有个急会,让师弟你久等了。”

      钟梁与沈暮都是A大毕业的高材生,两人虽专业不同,沈暮更是比钟梁晚四年毕业,唯一的交集点还是去年两人都作为A大的优秀校友共同出席过A大校庆,但二人却在席下一见如故。
      后来钟梁听说沈暮在本科时做过自己研究生时的导师的助教,便一直以师兄弟相称。
      只是沈暮没想到,自己后来还会成为钟梁的患者。

      沈暮浅浅地笑了笑,说:“没事,反正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事。”
      而看到沈暮微笑的钟梁有一瞬间眼睛浮现一丝惊艳,虽然很快就被压下去,但是沈暮还是看到了,但他并没有过多在意。

      沈暮的母亲曾是上世纪末娱乐圈有名的美人,与沈父相识相恋后便毅然决然退圈嫁人生子,可即便如此,网上也依旧有着沈暮母亲的美名。
      而继承母亲美貌的沈暮,天生容貌清丽雅致,再加上出生在家教优良的沈家,气质自然不俗,从小到大都不知接受过多少惊艳的目光,无论在哪里,都绝对担得上“美人”这个词。

      按道理来说,有着这般美貌与家世背景的沈暮应该会有着络绎不绝的追求者,可事实上,沈暮在感情经历上还是白纸一般。
      原因很简单,沈暮曾经是沈家年轻一辈中唯一的alpha,是注定要按照家族安排,与其他家族的omega联姻的。
      为了不耽误别人,沈暮拒绝了学生时期所有的暧昧。

      但为什么说是曾经。
      因为就在三个月前,刚学成归国的沈暮出了车祸,虽经过手术保住性命,但双腿却落下残疾,日后都要与轮椅为伴。
      而更关键的是,沈暮后颈上的腺体还遭到了不可逆的严重损伤。

      “师弟,你昨天的腺体检查报告显示,你的腺体仍旧存在无法释放信息素的障碍。”
      钟医生的视线从手中的报告上,转而落到桌对面坐在轮椅上青年有些病气的脸上,心里叹了声。

      虽然早猜到结果,但心还是跌入了更深的谷底。

      但不论如何,沈暮还是保持着得体的礼节,温声道:“我知道了,这些天麻烦师兄了。”
      “沈师弟实在客气了。”
      钟梁说着,放下手中的报告,斟酌着词汇安慰道:“但学弟也不必过于忧虑,现在医学界对腺体的研究已经有了很大的突破,其实在成年后,alpha的腺体损坏除了无法散发信息素用以标记外,不会再有别的很大影响,其实和beta是差不多,顶多是能闻到其他alpha或者omega的信息素时,受到一定影响罢了。”
      沈暮愣了下,旋即嘴角浮出一丝苦笑,“谢谢师兄。”

      离开医院,沈暮来到地下车库,秘书将他从轮椅上扶起来,在沈暮扶稳车门后自觉地松手,退开一定距离。
      沈暮则咬紧牙关用手抬起自己残废的一条腿腿放到车上,在撑起整个身子往座椅上爬,等到整个人终于狼狈地上了车,他的鬓角都被汗水打湿,胸口幅度颇大地起伏着,脸上都浮起一层不健康的红晕,闭上眼,浓密的睫毛轻颤着,艳丽得像幅画。
      秘书看着他坐好,才小心关好车门,将轮椅折叠好放进后备箱,驱车离开。

      沈暮让秘书把自己送到门口,便让其回去了。
      秘书把沈暮送到门口便回去了。
      当沈暮自己推着轮椅进了沈家时,却惊讶地发现客厅沙发上坐着的,自己那整日在家伺花弄草的母亲外,还有最近一个月忙得不见人影的沈父。

      不过区别于往日儒雅从容的模样,此刻的沈父眉眼间尽是受了莫大打击后的颓丧萎靡,脊梁像一夜间被压弯了,头上还出现好些扎眼的白发。

      而坐在他面前的沈母则悲苦地流着眼泪,秀气的拳头一下又一下捶打着沈父的胸膛,哀恸道:
      “成朗你怎么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都不早告诉我呢……你要是早告诉我,我就是豁出这张老脸,也会想办法再复出为你还债……可你怎么偏偏就这么傻呢……小暮他刚刚出了车祸,腿和腺体还受了伤,你要是再进去,你让我们娘俩怎么办啊……”

      沈父一把拥住沈母,枯哑着嗓子许诺道:“灵筝,你放心,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和小暮有事,公司所有的责任我都会担下的……”
      沈母哭得不能自已,刚欲再说什么,余光扫到玄关,她惊愕地出声:“小暮……”

      沈暮滚着轮椅到沈父身边,握住父亲长出了皱纹的手,语气坚定地问:“爸爸,公司出什么事了?”
      事到如今,沈父也没法再隐瞒下去,哽咽着喉咙,一五一十将事情说了。

      原来从一年前开始,沈家的医药公司就开始经营不善,沈父为了扭转局势,便冒着风险贷款,从国外引进了一批新的制药设备,新开了好几天生产线,眼看新药就要上市盈利,没想到临床试验过程中有一项被查出不合规范,上市被紧急叫停。

      沈暮从小就有接触家中生意,自然明白此事严重性,一时间也有些无法思考,只能竭力保持冷静,去想解决办法,“爸爸你找过秦叔叔他们了吗?不是听说秦叔叔的哥哥是国药局的高层吗?能不能求他们帮帮忙,看看能不能宽限些时日,还有林伯,他家与银行应该……”

      沈父凄徨地摇摇头:“找过了,都找过了,这一个月里,我已经把所有能找的人都找过了,平日里他们找我帮忙,我都是能帮则帮,没想到我今日落到这般田地,他们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援手。”

      沈暮看到橱柜里四散的母亲的药,拼命地想着如何能够挽救一切的办法,可他越想,就越是无力。
      沈父如果再不能及时还款,恐有牢狱之灾,而沈母早几年大病一场,现如今要每日服用极昂贵的药才能控制病情,如果沈父入狱,银行会查封沈家全部财产,届时,沈母的病情又该如何控制?

      又痛起来了……
      沈暮额头冒出冷汗,咬紧了牙关,偷偷抬手,摁住自己后颈上贴着的阻隔贴。

      车祸之后,他的腺体不能再散发信息素,却变得对其他信息素极度敏感,为了不出意外,沈暮无论在家还是在外面,一直是拿阻隔贴遮掩自己的腺体的。

      除此之外,沈暮后颈上的这个腺体还会经常无端疼痛,至今没有找出病因,钟梁和其他医生也没有办法,只能开了些止痛药,让他在忍不住时服用,以减缓疼痛。

      可钟梁他们都不知道,经过车祸后那段天天大把大把吃药的日子,沈暮变得极度厌恶吃药,虽然他从不对外表露,可每当腺体痛得他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时,他都不会选择吃药,而是一个人强撑着,即便把嘴唇咬得鲜血淋漓,就是不再肯吃一片止痛药。

      就在沈暮后颈疼得意识都有些模糊时,却听到父亲手机却响了,他才接起,紧接着整个人就蹭地一下子蹿起来,眼睛冒出亮光,竟紧张得快说不完整话:
      “季、季总,怎么是您的电话……您有什么事您说,我都在听着……什么?!您、您是说您愿意帮我们沈家渡过这次危机?”

      季家?哪个季家?
      沈暮从疼痛中挑出一丝理智回忆自己认识的各大家族,却发现自己搜遍记忆,只认识一个季家。

      可马上他反应过来,这不可能。

      沈家在A市不算什么大家族,但得益于家族三代的苦心经营,沈家药企在当地所有药企里也算得上数一数二,放眼全国也是相当知名的,可即便如此,在堪称庞然巨物的季家面前,依旧弱小得可怜。

      沈暮唯一记得的有关季家的,就是自己三年前打算出国时,听闻季家老爷子快要不行了,季家上下为了争家产,而打得不可开交,外人皆是嘲弄季家老爷子一走,季家必定不复昔日辉煌。
      可三年过去,季家非但没有倒,反倒愈发壮大,在A市已经隐隐有了第一大家族的架势。

      沈暮不明白为什么在沈家最落魄最孤立无援的时候,伸出援手的,会是与沈家没什么交情的季家。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沈暮心中起了些警惕,可在警惕的同时,他却又暗自心存希冀,希望对方真的能将沈家拉出泥潭,甚至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而沈父握着耳边的手机,突然激动得涕泗横流:“是是是,如果您能与林行长那边说好,再宽限我沈家一些时日,那季总你对我沈家便是有再造之恩!我沈成朗……”
      在确定季家此次当真愿意出手相救的瞬间,沈暮像是心都能跳动了般,血管里的血液开始流动,而他怀里的母亲,则更是激动得趴在他怀里无声大哭。

      “什么?!”
      可就在沈暮与母亲刚松了一口气时,却见沈父突然表情十分惊愕地愣住,似乎听到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沈暮一时间紧张起来,不自觉攥紧轮椅扶手,生怕父亲刚刚是从电话那头听到了什么反悔的字眼。

      可出乎沈暮意外的是,沈父的眼神在很快掠过沈母后,以一种极痛苦极纠结极不解的情绪,落在了他身上。
      沈暮心里咯噔一下,沈暮自然不觉得对方会平白无故地帮他们,但从沈父刚刚的声音,对方的要求莫不是与自己有关?

      沈父艰难向电话那头问:“……季总您让我们家好好商量一下可以吗?好好……我们今晚就会给您答复。”
      随后挂断电话。

      沈母紧张万分地问:“怎么了?成朗,季总他是反悔不想帮我们了吗?”
      “季总没有反悔,但他提了一个要求。”

      沈父边说边看向沈暮,眼神痛苦,艰难地道:“季家说要是想让他帮我们家,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要小暮……

      “代表我们沈家,嫁到他季家,季沈两家联姻。”
note作者有话说
第1章 电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