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如果被带走的那几个魔修从一开始,就替换掉了真正要进入秘境的人,那我可能与他们中的一位有过接触。”

      柳念念的一句话让姬越呆住。

      夜红月则美滋滋地想:【好耶,不愧是我。等会儿奖励自己一顿夜宵。】

      【吃什么好呢,烤鱼烤肉,炸酥肉,炸鸡腿鸡翅,蜜饯糖水吃哪一样呢……】

      越听越饿,姬越连忙凝神,将她的心声作为杂音屏蔽,把注意力放到柳念念和众人的反应上面。

      岁白正在问询柳念念。

      柳念念思路清晰地描述了自己遇到魔修的经过。

      她:“我与那魔修假扮的修士曾经一起完成过宗门向附近修士公开的悬赏,算是有几分交情,也因此并未怀疑他的身份。”

      素光宗算是那种比较激进的正派宗门,以除魔卫道为宗门首要任务。

      时常下发各种除妖除魔的任务给弟子,还会发布公开悬赏,允许其他宗门弟子或是散修接。

      所以她的说法具有不低的可信度。

      解释完自己为何没有举报那魔修或是提醒大家,她详细地讲了与对方相处的经过。

      因为方梓音一直针对她,她不愿意再跟对方起冲突,中途就找了个借口离队,去另一处不远的地方探索。

      正巧碰到王寒岩(魔修化名)被人劫财,顺手帮了一把,赶走那群修士。

      “我本想和他叙旧两句,他却似乎有什么急事,很快告辞。现下想来,他很可能是要去与同伴汇合。”
      柳念念神色懊恼:“我当时要是发现了不对,说什么也不会让方师妹离开队伍的。而且还救了魔修……”

      钟映阳安慰她:“如果没有你,那魔修说不定要把那几个散修都虐杀了,也算是做了件好事。至于方师妹,我们都拦过她,当时也不知秘境的凶险,不怪你。”

      听到他的话,宗主的脸色有点儿绿。

      但并没有说什么。

      因为钟映阳当时为了拦方梓音,被她打伤了。
      就算对方说话不留情面,他也不好怪罪。

      岁白:“那你觉得,那个魔修为了答谢你的‘救命之恩’,欲替你除去方梓音这个与你作对之人的可能性有多大?”

      柳念念的脸色瞬间苍白,用力地摇摇头:“我不知道。”

      她承认见过魔修,也只是因为那几个散修可能还活着,选择隐瞒只会坐实岁白的怀疑。

      钟映阳:“尊上能确认方师妹遭遇的魔修就是柳师妹遇见的那位?就算是,也不能怪单纯心善的柳师妹吧?”

      周围的人都向他投来惊异的目光。

      包括那些敬佩倾慕他的师妹,都有些无法理解,他为什么会为了柳念念质疑顶撞岁白。

      这可是一位仙尊!
      并且脾气不算温和,性格还有些恶劣。

      出乎众人意料,岁白肯定了他的话:“你说的对,人已经被带走了,便是我也没法确定是谁伤了她。”

      毕竟方梓音身上的致命伤一半来自那条妖蛇,一半来自她胡乱吃丹药,跟魔修没有直接关系。

      魔修留下的痕迹很微弱,起不到追踪的作用。

      “那我们来说说秘境内的宗门重宝被窃一事吧,宗门这次进入丹露秘境的人只有你们几个,你们又是最后才逃出来的,对此有什么头绪吗?”

      众人:“……”
      要不还是谈谈方梓音和柳念念的矛盾吧?

      无论是他们中的谁拿了那样东西,他们都别想好过。

      就算澄清自己不是帮凶,以后也跟宗门的机要职务无缘了。

      钟映阳:“要接触宗门秘宝,必须是我们素光宗的人么?没可能是别人借用什么法宝进行盗窃?或许,也可能是那些魔修盗走的。”

      岁白这次没有认同他的猜测,非常直白地说:“那是用来镇压丹露秘境的,只可能是宗门内的亲传弟子。”

      亲传弟子。

      他们当中的亲传弟子不过三人,包括钟映阳和他的两位直系师妹。

      不包括柳念念。

      姬越感到事情有些古怪,不由得用余光关注夜红月。

      夜红月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夜宵,将剧情进展到新的环节,也兴致勃勃地开始脑补。

      【这还用猜?肯定是柳念念啊。】

      【她虽然不是亲传弟子,可这次去丹露秘境的弟子都是她的工具人,别说钟映阳了,那就是方梓音,都能在那位的帮助下毫无痕迹地利用。】

      那位?

      姬越心里发出疑问,一时猜不到人选。

      其实是夜红月的脑内剧本里新增的人物,因为她觉得这个进展很熟悉。

      主角参与秘境,获得秘境最大的宝藏,离开秘境后,秘境坍塌/不再开放。

      百分之九十五的仙侠升级流小说都有这种剧情。

      开头跟结果都对上了,中间的肯定也对,柳念念就是拿走秘宝的人。

      她给出不负责任的结论。

      并且为了使剧情合理,构想了一个寄生在柳念念身上的老爷爷。

      这也是经典角色了。

      失去身体,等待复活机会的大能,遇到普普通通但心性强大的主角,十分看好,并进行投资,帮助对方扮猪吃老虎,收获各类宝贝。

      多么流畅,多么合理的剧情!

      岁白看了夜红月一眼,她连忙停止自己的脑补,靠过去准备听他的吩咐。

      他用好听的声音轻轻地说着令她心花怒放的话:“等会儿要一起去吃夜宵吗?”

      夜红月用力地点头。

      跟着仙尊一起吃夜宵,意味着她能够吃一些不常见的极品美味。

      刚刚才决定的夜宵名单被她瞬间抛到脑后,连带着柳念念等人都不再是她的关注重点,她所有的精力都用来思考岁白晚上要带她去吃什么。

      姬越听到她充斥着各种食物的心声,略感糟心地再次选择屏蔽。

      宗主分别检查了包括钟映阳在内的三名亲传弟子。

      最终发现一名同样与柳念念关系不佳的女弟子曾经接触过那件秘宝,但没能发现秘宝的踪迹。

      “不可能,这不可能……”那女弟子面如土色,一边摇头一边后退,不慎踩到庭院中的石块,摔坐在地上。

      宗主脸色难看,求助地看向岁白。

      岁白刚开始还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在打游戏),夜红月轻轻地戳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看向众人:“看来,还是没能有一个结果。”

      “世人总是难以坦诚做人,所以才会使事情变得复杂难辨。”

      他略带厌烦地说着,但看起来依然胸有成竹,缓缓朝着众人走过去。

      夜红月在一旁非常捧场地补上一句:“但,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所谓的完美犯罪不过是在欺骗庸人,在尊上眼中,有人浑身都是破绽。”

      真好啊,能够说中二语录的感觉。

      已经走到人群中的岁白回头看她一眼,没忍住,轻轻地勾起唇,眼睛也更亮了一分,像是因为她的肯定而心情舒畅。

      他也没有辜负她的吹捧,直接走到柳念念面前打晕了钟映阳,又对柳念念说:“我有几句话要问你。”

      柳念念嘴唇微颤,只得拿出清者自清的态度:“尊上尽管发问,我知无不言。”

      岁白:“你是不是经常偶遇各种天赋或是家世很好并且长相俊美的男人?”

      众人:???

      柳念念:“在外历练,本就会遇到修为年龄相近的人,他们得知我是素光宗内门弟子后,都多有礼遇,至于外表,我并未过多留意。”

      岁白对她的辩解并不在意,继续问道:“你身边的大部分女人都对你怀有恶意,常与你起矛盾,引起纠纷?”

      柳念念:“尊上是觉得原因在我?可是我从未主动挑起争端。”

      岁白:“你是不是常有莫名的直觉,而这类直觉会帮助你趋吉避凶,给你带来机遇?”

      柳念念低头:“以我的资质,能成为素光宗的内门弟子,确实是机遇。”

      “好,我明白了。”

      岁白一拍手掌,宽大的袖子向后滑落,露出一截冷白手腕。

      和小臂上紧绷的肌肉。

      见此,柳念念瞬间变了脸色。

      剑光快过所有人的反应,等他们看清现场情况时,皆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柳念念那张仅是清秀的脸被削去一半,底下却还有一张在新生的脸。

      那张脸连脸皮都还未长全,血肉裸露,却抹着极艳的胭脂。

      在场的男弟子情不自禁地朝着她靠近,而女弟子们则发出了尖叫,惊恐地后退。

      又是一眨眼,所有弟子都昏了过去。

      岁白:“我就说那东西一般人用不了,柳念念拿它做什么,原来是准备养你。”

      “红粉……”

      刚克服恶心感的夜红月听到宗主喊了这个名字,又兴奋起来。

      【好呀,居然是尊上和宗主认得的,这是什么魔道妖女吗?这是魔道妖女欲夺舍正派大宗弟子,搞长期潜伏的剧本?】

      【不管怎么说,搞得有点恶心了……但是感觉还蛮漂亮的,有点可惜,这张脸没有成功地长出来,不然说不定能跟尊上比比美。】

      她家美丽的仙尊连出九剑,直接把柳念念连同寄生者砍得稀碎。

      昏迷的钟映阳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开始如同被揉捏的面团一样变化,最后竟变成了女人的模样。

      “你也没救了。”

      岁白紧接着又给了钟映阳一剑,这一剑让钟映阳比柳念念还碎。

      一地的碎肉骨渣蠕动聚集,似乎是想再次做人。

      他嫌弃地皱了皱眉。

      夜红月想了想,拿出扫帚簸箕过去打扫。

      那些蠕动的尸块正好彻底失去活性,一动不动地被她扫起来。

      她将那些血肉全装进了一个大麻袋拖去屋后处理。找了个能盖的火盆,点燃灵火,将麻袋扔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晚上想了很久的夜宵。

      她有点饿了。

      院中,素光宗宗主看了眼屋子后方,低声询问:“您如今能够下山了?”

      岁白:“一直能啊,只是之前嫌麻烦而已。”

      “……那位看着有些不同。”

      岁白怜爱地看了他一眼:“我很欣慰,你的眼睛还没瞎。”

      宗主默了默,还是忧心忡忡地嘱咐:“不管怎么说,您都最好不要掉以轻心,那毕竟是……”

      岁白打断他的话:“别担心我了,担心担心你的孙女吧。她被你娇惯得不知天高地厚,这徒弟我能退了吗?”

      宗主讪笑地说着好话,并忍痛将自己命人精心养了五十年的鯈鱼“孝敬”给他。

      岁白见夜宵有了主菜,略显满意地给了承诺:“等她醒了,我可以给她‘授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