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遭受冷暴力喝醉酒发消息质问,结果消息发到了男朋友兄弟那里,这种听起来就很抓马的事情竟然落在了自己身上。

      林柚捏着手机看着自己发的信息头皮发麻,脚指头已经能扣出两室三厅了。

      谢寒浔的微信头像跟陈故的是同一个色系的,陈故单纯的是黑色加留白,而谢寒浔的头像看起来像是只黑柴,他喝多了又没耐心根本没有发现不是一个人。

      现在回想起来那十分钟的正在输入真的是太尴尬了。
      没把他删了都算谢寒浔脾气好。

      谢寒浔坐在林柚旁边的位置上,单手撑着下颌,目光注视着林柚姿态慵懒道:“说说吧,你是怎么暗恋我三年喜欢我喜欢到不行的。”

      林柚白皙的脸颊染上了薄红,肌肤透着热意,整个人恨不得移民火星,忍着尴尬小声道歉解释:“我手滑发错消息了。”

      什么暗恋啊!回想自己气势汹汹发的消息已经要尴尬死了。

      “哦。”谢寒浔淡淡道:“我们没发过消息吧?”

      林柚听明白了谢寒浔话中的意思。

      他俩加微信都是聚会顺带的,加上之后根本就没联系过。
      微信连个对话框都没有消息都能发到他那里,不是图谋不轨是什么?

      林柚咬着唇完全没了刚开始要找陈故对峙的气势。

      他拿过手机一板一眼地跟谢寒浔讲自己是怎么样手滑不小心删除了陈故的聊天框:“你看,这真的是个意外。我不小心把陈故的聊天框删掉了,找的时候看错了结果发给了你。”

      谢寒浔盯着聊天框看了几秒:“删得好。”

      林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谢寒浔抬眸狭长的眸色不明,慢条斯理问:“我跟陈故的头像很像?”

      林柚摇头语气真挚:“不像,是我眼花,我喝大了。”
      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喝酒了。

      谢寒浔低眸,语调低低地嗯了一声。

      林柚抿了下唇不知道是翻篇了还是什么,但知道自己理亏,还是认真承认自己的错误:“我以后不喝了。”

      真想把谢寒浔的脑袋格式化。
      如果能全忘记才好。

      可能是因为出现了这种乌龙事情,林柚想质问陈故的心思都少了大半。
      他可能要用一生来治愈这一刻。

      谢寒浔指骨在桌面上叩了几下,突兀开口:“你们闹矛盾了?”

      一说闹矛盾林柚就神情沮丧,垂着头发丝都软塌塌的,声音有点闷:“我也不知道。”
      好像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谢寒浔勾着唇道:“不如跟我说说?”

      林柚滞了几秒,迟疑地看着谢寒浔。
      看样子刚刚尴尬的事情应该是过去了?

      谢寒浔线条锐利的侧脸微偏过去,略显懒散道:“来都来了,今天心情好帮你分析分析。”

      林柚眼眸顿时亮了一霎,谢寒浔是陈故的兄弟,高中时还是同班说不定会比他更加熟悉陈故。而且有句话叫当局者迷,说不定熟悉的人能找到原因。

      校园论坛都传谢寒浔冷漠不好接触,现在看来果然都是偏见。
      明明人这么好。

      “真的?”

      谢寒浔表情坦然:“骗你做什么。”

      林柚思来想去也想不出来他有什么可骗的,斟酌了一下开口说:“我好像被冷暴力了。”

      谢寒浔神色微动,嗓音低沉:“他不理你?”

      林柚点头,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声音闷闷地带着鼻音:“好像还是那种很过分的冷暴力。”

      跟帖子的步骤那么像,都去泡吧了几分钟回复的时间都没有吗?怎么想都不正常。
      有大问题。

      谢寒浔眸光停留在林柚身上,落在微微发红的眼眶上,压低声音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林柚很快地将帖子找了出来给谢寒浔看。

      谢寒浔一目十行地将帖子看完,眉头紧锁着,声音不由得沉冷问:“陈故做了这上面的事?”

      林柚抿了抿唇总感觉谢寒浔的语气有点凶,好像只要他点一下头眼前的人就会去打人。

      这个想法一出现林柚觉得自己一定是酒喝多了脑袋有问题,这种离谱的想法都能生出来。

      “我不确定,他不回消息。”

      谢寒浔皱眉,想起在他收到林柚消息之前还看到陈故一直活跃在群聊中。哪怕是屏蔽了群消息,一眼扫过去也能看到微信群中几百条的提示,甚至还有各种礼物与晚餐。

      不是林柚会是谁?

      他心底暗骂陈故傻逼,面上不显地问:“陈故说过他最近在做什么吗?”

      林柚回想了下,陈故刚开始消失的时候一天也能回几条消息,最近的一次说了自己忙看到不消息这种。

      “只说了他很忙,会看不到消息,但是我发现他在泡吧。”

      谢寒浔嘴角往下压了压,随口问道:“你最近有收到什么吗?礼物之类的。”

      林柚眼眸迷茫地颤了颤,摇头:“没有。”
      他最近没有见过陈故,而且已经很久没有收到过礼物了。

      连消息都收不到更何况了礼物呢?

      谢寒浔回忆起刚刚一扫而过的评论区,斟酌了片刻无中生有道:“我有一个朋友,跟你这种情况很相似。”

      林柚怔然了几秒没想到相似的例子竟然距离自己这么近,他连忙追问道:“那你朋友最后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吗?”

      谢寒浔嗯了一声:“他观察很久找到了原因。”

      林柚眼眸睁圆,眼眶微红眼眸却清澈明亮地紧紧盯着谢寒浔,仰着头神情期待等着他说出了下一句话。

      谢寒浔眸光幽深指腹微微收紧,语气简短道:“他发现对方劈腿了。”

      林柚呆滞了几秒,一直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猜测像是忽然被点了出来,他下意识握住酒杯,触感冰冰凉凉,杯子里的冰块已经半融化了。

      帖子评论区也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匿名用户:恶心透了,一次又一次的冷暴力,留心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果然是劈腿了,嘴上还不承认,冠冕堂皇地跟这个楼主一样恶心。】

      谢寒浔停顿,似乎是在斟酌用词:“比如嘴上说着很忙实际上游戏内的节日活动一个不落,战绩密不透风。”

      林柚想起来陈故也很喜欢玩游戏,之前也经常喊他玩,听到谢寒浔的话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打开了游戏点进陈故的个人战绩。

      对局信息一眼望过去密密麻麻,日期都是最近几天。从结束时间和对局时长来看,陈故这几天还挺忙的。

      谢寒浔微微侧头,眸光扫过陈故的头像框语调凉凉道:“这个是新出的充值活动头像,刚上线一周。”

      林柚脑袋里乱乱地烦躁,像是被骗一样复杂的情绪混作一团,陈故有大问题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只不过他现在还不清楚是不是跟评论区以及谢寒浔朋友那样的大问题。

      谢寒浔继续道:“经常会表面上说很忙实际上是背着他泡吧。”

      林柚捏紧了手指,泡吧已经是他发现的事情了。
      现在陈故的态度就像是不仅冷暴力还要劈腿的前兆。

      谢寒浔:“我朋友刚发现的时候对方不承认,好在他把证据都保存了下来了。”

      证据。

      林柚愣了几秒,像是忽然被点醒了一样连忙将这些都截图保存下来,还去陈故兄弟的朋友圈将泡吧的照片都截图下来。

      他重新盯着帖子的评论区看了一会,忽然开口:“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谢寒浔愣了一瞬,眸光紧紧盯着林柚:“你是想分——”

      林柚昳丽的面孔一片认真:“我要跟你那个朋友一样好好留心观察,如果陈故真的劈腿了,我就跟他分手。”

      虽然喜欢,但林柚最讨厌的就是背叛。
      陈故如果背叛还想pua,他就把他踹了,各种意义上踹。

      谢寒浔:“……”

      但林柚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并不是很敏锐,谢寒浔有同样遭遇的朋友的话应该会比他感知到的不对劲多很多。

      林柚抿了下唇,有些不好意思地求助:“我遇到不对劲的地方的话,还能问你吗?”

      这样好像有点太麻烦谢寒浔。

      “……”

      谢寒浔勾着唇:“能,当然能,我一定好好帮你分析。”

      林柚本来没抱多少希望,毕竟这么打扰人到这么晚,脑袋里正在想备用办法的时候听到了谢寒浔答应的声音,眼眸顿时弯起来由衷道:“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好人!”

      谢寒浔人真不错,不仅不计较他发错消息大半夜打扰他休息,遇到感情问题也会帮他。

      林柚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一件事,他发错消息谢寒浔竟然没有直接提醒,还要了地址过来。
      真是个好人!

      学校论坛怎么能造谣这么好的人不好相处的,过分!

      林柚在心底腹诽了下论坛上的帖子,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有些忐忑问道:“你这样帮我没关系吗?陈故不是你兄弟吗?”

      从刚刚开始谢寒浔真的在帮他分析,甚至还说了自己朋友的事情,帮助他发现了之前没留意到的东西,但眼前的人是陈故的兄弟。

      谢寒浔慢条斯理道:“虽然他是我兄弟,但我这个人最见不得劈腿的人渣。”
note作者有话说
第2章 第 2 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