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救人 ...

  •   季安黎瞧着自动弹出的新消息旁的遗言两个字,整个人都是懵的:遗言?什么遗言?

      谁会给他发遗言?

      点进去瞧见熟悉的头像,季安黎坐直了身体,曼弗雷?不是那个这几天在上辈子就要没命的军团长?

      他迅速点进去果然是交代遗言,但曼弗雷为什么会将临死前最后的话发给他,难道是想让他去救他?

      他顺着曼弗雷的头像点进去,因为两人之前有交易往来,所以加了论坛好友。

      而这个论坛还有一个功能,在线的话好友之间能随时看到即时定位。

      季安黎点进去的时候曼弗雷的账号还在线,上面第一个绿点,他点进去,出现一个定位。

      不知道是对方运气好还是怎么样,曼弗雷这时候所在的位置刚好离他住的酒店不远,在明知道曼弗雷可能已经遇害或者即将遇害的时候,他做不到见死不救,他不可能眼睁睁瞧着一个保护星众以及星际的一个军团长就这么没了。

      如果只是他一个脆皮他肯定不敢,但他现在有两个护卫,一个3S级一个2S级……也是来自军部,那么他们应该是认识曼弗雷的吧?如果请求他们相救的话,解烈会同意吗?

      不管同不同意,季安黎先问过再说,他飞快起身,一把拉开酒店的门,几乎是瞬间,本来空无一人的酒店走廊里冒出两个人,依然是先前的装扮:“季先生,可是有什么吩咐?”

      他们一直守在外面没人进去过,所以猜测应该是季先生有什么指示。

      季安黎也没客套,直接开门见山:“你们认识曼弗雷吗?他遇到危险要死了,你们方便陪我走一趟吗?顺便能通知一下更多的护卫吗?”

      “曼弗雷?第一军团军团长?季先生是怎么认识他的?”解烈的语速很快,冷静的声音里显然不如之前那么平静。

      季安黎松口气:“认识就好,他就在这附近,不知道是不是给别人发遗言误发到我这边,时间来不及了,边过去边说吧。”

      解烈兄弟两个对视一眼,听到是曼弗雷发的遗言意识到情况严重,他们每次出行任务都随身带着一份遗言,只有在确定自己活不成了才会发出去,曼弗雷既然发了这个,那么他要么离死一瞬间的事,要么……已经没了。

      季安黎三人出了酒店,解烈到了酒店外立刻发出随身携带的信号弹,嘭的一下在黑夜的上空炸开,同时三人没有停歇立刻前往曼弗雷定位的所在地。

      离这里不远,只有五分钟的路程,只希望还来得及。

      曼弗雷觉得自己就要死了,他趴在那里,血糊住眼睛完全没办法睁开。

      黑夜里,他能清楚感觉到自己周身的血液在往外流,精神力耗尽已经没办法流逝。他现在唯一的心愿是自己能留个全尸,至少最后一面留给上将和老安他们的不是噩梦,好歹是美好的,是完整的。

      不知过了多久,有脚步声循着血迹找了过来,瞧见趴在那里像是死狗一样的曼弗雷,一身黑为首的死士嘲讽笑了声:“第一军团第一猛将,也不过如此。”刷的一下,有刀锋出鞘,锋利的刀面上在月光下泛幽绿的光,是带了毒的,会让人死之前感受到万蚁啃咬的痛苦,生不如死。

      曼弗雷手指动了动,想挣扎站起身,却已经没力气,只气若游丝骂出声:“狗、日……的……”有本事,给老子一个痛快。

      为首的人到了近前,他身后的一人将一旁的箱子拿过来,打开却是空空如也,更是气得脸色都黑了。

      他们被骗了!

      为首的人也懒得和曼弗雷废话,抬起手就要一刀刺入曼弗雷后心的位置。就在这时,突然一道极强的精神攻击袭来,感受到危险的瞬间往旁边一偏,没躲过去的一个手下扑飞出去数米远,顿时被攻击后头痛欲裂,吐出一口血。

      为首的人迅速回头,瞧见来人的装扮脸色一变,收回目光看了眼曼弗雷,暗骂一声算他运气好:“撤!”

      本来想顺便解决曼弗雷的,但来人精神力太强,稍有不慎出手的瞬间对方可能防护住曼弗雷也可能会直接攻击他,到时候一旦被抓暴露身份得不偿失。

      一行人速度消失不见,只留下死狗一样躺在那里的曼弗雷,剩下最后一口气。他没看到刚刚发生的一切,耳朵嗡嗡的,昏迷前只听到一道格外悦耳的声音:“不会真的死了吧?”

      曼弗雷心想,还真的让小季先生说对了,他真的有血光之灾,肯定是怨念太深了,否则,他怎么夜有所思真的听到小季先生的声音了呢?

      季安黎蹲下身探了下脉搏,确定还有微弱的跳动,立刻救人,治愈力将曼弗雷下一刻就要崩溃的精神识海给拉了回来。但曼弗雷伤得太重,他只能将他的精神崩溃抚平,身上的伤就要靠别人来救了。

      季安黎耗尽所有的治愈力才松口气,扶着墙起身,旁边一直看着没敢打扰的解烈伸手想扶,但想到AO有别,只能看着季安黎站好:“季先生,你还好吗?”

      季安黎摆摆手:“我没事,就是治愈力耗尽要歇一歇。你们赶紧把曼弗雷送医院吧,我让解酒送我回酒店,这边你能行吗?”他得找个地方躺躺,这刚激发出的治愈力不经消耗,厉害是厉害,就是这两次碰到的都是重患,每次都消耗个干净。

      解酒立刻上前:“没事,信号发出去,治安部的同僚很快就到,我先送季先生回酒店。”

      季先生这脸色惨白得很,真怕刚得到一个保护治愈师就因为救人把身体搞坏了,到时候他们可少不了一个失责。

      季安黎随着解酒离开巷子坐上悬浮车刚走,一行几人如同暗夜的鬼魅很快从另外一边动作极快寻了过来,出现在巷子口时,蔺璟嗅着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神色变了。

      解烈察觉到动静回头,瞧着一行人先露出防御的姿势,意识到来人的目光首先落在角落的曼弗雷身上,应该是来找曼弗雷的。

      随着蔺璟靠近,那张眼熟的脸验证了解烈的猜测:“蔺上将。”

      蔺璟敛了周身的精神力,在看到解烈身上的治安护卫服他才没第一时间当成敌人,毕竟来偷袭刺杀抢夺机密资料不可能这么大张旗鼓:“是你救了他?”

      解烈摇头,飞快解释:“不是,是季安黎季先生救了曼弗雷团长。季先生已经替他安抚好精神崩溃,但他伤势过重,需要立刻送医。”

      蔺璟显然没想到会是季安黎救了曼弗雷,边示意旁边的手下立刻带走曼弗雷去救治,边靠近解烈:“你和季先生怎么会在这里?季先生呢?他救了曼弗雷,我们第一军团欠他一条命。”

      解烈疑惑:“蔺上将不知道吗?是曼弗雷团长发遗言和定位给的季先生,我如今是季先生的护卫。季先生治疗耗尽治愈力身体虚弱,蔺上将来之前刚坐上悬浮车回酒店休息。”

      蔺璟虽然意外,这时候也顾不上别的,他面上看不出情绪,因为要救曼弗雷以及不相信目前军部的其他人,他只表达了感谢,等这件事解决会再找上季先生,随后一行人匆匆离开了。

      解烈与治安部的其余人碰头时蔺璟已经离开了,他稍作解释后,分别离开,他回了酒店,其余人回去禀告,事关季先生,今晚又这么大的动静,瞒不住只能上报。

      季安黎回了酒店休息,昏昏沉沉之际房门被敲响,他苍白着脸去开了门,外面站着的是解烈兄弟两个。

      “怎么了吗?曼弗雷救回来了吗?”

      解烈摇头:“还不清楚,蔺上将把曼弗雷带走了,这是蔺上将派人刚刚送到酒店前台的,点名要送给季先生,说是一份薄礼,回头还会有别的谢礼送上。”

      季安黎低头,瞧着那有些眼熟的盒子,打开,果然是能源晶石,补充恢复治愈力的。

      他救了曼弗雷消耗完治愈力,如今送来能源晶石,他没推迟,毕竟他也不是大冤种做好事不求回报那种,他接过来:“行,刚好需要这个。”蔺上将?应该就是上次去别墅开口的那个曼弗雷的上司。

      季安黎重新回了房间吸收能源晶石,等精神恢复,这才有心情把系统喊了出来:“我这算是治愈救人了吧?我加了多少治愈值?”

      上辈子为了这次重生的机会,他欠了太多的债,刚重生回来的时候没想第一时间开启系统也是因为他那时候以为自己不是天生就进化出治愈力,既然没有那也没办法得到治愈值,所以很抵触自己欠下的天人数字,暂时不想开启。

      谁知实际上他天生就有,既然如此,那就老老实实还债吧。

      系统的机械声响起:【10个治愈值到账,还账+10治愈值,目前所欠治愈值为-99990个。】

      季安黎听着那一连串的9,嘴角抽了抽:“我记性还没差到忘了自己欠的债,你没必要非要读出来刺激我。”欠了十万治愈师,这是一早就知道的,但知道是一回事,要不要非要把欠的债念出来?非要提醒他吗?

      【宿主,坦然面对现实,才能促进你还债不是吗?毕竟重生回来好几天了,宿主算是只还了10个呢。】先前那个只是兑换交易,不算在还债中。

      季安黎:“救人怎么也是10个?”

      【上一次虽然是交易,但治疗怎么不算是救人呢?】

      季安黎:“十万,我得还到哪年哪月?就没有增加速度快一些的?”

      【自然是有的,毕竟我们是[医者仁心综合类宇宙无敌系统]。宿主可以用别的数值,比如药丸值、触摸值、伴侣值、后辈值来兑换,再不然也可以做任务,都是很好的还债方式呢,兑换也是1比1兑换成治愈值。】

      季安黎听得一脸懵:“药丸值、触摸值我还能懂,伴侣值和后辈值是什么?”

      【伴侣值就是与你绑定共度余生的人获得的救人值也能同等加给宿主,后辈值也是同样的意思,宿主所生的后代一旦出生也可以绑定,获得的数值也能同等给宿主。】

      季安黎麻了:“算了,我还是选择药丸值,这个是什么?”

      几乎是他的话刚落,眼前出现一个透明的屏幕,上面写满了各种待解锁药丸,一个药丸对应一个图片,图片上写着名字。

      点名字会立刻弹出制作药丸所需要的药材,甚至配比以及怎么研磨都一清二楚,也包括这药丸的作用。

      季安黎瞧着这个彻底震惊了,怪不得叫综合类,这些药丸都是古蓝星早就灭绝的药方吧?等他点开【解毒丹】,瞧着那长长的一列所需药材,麻了:“你让我上哪儿去找这些古蓝星的药材,我平白变出来吗?”

      系统:【这些药材可以用治愈值兑换。】

      季安黎眼睛一亮:“我看看这些药材都需要多少治愈值……”如果这样的话倒是还不错。

      等系统亮出那些需要兑换的数值,季安黎麻了:“我突然觉得都星际时代了,那些古蓝星的方子就随它去吧,毕竟这年头还真的有人制作出毒来害星际人不成?”

      系统:【宿主可以看看触摸值,也许有意外惊喜呢,宿主每月又有发热期,绑定一个伴侣,不仅能随时得到碰触值,还能从他身上薅羊毛。】

      季安黎:“不,我拒绝。”

      不过拒绝是拒绝,看看都有什么倒是也不妨事,他让系统调了出来,等瞧着摆在眼前的列表皱眉:“这四个选项是啥?对应的数值又是啥?”

      列表上触摸值对应的四个选项:一级稀有伴侣(自带兽人基因的3S超级精神力者),触碰值X10;二级高等伴侣(S级往上精神力者),触碰值X6;三级中等伴侣(有精神力者),触碰值X4;四级低等伴侣(没有精神力者),碰触值X1。

      系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与伴侣的碰触任务都是一样的,只是碰触后得到的治愈值却与级别有关,级别越高那么获得的治愈值加倍。】

      季安黎:“我看到了,可是自带兽人基因是什么意思?”

      他上辈子接触到圈子小,加上平时很低调对外界关注不太多,还真没听说过什么自带兽人基因什么的。

      系统:【有一种从远古残留下来的兽人基因会出现小概率的遗传,这样拥有基因缺陷的精神力者遇到危机时刻会爆发出极大的潜力,幻化成第二形态,将实力瞬间提升一倍。】

      季安黎:“基因缺陷?”

      系统:【虽然是有缺陷,但物以稀为贵,在系统来看,这不属于缺陷,反而是一种高纬度进化,是更高级的物种。】

      季安黎懂了,但想着第二形态,不会是半人半兽吧?他脑补了一下,完全想象不到那种画面。

      季安黎这一晚睡得很沉,第二天日上三竿起来的时候,蔺璟这边才刚得到曼弗雷已经脱离危险的消息,他松口气。

      继而安排妥当曼弗雷回了别墅开始安排后续的事,这次程教授与机密资料完全保密的,他已经派人将程教授安全护送到安全地,但同样的这一次也损失惨重,但庆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

      蔺璟对于救了曼弗雷的季安黎是感激的,能源晶石自然是不够的,他空出时间后让安德转过去一大笔钱,同时又送了不少能源晶石,并托解烈带话,他这边欠季先生一条命一个要求,以后季先生有吩咐可以直接联系曼弗雷告知。

      季安黎知道的时候应下了,先不说用不用得上,但蔺上将这态度他就很满意,毕竟解了燃眉之急,又送钱又送物的,还给承诺,这样不拖泥带水银货两讫又大方的雇主再来一打他都不嫌少。

      季安黎接下来两天按部就班去上课,一切都好,唯一的一点帝国高层对于他联姻依然没放弃。

      不知从哪里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变着花样劝他,还当真提议举办一个相亲会,到时候将众多适合匹配度在90%以上家世好能力强年轻的优质A全都喊上,他到时候只需要选出一个顺眼的就行。

      不仅高层,甚至连世家贵族也频频有动作,想办法接近他,想得到他的垂青提前一步拿下。

      季安黎完全麻了。

      另一边蔺璟得到一个匪夷所思的消息也麻了:“你说什么?什么见证人?”

      安德一脑门雾水:“不知道上头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上将与小季先生关系好,一旦他那边答应去相亲会,那么看在熟人的份上为了能让小季先生更安心,想请上将去当这场相亲会的……见证人,一旦选中,为两个准新人见证这一刻。”
note作者有话说
第6章 救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