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只反派 ...

  •   在狩猎小屋居住的第二天,本想像昨天一样粘着泽曼的阿尔宾发现,对方似乎有意避着他。

      一大早,泽曼就说要去森林里狩猎。

      这个边境村资源有限,昨天卖给他们的物资里面也多是些豆类谷物、一点杂蔬和一些奶酪,并没有肉类。

      吃着寡淡的栗子粥,阿尔宾确实馋肉了。

      但狩猎听起来就很危险,泽曼先生看起来这么柔弱,他怎么可能放心。

      只在这里住三天而已,又不是必须吃肉,完全没有去狩猎的必要,反而像借口一样。

      “万一泽曼先生又晕倒在哪里怎么办?”他忧心忡忡。

      “我不会有事。”泽曼轻抚他的脑袋,说什么也不愿意带上他,执意要出去,却叮嘱他不要乱跑。

      阿尔宾阻拦无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

      是因为自己昨天一直粘着他,惹他厌烦了吗?

      又或者觉得自己即使跟上去也没用?

      “哼,等他回来,我也不理他了!”

      他气鼓鼓地在麦秸上打滚,总觉得对方早上醒来后就怪怪的。

      “要是我会魔法就好了……”

      这个念头又浮现在脑中,他喃喃自语。

      说起来,这既然是一部有魔法的漫画,那他作为其中的登场角色,很可能是拥有魔力的!

      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不先修炼起来呢?

      检测之后再做也不冲突呀!

      阿尔宾灵机一动,从麦秸上坐起,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

      那么魔力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应该是类似于其他作品中的气、灵力、查克拉之类的东西吧?

      学着动漫里的样子,阿尔宾闭上眼,尝试感受自己体内的力量。

      他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他隐隐感受到了什么。

      是一条银白色,像溪流一样的光带。

      他欣喜地睁开眼。

      “果然我也是有魔力的!”

      但接着问题就来了,没有神殿教学,甚至不知道魔力原理和分类,他该怎么修炼?

      “泽曼先生……”他跑出狩猎小屋,下意识想去问身为魔法使的泽曼,但转而想起对方避着自己的事。

      哼!不找他了!

      阿尔宾冷哼着想到,他要自己偷偷修炼,给对方一个惊喜!

      印象中的魔法是要吟唱的,但是那天泽曼给他治疗的时候却完全没有吟唱,那颗小月亮像是直接释放魔力。

      阿尔宾坐在木质阶梯上,沐浴着明媚的阳光,感受着清新的微风,尝试释放体内的魔法,去模仿那样的治愈魔法。

      他凝神修炼,后方隐隐传来细碎虚弱的呼唤。

      【好饿……】

      -

      翠青蛇此刻虚弱到了极点。

      昨夜它去劝说新同伴加入他们,但对方还没接受事实,直接用魔气将它刺穿,还将它的骨头全部碾碎。

      换成普通的魔物,面对这样的力量和伤势,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但他不一样。

      他有不止一条生命,所以还没这么容易死,蛇蜕一次后就能复活。

      副作用是他此刻陷入虚弱,急需食物,浑身上下没有一丝魔气,除了眼睛上小小的星芒纹,它看起来和普通的动物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比动物还弱小,和一根草、一片树叶没什么区别。

      这也帮他侥幸躲过了泽曼今早对附近魔物的狩猎。

      对于新同伴杀了自己的行为,它也早有预料。

      新同伴以前毕竟是神殿培养出来的最强兵器,和他们魔物水火不相容,自然不会轻易相信魔物的话。

      这也不要紧,它认为事实会证明一切。

      他们可是同伴!

      同伴是可以互相理解的,但人类不行,人类无法理解他们的痛苦。

      不过在等待新同伴醒悟过来之前,它实在是太虚弱了,拖着身姿爬行了许久也没碰到猎物来补充能量,连条蚯蚓都没有。

      泽曼的魔气太过强大可怕,周围的普通动物和昆虫早就被吓跑了。

      有的仅是一些被泽曼杀死后留下的魔物尸体。

      但它无论如何也不会去吃同伴的身体,所以只能饿肚子。

      自己难道会因为饿死而消耗一条命吗?可再次蜕皮,他也还是需要食物来补充啊。

      翠青蛇绝望了。

      【好饿……】

      翠青蛇蠕动着啃食地上的草皮,意识逐渐模糊,它脑中甚至浮现出小时候的记忆。

      很久很久以前,它就是这样一条无毒且弱小,连饭都吃不饱,没什么智慧,仅被饥饿充斥大脑还要被人类追杀的魔物。

      不知道是不是饿出幻觉了,它好像听到一道稚嫩的童音。

      “是你在说话吗?”

      它心中疑惑,自己小时候的跑马灯里有这句话吗?

      没什么力气思考,它奄奄一息地瘫软下去,忽然间好像嗅到了食物的气息。

      模糊地看到面前有个石子大小的奶白色块状物,它嗷地咬下去。

      是奶酪!

      吞下那块奶酪之后,他多多少少有了点力气。

      “还要吃吗?”前方又响起那道童音。

      【要!】

      他顾不得那到底是幻觉还是什么,能听懂他话的反正都是同伴。

      他风卷残云地将放到面前的奶酪吃了个干干净净。

      面前又伸手递来用水细心泡软的黑面包片,它继续埋头苦吃。

      吞吞吞——

      “你受伤了吗?”那只手轻抚它身上的伤势,“我试试看能不能给你治疗吧,不过我也才开始学这个,不一定有效果。”

      虽然蜕皮能让他死里逃生,但是并不能完全治愈它的伤势。

      【嗷嗷嗷,那可真是太感谢了!】它被同伴的善意感动得一塌糊涂。

      这世上果然只有同伴是最治愈的!

      “好嘞,那我开始啦,要是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你和我说。”

      【没关系,尽情拿我练习吧!我没那么容易死。】

      那只手逐渐开始释放魔力,但十分细微,还不足以达成治愈效果,确实很生涩的样子。

      “好像没什么效果诶……”那声音沮丧下来。

      【不用着急……】

      等等!

      手?

      翠青蛇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它叼着面包缓缓抬起头,看清了蹲在自己面前的白发男孩,那双兴致十足的红瞳正看着自己,一脸认真地尝试治疗他的伤势。

      啪叽——

      湿软的面包片掉在地上。

      翠青蛇目瞪口呆。

      这、这不是那个血肉可以缓解诅咒的孩子吗?

      他不应该是个人类吗?

      【你……你为什么能听懂我的话?】

      人类不应该听得懂……一定是猜的!肯定不可能真的明白他的话!

      “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呀。”

      阿尔宾方才听到声音后找过来就看到这条快饿晕的小蛇在这里,他以前在同学家见过这种蛇,这种蛇叫翠青蛇,无毒且适合当宠物,养起来还很难呢。

      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幻听,对话一番话他才确认,自己居然能听懂蛇语!

      魔法与蛇语,这让他想到前世看过的某部魔法作品。

      自己是蛇语者!(确信)

      太酷啦!

      他一脸茫然,面前的翠青蛇却大脑宕机了。

      人类不可能听懂魔物的语言,只有魔物能听懂魔物的语言。

      可这个孩子却能听懂他的话,难道说……这个孩子也是魔物?

      也是它的同伴?

      那自己想吃他的血肉,岂不是变成吃同伴?

      不行不行,自己绝对不能吃同伴!

      为了缓解诅咒,必须要吃“药”,可是“药”居然变成了同伴……

      翠青蛇脑中一团乱麻,拧巴的思维反应到身体上,它扭动着身子,把自己拧成麻花,又把自己身体打了个结。

      “哇,你还有这种技能,好厉害啊!”阿尔宾鼓起掌。

      【这有什么,我还会后空翻呢!】

      已经恢复些许力气的翠青蛇下意识做出一个后空翻。

      做完了它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干嘛。

      这么幼稚的行为其他魔物会嘲笑它的!太丢人了!

      它把身体盘成一坨,把头埋进身体里。

      “超帅气哦!不过你的伤口没事吗?”阿尔宾小心地将他捧起来,“伤好之前还是先不要乱动吧。”

      【别离我那么近!】翠青蛇用尾巴尖拍打他的手掌心,凶巴巴地说,【当心我吃了你!】

      它本来就是来吃他血肉的。

      不过现在……他还是没搞明白这个孩子是不是魔物。

      阿尔宾看着它细长小巧,只占据手掌大小的身躯,眨了眨眼。

      他就是感觉对方没危险,才敢靠近的。

      他笑吟吟拿起刚才的湿面包片递到翠青蛇面前。

      “要吃吗?”

      【要……】

      翠青蛇屈服于食物。

      第一次和蛇说话,阿尔宾兴致勃勃地和他聊起来:“我叫阿尔宾,你叫什么呢?”

      【我没有名字,大家一般都叫我蛇。】

      “世界上这么多青色小蛇,你没有名字就不好分辨了……”阿尔宾沉吟片刻,“我可以给你取个名字吗?像人类一样的名字。”

      像人类一样……

      看在他可能是魔物的份上,翠青蛇勉强说道:【随你。】

      “你是女孩子吗?女孩子的话就叫小青怎么样?”

      青蛇和小青这个名字太配了,自己还是小白呢!

      翠青蛇抽打他的手心。

      【我是公蛇。】

      “是男孩子呀……”阿尔宾只好放弃刚才的想法,他打量着翠青蛇的外表说,“你的鳞片颜色好漂亮,叫你翡翠怎么样?”

      望着那真挚的目光,翠青蛇偏过头去。

      【翡翠……哼,勉勉强强吧。】

      “诶,不喜欢么。”他失落道。

      翠青蛇连忙说道:【估计你也想不出什么好名字了,就这个吧。】

      “好耶,翡翠!”阿尔宾高高兴兴地捧起他,“我可以养你吗?你在这里会饿肚子的话不如和我走吧,泽曼先生说会带我去安全的地方,肯定会有吃的。”

      蛇语者当然要养蛇!想想就帅气!

      翡翠听到他提到泽曼的名字,被杀死过一次的恐惧冒出来,蛇身一下子弓起。

      虽然泽曼也是他的新同伴,自己对那次死亡也有心理准备,但对面那样的实力他仍然会感到害怕。

      翡翠有清醒的认知。
      自己现在要是出现在泽曼面前,复活的事情被发现,那个家伙绝对会一遍遍杀死自己,直至自己再也无法复活。

      除非……泽曼想开了,愿意站到魔物的阵营里。

      但是那样一来,就意味着待在泽曼身边的阿尔宾危险了……

      两边都是同伴的话,他也不知道该帮哪边。

      翡翠痛苦起来。

      算了,反正他们两个目前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先不去想了,到时候他和哪边关系好再帮吧。

      他晃了晃小小的蛇脑袋,告诫阿尔宾:【别把我的存在告诉别人。】

      阿尔宾撅起嘴:“诶,不行么?”

      他还想对泽曼先生炫耀呢!对方一定会吓一跳吧!

      【不行!】翡翠警告,【尤其是不能告诉人类。你也别随便靠近奇奇怪怪的家伙!】

      这孩子怎么没点戒心呢?

      要是出现在这里的不是自己,而是其他魔物,早就将这孩子叼走了。

      尽管他有着“不吃同伴”的原则,但是其他魔物可没有,只要能缓解诅咒,不管人类还是魔物都会被抓去当血奴。

      这种情况下,这个孩子暂时不能回到他们魔物的世界,恐怕还要继续待在人类世界,如果让人类知道他能和魔物沟通,那就糟糕了。

      阿尔宾想到其他作品里大众对蛇语者的害怕,确实感觉说出去可能不太好。

      他点点头,又说:“泽曼先生出去狩猎了,在他回来之前你能陪我玩玩吗?我想继续练习一下怎么使用魔力。”

      一个人好无聊的。

      【行吧。】翡翠矜持颔首,【你继续拿我练习吧。】

      能化作人形的都是高阶魔物,这只幼崽都有人形了怎么连使用魔气都不会?

      就让他翡翠大人来指点一番吧!

      自己魔气还没恢复,泽曼应该察觉不到。

      嗯?不对!
      他又意识到了什么。

      魔力……不是人类的专属吗?

      如果这孩子是魔物,应该只能使用魔气才对。

      虽然这两者力量很相似,毕竟人类和魔物本是同源,但刚才施展在自己身上的力量清澈柔和,和浑浊狂暴的魔气一点也不像。

      被阿尔宾进行魔力按摩的翡翠全程恍恍惚惚。

      这孩子……到底是人类还是魔物啊?

      -

      森林中,泽曼脚下倒着诸多焦黑的魔物尸体。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神色冷若冰霜。

      魔气输出还是太多。

      要么完全用不出,要么使用后难以收力,魔气始终在抗拒。

      对抗诅咒控制魔气,比他预想的还要困难,他还需要再增强控制力才行。

      一旦自己无法压制诅咒,那就糟了。

      泽曼不由得想起昨晚那条翠青蛇说的话。

      他不需要依靠一个无辜孩子的血肉来苟延残喘,使用“药”来保持理智,只是在饮鸩止渴。

      把自己的理智交给别人,无论是交给“药”还是“诅咒”,都一样可悲。

      但现如今的他随时可能失控,随时可能杀了那个孩子,也随时可能克制不住诱惑饮用那个孩子的血。

      人性经不起考验,最好的办法是他远离那个孩子。

      思绪突然被脚步声打断,他斜睨走进林中的人。

      那是个笑容爽朗的青年,额前留着飞扬的金色斜刘海,仪容精致华丽,仿佛随时都能登台演出。

      金发青年热情地扬起手:“哟,泽曼,你竟然在这里!日神教皇和你这个圣子都一言不发地在荆棘城失踪,失踪地附近又出现屠村事件和大规模战斗痕迹,你们太阳神殿的人都找疯了。”

      他叹口气:“我刚好在附近,用预知能力看到你在这里就找过来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泽曼盯着他看了片刻,冷淡道:“你来得正好。”

      “嗯?你有事找我?”

      “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助。”

      “你需要我的帮助?”金发青年双眼瞪大,不由得拔高了声音,一脸难以置信,“你真的是泽曼?来,说说看我们初见时,我对你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泽曼当然记得,那时的他已经是太阳神殿的圣子,还信仰着太阳神,而眼前的人当时则是来自爱神殿的圣子,信仰着同为三大至高神的爱与命运之神。

      然后,眼前的人当时对他说。

      ——哟,你好~我是爱德华,我有预感你以后会成为了不得的大人物,做出别人无法想象的大事,所以我们交个朋友吧!

      泽曼身为太阳神选择的圣子,是无可动摇的下任教皇,地位超然,所以那句话毫无疑问是废话。

      但泽曼曾经信以为真,上了他的当,直到后来他才发现爱德华对好几个人都说过这句话。

      泽曼冷冰冰道:“一句蠢话。”

      听到他的嫌弃,爱德华摆摆手。

      “哎呀,看来你真的是泽曼。”他挑起眉梢,语气认真起来,“说吧,什么事?难得你找我帮忙,就算你是想再疯狂一次杀入深渊我也奉陪。”

      能让这个泽曼开口求助,一定是什么艰难的大任务吧?

      爱德华严阵以待。

      泽曼淡然开口:“我要你帮我照顾一个孩子。”

      他不能留在那个孩子身边,而眼前的爱德华则是他认为最适合保护那个孩子的人。打从一开始,他将目的地定为玫瑰王国,也是因为爱神殿就在那里。

      噶?
      爱德华懵了。  
note作者有话说
第4章 四只反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