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两秒钟的沉默过后,一旁的宁菲忽然捂着嘴,偷笑起来。

      而宁时越也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了什么,一脸想解释,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

      网友们:……??

      【呃,宁时越和她姐的关系……好像不像传闻中那么差?】

      【就是啊,如果真的姐弟不和,会把衣柜让一部分出来给姐姐用吗?】

      【笑死我了,原来宁时越也会被姐姐抢衣柜啊,姐弟血脉压制不是说说而已!】

      【哈哈哈宁老师在狂笑,眼睛都弯成一条缝了】

      【我好像……有点喜欢上这一家人的氛围了怎么回事?】

      听到宁时越的“控诉”,宁芋萱也不急着为自己辩护。

      直到宁菲笑得差不多了,宁芋萱才理直气壮地开口:“那你说怎么办?要不一会儿等节目录完,你把我的衣服都扔出来?”

      宁时越:“……”

      他别过脑袋:“不用。”

      顿了顿,又补一句:“你衣服那么多,全扔出来我还嫌累呢。”

      娱乐圈的工作时间不稳定,宁时越除了泡在剧组就是赶通告,经常大半夜才能回家。

      宁菲有轻度精神衰弱,为了不影响母亲休息,宁时越单独租了一间公寓,一年中有大半的时间都住在那边。

      日常穿的衣服大多放在那边的公寓,这里只用小半个衣柜倒是也够了。

      宁时越的自我介绍被打断,但工作人员见现场的气氛很好,也没有阻止这一家人的互动。

      只是为了保留悬念,摄影机还是一直没拍宁芋萱,观众们看到的是宁时越一直在和画外的人说话。

      刚开始弹幕里还有不少人说不想看宁芋萱,如此一来,观众们反而好奇起来。

      【摄影师还怎么不拍姐姐啊?哪有人说话都不给镜头的?】

      【就是啊,就算宁芋萱不讨喜,完全不拍她也说不过去吧?】

      【快快快,我想看姐姐到底长什么样子!网上能找到的就只有一年前的那部扑街剧,还没几个镜头】

      【你们期待别太高,我记得长得很网红,还有点整容脸】

      宁时越的自我介绍结束后,终于轮到了宁芋萱。

      工作人员先cue了一下流程:“接下来呢,就轮到咱们宁老师的女儿,芋萱小姐了。”

      话音落下,镜头终于给了宁芋萱。

      画面里出现一张不施粉黛的面容,弹幕随之安静了一瞬。

      【这是……素颜?我能说不愧是宁老师的女儿吗?也太好看了吧!】

      【呜呜呜我都快哭了,谁懂,好像又看到了十八岁刚出道的宁老师】

      【果然美人的基因是稳定遗传的!这一家人的颜值都好绝】

      【说起这个……宁老师的前夫到底是谁啊?这么多年居然都没被扒出来吗?】

      宁菲的两个孩子里,宁时越的长相更多地遗传了父亲,只有眼睛和宁菲最像。

      也因此当时宁时越选秀出道,知名度大涨,却整整两年都没被曝光出是宁菲的儿子。

      还是去年有狗仔拍到了宁时越和宁菲见面,网上各种流言不断,为了避免被胡乱揣测,宁时越才主动在社交平台公开认证了自己和宁菲的关系。

      当天晚上,#宁时越是三金影后宁菲的儿子#空降热搜第一,后面跟了个“爆”字。

      原本还在担心偶像陷入丑闻的粉丝们一下子挺直了腰杆,说宁时越是遗传了影后的美貌和演技,所以年纪轻轻就么优秀。

      黑子们也闻风而动,声称怪不得宁时越能爆火,原来是有个影后妈妈在圈里疏通关系。

      众人不知道的是,其实当初就连业内也没几个人知道宁时越和宁菲是母子。

      是宁时越自己坚持要隐瞒这层关系,希望凭借自己的能力闯荡演艺圈,否则以宁菲在圈内的人脉,他根本不需要通过选秀出道。

      相比宁时越,宁芋萱和宁菲年轻时候的样貌则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同样巴掌大的精致小脸,挑不出一丝缺点的五官,以及女娲毕设般恰到好处的三庭五眼,美到不可方物。

      唯一的差别大概就是,宁芋萱的眼尾和母亲相比更加上挑,平添几分艳丽。

      可惜之前宁芋萱出演那部电视剧时,化妆师用了根本不适合她的网红妆,破坏了她原本已经很完美的五官比例,反而看起来像是整容脸了。

      在一片被惊艳到的弹幕中,宁芋萱冲着镜头笑了笑:“大家好,我是宁芋萱,是宁老师的女儿。”

      【救命,笑起来更美了!】

      【我承认之前草率了,就冲着这颜值,就算性格不好我也忍了!】

      三人都介绍完毕,工作人员推进流程:“听说宁老师今天准备了几道拿手菜,时候也不早了,不如给大家露一手?”

      宁菲温柔一笑:“嗯,我预备做一道萱萱爱吃的鲈鱼,一道小越喜欢的茄子,再炒个青菜,煮一碗鸡蛋汤。”

      说是宁菲来做午饭,但为了拍摄效果,宁芋萱和宁时越当然也要去帮忙。

      家里别墅的厨房非常宽敞,足够三个人以及两位摄影师同时进入。

      鲈鱼已经提前处理好,放在盘子里腌制。

      宁芋萱去剥蒜,宁时越开始切葱和姜。

      宁菲拿出一个碗,用各种调味品调红烧汁。

      宁时越看了一眼酱汁,随口问:“鱼做红烧的?”

      “嗯。”宁菲往碗里加料酒,“妈妈知道你喜欢吃清蒸的,下回给你做。”

      宁芋萱剥好一颗蒜,凑过来:“宁时越,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没习惯吃红烧的鲈鱼呢?”

      宁时越的嘴角抽了抽,没忍住回:“这么多年了,你不是也还吃不惯清蒸的?”

      宁芋萱振振有词:“我比你大两岁,吃鱼的时间也比你多两年,当然应该是你习惯我。”

      宁时越:“……”

      【哈哈哈笑死我了,宁芋萱这是什么歪理】

      【关键宁时越还一脸无法反驳的样子,太搞笑了哈哈】

      【我也爱吃红烧的,我宣布这一轮我支持宁芋萱!】

      宁菲放完糖后开始搅拌料汁,顺便当和事佬:“没关系小越,茄子我做清蒸的,合你的口味。”

      宁时越还没回答,宁芋萱又嘀咕:“其实茄子也是红烧的好吃……”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旁边的宁时越听到。

      宁时越眉心一跳:“宁芋萱你——”

      宁芋萱见好就收,摆手:“好了好了,看在你是我弟的份上,我勉为其难一下,同意吃清蒸茄子。”

      宁时越被她气笑了。

      这幅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吃了多大的亏。

      弹幕的“哈哈哈哈”更多了。

      【哈哈哈我替宁芋萱说了,茄子她也比宁时越多吃两年】

      【笑死,拽王在线吃瘪,果然能治弟弟的只有姐姐】

      工作人员提前做了功课,本以为宁时越和自己姐姐的关系一般,做饭这一段的气氛会比较尴尬,还准备了几个活跃氛围的预案。

      没想到根本不用他们操心,厨房里三个人的气氛就很和谐,直播间的氛围也一片祥和。

      耳返中传来导演的指令:“不错,现在的气氛就很好,就这么继续拍。”

      关注这场直播的不只是导演组和网友。

      另一边,顾云皓正在通过手机投屏看直播。

      坐在他旁边的,是顾云皓真正的心上人,岑梦。

      通过直播看到宁芋萱那边的状况,两人各怀心思。

      顾云皓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刚和宁芋萱提了分手,她居然跟个没事人似的,转眼就在节目上和家人说说笑笑。

      宁芋萱只是他迫于长辈压力而交往的女友,但两人毕竟在一起一年多,宁芋萱的长相和身材更是没得挑。

      顾云皓是个正常男人,不是完全没有过动心的时刻,若不是岑梦时不时提醒,他恐怕早就半推半就,和宁芋萱进行到了最后一步。

      按照他对宁芋萱的了解,对方肯定放下电话就会来他这里求复合,顾云皓甚至都想好了拒绝她进门的理由。

      可偏偏,宁芋萱没来。

      岑梦的心思就更复杂了。

      让顾云皓在节目直播前这个节点和宁芋萱提分手,是她明里暗里推动的。

      顾云皓根本不关心宁芋萱,自然不会在乎这样做会给宁芋萱造成什么影响,她只是撒了几句娇,顾云皓就同意了。

      宁芋萱那么喜欢顾云皓,如果在录制前被分手,就算不立刻放弃录制跑来挽回,也至少会在节目上甩脸子。

      到时候完全不用她出手,被放鸽子或者甩脸的观众和节目组,一定会在社交平台上发酵这件事。

      等节目正式开播后,宁芋萱肯定又会因此针对自己,一来二去,舆论必定会偏向自己。

      到时不仅宁芋萱,连带她那个妈妈和弟弟的名声都会跟着变差,自己则能被衬托得脱颖而出。

      顾家是北城老牌豪门,就算如今没落了些,也不可能让一个风评不好的女人嫁进来。

      这样一来,顾家的长辈自然会偏向于自己,有了长辈的支持和顾云皓本人的心意,宁芋萱再拿什么和她争?

      她可不是有意要害宁芋萱——岑梦这样想着。

      顾云皓对她才是真爱,也早就答应了她要和宁芋萱提分手,什么时间提又有什么分别呢?

      她只是推了一把,让大家都看清宁芋萱是什么样的人而已。

      至于宁菲和宁时越,也是被宁芋萱连累,与她岑梦无关。

      可没想到,宁芋萱那边竟然不为所动,甚至用一番话把顾云皓打得措手不及。

      岑梦看了一眼身边的顾云皓。

      “云皓……”岑梦斟酌着开口,“不然,你再给芋萱打个电话?”

      顾云皓一惊:“你说现在?”

      他出身豪门,从小到大基本事事顺意,但也不是做事完全不顾后果。

      岑梦抿唇扬起一个笑容,安抚道:“云皓,我知道她那边正在录节目,但你看——”

      她指了指被投屏到电视上的直播画面:“芋萱这样强颜欢笑的,也不是个事啊。万一过会儿没忍住哭了,不是更不好?不如你打过去安慰安慰她,她听了一定会很高兴,也会更有动力录节目。”

      顾云皓的眉心微动:“……是吗?”

      宁芋萱在强颜欢笑?

      说实话,他完全没看出来,只觉得宁芋萱看起来心情好得不得了,甚至和家人都比从前更亲近了。

      为此他控制不住地觉得郁闷和憋屈:和他分手,她就这么不在乎?

      但岑梦这么一说,顾云皓再仔细盯着宁芋萱的眉眼看了看,似乎真的从中看出了点勉强的意思。

      也对啊!宁芋萱对自己有多执着,他是知道的。

      他要和她分手,她怎么可能一点不伤心?

      多半是正强忍着难过录节目,装作高兴罢了。

      想到这,顾云皓心里顿时好受了不少,迫不及待地想听到宁芋萱像从前一样,低声下气地挽回自己。

      “梦梦你说的也有道理!”顾云皓看着岑梦,“不过,那边毕竟是在直播……”

      岑梦善解人意道:“云皓你不用担心,芋萱如果要接电话,肯定会避开镜头的。”

      顾云皓思忖片刻,下定决心:“那就听你的!梦梦你可真善良,竟然这么为我的女……前女友着想。”

      岑梦莞尔一笑:“我们都是女孩子,就算爱上了同一个男人,我也能理解她的情绪。”

      顾云皓听得心都软了,伸手轻拍岑梦的后背:“嗯,委屈你了梦梦。”

      他拿起手机,点开宁芋萱的头像,选择语音通话。

      电话顺利拨通,顾云皓心中一喜。

      之前两人吵架,宁芋萱经常赌气拉黑他,过一两个小时才主动解除拉黑过来道歉说好话。

      这次没被拉黑,更加证明了宁芋萱心里是想挽回自己的。

      然而语音电话拨过去,一直没被接通。

      为了防止突发情况,直播节目通常会有几十秒到几分钟不等的延迟,顾云皓也看不到那边的实时画面。

      等待得有些焦躁之时,对面终于接通了。

      ……

      在工作人员的提醒和劝说下,宁芋萱擦了手,到客厅接通电话。

      她知道,节目组是想挖掘更多的爆点,才会鼓励她在拍摄过程中接电话。

      当然工作人员也向她保证,为了保护她的隐私,只会录制她这边说的话。

      耳机里,顾云皓的声音清晰地传来:“芋萱,我有事想和你说。”

      宁芋萱“哦”了一声:“东西准备好了?”

      顾云皓没听明白:“……什么东西?”

      宁芋萱:“看来你不仅是耳朵不好,就连记忆力也出问题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还没反应过来。

      见工作人员在给自己使眼色,宁芋萱转过脸,冲着镜头笑笑:“不好意思,是某个欠债不还的人打来的,我是他债主。”

      顾云皓:……

      观众:……?
note 作者有话说
第2章 002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下本备选:《婚后占有》 《我的校草好大儿穿来了》 《我闺蜜是豪门真千金?!》 《作精女配嫁给男主他叔》 喜欢可去作者专栏收藏~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