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游戏 ...

  •   若想成大事者,必要有抗压能力,可窝窝囊囊的桑雀半点没有。

      从云梦泽酒店出逃的他魂不守舍,躲到马路边才意识到自己丢了伞。考虑到身上的衬衫是特意租借的奢侈品,被淋坏了可赔不起,便破天荒地拦了辆出租。

      空气不通的车内空间好赖隔绝了东港恼人的回南天。

      灵魂回归肉|体,桑雀从鸵鸟般的失败感中生出了强烈的愧疚,郁闷地按着手机给HR朋友发微信:“邵阳,对不起啊。那个投资被拒绝了,我没表现好。”

      小太阳般的邵阳回复很快:“没关系啦宝宝,摸摸你!是大佬们没眼光哈哈哈。”

      他们明明同岁,但可能是公司主营耽美恋爱游戏的关系,邵阳讲话总和淘宝客服一样甜腻。

      桑雀关掉已有划痕的屏幕,揉了揉自己僵硬的脸,认命般地坐着车朝公司去了。

      此时有一辆低调的豪车轧着水迎面冲过,司机很兴奋:“嘿,迈巴赫!”

      桑雀不感兴趣,连眼皮都不抬。他明明真的很想把那个游戏做完,为了做出好看的PPT来,甚至一个多月都没睡好觉,结果几句话就被无情否决。

      我真有那么差劲吗……
      他感觉自己像颗缺水的植物,快要枯萎掉了。

      *

      茶室依然清幽。

      在英国读了六年书的陈聿深已经不太习惯东港的生活了,什么都感觉新鲜。可当他看到哥哥陈聿原阴着脸走到面前时,早已褪色的凉薄记忆瞬间卷土重来。

      大家都说他俩投了个好胎,能给大商人陈恪鸣当儿子。无奈其中不堪,不足为外人道也。

      哥哥的生母是陈恪鸣的发妻,似乎因为陈恪鸣出轨,在他七岁时便自杀了。而那“出轨”对象,就是陈聿深的亲妈明玫。

      不知道是不是老爸觉得对不起正牌老婆的缘故,二十多年了都没有迎娶明玫的意思,多半也觉得陈聿深不是继承家业的料,对他比对哥哥溺爱许多。

      因为那场死亡,每次陈聿深被哥哥盯着时,都能感受到毫不掩饰的刻骨恨意。其实他并不讨厌对方,甚至有些同情,很想证明上一辈的事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可惜陈聿原从来不给机会。

      这日也是,他坐下后连口茶都不愿意喝,便开门见山:“是爸爸让我安排你的工作,别怪我为难你。”

      陈聿深见怪不怪地勾了勾嘴角。这哥哥不愿意回父母那边,连见面都要在外面才舒服,不为难才怪。

      “这家公司有十二年历史,虽然已经在香港上市,但是收入却连年跌落,不容乐观。”陈聿原用手机投给他个文件,“给你一年半的时间,收入增长翻三倍,给股东信心。”

      家里安排的历练肯定不轻松,陈聿深漫不经心地读过,脸色还是逐渐难看:“你是在恶心我吗?”

      陈聿原反问:“怎么了,不是你自己说想尝试IT产业吗?掌管一家游戏公司不是刚刚好?”

      他虽然这般说着,眼里却是十足的嘲弄和鄙夷。

      经营游戏业当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这家叫心跳领域的公司,是专门为女玩家制作纯爱恋爱游戏的。

      其产品当然是性与爱的男男结合,而陈聿深酷哥风格的兴趣爱好和这毫不沾边,平日简直是个绿茶杀手兼浪漫粉碎机,完全无法匹配。

      心跳领域,连名字都腻歪……陈聿深暗自烦闷的同时,莫名回想起刚才那个白衬衫就是这里的职员:也对,那投资机会本来就是易迅集团内部的人才激励机制。

      见弟弟一直垂着眼睫走神,陈聿原掩着厌恶催促:“你不情愿的话,就自己去找爸爸说明,我已经尽力安排了。”

      “没有啊,我很乐意。”陈聿深回神,故意笑得温柔,“甜甜的恋爱嘛,我明白的呀,到时候把哥也做进游戏里和玩家们约会,现成的霸总人设,多好。”

      事实上当然不可能如此恶搞玩家,但现在恶心一下哥哥挺爽。

      陈聿深不等他咒骂自己,痛快起身:“想必你也不愿意跟我吃午饭,回见。”

      说着他便朝外走去,忍无可忍地拽下领带,脱下做作的西装,大步流星地拿着把透明雨伞离门而去。

      *

      “这个季度绩效为什么是D你心里清楚吧?”
      原画组的负责人面无表情地盯着桑雀。

      她是个挺有个人风格的知名画师,但做事雷厉风行,一直都看不上眼前的温吞下属。

      论年龄桑雀还比组长大些,职级却天上地下,以至于绩效面谈变得格外尴尬。

      组长已经习惯桑雀闷不吭声的态度了:“策划组投诉了你两次,你导致部分工作延期,这是很严肃的错误。”

      闻言桑雀实在委屈:“是他们的需求一开始就没写清楚,临近交稿又改了,当时我阻止过……”

      组长蹙眉:“为什么别人没出现这种问题?为什么你出现了问题不第一时间跟主管沟通?”

      因为柿子只会找软的捏啊,因为我学不会发疯文学。桑雀轻声细语:“那天你出差了,我给你留言你没看,就只能先答应下来,毕竟策划部很强势。”

      组长的声音立刻变得尖利:“所以是我的问题?”

      完了,踩到雷区了。桑雀知道继续申辩也改变不了什么,只好垂下头来任命听训。

      连番痛骂之后,组长又威胁:“最近公司大领导层有变动,裁员势在必行,你好自为之!”

      明明雨已经停了,桑雀却瞬间听到雷如天鼓,转念想:这事又在情理之中。

      他刚入职时公司风头正盛,而今的游戏却已经在排行榜上找不到名字了,换领导不足为奇。加之全行业都在裁员,自己在原画组年龄大,职级低,人缘又不好……

      看来要去找工作了,得赶紧准备下简历。

      半分钟之内,常受打击的桑雀被动地接受了现实。

      组长见他一直愣着,态度更不耐烦:“走吧你。”

      *

      之前的CEO已经卸任了,新的神秘老板还没到岗,以至于公司内人心惶惶,波涛暗涌,偌大的办公室鸦雀无声。

      桑雀坐回桌前,终于缓慢而艰难地缓过神来:投资没要到,工作也快没了,今天究竟是什么好日子?

      “生日快乐!”
      甜甜的问候自身后响起。

      桑雀连忙回头,见是人事部的小姑娘,不由露出笑意:“谢谢。”

      HR把福利草莓蛋糕放在他的桌上,立即踩着高跟鞋轻盈地走掉了。这还挺人性化的,可三十岁的生日,也不是很值得庆祝。

      走神空档,旁边的同事罗杰搭话:“你生日怎么不早说?”

      耽美游戏的制作者也多是女孩子,他和桑雀属于游戏原画组唯二的两名男性,可惜并没有“相依为命”的交情,因为罗杰人过于机灵,总能跟大家打成一片,只有在需要桑雀做事时才会主动理他,关系不咸不淡。

      桑雀微笑:“没什么好说的,又不重要。”

      “怎么能这么讲呢?刚好我送你份大礼。”罗杰眼神狡黠,“之前答应给你介绍帅哥的,晚上带你去见见。”

      桑雀母胎单身,但从小就知道自己喜欢男的,他当然没有和同事出柜的必要,但之前罗杰追问过,也没打算刻意否认。

      至于相亲之类的提议,只是对方自说自话罢了。

      孤独的桑雀曾非常渴望爱情,但同志又没婚姻和孩子,即便如此还要带着现实条件去评价彼此,不就和谈投资一样么?除了被否定的尴尬,什么都不会得到吧?

      见他犹豫,罗杰自顾自地打开手机联络:“万一合适呢,就当交个朋友啦,我帮你约。”

      桑雀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冷着脸的组长叫走,安排新的任务去了。

      身边无人,罗杰打字更毫无顾忌了几分:“王哥,晚上我带桑雀去,你答应给我的红包还算数吧?”

      “真的?他答应了?”
      对方很有兴趣。

      罗杰抬眼观察过正被组长喋喋管教的桑雀,心里鄙夷:到底有什么人格缺陷?长得像个狐狸精,却天天夹着尾巴做狗。

      他飞快回复:“他很清高的,别说约,要说谈恋爱。不过那他也不见得愿意,来撩他的男人不少,干脆把他灌透了直接睡,嘻嘻。”

      “不会给你惹麻烦吧?不是你同事吧?”

      罗杰扶了下黑框眼镜:“不怕,马上就被开了。到时候断掉收入穷得叮当响,巴不得能从你那混个三瓜两枣呢。”

      这时桑雀已经郁闷着走回来了,多半是被安排了不感兴趣的工作,也没心情继续和罗杰胡扯,带上耳机便对着屏幕翻找素材。

      他正脸明艳,侧脸却因清瘦的骨相而显得纯情,蝶翅般的睫毛下像是藏着雾气,仿佛不可触碰,偏又因逆来顺受的性格而总招来阴暗的欺负。

      是的,罗杰刚入职时也对桑雀含蓄地示过好,不经意就被桑雀以“只愿意和学霸帅哥谈”的说法给羞辱到了。

      之后他和大部分同事一样,走不近迟钝的桑雀,就想搞得他更悲催——能破坏美好的东西有时比拥有更爽快,只是那种恶劣的爽快,不便宣之于口罢了。

      等你被人玩成破抹布,我得好好瞧瞧你羞耻崩溃的表情。罗杰眯起眼睛。
note作者有话说
第2章 游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同系列文·连载中」 《寄宿后XP百分百契合怎么办》云礼x程酌 「同系列文·预收」 《爱是自卑弃暗投明的时刻》林羽鹿x秦世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