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我赌一百块!下一个过来的一定是红方!!”

      蹲点等嘉宾实在无聊,场务小姑娘已经和摄影赌起了下一位入住者选择的身份。

      《爱情狩猎》是个同性恋综,为了区分方便,攻受方用了蓝红两种颜色,各自戴了不同的手环。

      “那也不一定,里面正两攻一受激烈着呢,”摄像胸有成竹,“依莫姐的脾气,放三个蓝方进去搞得大修罗场也说不定!”

      “一百块,赌不赌!谁输了谁今晚请吃夜宵!”

      “赌什么赌!”副导一巴掌拍了两个人,“你这镜头再不对上去就要虚焦了!”

      “公交车来了,干活!”

      “这还是第一个坐公交来的,”公交缓缓驶来,场控小姑娘垫着脚,“这位是什么职业呀,学生?”

      她话音刚落,车门开启,一人拎着行李箱下了车。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我第一次见真人比照片好看这么多的!!!”

      高大的悬铃木遮天蔽日,暖阳顺着缝隙洒落下来,那人穿了件纯白色的毛衣,腕上戴着红色的手环,柔软的刘海挡在额头,水蓝色牛仔裤里包裹着的长腿匀称漂亮。

      他手里握着导航,有些犹豫地望了眼前豪华的别墅,直到确认确实是定位上的那一栋,这才拖着行李箱走过去。

      场控一只手捂着嘴巴,已经可以预想到等会儿他进门的时候其他嘉宾会是什么反应,摄制组为了不干扰素人一般不会离得太近,场控跟着摄像远远地转着身位,看着他从公交一路走到别墅门口。

      男生的脚步突然停住了。

      察觉到摄制组的存在,他偏过头,有些羞涩但还是非常礼貌地,稍稍弯了下腰,朝他们露出一个感激的笑来。

      这一幕在镜头里被无比清晰且缓慢地放大,子弹一般狙击了三个人的心脏,场控奋力地伸手拍拍通红的脸。

      男生这才走过庭院,脚步在即将踏上第一层阶梯时被叫停:“好!这个镜头就先到这里吧,等会儿再进去!”

      “时先生,”副导小跑过去,“咱们等会儿还要录一个你进行猎人选择时的视频,然后再进别墅。”

      他挥挥手:“小袁,你去带时先生去负一楼的演播厅。”

      “好嘞!”陪漂亮弟弟聊天,场务求之不得,当即一伸手要去接行李箱:“给我吧!你叫时栖对吗?”

      “嗯。”

      时栖点了点头,却没把行李箱递过去,而是自己拎着下了台阶:“姐姐,你叫什么呀?”

      “我叫袁圆!”妈呀,接了四个人,终于有人问她一个小场务的名字了,袁圆简直喜极而泣。

      “你们要一直在院子里等嘉宾过来吗,”时栖说,“好辛苦呀。”

      救命,这是什么漂亮暖心小天使!

      “没关系的!偶尔也能休息,”袁圆赶紧伸手,“你把行李箱给我吧,不然等会儿到了演播厅导演看到,肯定是要骂我的。”

      “好,”时栖一笑,“那我到演播厅门口再给你吧袁姐。”

      齿轮响在走廊上,袁圆觉得自己心脏也跟着一起咔嚓咔嚓跳动起来,她是真心希望这么好的男生能在节目里有个好结果:“我们导演脾气不太好,要求又很严格,”袁圆提醒道,“如果等会儿她要是在训人的话,我们就先在旁边等一下不出声就行了。”

      她说着,双手捂在耳朵上示范道:“就算是骂道我们了也千万别回怼,低着头装听不到就好。”

      时栖默不作声收下这个情报:“导演这么凶吗?”

      “是呀,不过莫姐确实挺厉害的,”袁圆语气崇拜,“要不然也不能拉来江导的试镜名额。”

      “那可是江导,去年刚拿了金象奖,别说了素人了,好多明星都抢着要报我们这个恋综呢。”

      “哇,”时栖小小地惊叹了一声,“那我好幸运。”

      “不过我觉得你比那些明星长得还要好看!”

      “好了,就是这里。”袁圆一指前方紧闭的隔音门。

      为了录制方便,节目组将别墅负一层的会客厅改成了个小型的临时演播厅,时栖这才将行李箱递给袁圆,刚一推门,立刻听到一道犀利的女声——

      “画面卡头了都不知道调一下,你是第一天做这份工作吗!”

      “灯光呢?我说了多少遍氛围要柔和,你拍的是恋综还是恐怖片?”

      “我刚刚说的分明是切2号机,你自己看看动的是几号?”

      “没听到?你自己没有一点常识吗?一个受坐在两个攻中间你不切他们俩的反应给我切鞋底,你是打算拿辞退工资买双同款吗?”

      女人烫着大波浪踩着细高跟,哒哒声像是敲在人头上的锤子,摄像灯光切机导播一起低下了脑袋。

      没想到一来就遇到导演训人,袁圆拼命地给时栖试着眼色,试图拉着他一起缩着头当鹌鹑。

      最惨的当然是今天的切机导播,因为在关键镜头切错了机位,已经被莫筱叫下来挨训了,一个大男人低着头,整个人感觉马上都要哭了。

      “紧张?敢情你是来这里练胆子了,我有没有说过……”

      “莫导好!”袁圆一个没拉住,时栖已经冲了出去,主动站到中间打断了莫筱,弯腰道,“我是第四位入住者时栖,这段时间麻烦您照顾啦。”

      整个演播厅里的人齐刷刷地望向了他。

      敢在莫筱训人的时候讲话,时栖还是第一个。

      导播虽然感激还是心惊胆战,生怕这个刚来的漂亮小男生跟着挨骂。

      可莫筱只是淡淡地望他一眼,随后竟然真的一点头,就这么放过了导播:“各部门调整设备,道具组准备,十分钟后进行身份选择拍摄。”

      导播双手合十,在莫筱看不见的地方朝着时栖狠狠地拜了拜。

      “你再跟我过来补个妆。”莫筱转头冲着时栖道。

      化妆师想跟着进来,被莫筱给拒绝了:“你那妆造恨不得把睫毛眼影都给粘一遍,他不需要,”莫筱说着拿起眉刀,“我亲自来。”

      化妆间的门砰的一声被关上,袁圆犹豫着走向导播:“路哥,莫姐不会是要单独训他吧?”

      路航也有点担心:“那……应该也不会吧。”

      “莫姐之前训人,也没见避着其他人的啊。”

      *
      “所以……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化妆间里,时栖散漫地靠在椅子上,莫筱弯着腰,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时栖的眉形之后开始下笔:“闭眼。”

      “短短一会儿就策反了我两个制作人员,我的方案非常适合你,不是吗?”

      “你指什么?”时栖嗤笑了一声,“让我装成一个乖巧单纯的学生骗取信任,等他们上钩之后,却在最后一刻让他们知道我只是个过来拿钱的狼?”

      “这样有什么不对?”眉笔从左边换到右边,莫筱道,“狼和兔子都是节目规则,来参加就要遵守。”

      “你隐藏的身份,你现实的身份,这些都是可以引起极大热议的反转点,只要按照我的方案执行,节目播出之后,你将会成为这个恋综最大的讨论点。”

      很多综艺为了后期的收视率,都会提前预设爆点,莫筱从签下时栖的那一刻就从这个人身上看到了自己最大的话题——反差的家世,狼与兔子的模糊身份,还有他身上那种可以讨所有人喜欢却又从来不喜欢所有人的矛盾气质,他几乎能凭一己之力让整个恋综热起来。

      “到时候,你前期每一个举动,都可能成为教科书般的范本。”

      “会有那么多人关注到你的长相,你的演技,这些是那些小明星挤破头都得不到的东西,”莫筱很知道如何切中时栖的命脉,“更何况你还有《越界》的试镜。”

      “江导是你妈妈的故友,你可以自己去了解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时栖,时董不该轻易改了你的志愿,”莫筱循循善诱,“你身上很有你妈妈的灵气,在这个媒体时代,假以时日,你一定可以超过她。”

      “你给我一个爆款作品,我给你再一次进入这个圈子的机会,很划算,不是吗?”

      落下的细碎眉毛被擦去,时栖睁开了眼睛。

      他那双永远令人惊艳的漂亮眸子弯了下,在莫筱说了这么多之后,时栖似乎只问了她一个问题:“昨晚南郊的月亮漂亮吗?”

      莫筱举着防晒的手一顿,半晌才道:“时少,我跟时董只是曾经的合作关系。”

      “更何况,他也没有带我回过南郊。”

      可时栖已经再次闭上了眼睛,好像他也不是怎么在意这件事。

      “我可以跟你合作,”等莫筱将防晒涂完,时栖才重新缓缓地睁开眼睛,一字一句道,“但是,我需要一些改动。”

      *
      “各部门准备!”

      暖白色的灯光从时栖的下巴收拢,映出漂亮的蝴蝶痕迹,周围都是漆黑的墙壁,时栖坐在一张桌子旁。

      桌上的盒子摆放着两枚精致的金色硬币,硬币上是象征着两种不同身份的图腾——

      一枚是摆出眼神凶厉进攻的狼。
      一枚则是手捧爱心的可爱兔子。

      莫妮卡站在导播位上,望着时栖的方向,手指握麦:“三、二、一,开始!”

      摄像打开了机器,闪着红点的镜头对焦到时栖的脸上。
      莫筱静静地注视着他的反应。

      几乎就在镜头推进的一瞬间,时栖原本分开的脚尖并拢在一起,双手交错着放在胸前,似乎是还不太适应镜头,眼睛下意识地眨了一下,随后便瞪大瞳孔,那张漂亮面孔盯着面前的电视屏幕,像一个刚刚见到老师的学生一样,等待着发号指令。

      局促、不安、但又带着一点焦虑和期待,这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面对镜头的完美反应。

      路航一回头,发现永远冷着一张脸的莫筱居然罕见地笑了一下。

      为了让观众更加明晰,时栖面前的电视屏幕开始播放着之前在短信上发过一遍的信息:“恋综规则:如果恋爱猎人和恋爱猎人在一起,那么他们将收获幸福的爱情……”

      “你的选择是——”

      屏幕翻转,出现了两个选项:

      “金钱猎人or恋爱猎人?”

      时栖沉默着望了一会儿面前的硬币,似乎是在思索。

      他想起自己时臣屿摔砚台时说过的话:“你以为那些人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是我的儿子,如果你没有这些钱,还有谁会来爱你!”

      时臣屿说得挺对的,时栖想,毕竟自己也压根不会爱人。
      他从出生就没有感受过爱,也不具备将爱传输出去的能力。
      那些人喜欢他的钱,而他用他们的一点新鲜感来打发自己无聊而又乏味的人生。

      再说了,喜欢钱有什么不好,钱可比人值得爱多了。

      时栖垂下头,白皙修长的手指搭在桌上,缓慢地伸向了那头凶猛的狼的方向。

      他先是摸索了一下,随后才将那枚印着图腾的硬币放在掌心,低头看了几秒,潮湿的手掌完全收拢起来,虽然还有些怯场,可眼神里却透着纯然的坚定:“我选好了。”

      *
      “终于好了!”

      这回是副导接的人,他还不知道刚刚演播厅里时栖的选择,友好地介绍着走位:“等会儿我们还是从这个楼梯上去,跟刚刚的镜头做一个衔接。”

      “这次不用喊卡,你可以直接进去,我们跟拍就好了。”

      副导说着拍了拍他的肩,因为时栖刚刚那个笑,副导又多说了一句:“里面目前是两攻一受。”

      副导悄悄附在时栖耳边:“场面可是焦灼得很呐。”

      时栖知道这是让自己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当即道:“谢谢您,我会注意的。”

      好乖的学生,副导想,肯定是选了兔子。

      “好了,别紧张,做自己就好,”副导冲他打气,“加油,进去吧!”

      摄像的镜头缓缓拉远,植被丰盛的庭院里,男生拖着浅蓝色的行李箱走过鹅卵石小路,踏上台阶,站到了心动小屋的门前。

      啪嗒——时栖伸手推开了门。

      入门就是宽敞明亮的客厅,和副导说的一样,房间里已经有了三个人。

      两攻一受。

      三个人挤在同一张双人沙发上,看得出拥挤又局促,这也和副导说的一样——场面,十分焦灼。

      行李箱的拖地声打断了这场僵持,三人一齐朝着时栖望了过来。

      “到时候,你前期每一个举动,都可能成为教科书般的范本。”

      想起莫筱的这句话,时栖眉眼一弯,目光中既无打量也无惊讶,只是柔声笑道:“你们好!”
note作者有话说
第4章 第四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