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窒息如潮水般涌来,脖颈传来剧烈刺痛,眼前鲜血一片,随着强烈窒息逐渐着陷入麻痹。

      黑暗中泛着银光的刀刃刺破血肉,红色液体喷溅而出,浓郁血腥味萦绕鼻尖,女人按住她的脑袋一刀接着一刀,飙升的肾上腺素屏蔽了痛觉,除了体内不断流失的温度什么都感觉不到。

      时间:2024年5月28日00:23,童阳死亡。

      忽然之间,童阳身体重心往前偏移,一股失重感传来,眼睛逐渐有了知觉,缓缓睁开后,眼前微弱的烛光跳动,铺满试卷的书桌映入眼帘。

      “砰!”
      童阳猛地站起身来,椅子受到外力影响重重砸在地板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怎么……”童阳惊愕地睁大眼睛,双手撑在书桌边缘,惊魂未定,整个人像被从水里捞出来,浑身大汗淋漓。

      “怎么回事?”
      她脸色煞白,迷茫又惊恐地看着眼前一幕,摔在桌面的手机显示着“水友吃瓜007”群聊界面,对话停在童阳发出的消息:【那高考怎么办】

      然而屏幕上方显示的时间为00:13分。

      “十二点十三分……”童阳呢喃道。
      记忆中忽然闪回一帧画面,失去意识前一刻掉落在身边染了血的手机亮起了屏幕,时间显示为00:25分。

      是梦吗?她不小心睡着了做的一个噩梦?未免太过真实了……

      不、不可能!不会存在这么真实的梦!

      躲在门后时间太长以及情绪紧张,导致躯体僵硬,又突然出现的女人吓得失了神,没等她反应过来女人已经举刀刺了过来,童阳再想反抗为时已晚。

      童阳清晰地记得冰凉刀刃划破皮肤带来的剧烈刺痛,直到现在依旧心有余悸。

      【叮咚——】
      2024年5月28号00:14分,“水友吃瓜007”群聊一则新闻链接弹了出来。

      ——寒门天才童阳,高考前十天因入室抢劫死亡,老师惋惜不已:她或许可以成为理科省状元!
      同时,手机上方的信号格完全空了,信号已被完全屏蔽。

      被杀死后她回到了死亡时间的十分钟前?为什么?

      妈的,没时间追究那么多了!

      上一次看完这篇新闻报道,童阳注意到时间是00:19分,直到这时候门外才传来脚步声,也就是说她至少还有四分钟的逃生时间离开这里。

      童阳吹灭蜡烛,拿起螺丝刀,迅速离开卧室来到客厅。

      这栋楼每一层都有九户人家,分为南北两个楼梯道,童家门牌号是307靠近北边楼梯道,凶手一定是从北边上来她才能听到楼道传来的脚步声,四分钟时间应该不会和凶手在楼道撞上,可是难保凶手没有事先藏在什么地方,伺机而动。

      如果想要离开她只能尝试走南边的楼梯道。

      童阳轻轻拉开门,动作小心翼翼,避免发出太大声音,当门口出现足够一人通过的缝隙时,她侧身走了过去,夜晚刺骨的风吹得她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警惕地前后看了一眼,走廊一片漆黑,空无一人,剩余几户人家门窗紧闭。

      ——没有人!
      童阳没再犹豫,迎着冷风快步走向南边楼梯口,楼里隔音不好,她没有直接跑过去,担心会引起凶手注意。

      一路来到南边楼梯口,因为太过紧张童阳呼吸起伏剧烈,时而吹来的风引起一阵奇怪异响,总觉得身后亦步亦趋跟着什么人,她几乎三步一回头,生怕背后突然蹿出来个东西,好在直到她走进楼道都没有动静。

      “呼……”
      童阳贴着楼道的墙壁,沉沉吐出一口气来。

      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觉得放松,依旧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刚才她没有看清女人的脸,仔细回想,女人不仅拥有大门钥匙,甚至对她家里的构造一清二楚,连她住在哪间卧室、童乐不在家中都了如执掌。

      是认识他们的人?小区里的其他居民?
      可是,童阳从来没和别人结过仇,小区里也基本没有年轻人,到底是谁要置她于死地?

      这个凶手和杀害面包店老板的凶手是同一个人吗?她在成功杀害童阳后也会离奇消失,成为一桩悬案?

      童阳紧咬牙关,沿着墙壁往下移动,到楼梯拐角处先仔细观察周围情况,确认没有异常情况后才迈向下一道阶梯。

      汗水打湿了衣服,黏答答地贴在背后,脚步莫名变得沉重许多。

      明明再过十天就要高考,她怎么死在这种时候?就算必死无疑她也要活到高考结束,否则十几年的努力岂不是全部竹篮打水一场空?

      进入二楼楼梯口,夜风吹得走廊地上的塑料口袋哗哗作响,童阳沉重喘息,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身体靠在墙上缓和自己僵硬发软的双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用胳膊挡着光线看了一眼时间00:17分,依旧没有信号。

      她再次尝试拨通报警电话,依然以失败告终。

      关掉手机重新放回口袋,童阳深吸一口气,没有贸然向下走。

      00:19分凶手出现在楼道中,但是她所在的楼层不高,在三楼。
      从一楼到三楼正常人需要耗费的时间是三十秒左右,脚步再慢一点也就不到一分钟时间,如果她现在下楼极有可能会和凶手打个照面。

      理论上,就算撞到一起童阳能够凭借反应意识成功逃跑,可是经历了不久前发生的事情,直到凶手将刀举起来她都完全没有反应,可以证明理论知识完全没有用。

      在一个人真正面临极限恐怖的情况时,大脑和身体会像宕机一样失去反应,身体发软只是其中一个表现形式,更甚者或者难以发出一丝求救声音。

      所以,童阳目前所能决定的最好处理方式,就是凶手在00:19分进入房间到00:23分的四分钟时间里,快速离开这栋楼、离开小区到有信号的地方进行报警。

      呼救只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以及将其他人拉进危险之中,而且东杨小区几乎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杀人凶手明显不是第一次行凶,未免牵扯到其他居民,最好是由警察来将她抓获。

      时间缓慢地流逝,童阳汗水沿着下巴滴落,额头碎发湿漉漉贴在皮肤上,令人难受不已。

      “咚——”

      不知过去多久,突然响起一道清晰明了的脚步声。

      童阳瞬间精神紧绷,握着螺丝刀的手用力到颤抖,足足几秒时间后才意识到脚步声来自与北边的楼道。

      凶手似乎并没有打算隐藏自己的踪迹,脚步声不徐不疾向三楼移动,金属碰撞在空心栏杆上发出清脆声响,大约是她拿着刀在缓慢地敲击。

      这种声音,格外地令人头皮发麻。

      童阳深深闭上眼睛,让自己保持镇定,当脚步声抵达三楼,两道敲门声响起无人回应,紧接着传来了钥匙扭动锁芯的声音。

      就是这时候!
      童阳立刻加快脚步往下走,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穿过封闭的楼梯拐角,终于迈向了最后一道楼梯。

      盈盈月光悬挂夜空,湿润草香扑鼻而来,童阳几乎停止跳动的心脏仿佛重新活了过来,冰凉麻木的四肢重新恢复了温度。

      只要趁现在离开这里去报警,她就能躲过这一劫!

      她才十七岁,生命不应该定格在这个夜晚,她会拥有靠自己努力得来的美好未来!

      或许就是上天不忍让她在如花似玉的年纪惨死,让她提前知道了未来,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童阳绝对不会辜负期望,她会好好活下去,为自己和童乐创造美好的生活!

      一道月光铺在童阳身上,劫后余生的狂喜让她心跳剧烈,凶手现在就在她的房间,她有至少四分钟的时间离开这里报警!

      “吱呀——”

      突然,一道合页生锈后发出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

      童阳站在屋檐下,只要选择离开她就安全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鬼使神差回头看了一眼。

      一楼靠近楼道的那户人家窗户半开着,被风吹得前后晃动的窗框合页发出刺耳声音,一道烛光幽幽洒在窗台上。

      这栋楼除了童阳,还有一位老奶奶。
      童阳住在三楼,她则住在一楼。

      “咳咳……”老人隐忍的咳嗽声通过窗户传出来。

      与此同时,一个金属物体从高处掉落,“咚”的一声砸在距离童阳几个身位的地上。

      童阳下意识抬起头,看见三楼阳台上趴着一颗骨碌碌的脑袋,几欲撑破眼眶的眼球从上往下死死盯着她,喉咙发出怪异又恐怖的笑声。

      “找到了——”

      童阳脸色发白,看见女人飞快朝南边楼道跑去,明明知道自己应该离开,双腿却像灌铅一般寸步难行。

      怎么办?她应该怎么办?
      提醒老奶奶这栋楼里有杀人犯?如果凶手原本的目的只有她呢?会不会因此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算了吧……凶手的目的只有她,她只需要逃命而已,假如凶手临时改变目标,那跟她也没有关系不是吗?她还年轻,还没有参加高考,不能就这么死了……

      跑!她得赶在凶手追上来之前离开这里去报警!

      童阳拔腿就往前跑,大概十几秒后她气喘吁吁地回过头,看到女人已经跑出了楼道,弯腰捡起掉落在地的匕首,抬头阴测测地看着她。

      没错,她的目标就是自己!
      童阳兴许松了口气,更加奋力地向小区门口跑去。

      可是,短暂几秒后,她再次回过头去。
      女人没有追上来,站在屋檐下冷冷盯着童阳,然后转身走向了那道敞开露出一抹烛光的窗户。

      一楼的窗户没有安装防盗栏,因为没有小偷会在一个被称为“寄生虫”居住的地方进行偷盗,童阳卧室安装防盗栏只是防止晾晒的衣物被风吹走。

      女人推开半掩窗户,一只脚踩在窗沿上,手里握着锋利匕首,月光下回头看向僵立在原地的童阳,露出一抹邪肆的笑容。

      童阳精神已经到了崩溃边缘,内心有道声音疯狂在说她应该离开这里去报警,应该首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她还年轻,她吃了十几年的苦,一个人把弟弟拉扯到九岁,她马上、马上就可以迎来另一种更好的生活,只要参加高考,只要拿到名次……

      对,她应该立刻离开去报警……

      “你是谁?!”
      老人惊怒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是的,她该离开……
      童阳,该离开了。

      “你他妈的!!!”
      童阳近乎绝望地怒骂,速度竟然比逃跑时更快,冲向了那扇半开、露着烛光的窗户。

      随后狠狠一脚,踹开了老旧的木板门。
note作者有话说
第3章 第三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