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天空昏沉沉,厚重的乌云将阳光给挡得严严实实的,一丝光亮都没透出,冷风吹来,又湿又寒,冷到骨子里。

      陈云州将两只手揣进袖子里,吐出一口白气,问前面赶车的刘春:“刘叔,看这天气,可能会下雨,咱们还有多久才能到庐阳?”

      刘春抓住赶车的绳子,眯眼远眺,无比肯定地说:“快了,快了,今天肯定到。”

      昨天他也是这么说的。

      可现在走了一大半,即便怀疑刘春不靠谱,陈云州也只能暂且将就,因为他兜里只剩几块碎银子,更因为他是个没有原主记忆的穿越者。

      五天前,陈云州作为优秀扶贫干部在回市里接受表彰的车上打了个盹儿,睁眼就来到了这个陌生又落后的朝代,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客栈的客房中,举目无亲,好在随身包袱里还有点碎银铜钱和几封书信以及一纸公文,这才不至于让他流落街头。

      通过这几封书信和文书、告身,陈云州约莫搞清楚了自己这具身体的身份。

      原主也叫陈云州,今年十八岁,去年高中状元,而且还是三元及第,乡试会试殿试场场拔得头筹,深受皇帝赏识,被安排到了翰林院做编修,前途无量。

      吏部尚书极为看好原主,将女儿许配给了他,只待来年春暖花开就结秦晋之好。

      本来是天胡开局的人生,但去年象州仓监朱温时造反。

      平乱后,皇帝秋后算账,鸿胪寺卿朱温清因为名字跟反贼头领朱温时仅一字之差,便被扣上了逆贼同党的罪名,下狱抄家。

      原主上书替朱温清说情,皇帝一怒之下,将他贬到了南方偏远之地庐阳县,吏部尚书也退了亲。

      不知道原主是不是受不了这接二连三的打击,一命呜呼了,最后便宜了陈云州。

      但陈云州宁愿不捡这个便宜,他好不容易才干出点成绩,奖状都还没拍到老爷子面前,就这么穿了,实在是不甘心。

      陈云州放好原主的东西,在客栈躺了两天,始终保持着醒来的姿势,只希望睡一觉就穿回去。可惜躺得骨头都痛了,睁开眼还是这简陋的客栈。

      回去无望,身上银钱也没多少,陈云州只能拿着原主的东西去庐阳县赴任了,好歹也是个正儿八经的铁饭碗。

      于是,陈云州便雇了刘春送他去庐阳。

      刘春身材矮小,人看起来也老实本分,应该没什么歪心思。即便有,就他那身板,谁干掉谁还不一定呢。

      就是他这老马实在是太慢了,说好两天的路程,这都第三天了,连县城的影子都没看到。

      陈云州支着下巴:“刘叔,今天天黑之前到达庐阳县城,我付双倍的钱。”

      “好嘞!”刘春吆喝一声,用力一甩鞭子,催促老伙计快点。

      只是没走多远,他忽然拉了拉缰绳,放慢了速度说:“公子,前方有个老婆子在冲咱们招手。”

      闻声,陈云州抬头就看到一个干瘦的小老太太拄着根棍子站在路边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们,估计是想搭个便车。

      陈云州上辈子在乡下见多了,镇上的车经常顺路搭载腿脚不便的老人。他对刘春说:“停一下吧,要求不过分就答应,若是为难就别管了。”

      “好嘞。”刘春停下马车问道,“婶子,有事吗?”

      老太太指着自己的左腿说:“好心人能不能顺路捎老身一程?老身走亲戚扭了脚,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周家村,你们把我放路边就行,不会耽误你们事的。”

      顺路的事,而且他们还可以向老太太打听一下现在到什么地方了。刘春便指了指车子说:“那你上来吧。”

      “谢谢,谢谢,你们人真好。”老太太千恩万谢地上了马车。

      等她坐稳后,车子重新发出,刘春便向她打听:“婶子,这到庐阳县城还有多远?”

      老太太拍了拍胸口说:“你算是问对人了,我们村子到县里走路半个时辰左右。”

      说完,她看向旁边明显是主子的陈云州:“小伙子第一次来庐阳吧,走亲访友还是做买卖啊?”

      听说还有半个时辰就到,陈云州心情放松,随口开了个玩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谋生的路子。”

      “找活儿干的啊?”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淡了一些,“小伙子长得白白净净的,这么俊,肯定能找到不错的活计。”

      陈云州摸了摸鼻子,怎么感觉这话有点不对劲儿呢,什么叫长得俊就能找到活儿?他又不是去卖身。

      算了,跟个老太太计较啥,陈云州闭上眼睛琢磨一会儿到了县衙怎样才能不露馅。毕竟认真说起来他其实是个冒牌货,对古代官场的规矩什么的都一窍不通,要是被人拆穿就麻烦了。

      一路无话,马车走了约莫一刻钟的功夫,老太太忽然指着斜前方路边的几座房子道:“那里,离路边最近那家就是老身的家,劳烦你们了。”

      刘春将马车停靠在了路边。

      老太太立即扯着嗓子喊道:“大壮,二壮,三壮,娘回来了,快来扶娘。”

      话音一落,最大的那座房子里就冲出来三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后面还跟着个弓背老头。

      几人气势汹汹地冲到马车旁,将马车团团围住。

      看到这一幕,陈云州总感觉来者不善。

      下一刻,他这种不详的预感便应验了。

      大壮上前就撩起老太太的裤腿,指着小腿上杯口大的青紫,恶狠狠地质问:“你们的马车撞了我娘怎么说?”

      “冤枉啊,大兄弟,婶子的脚是扭伤的,我们好心送她回来,跟咱们没关系。”刘春懵了一下,赶紧解释,又怕他不信,侧头看向老太太,“婶子,你快解释解释。”

      老太太说:“大壮,他们不是故意的。”

      刘春气得浑身发抖:“你……你怎么能冤枉人呢?亏得我们还好心送你一程,你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说谁心黑呢?把人撞了还这么嚣张!”大壮跟熊一样高壮的身板往刘春身前一站,刘春顿时变成了哑巴。

      陈云州看着这滑稽的一幕,心里感叹好拙劣的碰瓷,毫无技术含量。但在这荒郊野外,落后彪悍的地方,只要武力值够就行了,脑子这种东西带不带都没关系的。

      他一把将刘春拉到身后,直视大壮那双贪婪的眼睛:“你们想怎么样?”

      大壮得瑟一笑:“总算有个明白人。你们把我老娘给撞了,得赔钱,拿二十贯就放你们走人。”

      一个伙计一个月才几百文的工钱,他张口就二十贯,好大的胃口。

      陈云州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若我不给呢?”

      大壮吹了一声口哨,那几座房子里立马跑出来一二十个男人,手里都拿着棍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敌众我寡,好汉不吃眼前亏,陈云州利落地掏出钱袋,整个丢给了大壮。

      当这家伙骨头多硬呢,还不是一亮家伙就怂了。

      大壮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打开了袋子,结果里面只有两块比手指头还小的碎银子,凑起来估计也就五六两银子吧。

      “就这点?你打发叫花子呢!”

      陈云州两手一摊:“我现在就只有这么多。”

      “娘的,还以为是条大鱼,结果是个穷鬼。”大壮提着棍子,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了陈云州一圈,最后落到了他的包袱上,“那把你手里那个包袱,还有身上穿的外衣脱下来,通通给我。”

      钱可以给,但包袱不行,里面有朝廷给的赦牒和告身。这可是他去庐阳县衙上任的证明,没了这谁认他,到手的铁饭碗就要泡汤了。

      陈云州当着他们的面打开包袱:“这里面只有几件旧衣和书信,没甚值钱的东西。你们不就要钱吗?跟我去县里,我朋友在县里做买卖,找我过来入伙,他有的是钱。老太太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本来就是庐阳县。”

      大壮看向老太太,见老太太点头确认,相信了五分。

      只是看陈云州这穷酸样,他还是有些怀疑:“真的假的,那你身上怎么就这么点钱?”

      陈云州翻了个白眼:“你以为你们是第一波吗?谁知道一路这么多土匪路霸,老子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抢光了,奴仆也走散了,不然至于雇这么辆破车去庐阳?”

      这倒是,他们这些地方穷,最近这些年朝廷又经常加税,遇上年景不好的时候,要想不挨饿就只能走这歪门邪道。

      大壮信了八分:“你朋友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

      陈云州随口胡诌了个名字:“陈晃,好像是做布匹买卖的,他看上了我家的布庄蚕园,三番五次写信拉我入伙。”

      说着陈云州还扬了扬手里那叠信件。

      还有信,应该错不了。

      县里没什么姓陈的大老爷,估计也就是个做买卖的。而且这家伙家里应该很有钱,少爷脾气,不狠狠敲一笔实在是太亏了。

      大壮装模做样地说:“我就相信你一次,跟你去一趟县里。小子,别耍花样,我们在县衙可是有熟人。”

      陈云州满脸不耐:“不就二十贯钱吗?多大点事,值得报官?”

      撂下这句话,他直接坐回了马车上,腿大剌剌地搭在前面,一个人占据了马车上大半地方。

      大壮见了,心里最后一块石头也落地了,这人一瞧就是个没吃过苦的大少爷,这趟稳了,他招呼三壮:“你来驾车。”

      兄弟俩坐在前面,刘春瑟缩着挤到了陈云州身边满脸愁容。

      陈云州拍了拍他的肩,低声说:“放心吧,工钱少不了你的。”

      刘春没陈云州这么乐观,周家胆敢在路边就这么讹人,显然有所依仗,他们这外乡人哪斗得过这些地头蛇啊,这趟真是亏大了。

      他苦着脸说:“公子你朋友靠不靠谱啊,他们在县衙有关系,不行,不行就当我倒霉,咱们把马抵给他们吧……”

      陈云州笑了,轻声道:“放心,我在县里也有关系。”

      刘春苦兮兮地看了陈云州一眼,心说,小兄弟你就别吹牛了,你连庐阳县在哪都不知道,哪来的关系啊!
note作者有话说
第1章 00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