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开始吧。”

      同样的招式用一次就不灵了,为了避免再次被挡住视线,这回林阳征站在楚玄意身旁,锐利的目光紧紧盯在楚玄意身上。

      楚玄意瞄了眼防贼似得防着他的林阳征,无语地看向林不念。

      林不念坐在太师椅上,仿若没有收到楚玄意眼神中透露出来的信号,从容不迫地写着毛笔字。

      “玄意?”林阳征语含威胁,催促道:“怎么不动?”

      楚玄意改了主意,他慢吞吞拿起桌上的骨刀,往手上比划了两下,犹豫着说道:“还是让老祖宗来吧,我下不去手。”

      林阳征皱眉:“你上次不是要自己来?”

      楚玄意无辜地说道:“尝试了一次,太痛了,所以这次下不去手。”

      楚玄意把骨刀递给林不念,说:“麻烦老祖宗了。”

      第一次血契他解决了,这次轮到林不念了,正好试探试探林不念的态度。

      林不念终于抬起头看向楚玄意。

      楚玄意暗自朝他眨了眨眼。

      林不念无视楚玄意抛来的眼神,在楚玄意还未反应过来时干脆利落地接过骨刀,抬手一划。

      寒芒一闪而过,刀刃割开手掌心的皮肤,殷红的血液争先恐后流出,滴滴答答落在注入了鬼气的玉佩上。

      楚玄意眼皮一跳,没想到林不念居然什么都不做,他不想解开血契了吗?难道有什么后招?

      【宿主,这块玉佩换过了。】999再次扫描了一遍,惊叹道:【林不念怎么做到的,几乎一模一样!连上面有瑕疵的小细节都复刻过来了。】

      楚玄意凝神去看,原先那块玉佩是上好的羊脂玉,镂空的祥云仙鹤雕花纹样,最中间是个“林”字,沾上了一点如血的猩红。虽说保存的很好,但因为年代久远,玉佩的色泽已然十分黯淡。

      与那块相比,眼前这块淋了鲜血的玉佩是做了旧,可被提醒后仔细看,依稀能看出一点色泽上的区别,似乎这块更为温润生光。

      楚玄意眉梢微挑,看向林不念。

      林不念正慢条斯理地擦拭骨刀,将惨白的刀刃擦干净,许是发觉他的视线,掀起眼皮回了个冷淡的眼神。

      楚玄意桃花眼不着痕迹地一弯。

      那边的林阳征毫不知情,严厉刻板的神色当即缓和下来,看楚玄意也不再那么紧。

      流程走完,出了小楼,林阳征问道:“那张给你的符纸有带着么?”

      “一直带在身上。”楚玄意从口袋里掏出黄符纸给他看,林阳征点点头,眼神满意。

      “下个血契日我有事,你小叔会过来陪你,好好听话知道吗?”

      林家拥有一整个集团,几百年传承下来的基业,但与庞大的财富相比,林家的族人少得可怜,不管旁支主支,现在还活着的统共也就十几个人。

      有传言说他们是用命换钱。

      林小叔是林阳征的亲弟弟,三十多岁,据说一向身体不好,也没有孩子,去年过年说是病入膏肓,活不了多久了,像这样的病秧子,林家每过数十年就有一个。

      楚玄意从原主的记忆里扒拉出来这号人,面色青白,死气沉沉,很符合久病之人的样子,但至于是生病,还是上一个血契献祭的人就不得而知。

      “哦。”楚玄意眸色微深,面上的神情却没什么波动。

      就目前所得出来的信息,林家内里一团污糟,林不念一只鬼迟迟没有去投胎,排除掉执念因素,估计也和血契还有宅子的阵法有关系。

      林阳征离开后,楚玄意回了小楼。

      林不念坐在原位,手里捏着两枚眼熟的玉佩研究,见他进来,似是一点也不稀奇。

      “怎么看出来的?”林不念将两枚玉佩随手一丢,凤眸幽幽:“这两枚玉佩放在一块,我有时都分不清。”

      “眼尖啊。”楚玄意笑意盈盈地一笔带过,在脑中夸赞了功臣999一通。

      999被夸得有些飘飘然,害羞地小声说谢谢,豪情万丈地保证道:【宿主放心,999以后会更努力辅助宿主,争取让宿主成为最快攒够救赎值的宿主!】

      虽然目前一分救赎值还没瞧见,楚玄意依然笑着应下。

      林不念睨他一眼,冷笑一声。

      楚玄意回视,一脸你不信我也没办法的神情,把两枚玉佩放在林不念眼皮子底下,示意道:“你仔细看,这枚玉佩色泽更新。”

      林不念低头进行对比,半晌吐出一句话:“没想到你比林阳征聪明点。”

      楚玄意礼貌微笑,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想要这句“夸奖”。

      “给你两分钟。”林不念指尖轻轻敲了敲桌子,沉闷的声响在空荡的屋子回荡。

      片刻后,林不念凤眸微抬,眼神似笑非笑望着楚玄意,一字一顿道:“说说违抗你爹命令的原因。”

      楚玄意毫不怀疑,要是说出的理由不足以取信林不念,林不念会干脆利落地换一个血契者的人。

      “一星期前,我出了车祸。”楚玄意将车祸前接到的那通电话和盘托出,一边观察着林不念的表情神态。

      等全部说完,他苦恼又委屈地说道:“别说四十岁前没命,六十岁没命都算早逝,我还没活够啊,再说血契这东西一听就很玄乎,正常人谁想干?我爸居然一点父爱都没有,说我要是不来就——”

      “行了。”林不念眉心微拧,不想听没有意义的长篇大论,打断了楚玄意的大吐苦水。

      楚玄意意犹未尽地堪堪收住,自我感觉这次戏演得还不错,感情满分!

      林不念按了按太阳穴,冷声道:“打电话给你的人是谁,知道吗?”

      楚玄意摇头,继续很有感情地气愤道:“找过,人家用了变声器和临时电话卡,根本查不到背后的人,但我敢肯定是林家人做的,只有林家的人会知道老宅的事。”

      林不念唇角抽动两下,似乎很想说两句,不知道为什么忍住了。

      楚玄意一看就看出来了,林不念的眼神好像在说傻子都知道是林家人做的。

      他假装没瞧见,继续拉近关系:“还是祖宗好,知道我要做什么问也没问就帮我。”

      青年桃花眼弯起,嗓音清亮,宛若盛满了笑意的一汪清泉。

      林不念指尖一颤,那种被握住手背的不自在感再度袭来,他拧眉看着楚玄意,后者无辜回望。

      “我说的不对吗?”眉目清俊舒朗的青年双手撑在桌前,下意识微微倾身,自带风流多情的桃花眼避也不避地望着林不念,疑惑道:“为什么这样看我?”

      像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

      林不念眉头皱得更紧,还未说出口的斥责,被楚玄意脸上纯然的疑惑堵在喉咙里。

      一瞬间,心头的不自在化作细小的万万千千只蚂蚁,任性肆意地探索未知的领域,搅得人心烦意乱。

      要不是事还没说完,林不念真想转头就走。

      就没见过这么自来熟的人。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章 005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