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天色忽然黯淡下来,独属于夏季的明媚艳阳被挡在一扇门之外,气温一下子凉爽起来,不似外面那般灼热。

      楚玄意走在小道上,一路上用余光打量着这栋不知多少年前的老宅,算是勉强维持住原主的人设。

      小道两旁绿树成荫,说是不知多少年的老宅,肉眼却看不出丝毫岁月流逝过的痕迹,亭台楼阁、小溪流水,每一处都美轮美奂。

      只是凉风吹过,仅有树木晃动发出的轻微声响,没有夏日里随处可见的蝉鸣声,更没有鸟叫,四周安静的可怕,诡异的寂静无端为这座华美的古宅蒙上一层阴翳。

      看得久了,会本能的脊背发凉,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藏在暗处,正不怀好意地窥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某一瞬间,楚玄意好像看见斜对面的回廊上,有影子一闪而过,细看时又消失不见了。

      楚玄意收回目光,跟上林阳征。

      他们走了大约十几分钟,穿过连廊,没有去主屋,来到一栋红墙黑瓦的三层小楼前。

      林阳征没有立刻进去,他站在门口,一改在楚玄意面前的做派,态度堪称恭敬,扬声道:“老祖宗,人带来了。”

      大门迟迟没有打开。

      林阳征像是有所预料,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

      楚玄意手指在行李箱拉杆上点了点,分析着林不念和林家之间的关系,耳边忽然响起系统的声音。

      999带过几任宿主了,还是头回见这么淡定的,它好奇地问道:【宿主不担心吗?】

      楚玄意挑眉问道:“担心什么?”

      如果是血契,至少楚玄意可以确定一点,林不念不想血契落成,只要他表露出同样不愿意的意向,林不念极大可能会帮他。

      二对一,只剩下一个林阳征。

      虽然很欣慰新宿主看起来颇有临危不乱的心理素质,999还是打算阐述一下利害关系,严肃地说:【你是我带过的第三任宿主,前面两任宿主全都任务失败。】

      【一个在做任务时被反派抹杀,一个被任务世界的怪物虐杀,连一点意识数据都没留下。】

      楚玄意“嗯”了一声,风险和酬劳成正比,这是他早预料到的事。

      【所以,宿主你面对反派一定要小心谨慎,这个世界反派黑化值很高的,任务失败事小,彻底死亡事大……】

      楚玄意耐心地听着系统的絮絮叨叨,若有所思。

      黑化值高的反派,应该很难伺候吧?

      他们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林阳征恭敬的脸色快要挂不住时,厚重古朴的雕花大门终于从内打开,露出黑洞洞的内里。

      强烈的阴冷气息从门内争先恐后窜出来,犹如里面开了极低的冷气。

      这股冷气吹得道路两旁的参天古树簌簌作响,隐隐约约有清脆的铃铛声掺杂其中。

      七月正值热夏,虽说一进宅子气温降了降,但为了方便藏东西,楚玄意特意穿了件长袖外套,被这么一吹,还挺舒服的,半点不觉得冷。

      看自家宿主享受的样子,999忍不住提醒:【宿主,这是林不念的鬼气。】

      楚玄意猜到了,心想那夏天的林不念,岂不是一台行走空调?

      注意到林阳征似要回头,楚玄意若无其事地掩去微扬的唇角。

      林阳征整理好表情,转头时看见小儿子垂着头,没有多想,只当他怕得厉害,叮嘱道:“进去和老祖宗打完招呼就闭嘴,之后要你做什么就做,别让我多说,也别让老祖宗生气。”

      像是知道说话的语气太过强硬,林阳征补充道:“知道你不愿意,爸爸总不会害你,就在这里住三个月,等你回来,想要什么都可以。”

      林阳征在家是家主,在外是集团董事长,向来都是说一不二,于他而言,能这么对儿子说话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

      说完后,林阳征看着楚玄意,等他回答。

      楚玄意看了眼大门,故作为难:“不能不住吗?”

      “不能。”林阳征皱了皱眉,看着楚玄意,眼中最后一点狐疑审视消失,浮现出果然如此的失望与几分嫌弃,斥道:“怕什么?那是你老祖宗!都是一家人,害你做什么?”

      见青年似乎信了,迟疑地点头,林阳征这才满意地扭过头。

      “走吧。”

      依旧是林阳征在前,楚玄意落后一步。

      小楼内部和原主记忆中的主屋不同,没有红线、没有铜钱、更没有黄符纸,一切看起来再正常不过,室内的布置摆设也出乎意料的简约。

      红墙之下,只有一张摆着笔墨纸砚的桌案,几个摆满书籍的书架,一张绘制了梅兰竹菊的木质屏风,以及角落看起来像古董的大花瓶。

      桌案后站着一个一袭红衣的“人”,男人低垂着眼睫,正一手挽袖,一手执羊毫,专注地写着什么。

      执笔的手骨节分明,手腕在红衣的映衬下白如冷玉,却并不细弱,就如眼前的这个人,容貌侬丽华如桃李,却给人一种心脏收缩的危险感。

      楚玄意只瞟了一眼就收回视线,接收到一旁林阳征的眼神暗示,上前和林不念打招呼:“老祖宗。”

      正巧此时,林不念放下笔。

      “咔哒”一声,楚玄意和他四目相对。

      和大多数人的棕色眼瞳不同,不知道是身份的原因还是本身就这样,林不念的眼睛是很纯正的黑色,浓黑的眼珠渗不进半点光亮,却生得一双吸睛的狭长凤眼,眼尾上翘,睫羽浓密。

      “嗯。”林不念看了他一眼,淡淡应声,出乎意料地好说话。

      楚玄意有些惊讶,下一秒就靠着良好视力瞄见桌案纸张上的字。

      林不念用的是羊毫笔,羊毫不比狼毫材质坚韧,它柔而无锋,想写出风骨通常很难,可纸上的字体却大开大合杀气四溢,戾气扑面而来。

      “二十年期限到了。”不等楚玄意再看,林阳征上前笑着说道:“老祖宗,这孩子就麻烦您了。”

      林不念瞥向林阳征,神色间透出一点厌烦,声音也冷了几度:“东西带了?”

      林阳征掏出一个方方正正手掌大的雕花木盒,恭恭敬敬地递到林不念面前,赔了个笑脸:“有劳。”

      林不念似乎知道盒子里是什么,没有打开,随意朝楚玄意招了招手:“过来。”

      楚玄意没动。

      隐在楚玄意脑海的999顿时紧张了起来。

      他不动,林不念也懒得再开口,只有林阳征拼命给楚玄意使眼色:“老祖宗发了话,还不快过去?”

      楚玄意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桌案后的林不念,眸色闪动,一秒变脸,露出委屈害怕的表情,学着原主的口吻说道:“爸,这是要做什么?我怕。”

      999一言难尽地打了个抖,这是它的宿主吗?

      事实证明,楚玄意很有自知之明,演技确实不太行,肉眼可见的浮夸差劲,但好在有原主小时候吓晕那一出,在场的一人一鬼都没起疑心。

      迎着林不念轻飘飘看过来、内含探究的眼神,林阳征露出虚假僵硬的笑,转头沉声道:“记得爸跟你说过的话吗?过来!”

      “不要让我再说一遍。”

      屋内光线不足,唯一的窗户被木头封死,只透入几缕青白的阳光,衬得林阳征神色狰狞,比他身后一身红衣的林不念,还像一只喜怒无常的恶鬼。

      “好吧。”

      这老狐狸,连自己的“亲儿子”都能利用,甚至半点真相都不愿意透露,就是掐准了原主不敢反抗吧。

      楚玄意不动声色地压下心中的厌恶,调整好表情,做出尽管害怕,但被最亲的亲人威胁、不得不克服恐惧的小可怜表情,一步步向前。

      果然,林不念的目光投向了他,那双阴郁的黑眸里情绪不明。

      楚玄意冲林不念隐晦地眨了下眼。

      林不念微微一愣,继而微微眯起眼,看向楚玄意,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但无论怎么看,这人还是一副害怕得不行的模样,白长了一张还算不错的脸。

      是错觉吧?不过是个十足的胆小鬼。

      林不念垂下眼睫,遮住眼底的冷意。

      在林阳征的耐心耗尽之前,楚玄意总算磨磨蹭蹭地走到了林不念面前,中间仅隔一张桌案。

      他看着林不念掀开木盒的盖子,里面躺着一把材质特殊的匕首,和一块刻着繁体字、中间一点猩红的羊脂玉佩,不论是接近人骨的惨白色泽,还是冰冷渗人的气息,都昭示着它的不详。

      匕首缓慢升起,仿佛正在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驱使,主动递到林不念手中。

      林不念握住匕首,示意楚玄意:“手。”

      被强迫过来的胆小鬼第一次看见这种灵异场面,似乎被吓到,下意识看向侧后方的父亲,回头时脚步却不经意地微挪,背对着林阳征,恰好挡住了后者的视线。

      林不念站的角度刚刚好能将楚玄意的动作收入眼底。

      这个动作和刚才楚玄意冲他眨眼的瞬间重合,林不念还没思索这人是不是故意的,握着匕首的手背覆上一层不同于鬼魂的冰冷、独属于人类炽热滚烫的温度。

      冰与火交叠的一刹那,林不念瞳孔微缩,厌恶感扩散全身,极度的不适涌上心头。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被握住的手,杀心陡起。

      还没动作,耳畔传来一道轻轻的气音,似乎很紧张的样子:“不劳烦您,我自己来吧?”

      林不念阴恻恻地抬眼,房间内的温度骤然降至冰点。

      后面的林阳征有所察觉,眉头狠狠皱起,刚要上前查看情况,被桌案后的男人一眼钉在原地,恐怖的鬼气死死堵住他的喉咙,连呼吸都被剥夺了。

      林阳征气管里冒出“嗬嗬”的微弱求救声,涨红的面部逐渐扭曲。

      楚玄意第一时间捕捉到对面沸腾的杀意,眼中划过一丝诧异,只是握个手这么生气?

      看来确实没表面上那么好说话。

      见林不念看着他的眼神格外阴森可怖,楚玄意回了一个捎带歉意的友好微笑,手却依旧没有放开。

      比起房间内越来越低的温度,后面林阳征的虎视眈眈更具威胁性,楚玄意故作忐忑地看向林不念,无声问道:“可以吗?”

      林不念依旧面无表情。

      999呆滞地看着居然敢和大反派正面刚的宿主,它要怎么告诉宿主,任务目标黑化值快要爆表了!

      【宿主!你在干什么?!】

      楚玄意没有回答,就在999吓得魂飞魄散的档口,林不念出人意料地松开了匕首。

      他立在桌案后,审视地目光打量着楚玄意,似乎在评判着什么。

      片刻后,林不念微微垂落眼帘,收回手,没有干涉楚玄意动作的意图。

      顺利从林不念那拿到匕首,楚玄意大致有了数。

      这位大反派受够了被血契压制束缚的日子,厌烦到能勉强忍耐下被冒犯的怒火。

      楚玄意不着痕迹地弯了下唇,无视掉呆滞的999,继续扮演心中没数的草包富二代,“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林不念,紧接着手腕一翻,对着左手内侧准备好的小型血包,快准狠地划了一道。

      血液蜿蜒而下,林不念眼皮跳了跳。

      这么近的距离,这人当他瞎吗?
note作者有话说
第2章 002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