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与张臣敲定完试镜的事情,已经是傍晚。从咖啡厅离开前,江岫白看见隔壁的服务生正在嘀嘀咕咕地收拾桌上的盆景。
      原本坚韧俊美的黄杨也不知被谁揪得一片叶子不剩,红木盆底下压着几张崭新的钞票。

      “估计是哪家熊孩子干的。”江岫白与张臣相视一笑:“我等您的消息。”
      张臣点头:“大概明天,我的工作室会向你们公司发出试镜邀约。”
      通过这几天的闲聊,他得知江岫白毕业于电影学院,同时也是组合TSK的成员。
      《雾时》这部电影本就是他弟弟的自传,江岫白又与对方的气质形象如此贴合,对于书的理解也很独到透彻,如果试镜效果不错,能加入剧组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江岫白心中藏着些顾虑,与张臣分别前还是将对方喊住,神色担忧:“张导,沟通过程中,我们公司可能会有些难搞,您有问题随时跟我联系。”
      张臣含笑:“你放心吧,我会尽力争取。”
      江岫白眉眼舒展:“谢谢张导。”

      …

      第二天,江岫白果然接到公司消息,让他去总监办公室谈一谈试镜《雾时》的事。
      总监叫张辉,是当年的选秀负责人。

      江岫白到的时候,他正在喝茶,笑眯眯道:“岫白,我今天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江岫白点了下头,坐在离张辉最远的沙发上,神色如往日一般疏远。

      张辉见他冷脸也不恼,毕竟当年就是他开的空头支票,哄骗江岫白签约太阳娱乐。

      “岫白,我知道你喜欢演电影。这不,今天就有个绝佳的机会。如果你试镜成功,男主角就是你的。”张辉浇着茶宠,话锋一转:“不过你得先帮哥一个忙。”

      江岫白看他的目光很淡:“什么条件。”

      “别说得这么难听。”张辉笑了,“汇丰的陈总一直特别喜欢你,过几天我们跟他吃饭,你让他高兴了,合同就能签了。”

      江岫白脸色骤然漫起寒意:“你在威胁我。”

      张辉挑眉一笑:“岫白,平心而论,你在咱们公司算是被埋没了。如果你能被陈丰看上,还愁没有好资源?况且我也没强迫你跟他上床,就是吃吃饭,喝喝酒。”

      不愿看见张辉得逞的嘴脸,江岫白微微侧头,冷淡道:“我能参演对公司是有利的。你换成别人,张导未免愿意。”

      “果然。”张辉起身坐到江岫白身边,“你们俩认识。”

      江岫白没跟张辉浪费口舌:“如果你不让我去,我就告到王总那里。都是生意人,钱咱们不赚,总有人赚。我如果能火,会长期替公司盈利。谁又嫌钱赚的多呢?”

      “你——”张辉敛起笑,脸色阴沉:“看来这几年你长进不少。”

      江岫白神色淡漠如常:“都是张总监教的好。”

      张辉又道:“你也说了,这钱谁都能赚。你信不信我随便说两句话,就能换人试镜。”

      江岫白简单干脆:“你愿意,张导未必愿意。”

      “行,你有种。”张辉沉着再三,眼中寒意一闪而过。本来他想着如果能帮陈丰搞到江岫白,算是大功一件。到时他就可以到陈丰手底下工作,不用再在太阳娱乐这个小作坊浪费时间。没想到,江岫白居然是个硬茬。

      “下周末商贸国际大厦302,《雾时》试镜,准时参加。”

      江岫白起身时眸光微敛,浓密纤长的眼睫轻轻扫下:“我会的。”

      望着那抹背影,张辉露出一丝阴恻恻的笑。

      …

      解决完这件事,江岫白心神难得放松,随便吃了两口饭,洗完澡躺在床上发呆。
      重生后,今天是他为数不多心情不错的时刻。但他并未像预想中的那么满足,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按理说能参加《雾时》试镜,算是弥补了年少时的遗憾。可他现在,并不开心。
      起身来到阳台,他发现窗外的月色格外干净。仰起头,淡白的月光倾泻而下,落在他那瘦弱颀长的身上,
      他垂眸打开手机,背影清冷又寂寞。

      这段时间,一直没看见隋宴。

      没有意外,两人今后不会再有交集了。

      休整两天,江岫白接到陈黎的电话。TSK组合即将宣布解散,公司准备帮他们办一场告别会,并与他们聊一聊今后的发展方向。

      江岫白最近没出门,一直窝在家里读书。他其实很宅,没有工作时就喜欢享受一个人的时光,或读书喝茶,或看一部电影,从不觉得寂寞。
      和隋宴恋爱后,他保持着一贯的生活方式,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看书时总会被隋宴连脚带手的搂在怀里。对方没事就爱蹭蹭他,扰得他根本沉不下心做事。
      但结婚三年,他已经习惯了。
      就像这两天,他坐在榻榻米上看电影,总觉得背后空落落的。

      第二天下午,江岫白准时来到江景饭店,推开包厢门时,里面一张张陌生的人脸让他险些怀疑自己走错房间。

      张辉坐在最边上,笑眯眯地把门撞上:“岫白来了,陈总等你很久了。”

      江岫白瞬间明白自己入了张辉的圈套,神色冷滞片刻,看向张辉:“总监,我走错房间了。”

      他刚侧身,两名保镖已将门堵住。

      “说什么笑呢。”张辉朝王卿笑了笑示意,“这就是岫白,陈总想跟岫白认识很久了。”

      王卿正满脸谄笑地给陈总敬酒,一听陈总对江岫白有意思,连忙道:“岫白,快来陪陈总喝两杯。”

      江岫白指尖骤然握紧,权衡目前形式后,被张辉催促着走向陈丰。

      他如果将今晚搞砸,不光王卿会雪藏他,陈丰那边估计也会给他使绊子。

      陈丰坐在主位,锐目已将江岫白从头到脚打量完毕,就像欣赏即将到手的猎物。

      他盯上江岫白很久了,这身段这相貌,在美人拔尖的娱乐圈,也非俗物。

      “我不知道今天要陪陈总喝酒。”江岫白拿起红酒,声音一贯清冷:“最近我身体不舒服,刚去疾控查完,正等待结果。陈总不嫌弃的话,我敬您一杯。”

      听见疾控二字,陈丰脸色瞬间阴冷下来,甚至兴师问罪般地睨了眼张辉,将酒杯重重撂在桌上。
      他们这种人虽然爱玩,但更注重干净。

      王卿脸色一白,恶狠狠瞪着张辉:“你他妈的怎么办事的?”

      张辉哑口无言:“我——”

      江岫白帮陈丰倒酒:“陈总,我敬您。”随后,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喝得太猛,不熟悉酒性的江岫白咳了一下,眼尾瞬间凝起一层雾气,几滴红酒不小心沾上纤长白皙的颈前,异常鲜艳夺目。

      陈丰看得口涩,奈何又吃不到,只能作罢。为了缓和压抑的氛围,张辉连忙嚷嚷:“岫白,快给陈总唱首歌。”

      江岫白没推脱,扶着桌椅站到众人面前。

      接下来的酒桌上,靡费香艳,无数名贵的红酒被端上桌,供陈丰挑选。为了讨陈丰开心,王卿将公司其他的艺人叫来,大家使用浑身解数,才博得陈丰露出笑脸。

      可虽如此,陈丰注意力依旧在唱歌的江岫白身上。

      江岫白的嗓子已经哑得厉害。被张辉逼着又喝了几杯酒,胃里的东西被刺激得不断向上冒,搅得他疼痛难忍,到最后,他跌跌撞撞地跑到卫生间,吐得昏天黑天。

      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他蹲在马桶前眼神冰冷空洞,思考自己重来这一世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么看,一点意思都没有。

      这时,孟卿碰巧走进卫生间,当看见江岫白狼狈地瘫坐在洗手台前时,好奇留意一眼。
      这人好像是太阳娱乐那个洒了隋宴一身酒的小明星。看这副醉醺醺的模样,应该喝了不少酒。

      晚上十点,酒席勉强结束。

      江岫白吐了不少,眼下倒清醒几分。酒店在江边,夜里起了不小的海浪。沿着岸边,他步履沉重,最终停在桥侧,凝望着汹涌的江水,思绪飘渺。
      微信与短信相继弹出。
      一条是来自张辉的威胁,一条则是一个陌生号码。
      [岫白,舅舅想你了。]

      胃里的恶心不断翻涌,想到舅舅那个人,江岫白难以控制地干呕,头疼欲裂。
      他好像发烧了,这么冷的天额头却是滚烫的。但他不想这么早回家。
      目光慢吞吞地望着江水,他越过围栏,沿着台阶下去朝堤岸靠近。

      奔腾叫嚣的江水不断击打着白石台阶,溅在江岫白的衣服上。
      他再也撑不住精神,无力地将头枕在腿前。
      江面漩涡重重,浪花激荡。
      张辉的威胁辱骂不断提醒着江岫白今晚的事。
      他面色苍白,呼吸随之急促。

      另一边,孟卿结束酒席与隋宴通着电话。

      “今天我请张董吃了饭,他们家那块地你如果真的看上了,还是要拿出点…”

      孟卿的声音越来越模糊,被堤岸前那抹白色身影吸引。

      “不会有人要跳江吧。”

      隋宴正在跑步,黑色发带下的汗顺着脸颊两侧蔓延。他屏息道:“你报个警,也算日行一善。”

      孟卿让司机停下,透过车窗仔细张望:“江边的人好像是那天洒你酒的小明星。”

      这句话如同重击狠狠凿入隋宴原本悠闲的思绪。身躯骤然间失去平衡,他跪倒在跑步机上,手机甩到一侧。
      他来不及多想,疯狂朝手机吼道:“你说什么?”

      …

      隋宴记不清自己是如何驱车到江边的,下了车,他两条长腿拼命飞驰,当看见守在岸边的孟卿时,惊惶不安的双眼红得慎人。

      孟卿见到他,眉间迟疑:“他好像不是要跳江,一直坐在那里没有动。”

      身上弥漫的寒意与夜色逐渐重叠,隋宴站在阴影里,用手轻轻按压胸口,企图抚平颤抖不安的心脏。

      幸亏江岫白没事。

      “他怎么…突然这样了。”额角的汗早就被冷风吹散,隋宴双眸漆黑焦灼,他能察觉到,江岫白心情很差很差。

      对方失魂落魄的模样孟卿看来眼里,忍着好奇,客观陈述:“我猜他们公司强迫他陪酒。”

      “什么!”隋宴眉心阴沉得可怕,呼吸在这一瞬停止,“他被欺负了?”

      孟卿:“这我不清楚。”

      隋宴握住拳,指骨咯吱作响:“我知道了,今天谢了。”

      孟卿欲言又止:“隋宴,你跟他很熟吗?”

      隋宴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朝江岫白缓慢靠近。

      江水的裹挟着寒风,犹如砾石碎裂的声音不断传来。江岫白浑身滚烫,痛感袭击着身体的每一处。

      张辉刚刚说,下周末的试镜他不用去了。张臣那边也发来许多条消息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无力回答,有一瞬间甚至在思考,如果真正死在车祸那天似乎也不错。

      “江岫白。”

      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

      江岫白抬起头,不可置信地朝后面望去。

      “大晚上的,你在这坐着钓鱼呢?”隋宴注视着那双憔悴疲惫的眼睛,插着兜吊儿郎当坐下:“还穿着白衣裳,不知道的得被你吓死。”

      江岫白突然跟着笑了下,勾起苍白如纸的唇角:“在散心。”

      忍着心脏的钝痛,隋宴尽量掩饰着情绪,把两人当作有过几面之缘的陌生关系:“我送你去医院吧,你瞧着生病了。”

      江岫白恍惚了下:“不用,回头我自己去。”

      “你怎么那么固执呢?”隋宴径直起身将他扶起来:“生病了不能拖。”

      寒风吹拂着江岫白额前凌乱的发丝,他就这么注视着隋宴的不加掩饰的担忧神色,总觉得很熟悉。

      这种熟悉感来源于他们三年的婚姻生活,过去他生了病不按时吃药,隋宴也是这幅心疼又拿他没办法的模样。

      江岫白鬼使神差,突然问了句:“隋宴,你是不是喜欢我。”

      隋宴一怔,矢口否认:“我信佛,日行一善而已。”

      这句话令江岫白苍白一笑。他温柔地盯着隋宴的眼睛,轻声道:“不喜欢,挺好。”

      上一世是一见钟情。
      这一世还是不要了吧。

      …

      医院里,江岫白输着点滴,隋宴与医生沟通完病情后,在走廊里和秘书通电话。

      江岫白被强迫陪酒的始末他已经基本了解,TSK报团排挤江岫白的事,秘书也顺嘴与他说了说。

      靠在冰凉的墙壁前,隋宴眉眼深深,当想到江岫白上一世也可能受公司和同事的欺凌时,眉间透出几分冷厉和懊悔。

      为什么,这些事他从来不知道。

      病房里,江岫白裹着羊绒被睡得很香。隋宴静静守着他,一直到天明。

      清晨,江岫白身上的烧已经退掉,在他的坚持下,隋宴没能亲自送江岫白回家,只是在医院门口目送那抹背影离开。

      同时,隋宴的第二次加好友申请依旧被拒绝。

      “真是冷情冷性。”

      隋宴有种被渣男戏耍的错觉。他不眠不休一整夜,江岫白却像极了提上裤子不负责的渣男。
      不过他今天还有急事,没有多余的时间委屈。驱车来到爷爷家,他准备谈一谈对事业的新畅想。

      回到家的江岫白没吃饭,又睡了一觉。他现在什么都不愿再想,只想好好休息。
      张臣那边他简单作出回复。
      经历昨晚那事,张辉肯定会在王卿面前说他的坏话,所以就算找到王卿,王卿也未必会帮他。说不定还会借此机会捧那些听话的艺人,取代他的试镜资格。

      就这么浑浑噩噩过了一周。

      江岫白这天刚醒,就收到公司人事总监的消息。
      [岫白,公司两天前被收购,新总经理让你来一趟。]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新总经理几个字,江岫白有种荒谬的错觉。
      来到太阳娱乐,新的总经理秘书朝他颔首,引他来到五楼总裁办。

      太阳娱乐不算大公司,写字楼仅租下两层,王卿的办公地点,是全公司最豪华宽敞的办公室,但与其他娱乐公司相比,寒酸简陋。

      站在门外,江岫白轻轻叩门。

      奇怪的是,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从今天起,我就是太阳娱乐的总经理。”隋宴坐在不太舒服的老板椅上,两条长腿屈尊搭在书桌前,正在提前预演见到江岫白时的反应。
      可想了万般可能,他都觉得不好。
      要么就是少了点霸气,要么就是少了点威严。
      江岫白不是不想加他微信吗?
      他倒要瞧瞧,江岫白今天敢不敢不加!

      “江岫白!”隋宴突然拔高声音,门外的江岫白眉心微蹙,以为里面的人在叫自己。

      隋宴神色愉悦,说出一句借他八个胆都不敢跟上一世的江岫白说的话。

      “我宣布,我要潜规则你。”
note 作者有话说
第5章 005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番外更新ing,预收《造谣大佬对我情有独钟后》专栏可看。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