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重生 ...

  •   现代都市架空/金玉其内

      初夏的风拂过,池中水莲摇曳,庭院天井旁如同羊脂玉一般的蔷薇,映着雪色。
      晚上,“景鸢”正是客人最多的时候。

      酒杯泛着冷冽的灯光,整齐码放在车里。院子里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忽然被老板焦急唤住。

      “里头的客人比较重要,还是我来吧。”赵老板压低声音,紧张示意。

      “老板,里面的先生什么来头?”服务生不免好奇起来。按理说“景鸢”的定位是打造海市最高端的私人会所,什么达官显贵他们老板没见过?今天居然这么紧张?

      “不该问的别问。”赵老板挑眉,推开门时立刻露出笑意,哈着腰殷勤朝里走去。

      包厢里,弥漫着淡淡的酒气。

      月白色屏风前,高大英俊的男人撑着头,眉眼淡漠。

      “隋宴,你到底怎么了?今儿晚上你把我们约出来,什么也不说,只顾闷头喝酒。”陈祠急了,“是不是跟你老婆吵架了?”

      听到这句话,隋宴神情闪过微妙的变化,没点头,也没否认,片刻又举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由于状态差,他的唇色稍淡,反将眉眼轮廓衬得深邃硬朗。

      几位朋友看到这里,心里也陡然明白几分。能让隋宴如此伤心的,除了他那个捧在心尖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老婆,不会再有他人。

      孟卿接话:“我昨天看新闻,你们家江影帝好像在国外拍戏?难不成你们俩在电话里吵架了?”

      “我最近在跟他冷战。”这回隋宴终于有了回应,嗓音放得慢且沉,“我好几天没理他了。”
      话虽说得如此硬气,隋宴眉目前却流转着不小的委屈,与他平日里叱咤商海的作风格格不入。

      孟卿与陈祠对视一眼,嫌弃之情溢于言表。鼎鼎有名的隋盛集团董事长居然因为跟老婆吵架伤心买醉?说出去别人估计都不信。

      三人也算有十几年的交情,在他们的眼中,隋宴自幼高傲挑剔,尤其在择偶方面,什么样的天仙都入不了他的眼。
      直到六年前,隋宴对大明星江岫白一见钟情,苦苦追求三年终于修成正果。
      结婚后,隋宴更是化身二十四孝好老公,酒席应酬能推就推,一门心思钻研如何疼老婆。

      别看今天隋宴在他们面前控诉江岫白这么起劲,不出三天,隋宴绝对会跟江岫白好得跟连体婴似的,黏人又腻歪。

      孟卿轻笑,逗隋宴两句:“看来我兄弟家庭地位真是直线上升了,竟然都敢不理你家宝贝疙瘩了?”
      陈祠好奇道:“你怎么个不理法?是挂断他的电话还是拉黑他的微信?或者拒绝他的讨好?”

      隋宴闷着头,没好意思接话茬。

      事实上,这两天他确实没理睬江岫白。可江岫白也没主动给他发微信。除了那条平安到达欧洲的讯息,他们俩的聊天框冷清得很。
      而且不光这两天,结婚三年,他们俩的聊天模式简单高效,其他小情侣那种蜜里调油的热恋期,隋宴根本没经历过。
      在他眼中,自家老婆就是画里那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清冷自持,对什么都漠不关心。
      当然,除了演艺事业。

      至于他为什么不理睬江岫白,那就要从半年前说起。
      两人结婚后,一直聚少离多,以江岫白的咖位和演技,每天无数通告纷至沓来。尽管江岫白已经拒绝了很多,仍然忙得不可开交。就连蜜月旅行,都因为江岫白的电影进度而推迟。
      半年前,他曾策划一场浪漫双人行,并提前向江岫白打报告。征得江岫白同意后,他开始疯狂工作,为的就是腾出时间好好陪江岫白。
      无数个加班的夜里,都是靠他畅享两人的甜蜜旅行熬过来的,
      可就在距离旅行日期还有三天时,江岫白抱歉地告诉他,因为国外摄影棚租赁档期的原因,需要提前去剧组拍摄。
      被临时放鸽子的隋宴还没来得及消化,江岫白已经拉着行李箱匆匆登机。
      当然,为了弥补他,江岫白破天荒地主动亲了他一下。

      “我觉得,他一点都不爱我。”

      “他只爱他的工作,他的电影。”

      隋宴忍着嗓子眼的酸涩,鼻腔弥漫着酒气:“我猜他当初被我感动到了,才答应跟我结婚。”

      孟卿陈祠二人见隋宴今晚确实不对劲儿,打起几分认真开始耐心劝解。

      陈祠皱眉:“我跟我男朋友有时也会吵架,但只要他主动给我做饭哄我,我就不跟他计较了。”

      孟卿点头表示赞同:“结了婚怎么可能不吵架?吵架的时候多想想对方的好,有一次曼轻为了给我过生日,顶着暴风雪转机四次才赶在零点出现在我面前,直到现在想起来我的心都是热的。”

      隋宴攥着酒杯的指尖泛白,脸色也差了些:“你们老婆还会哄你们?”

      孟卿一噎:“江影帝不会吗?”

      隋宴:“岫岫不会哄人。”

      陈祠试探道:“那他惹你生气,一般谁先低头?”

      “一般靠我自愈。”隋宴声音微哽。

      陈祠淡淡点了一支烟:“自愈也挺好,抗压能力强。”

      “但这次他还不哄我,真的过分了!”隋宴眸光微醺,表情难掩愤慨:“你们知道,我为了婚姻生活和谐,隐忍了多少心酸吗?”

      “他不喜欢和我约会,不愿意和我说情话,就连我想上缴公粮,都得连哄带骗才有概率成功!他拿影帝那部电影,情话说得多溜啊,他不是不会说,就是不想跟我说。”
      “我让他把我们俩的照片发微博秀恩爱,他不愿意。可你们知道吗?狗仔那里三天两头传我们形婚!”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他跟我结婚只是将就。”

      旁边的孟卿垂眸,略显沉重地拍了拍隋宴的肩膀。

      “如果他真的不爱我,还不如离婚算了。”说这句话时,隋宴连呼吸都滞了两秒,“我是真的爱他,但——”

      这时,桌子上隋宴的手机突然弹出信息。

      隋宴黯淡的眼神骤然亮起,在看见只是地产卖房的垃圾短信时,整个人肉眼可见地消沉下来。

      “我不愿意勉强。”

      “强扭的瓜不甜…”

      隋宴忘记自己是怎么回的家,酒醒后只记得自己曾说过的豪言壮语。
      望着空荡荡的卧室,他神色闪过片刻恍惚,黑润失落的双眸透着难以掩饰的憋闷。

      …

      两个月后。

      穿过拥挤的接机人群,江岫白随着经纪团队,终于坐上保姆车,准备回家。

      三个月的紧赶慢赶,他的戏份终于杀青。

      这几年虽说他横扫三金,在国内外各大电影节地位不俗,但到底离好莱坞顶级电影资源还有很大距离。这部电影是他盼望已久的机会,人家临时通知他去,他没法拒绝,话语权并不大。

      “岫白,你把下半年的档期都推了,是为了你们家隋大总裁吗?”李婉是圈内知名经纪人,自从六年前江岫白退团,就一直跟着他,亲眼见证江岫白从籍籍无名的小爱豆到三金影帝顶流加身,和他的感情格外深厚。

      “嗯,隋宴念叨好久了。”

      “也好,趁着这次好好休息。”

      “嗯。”

      李婉笑了笑,目光落在江岫白身上。

      连轴转几个月,江岫白累极了,清冷的声线夹着一丝倦意,靠在椅前闭目养神。烈日透过车窗落在那双长睫前,随着呼吸起伏,瓷白的皮肤上微微煽动着浓密的阴影,眼角的红泪痣犹如落在雪夜的樱花,明艳蛊人。

      从业这么久,她第一次看到骨相如此优越的明星,被放大在荧幕上毫无瑕疵。

      “他们都说你是工作狂魔,下半年你突然消失,估计大家还得好奇呢。”

      “想陪陪他。”

      一个急转弯,黄昏被槐树遮了一半。江岫白睁开眼,透着斑驳的光线,眼底不经意流露出的笑意潋滟发亮,勾人摄魄。

      江岫白因什么而笑李婉自然知道。

      一出道江岫白便被赋予清冷男神的人设,这其实并不假,江岫白私下和别人的相处模式,这份冷淡只会添一个“更”字。
      当初隋宴大张旗鼓地追求江岫白,他们都觉得隋宴没戏,没料到隋宴居然真的把冰山男神攻略下来,还甜甜蜜蜜地结婚了。
      往后的日子里,只有提到隋宴,江岫白脸上才会露出鲜见的笑意和温柔。

      “隋总那么疼你,我们都超羡慕。”李婉的由衷感叹,她真心希望江岫白能永远幸福。
      江岫白的过去真的太苦了。先不说当初被队友暗算,丢了首部电影签约机会还惨遭雪藏的事,就说那复杂的家庭情况,简直听者糟心。
      江岫白有个赌鬼父亲,因为逃债早年扔下他们母子。在江岫白十岁的时候,母亲又因重病离世,只能寄养在舅舅家。
      据说江岫白的舅舅也不是善茬,几年前经常来骚扰江岫白,讨要生活费。江岫白非常厌恶舅舅,有几次差点闹出人命。
      不过自从隋宴追求江岫白后,舅舅出现的频率便越来越少。跟江岫白一起出道的队友曾告诉过她,江岫白的舅舅私生活糜烂,还喜欢男的。

      “那你也加把劲,找一个男朋友。”江岫白今天心情难得不错,轻轻侧头撑在细腻白皙的手腕上,颇有兴致地打量着窗外的风景。

      李婉目光落在江岫白腕处的蓝钻手表上。

      这好像是隋宴几年前送他的,只要不是必须佩戴赞助商要求的珠宝品牌,出席重要活动一直戴在手上。当初两人结婚,惹得圈内不少人嫉妒眼红。见江岫白屡次戴这款手表,还在暗暗嘲笑江岫白豪门生活不受宠。

      “岫白,困不困。”

      “还行。”

      从机场到家估计已经很晚了,也不知道隋宴会不会等着他。抿着极浅的唇,江岫白淡淡的眉眼划过一丝触动。心头重复着李婉的话,他托着腮,出神地望着远处鎏金色的落日。

      原来有了隋宴后,他也能拥有别人羡慕的幸福。

      …

      江岫白到家时,已经是晚上。迎着清冷的月色,他拉着行李箱漫步在家中庭院,步伐带着悠闲惬意。从前跑通告结束,他能回的只有市中心那套公寓。隋宴跟他谈恋爱时,对他那套公寓非常嫌弃,更戏言那里是冰窖,清一色的灰白黑,没有一点生活气息,发誓以后两人结婚,一定会把他照顾好。

      隋宴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外人都被隋宴的高冷的外表和显赫的家世唬住,只有他知道,隋宴私下其实挺可爱的,不光温柔体贴,对待感情忠诚有担当,除了在某些方面过于执着幼稚外,几乎全是优点。

      两人结婚后,从来没吵过架,也没闹过不愉快。

      曾经他以为自己这辈子糟透了,直到遇到隋宴。

      乔治医生那里,他已经很久没去了。

      低头时无意看见隋宴春日种植的海棠开了,他心情更好,上前抬起指尖稀罕地碰了碰。
      隋宴就是这样,跟小孩子一样喜欢种这些花花草草,美其名曰温馨。
      这样也不错。以后他退居幕后,就可以陪隋宴一起种植,相伴到老。
      夏日的晚风拂过,江岫白浅笑,眼尾缀着的红色泪痣,清绝明艳。
      能跟隋宴在一起,真好。

      ……

      门锁咔嚓一声转动。

      江岫白拎着行李走进客厅,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

      “隋宴?”他觉得好奇,随意解开几颗领口的扣子,“你吃饭了吗?”

      他的声线清洌偏冷,只有与亲近的人说话时,才会显露出特别的放松和倦意。

      “你没回我微信,我还以为你不在家。”

      江岫白手臂放松地垂着,修长漂亮的指尖按着太阳穴,叠起长腿靠在沙发前:“我想赶紧洗个澡睡觉,我好累。”

      话音落地,却迟迟没得到对方的答复。

      江岫白神色一怔,漂亮的眼睛闪烁着疑惑:“隋宴,你不舒服吗?”

      直到这时,攥着离婚协议的隋宴才轻轻抬起漆黑疲惫的眸子。

      三个月未见,江岫白好像瘦了。

      不过,还是那么好看。

      隋宴垂眸,以为自己这三个月的断联,至少会让江岫白担心,但对方却依然风轻云淡,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模样。

      江岫白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他。

      强忍着满腔的委屈,隋宴紧紧抿了抿薄唇,下定决心般起身:“你想吃番茄牛腩面吗?我去给你煮。”

      这是他的拿手菜,江岫白最喜欢吃了。

      “不用,我没胃口。”

      见隋宴郁郁寡欢,江岫白欲言又止。

      隋宴的眼睛似乎很红,难不成又挨老爷子的骂了?这两年隋宴管理能力进步飞速,老爷子对隋宴赞不绝口。

      除非出了大事。

      “哦。”隋宴声音沉闷,起身时鼓起勇气问了句:“岫岫,你给我买礼物了吗?”

      他决定给江岫白一次机会。

      只要江岫白给他买了礼物,他就不离婚了。

      江岫白眸色划过一丝浅笑,从容道:“你又不是小孩子,要什么礼物?”

      隋宴愣在原地,气得呼吸带着点疼:“你就不好奇,我这三个月为什么没给你发微信吗?”

      江岫白神色间波澜不惊:“你工作太忙了?”

      “呵呵——”隋宴低着头,手上的纸被他扯得褶皱不已。

      原来这几个月,只有他自己在难受而已。

      他目光淡淡地扫着江岫白,憋闷已久的委屈压得他嗓音沙哑:“我想问你个问题。”

      “你问。”江岫白散漫地坐着,湿润清冷的眸子闪烁着几分不解。今天隋宴似乎不太对劲。

      “你爱过我吗?”隋宴嘴唇已没有一丝血色,脖颈处青筋凸起,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江岫白一顿,眼里充满诧异和困惑。

      “我一开始觉得,你应该是爱我的,不然你怎么会答应我的求婚呢?”隋宴盯着他,漆黑的眼睛夹杂着苦闷,“可后来我开始质疑,你真的爱我吗?结婚三年,你很少在乎我的情绪,从不愿意带我去见你的圈内朋友,任何事都是我迁就你,我在委曲求全,我隋宴对天发誓,这几年对你掏心掏肺,是真情实意对把你当老婆疼。可你呢?动不动就放我鸽子,跟你的工作相比,我永远排第二!江岫白,你还记得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是几月几号吗?什么蜜月旅行,执着的只有我一个人吧?对你来说是不是还不如拍一部电影重要?你跟我结婚,就是因为你想有个家,根本不是因为爱我。”

      隋宴情绪很激动,说到最后,声线中夹杂着一丝沙哑的哭腔。

      “我真的很难过。”

      江岫白的指尖悄然顿住。

      隋宴红着眼的模样刺入他的瞳孔,那些话恍若一道晴天霹雳,瞬间将他拽入冰凉的湖底,窒息感扑面而来。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思考,隋宴的下一句话已然落入他的耳畔,

      “江岫白,我们离婚吧。”

      这两句话仿佛抽干隋宴的力气一般,一瞬间他颓然地低着头,弓腰陷在沙发里。

      “我感受不到你的爱意。”
      “有时我怀疑,是不是因为你父母的缘故,才导致你想要个家,而我恰好那个时间出现。”
      “江岫白,我不想再这样了。”

      离婚协议轻轻掉在地上。

      江岫白面如纸色,视线僵硬地停在底部。

      隋宴的名字后已经签了字。

      看来已经想清楚了。

      刚刚隋宴那番日积月累的怨言如洪水一般再次涌入他的脑海。每回忆一句话,都灼得他难以呼吸。

      跟他在一起,隋宴很痛苦。

      幼年痛苦的记忆的碎片不断涌入眼前。江岫白心脏跳得越来越快,额头不断冒着冷汗。

      是他不好。

      客厅里,空气仿佛凝固。

      紧接着,是将近十分钟的沉默。

      江岫白身上那熟悉的味道,近在咫尺。隋宴心脏突然被狠狠揪了一下。

      如果没这档子事,他现在应该已经抱着江岫白去泡澡准备睡觉了。其实这些问题说出来也好,至少比憋在心里舒服。
      他没敢打量江岫白,心里愈发懊悔。
      他老婆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听他这么说,一定会特别生气。

      “岫岫,我今天喝多了——”

      隋宴抹了下泛红的眼角,用起惹江岫白生气后最常用的操作:“我们去休——”

      “签好了。”

      不等隋宴反应,江岫白已经将离婚协议递给他,扶着围栏缓慢踏上楼梯。

      “给我一天的时间搬行李。”

      隋宴怔住,机械般地将离婚协议抓起,冲到楼梯前唤道:“老婆…”

      江岫白没回头,尽力忽略胃部疼痛直起腰身,平淡的声线夹杂着几分克制:“抱歉隋宴,这段婚姻是我辜负了你。”

      沉重的脚步在二楼卧室前驻足,他忍着胸腔浓重的痛感,体面道:“财产分割那里改一下,集团的股份和你的资产我都不要。”

      说完,他轻轻关门。

      望着那抹高挑纤瘦的背影消失在眼前,隋宴一瞬间瞠目欲裂。
      果然,连解释和争辩都没有。
      江岫白根本不爱他。

      刺痛袭上心头,隋宴朝楼上委屈嘶吼:“江岫白!如果能重来,我肯定不会再跟你结婚!”

      …

      黑夜之中,这句话渐渐变得模糊,直至化为缥缈的回声,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清晰的讨论声。

      往事如影像,不断回溯在隋宴记忆中。

      他与江岫白的初遇、恋爱、结婚、离婚…

      那些记忆如同电影转场不受控制地倒退,直到江岫白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隋宴的世界。

      病房里,隋宴额头布满豆大的汗珠,艰难睁开眼睛。

      一瞬间,无数的记忆灌入他的脑海。

      民政局、车祸、江岫白…漫天的火光将他与江岫白吞没。

      车上他拼命将江岫白护在身下,被浓烟呛得闭上了眼睛。

      他彻底想起来了。

      签完离婚协议第三天,他们前往民政局离婚,回家时意外出了车祸。

      “岫岫!岫岫!”

      “小隋总,你终于醒了。”姜助惊喜地笑着:“您昏迷好几天,可把董事长急坏了。”

      隋宴一身冷汗,看着面前略显年轻的姜唤,来不及细问:“岫岫呢?他有没有受伤?”

      姜眠一头雾水:“岫岫?岫岫是谁?”

      隋宴急了,一把扯掉被子,踏着拖鞋往病房外冲:“你脑子是不是有病?我问你我老婆有没有受伤!”

      “老婆?”姜助掩着疑惑的神色,悄悄跟秘书说:“快去叫精神科的医生。”

      “精神科?”隋宴顿时无语至极,着急拉扯着姜唤,“我手机呢!”

      “这里。”姜助神色担忧,双手奉上,“小隋总,那天视察工地,您直接撅过去了,吓得我们魂飞魄散。”

      隋宴蹙眉:“什么工地——”

      最后一个字,赫然消失在喉咙深处。

      透过漆黑的手机屏幕,他看见了自己年轻几岁的脸。
      隋宴紧紧抓着姜唤:“我今年多大?”

      姜唤显然被隋宴的状态吓到,小声道:“您上周刚过完22岁生日。”

      隋宴匆匆冲进浴室,再次确定镜子里是青涩年轻的自己后,一个荒谬的猜想浮上心头。

      他好像重生回六年前了。

      解锁手机,他呆呆望着上面的日期。

      今天是1月2日,距离他与江岫白初遇还有七个月。他迫不及待地在网页搜索江岫白几个字,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人气颇高的直播间。

      画面中,江岫白站在最角落,和他一起直播的是那几个前男团的队员。

      指尖落在江岫白的脸上,隋宴小心翼翼地摸了摸。
      六年前江岫白的模样,始终刻在他记忆深处。那天七夕活动,一众明星中,江岫白漂亮清瘦,皮肤白得如同美玉,孤傲清冷的眸子令他一眼沦陷。

      他重回22岁,幸好江岫白也在。

      记忆慢慢回拢,隋宴想起自己在婚姻中的委曲求全,掌心轻轻撑着大理石台面,神色越来越落寞。

      走出浴室,那双微润漆黑的眼睛盯得姜唤毛骨悚然。

      这次,他要换个老婆!
note 作者有话说
第1章 重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番外更新ing,预收《造谣大佬对我情有独钟后》专栏可看。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