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和盘托出 ...

  •   大婚后三天,新娘要回门,在这里叫做归宁,伊华然虽然配的冥婚,到底是平阳府名门正娶的世子妃,自然也不能例外。

      原剧中,伊华然回门时,伊新便在伊清歌的鼓动下,偷偷收回了陪送给伊华然的嫁妆,还将柳如珺给他定制的首饰洗劫一空,若非那只帝王绿的翡翠镯子是平阳王府的传家宝,也早被抢走了。以至于伊华然连打赏下人的钱都没有,在王府留下个小气刻薄的名声。如今这具身体换了芯子,伊华然自然不能让别人占了便宜。

      为了第二天的回门,伊华然专门去了趟柳如珺的芙兰院。临近院门,伊华然突然顿住脚步,转身看向跟过来的晴云,吩咐道:“我给母妃绣的手帕忘记拿了,你回去取一趟。”

      “手帕?”晴云闻言一怔,伊华然是个实打实的男人,哪会绣什么手帕,她压根就没见过,只是当着外人的面,不好多说,道:“世子妃,您说的手帕在何处?”

      “就在小厅的软榻上。”伊华然睁眼说着瞎话。

      晴云眉头微蹙,站在原地没动。

      “怎么了?可是不想去拿?那还是我回去拿吧。”伊华然说完转身就走。

      晴云见状急忙说道:“奴婢方才只是在想世子妃将东西放在何处,这才晃了神,奴婢这就去拿。”

      看着晴云走远,伊华然这才转身进了院子,晴雨没跟来,晴云再一走,他身边便没了眼线,做起事来才方便。

      经门口的丫鬟通禀后,伊华然便进了小厅,柳如珺正坐在软榻上喝茶,身边站着的正是李嬷嬷。

      伊华然来到近前,行礼道:“儿媳见过母妃。”

      经过两天的适应,他已经完全融入角色。

      “清歌来了,快过来坐。”

      伊华然起身,在柳如珺对面坐下,道:“母妃,儿媳有些事想向您禀告,您看能否屏退左右?”

      柳如珺微微一愣,随即挥了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吧,除非王爷过来,否则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

      “是,奴婢等告退。”李嬷嬷等人躬身退出房外。

      柳如珺看向伊华然,笑着说道:“清歌有话直说便可。”

      伊华然眉头微蹙,欲言又止半晌才缓缓开口,道:“母妃,儿媳不想回门。”

      柳如珺听得一愣,哪有嫁出去的女儿不想回娘家的,还说得这么直白,这若是传出去,定会被人戳脊梁骨,大骂不孝女。

      “这是为何?”

      伊华然起身,‘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柳如珺急忙去搀扶,道:“清歌,你这是作甚?快起来,有话直说便可,无需如此。”

      伊华然抬头看她,道:“王妃,其实我不是伊清歌。”

      “你说什么?”柳如珺的动作一顿,仔细地打量着他,道:“你不是伊清歌,那你是谁?”

      “虽然我来王府只有短短两日,却能感受到王妃对我的关爱,若是再欺瞒王妃,我良心难安。”伊华然红了眼眶。
      柳如珺缓缓坐了回去,任由伊华然在地上跪着,道:“我见过伊清歌,你和她长得一模一样,你说你不是,那你是谁?”

      “不瞒王妃,我是伊清歌的姐姐,我叫伊华然。”

      柳如珺一怔,很快便明白了他的意思,道:“你是说你与伊清歌是孪生姐妹?”

      “王妃英明。”伊华然适时地奉承了一句。

      “我怎么没听说伊清歌还有个孪生姐姐?”

      “那是因为我自幼体弱,父亲母亲不便将我带在身边,便将我留在了祖母身边,直到王爷与父亲商议冥婚一事,才将我从明州接了过来。”这套说辞是伊清歌编的,就是为了以后她能以伊华然的身份重新出现在人前。

      柳如珺的脸色有些难看,道:“也就是说伊清歌不愿与我儿冥婚,又不想得罪平阳王府,所以才让你冒名顶替。”

      “父亲说我自幼体弱,也不知能活到几时,大抵是嫁不了好人家,不如代替妹妹与世子冥婚,好歹能有个世子妃的名分。我本不想做这种欺瞒之事,可妹妹苦求,又有父亲相逼,才不得已应了下来。”伊华然脸上浮现羞愧之色,道:“可自来到王府,王妃待我如亲女儿一般,让我也尝到了被人疼宠是什么滋味,我实在不想再作欺瞒,这才冒险将实情说出,还请王妃降罪。”

      看着匍匐在地的伊华然,柳如珺的脸色变了又变,道:“你说出实情,就不怕平阳王府对你们伊家发难?”

      “怕。若王妃要怪罪,便怪罪华然吧,华然愿为世子陪葬,只求王妃能宽容伊家。”伊华然两眼含泪,将落未落,那模样当真是楚楚可怜。

      柳如珺看得有些心疼,道:“你愿为我儿陪葬?”

      “愿。”伊华然点点头,晶莹的眼泪随之滑落,砸在地上,道:“华然命苦,自幼便被父母遗弃在乡下,若非冥婚一事,父亲母亲怕是早就忘了我这个女儿。华然自知配不上世子,但若能为世子陪葬,也是华然的福气。”

      “来人。”

      李嬷嬷听到柳如珺的召唤,躬身走了进来,瞧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伊华然,道:“奴婢在。”

      “附耳过来。”

      李嬷嬷走到近前,微微弯下了腰。柳如珺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李嬷嬷听后,又看了伊华然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没过多大会儿,李嬷嬷端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放着酒壶和酒杯,来到伊华然身边停下了脚步。

      “若你当真肯为岑儿陪葬,我便放过伊家,不再追究此事。”

      伊华然看看柳如珺,又转头看向李嬷嬷,毫不犹豫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紧接着便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伊华然会读唇语,方才柳如珺对李嬷嬷说了什么,他一清二楚,所以压根没什么心理压力,一切不过是演戏而已。

      柳如珺见状满意地点点头,走到伊华然身前,伸手去搀扶。

      伊华然睁开眼睛,困惑地看向柳如珺,道:“王妃……”

      “好孩子快起来,你没尝出来,那压根不是酒,也没毒。”柳如珺扶着她站了起来。

      “王妃……”

      “叫母妃。”柳如珺打断伊华然的话,笑着说道:“你与我儿已经拜堂成亲,那你就是我平阳王府的世子妃,以后有母妃疼你,有平阳王府给你撑腰,看谁还敢欺负你。”

      “母妃……”伊华然红了眼眶,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

      柳如珺掏出帕子给伊华然擦擦眼角,道:“好孩子。”

      “以后华然定代世子好好孝顺父王、母妃,以报父王、母妃爱护之情。”

      “好,好。”提到齐方岑,柳如珺也不由红了眼眶,道:“过来坐,与母妃聊聊你的过往。”

      伊华然顺从地坐了下来,心里清楚柳如珺对他并非完全相信,这么问也不过是变相的套话,道:“伊家祖籍明州,子嗣稀薄,到父亲这一代,只有一个男丁。父亲与母亲成亲后不久,母亲便怀了身孕,诞下了我与妹妹两个女儿。未能得子,父亲本就不满,加之我自幼体弱,便更不讨父亲喜欢,又恰逢父亲调任,便将我留在了明州,与祖母相依为命。因家中皆是女眷,祖母唯恐受人欺凌,便一直称母亲生了一对龙凤胎,将我当做男儿养。可我的容貌实在瞒不住,祖母便不许我出门,直到三年前祖母去世。”

      在接伊华然回京后,伊新为了隐瞒事实,已经将祖宅内知道此事的下人全部灭口。

      柳如珺点点头,说:“原来如此。”

      伊华然这副相貌就是他的底气,如果不是脱了衣服检查,压根不会有人相信他是男的。

      “母妃,有件事华然不知该如何处置,想向母妃讨个主意。”

      “你说。”

      “华然的陪嫁丫鬟都是妹妹的人,用以监视华然的一举一动,华然实在不知该如何处置,还请母妃赐教。”

      伊华然现在是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要身板没身板,想要摆脱原主的命运,就要懂得借力打力,这才是上上策。

      “替嫁一事,我会向伊侍郎讨个说法,到时你身边的人,哪来的就让她们回哪儿去,王府里丫鬟多的是,你随便挑,若没有合心意的,便再去牙行买。”

      伊华然蹙起眉头,难过道:“若父亲知晓我向母妃说了实情,怕是更不受父亲喜欢了。”

      “你如今是平阳王府的世子妃,身份贵重,就算是伊新当面,也要先向你行礼,不必再委屈自己,讨他的欢心。”

      伊华然感动地握紧柳如珺的手,道:“母妃,若您是华然的亲生母亲,那该多好。”

      “傻孩子,咱们已经是一家人了。”

      “母亲。”伊华然挽住柳如珺的胳膊,轻轻靠在她肩上,就好似女儿在向母亲撒娇。

      作为一个合格的特工,必须将自己完全带进设计的角色里,只有自己信了,别人才不会怀疑,所以对于这样的举动,他完全没有心理压力。

      柳如珺的心为之一颤,她已经许久没听人唤她母亲了,道:“明日回门,我陪你去。”

      “真的吗?”伊华然脸上先是受宠若惊,后又变成担忧,道:“这是否不合规矩?”

      柳如珺看得一阵心疼,说:“岑儿不在,总要有人给你撑着。”

      “太好了!多谢母亲!”
note作者有话说
第3章 和盘托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