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圆明园。

      “不记得你了?”弘历放下笔。

      “是!奴才,奴才眼拙,实在看不出格格是不是故意的…”吴书来颤颤巍巍的回话。

      然后,他紧张的等着。

      弘历是嗤笑,还是会被气的骂骂咧咧。

      然后什么都没有。

      长久的沉默。

      吴书来最后没沉住气,偷偷,偷偷的,看了一眼,但他的头是没有动的——这是大太监们独有的本事。

      他家爷竟然在继续看奏折了。

      这是不在意?

      怎么可能?

      那就是不信格格是真的不记得了?

      也有可能,毕竟眼见为实,他家爷必然是要亲眼看一看格格的。

      他静静等着,直到弘历再次放下了笔,“茶。”

      吴书来立刻出去端茶上来。

      弘历脸色看不出什么,喝了茶,便起身走动了几步,权做休息。

      吴书来,想了又想,还是没提云隐寺。

      再等等,看看爷的态度。

      弘历今天格外勤勉,除了在书房内走动休息,几乎一直在看奏折,傍晚时候,被万岁爷宣过去,头一回不是对政务的苛责,这次是赞赏了两句。

      若是以前,弘历心情当极好,晚膳又不用陪万岁爷的话,会叫一杯小酒,解解乏的。

      但今晚,并没有。

      依旧是每道菜,吃了一口,就让撤下去了,吴书来特地让人上的汤——平日里爷喜欢的。他也只喝了半碗。

      这无疑不透露着弘历心情欠佳。

      简单的在院子里消了食,弘历就要回去泡脚就寝。

      吴书来亲自给他揉脚,眼见着弘历眉宇间终于舒缓了一点儿,他小心的开口了:“爷。”

      “要不,明儿,奴才再去看看格格?”

      这话他故意说的没什么技巧,就是一个关心主子的奴才,真心又蠢笨的言语。

      “不用了。”弘历淡淡的道。

      “你不是说,她身子未愈?你再去,岂不折腾?过几日罢。”

      弘历这话说的也很正常,依旧透着对温晚的偏爱。

      但吴书来却心里七上八下的。

      他伺候他那么多年,爷什么时候真生气,他是分得清的。

      可爷气什么呢?

      他不是很捏的准。

      气格格是装的?可他觉得,爷心里明白,格格是真的病了,不记得了。

      那气格格病了?

      若是气这个,又不能这么严重。

      捏不准的时候,吴书来伺候的就格外仔细又悄无声息。

      他给弘历按了脚,按软了枕头,放到一边,先叠了两个迎枕在后,然后伺候弘历半躺下,又移了蜡烛过来,放在窗边的高几上,把昨晚未看完的书捧了过来,弘历拿了,他调整了蜡烛的位置,才往旁边,把小金鼎里的熏香换了。

      弘历照例看了半时辰的书,在躺下的时候,吴书来听他轻轻叹了口气。

      “方才皇阿玛给了十几盆兰花,开的正好。明儿送回府里,给福晋四盆,乌拉那拉氏两盆,高氏两盆,苏氏一盆。”

      “是。”吴书来躬身应下。

      “里头,有两盆蓝色的,甚清雅。给她送去罢,观花养心。”

      她,自然是温晚。

      吴书来一颗心方稍微落了地。

      爷既这样说了,便是消气了,至少是不打算拿什么撒气了。

      待弘历睡了,吴书来特地出去看了看那十几盆花,两盆蓝色的瞧着最精神,花朵也最大。

      “叶子好好擦擦。”他指了指。

      自有小太监点头哈腰的上前,拿了软布再仔细擦拭。

      “师傅,这两盆是要给贵人的?”高玉在旁小声道。

      “嗯。”

      “明儿你回趟府里,红色黄色里,选四盆最好的给福晋送去,两盆给侧福晋,两盆给高格格,苏格格也得了一盆。”

      “若是福晋问话,你仔细回答。”

      高玉躬身应下。

      他没有不知死活的问那两盆给谁,他也不是瞎子傻子,心里一想,就知道是给温晚格格的。

      物以稀为贵,蓝色的兰花不常见,竟都给了温晚格格。

      这偏宠真的是越来越明显了啊。

      高玉心思微动,多看了两眼那蓝色的兰花,也不知道格格何时入府,他也能有机会去奉承几句。

      吴书来瞥了他一眼,就回去伺候了。

      高玉之所以不如李玉,从格局上就能看出来。

      李玉看的透,同吴书来似的,对后宅女眷一视同仁,尤其是不太得宠的,也态度很好。

      因为后宫中,沉沉浮浮,是最说不准的。

      如今爷对温晚格格是样样上心,可谁知道以后呢?

      花无百日红啊。

      第二日,温晚看到送到自己面前的两盆花,也发出了这样的喟叹:花无百日红啊…

      哪怕它们是蓝的。

      今儿是兰花,明儿就有荷花,世间繁花种种,谁又真的能独占鳌头一年四季?

      后宫中的女人也一样。

      温晚又看了眼跟兰花一起送来的两个首饰盒子:粉玻璃葡萄花双环耳盒,金累丝镶宝石烧蓝孔雀盖盒。

      精致奢华。

      再随手抓了把翡翠珠子,在盒子上方缓缓松手,珠子撞击的清脆之声,十分悦耳。

      一旁的含珠笑着捧上了一盘点心:“格格喝了药,苦的很,这玫瑰乳饼,甜而不腻,格格尝尝?”

      温晚咬了一口,同以前吃的鲜花饼全然不同,细腻丝滑,这才叫细糠吧?

      她吃了一块,就克制着收了手,太医今儿又来了,说身子还是虚的很,不能多食。——原主自尽前就绝食了,又选的是溺水,救上来昏迷了数日,脾胃虚弱也太正常了。

      日子不在这一时,养好了,才有日后。

      只是这日子,让一个末世里遭了罪的人来过,着实有些经不住诱惑。

      人总是贪心的。

      温晚叹了口气,不过是一天一夜,她就喜欢这样的日子了。

      那么,就得想办法过的长久一点。

      后宫不是个好地儿。

      如果有的选,她想着,不如带着十里红妆,以熹贵妃教养过的身份,嫁一个小门户里,吃喝不愁,人事简单。

      熹贵妃在历史上也是长寿的人儿,自己好好笼络着,一辈子的靠山也就有了。

      可弘历今儿送了兰花来,那个吴书来又暗搓搓点了她,只有这两盆蓝色,特意指给她的。

      这意思就有的琢磨了,大概率,弘历没打算抛了她。

      毕竟十年的情分,还有她这张脸…

      还有额娘今儿提了一句云隐寺,说云隐寺在圆明园旁,而宝亲王,就在圆明园。

      这意思也很明了了。

      弘历要亲自见她。

      她如果能装疯卖傻,膈应对方一把,没准儿他就不要自己了。

      但她醒来,已经把这步棋错过了,她太淡定了,在旁人眼里,就是本能的没忘了规矩。

      不能发疯,那就得把握住这次机会了。

      她今儿也试探了含珠一些话,大概知道原主对弘历的态度——满心爱慕。

      这样一个娇俏小女子,满心满眼都是对方,难有人不动心的,动了心就愿意宠她几分,更何况还没有入府,她也没有什么能牵扯到利益牵扯到后宅平衡的。

      但入了府,一切就都难说了。

      她就是后宅中许多女人中的一个而已,那些女人哪个不是满心爱慕,一个个装也装的死心塌地的。

      到时候,也许他会觉得乏味,也许会有别的性子的女子吸引住他…

      历史上,弘历不就是最风流最渣的大猪蹄子么。

      温晚托着脸思索。

      含珠见了,犹豫再三,还是劝道:“格格,您坐了有一会儿了。不如回床上歇歇?”

      温晚点头:“只是总躺着,也乏的很。”

      “那不如奴婢取画出来,格格在床上赏画?”含珠说完,又赶紧解释:“格格原来就喜欢赏画的。”

      “好。”

      含珠扶着她回床上,在后面给她放了两个迎枕,又把帘子紧了紧,确保不遮挡她的视线。

      又端了一杯蜂蜜姜水过来,温晚喝了,她端着杯子道:“格格,我去库房取画,让穗儿在外间先候着,可好?”

      穗儿是另一个丫鬟,也是平日里贴身伺候着的,但温晚如今表现的不太爱见生人——虽然如今所有人都是生人,但含珠好歹是她醒来见的第一个。

      因此,含珠也不敢贸然让穗儿进来伺候。

      “嗯。我也没什么事儿。”温晚点头。

      含珠明白,这是不愿意穗儿进来的意思了。

      她出去嘱咐了穗儿两句,就匆匆去了库房。

      路上她在脑子里思索:熹贵妃喜画,格格耳熏目染,也跟着愿意赏画,宝亲王向来也喜欢这些,因而给了格格不少好画,格格每一幅画都赏过多遍了,今儿挑哪个呢?

      格格什么都不记得了,可吃食的口味未变,那性子里的喜好约莫不会变吧?

      就拿格格最喜欢的那两幅罢!

      含珠抱着画匣子回去,温晚便睁开了眼。

      “格格,这画有些大,奴婢一个人撑着怕是不能,可否让穗儿在那头撑着?”含珠小心的问。

      温晚这才明白,这画是怎么赏了。

      跟她想的,自己铺在腿上一点点看…完全不一样…

      如果自己这么要求,含珠怕是会吓着。

      她只好点了点头。

      含珠唤了穗儿进来,两人合力慢慢的拉开了卷轴。

      温晚一眼就被画作末端的一堆章惊住了——乾隆被骂的另一个点就是喜欢给名画盖章!万万没想到,他还是宝亲王时候就开始了…

      也不知道是谁的画这么倒霉。

      温晚有些看不大懂那些章的字体,因而也看不出作者,只能略过那些章,看画。

      这…是一大缸子的荷花?

      小里小气的。

      她摆了摆手,意思不看了。

      含珠欲言又止。

      格格果真忘了,这幅画竟然看了这么几眼,似乎还有些嫌弃。

      温晚看向她:“这画是有什么来历么?”

      “回格格,这画是宝亲王画的。”

      温晚?!!

      这还真没想到…

      “画的是永寿宫的荷花,格格入宫那日,荷花正好盛开,格格看了许久呢。”

      温晚瞬间懂了…

      看来原主喜欢的是这幅画背后的意义。

      温晚点头,神色不变。

      含珠只好同穗儿又打开了一幅画。

      这次是一幅风景图。

      “格格,这里画的是圆明园,格格第一次去园子里住的地方。”

      温晚看了眼那一堆红印,摆了摆手,见状,含珠同穗儿立刻收了起来。

      “我以前,是不是不善丹青?”温晚突然问道。

      不然怎么有纪念意义的场景,都是别人画的?

      “格格虽不善此道,但格格赏画,见解独到,熹贵妃娘娘很是称赞的。”

      果然…

      温晚点头,推开迎枕,躺了下去。

      原主不会画画。

      还好,我也不会。
note作者有话说
第4章 第 4 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