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温晚穿越了。

      在小说里,穿越已经是烂大街的题材了。

      但不妨碍很多人都想穿越一把。

      末世来临前,有些闲着没事儿的年轻人,还会特意背一背唐诗三百首,造纸术,火药术,嫁接技术…之类的,生怕穿越后没有技能傍身,有些脑回路清奇的,也会背一下九阴真经等等——毕竟仗剑走天涯,是少男少女们共同的梦想。

      末世后,就没有人顾得上这些了。

      以至于,温晚原先背的诗都忘的七七八八了。

      不过她丝毫不慌。

      没有突然穿越的乍喜乍忧,也没有对未知世界的恐慌茫然。

      毕竟末世都有了,区区一个穿越而已…

      说不准都是诸神的游戏罢了。

      既来之则安之。

      由于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所以她在醒来后,先努力的表演了一下:呀!我失忆了!我在哪里!我是谁?!好害怕呀…

      之后,就虔诚的端起了她从睁开眼,视线就难以割开的一碗粥:是白粥,但上面铺着一层炸的金黄类似肉松的东西,再上面还有几片均匀的青菜碎。

      层次分明,美丽动人。

      她一边克制的喝粥,务必每一口粥都单独咽下去,绝不敷衍。

      一边了解这辈子是什么开局。

      她想,就冲着这碗精致的粥,哪怕这是个鬼怪世界,有什么奇奇怪怪天黑请闭眼的诡异规则,她都不带皱一下眉的。

      然而——

      她素未相识的额娘一把泪一把泪的话,让她淡定的心逐渐波澜起伏——

      淡定不了一点啊!

      “儿啊,你已经忘了,要额娘说,不如就报病,太医已经诊过脉了,咱们也算不上是欺君。宝亲王虽同你有些情分,但日后,深宫重重,明争暗斗,你怎么受得住?”

      宝亲王?!她的记忆里,这个封号名下,最出名的就是乾隆弘历,他登基之前就是宝亲王。

      所以是清穿?

      唔,也可以。

      好像刚才丫鬟喊自己格格,想必也是个大户人家。

      温晚表示不挑不挑,清穿的话,她的记忆点相对多一点,虽然大多是对繁忙的四爷雍正的…

      “宝亲王是谁?”她礼貌的提问。

      “如今皇上第四子。诸皇子中,唯有他封了亲王,这几日,听说已经代理朝政了。”

      “额娘方才提情分,我同他认识?”

      “岂止认识…”妇人欲言又止。

      “罢了罢了,总要同你说一说,今儿太医本就是他得用的人,这会儿定然把你的脉象禀告了,说不得他就会亲自来瞧你…”

      亲自?

      这是关系匪浅啊。

      乾隆潜邸的后妃,历史有记载的,温晚努力回想看过的清宫剧——好像有福晋富察氏,侧福晋乌拉那拉氏…

      “额…额娘…不知我们家姓氏为?”

      她额娘伊尔根觉罗氏怔了一下,她显然对失忆这种病没什么经验,不知道温晚忘了多少,毕竟她还知道吃饭,吃饭还很矜持规矩,所以本能的就觉得她可能只是忘了一些人跟事儿…

      其实温晚也不知道这“病”忘了多少才合适。

      只能说,大家互相摸索吧…

      伊尔根觉罗氏怔了一下,又落了一滴泪:“你父亲出身钮祜禄氏,满族镶黄旗,咱们满人一共八旗,旗人要高于汉军旗的。”

      钮祜禄氏?!

      弘历的亲娘不就是钮祜禄氏?

      “咱们族中,朝中已经没有得用的人,不过当今熹贵妃,也就是宝亲王的母亲,是咱们族出去的的姑奶奶,咱们同她尚且未出五服。”

      在这个年代,同宗同族很重要的。

      熹贵妃!未来的太后,且是寿命很长,儿子相当孝顺的太后!

      这后台有点硬啊…

      “你这一辈只你一个女孩儿,所以稀罕了点,你父亲奉旨带你进宫拜见,熹贵妃娘娘怜爱,留你住了下去。这十年,你有一半时间是在宫中伴驾的…”

      所以,原主算是被熹贵妃养大的…

      养了十年,那就说明原主还算讨熹贵妃欢心?不然早就退货了吧!

      温晚心跳快了那么一丢丢…

      那可是熹贵妃啊!

      四爷后宫笑到最后的女人啊!

      “怪我妇人之见,以为贵妃抚养,对你是天大的好事儿,将来能指个好人家,谁想到,你——”

      “不过也不怪你,宝亲王那样的人物,京中女儿家,心悦的也不少…那宝亲王又待你情分不同,他也算是自小看着你长大的,寻常事上,总纵着你…”

      伊尔根觉罗氏说着随手指了指房中的一道珠帘:“这是南珠,寻常人家得一点穿个压襟的坠子就不错了,宝亲王却给你穿了一整面珠帘。”

      温晚这才仔细看了看房中承设。

      她是去过故宫的,看过珍宝馆,乾隆年间的文物花瓶留存很多,大多富丽皇堂,花团锦簇。

      这屋子里的还没有那么夸张,想必是有规制的,但看色彩,还是能看出有乾隆的审美的…

      奢靡精致的闺房,妥妥的养成系啊。

      穿越之我是表哥的掌中娇…

      穿越之我是帝王的小青梅…

      温晚那些看过的文,开始在大脑里复苏…

      她的心跳,又快了一丢丢。

      这开局,太让人意外了!

      那么,该了解一下重点了——

      “额娘,我是如何会病了的?还请额娘不要隐瞒。”温晚说着,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表示头疼又忧伤…

      伊尔根觉罗氏叹了口气,握住了她的手。

      温晚下意识挣脱开来。

      伊尔根觉罗氏顿时心如刀绞,自己的亲生女儿,如此疏离。

      可偏偏又不知道该怨谁!

      “只能说,造化弄人…”她带着哭腔道。

      “你岁数到了,今年,入宫选秀,被留了牌子。如今都知道,万岁爷已经不纳新人进后宫了,留了牌子的秀女,都是指婚皇亲。”

      “宝亲王原许了你侧福晋之位,可他到底只是个王爷,大事未成,许多事做不得主,前几日,得了消息,他仅剩的一个侧福晋的位置,要给高大人的女儿,高大人如今很得圣心,他的女儿是宝亲王的格格,已经进府数年了。”

      “你现在全然不记得了,额娘也不诓你,只说句实话,侧福晋之位,如果不是宝亲王偏爱,咱们的家世,是配不上的。这事儿怪不得宝亲王,你不要对他心生怨怼,也不怪你,你不是那贪慕虚荣的人儿,只是你觉得,他没那么在意你罢了…儿女情长的事儿,是没有对错的。”

      “额娘是过来人,咱们满族姑娘,不讲究那么多,马背上潇潇洒洒的,性子自然也要强些,一时想不开,也是有的。”

      “但儿啊。无论你日后还进不进宝亲王府,无论你日后嫁进哪家,你都得记得额娘这句话:任凭是谁,都不值当你伤了自己——这当是底线。”

      懂了。

      原主是自尽了。

      温晚没有她跟弘历相处的点滴记忆,无法理解她的情感,所以不能单方面就觉得原主太脆弱。

      未经他人苦,无从断是非。

      且这世间许多事,是非黑白,又何来标准?

      只能说,尘归尘土归土,姑娘您一路走好。

      温晚做了下心理建设,然后轻轻拍了一下伊尔根觉罗氏的手:

      “额娘,我记住了。”

      伊尔根觉罗氏顿觉欣慰,女儿是不记得自己了,但她还活着,这样的乖巧。

      那就够了,够了。

      她没有再贸然去握住温晚的手,只是泪中带笑的道:“这几天,我把我身边的刘嬷嬷放在你这里,有什么想知道的,都让她讲给你听,你身边的丫头含珠,也是伺候你多年的。”

      “你也不要着急,养好身体才是最要紧的。说不得,身子好了,就都想起来了——太医方才便是这么说的。”

      温晚点头:“是。”

      “额娘莫要伤心,母女连心,纵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我瞧着您亲近,您说的,我便都信的。”

      伊尔根觉罗氏被这话治愈了,她擦了擦眼泪:“对!母女连心!”

      她身后的嬷嬷适时的捧了茶过来,伊尔根觉罗氏,端茶喝了起来。

      温晚也得了一杯蜂蜜水,她一口口,认真喝完了。

      一杯茶下去。伊尔根觉罗氏情绪好转了些,脸上带了一点笑道:“你阿玛担心的不得了,只是不好进来看你。”

      “我竟也不记得阿玛了。”温晚微微低头。

      “无妨,他最疼你,你一见他,定也是熟悉的。”伊尔根觉罗氏这话说的十分笃定,温晚便心里有底了。

      原主这家庭极好,父母真心疼爱。

      在这个时代,已经很难得了。

      这开局,未免太好了!

      温晚表示特别知足,特别珍惜,一定不会作死!

      “你阿玛也十分担心,又是沉不住气的,正想法子给你撤了牌子,自行婚嫁呢,咱们家没有成器的,本也不想你进那处处磕头伺候人的地儿去受罪,且汉人有句话叫红颜未老恩先断,说的不无道理,你纵同宝亲王有情分,也于他有恩,可来日…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事更多的人分走他的心,这不是任何一个人能控制的,熹贵妃也不能…所以…”

      等会儿!等会儿?!

      恩?

      什么恩?!

      “额娘说,我对宝亲王有恩?”温晚皱眉,似乎十分头疼苦恼。

      “是,你九岁时,为他挡过一次刺杀。”

      “是个宫女,园子里伺候的,不知怎么失心疯了,趁着宝亲王那日病了,起不来身,用的是一支银簪子,也幸亏是这个,不然你的肩头就要落下伤疤了。”

      温晚??!!

      这么狗血?!

      我穿的是个野史吧?!

      不过!我喜欢!!

      温晚的心跳的都听到了一点点声音了!

      可以了可以了。

      这开局可以了,不用再更好了…

      再好,就怕得付出代价了。

      等会儿?!

      温晚忽的想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事儿,她轻轻的道:“额娘,有镜子吗?”

      “我忘了自己的模样了。”

      “不知道我是像额娘多一点,还是像阿玛呢?”

      伊尔根觉罗氏又愣了愣,不过这次反应过来却是笑了起来。

      带着一丝丝骄傲。

      “含珠,拿镜子来。”

      温晚一瞧,拿过来的竟然是玻璃镜,这个年代是叫西洋镜?

      “这是西洋镜,照的人十分清楚。”伊尔根觉罗氏道。

      温晚点头,然后淡然的看向镜子。

      微微一笑:“我像额娘呢!”

      伊尔根觉罗氏被这话暖到了,笑得更欢喜了些:“你自小就像我!”

      她不知道温晚此时内心有个小人在旋转跳跃…

      果然!

      原主果然长在了那个渣渣龙的审美上!

      都说渣渣龙喜汉女,喜娇柔的小女子!

      方才镜子里那张脸,冰肌!绝对的冰肌!温晚没自己捏一把都是克制了!

      最妙的是那双眼睛,她明明没哭,但乍一看,就是眸中含水的样子!

      温晚只恨自己末世忙着求生,学的成语名词儿都忘了,面对这么一张脸,她只能心里吼一句:真TM的美啊!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能跟社稷江山相提并论的,必须是这样的美人儿!

      现在这个美人儿是自己!

      温晚:救命啊!这样的开局,老太爷到底是想要我付出什么代价?!
note作者有话说
第1章 第 1 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