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重生 ...

  •   主角被夺走气运之后
      终欢/2024.1.1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淡金色结界笼罩天地。
      结界后的仙山延绵出去尽千里,形似一头压低脊背、正在寻觅时机进攻的犬狼骸骨。

      人走在其间,如蝼蚁般渺小。
      滂沱的雨声接连不断,隔着一层结界,越发显得沉闷。

      秘境最深处的洞穴里,墨寻被人打飞出去,不等他爬起,就被人一把抓起来,按在墙上,铁掌扼住他的喉咙。

      “好了。”
      不远处,坐在轮椅上的人挥手,轻声细语道:“别让他死太快了。”

      奴仆听话地推后,任凭墨寻脱力摔在地上。

      墨寻勉力睁了睁眼,睫毛被血糊在一起,眼前一片血红。
      他松开捂着小腹的手,立刻有血涌出来,濡湿了衣服。

      除此之外,肩上、背上、腰上、大腿上……同样是深深浅浅的伤,就连手背都被剑气削过,露出森然白骨。
      全身没一块好肉。

      这是他被追杀的第十年。
      不是被一个人追杀,而是无数,整个修仙界一起追杀他。

      因为他偷走了第一仙门的镇派之宝。
      天可见怜,他都没见过所谓的镇派之宝是方是圆,但人家少主说了,是他偷的,那就是他偷的,拿不出来,就等着受死。

      追杀的悬赏由第一仙门掌门亲自发出,赏赐丰厚,让人不由得不心动。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追杀就这样开始了。

      时至今日,墨寻已经数不清自己杀了多少人,折断了多少砍向他的刀,还碰到了多少嘴上说着同情,相信他清白,转过脸就拿他行踪去讨赏的人。
      他也不信这些人,只是追杀来得太密,让他无处可躲,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到现在,已经苟延残喘到了极致。
      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躲不掉了。

      行至末路,墨寻眼中划过一抹讥嘲。

      谁能想得到呢,那高高在上发出追杀令,把他逼到死路里的人,是他的亲生父亲。

      不,他说错了。
      那不是他父亲,而是墨知晏的父亲。

      二十年前,一场意外,让他和墨知晏被互换了身份,他被世仇趁着混乱掳走,扔到了遥远的人间。
      而墨知晏顶着他的身份,摇身一变,成了第一仙门的少主。

      二十年过去,他的父亲已经成了别人的父亲。

      他还记得男人为难的眼神。

      “我曾经受伤濒死,是知晏挖了自己的心救我,我们父子才能有今天相聚的机会,我不能忘恩负义。况且他还因此落下了顽疾,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这个身份,被人指点,你的天赋比他好得多,就委屈一下,说你是我的养子……”

      墨寻胸口艰难起伏,布满血痂的五指用力,想再爬起来。

      “还不服输吗?”

      墨知晏端坐在轮椅上,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挣扎,“都到这个……”

      洞穴外忽然传来说话声,他停下话音,一手撑着下颌,听了片刻,噗嗤笑出了声。

      .

      “这鬼地方怎么这么凶险,三步一个陷阱,再不然就是冤魂不散?”

      “秘境嘛,危险点也正常,越是难以进入,就越是说明了留下此地的大能实力不俗,隐藏的宝物也更珍贵。”

      穿着各色道袍的人持剑走在秘境中,彼此互相警惕,生怕对方先于自己找到目标。

      一个穿藏蓝道袍的人嗤笑一声。

      “墨家那位小少爷已经带人进去了,外面还有华弥仙境数百弟子封锁搜山,里面的东西再珍贵,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就算我们侥幸获得,难道就能带出去?”

      其余人闻言纷纷叹息。

      华弥仙境是当今第一仙门,墨家更是当今修仙界第一的家族,在修仙界只手遮天,确实是他们这些小门派的人惹不起的。

      之前说话的人认命地摇头。
      “算了,我们本也不是来寻宝,既然接了委托,帮助墨家追杀叛徒,意外入了此地,有这一番机缘,说起来还要感谢墨家,就知足吧……”

      “倒也是这个理。”
      “是当如此。”
      “……”

      其余人嘴上应和,各个都是一脸无奈,私下却心思各异,只是没表现出来。

      众人停下休整,闲聊时,不知谁话音一转,谈到了这次追杀的对象。

      “说起来,叛逃的那位还是墨家的养子,好歹也是一场缘分,这一桩委托,竟像是非要赶尽杀绝不可。”
      说着就长吁一声。

      那穿藏蓝道袍的修士也不知和那墨寻是什么仇,半句听不得这种话,当即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当初桃花海宴,大比之上,墨家见他天赋异禀,好心收他为内门弟子,还是掌门之徒,把他当亲子一样培养,谁知他竟趁着掌门病重之际,偷盗华弥仙境镇派之宝出逃,可当真是——”

      他嘴皮上下轻飘飘一磕。
      “畜牲不如啊。”

      众人话音一顿。

      所谓墨家养子,便是那位以散修之姿,手执一柄再普通不过的木剑。
      便力压三大仙境六宗九派的数百天骄,惊艳了桃花海宴的绝世天才——

      墨寻。

      同姓墨,又长了一张和掌门夫人七成相似的脸。
      反观这位墨家亲子,和掌门夫妇没有任何相似。

      还有大比之上,那位掌门失态激动的模样……
      这亲子养子的纠纷,谁还看不懂?

      众人表情都古怪了一瞬。
      不过也只是片刻。

      人家第一仙门的事,不是他们可以管的。
      况且……

      有人擦着剑感慨:“当初华羽仙尊被仇家寻仇,正是墨少爷舍身剖心救父,华羽仙尊才得以痊愈,墨少爷却因此患上心疾,每每月中痛不欲生。”

      “不止……”

      “彼时墨夫人病危,是墨少爷费劲千辛万苦,才从龙冢带出了龙魂花。”

      “听闻墨少爷出龙冢时,浑身筋骨碎了大半,一双握剑的手支离破碎,整个人只剩下一口气。”

      “反观这个墨寻,就只是看着,什么也没做……”

      所以,也怨不得掌门把流落在外多年的亲子当养子,就为了保全养子的尊荣了。

      .

      仆人出去探查了一番,回来禀报。
      那些人离得还远,只是这里空间复杂,不知怎的把声音传过来了。

      墨知晏松了口气,又转回了地上的人,目光落在他双手上,含着极轻的笑意。

      “听说你这双手在龙冢中被碾碎过一次,倒真是运气好,碎到这个程度,竟然还能恢复如初,真不愧是——”

      天道之子。

      墨知晏想起这个词就嫉妒得心脏抽痛。

      他搭在轮椅上的手太漂亮,指节像是玉石那样光洁无暇。

      作为剑修,他的手上连练剑的茧子都没有一个,可想而知是经过了怎样精心的养护。

      反观地上的少年,五指白骨森森,丑得都有点吓人了。

      “但你做到这地步又如何呢,功劳不还是我的?”
      墨知晏傲慢地抬起下巴。

      其实他委实不用嫉妒对方。
      天道之子又如何,还不是像条丧家之犬一样跪在他面前。

      “让我想想父亲是怎么说的。”

      他指尖点了点太阳穴,语气讥讽:“你母亲家看你回来了,本就对知晏还占着亲子的名分不满,若是再得知你为了救你母亲做到如此地步,一定会逼着我把知晏赶走。”

      “他为我失了一颗心脏,我怎么能让他流落在外?”

      “你是我亲儿子,我是你亲父亲,你就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的救命恩人被赶出家门吗?”

      布满血痂的五指无力地屈伸,墨寻沾满血污的纤长睫毛颤了颤。

      “——再者,知晏的亲生父母养育你十数年,结果你却因为贪心生生害死了他们,难道就不该补偿知晏吗?”

      说到这,墨知晏再也忍不住拊掌大笑起来。

      “说起来,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

      “当初你捡到莲华之心,用它给你那凡人养父换了半个月的药钱,结果莲华之心上带有不明毒素,害死了镇上的富商,那对夫妻用了半辈子的积蓄才把你赎出来,自己却因为没钱买药,再也没能活过那个冬天……”

      墨知晏恶意地挑眉:“那毒是我下的。”

      经年如履薄冰,现如今,一切即将结束。
      饶是经过这些年历练,墨知晏已然沉稳了不少,也忍不住向敌人炫耀自己的成就。

      只用了一包毒药,就在一切剧情开始之前,生生扭转了局面。

      把墨寻钉死在了贪心不足、想以莲华之心谋利、最终却害死养父母的骂名上。

      也让他的亲生父亲,在千辛万苦寻回他之后,因为这个污点始终对他心存芥蒂。

      同时还把自己置于道德制高点。

      从此,不管墨寻再做什么,他上下嘴皮子轻轻一碰,就能全部抢过来。

      就比如……
      墨寻用半条命从龙冢中带出的龙魂花。

      墨知晏得意极了。

      这位天道之子哪里都好,长得好,天赋好,品行也好,只要有恩与他,他就必然记在心里,如此,也好拿捏极了。
      一对愚蠢的凡人养父母,还有一个疯子亲生母亲,只要运作得当,就足够绑住他的手脚。

      可惜的是,他说了半天,地上的人就跟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墨知晏不满这样的平静,指尖点了点轮椅,吩咐道:“哑奴,把人拖过来。”

      哑奴沉默地上前,把人拖到他面前,垂手站立着。

      墨知晏用穿着锦鞋的足尖踢了踢地上不知生死的人,嘻嘻笑着。

      “——哥哥,你真的不睁开眼睛看一下吗?”

      他恶意蛊惑:“这可是,你当初只用半个月药钱就卖出去的……莲华之心啊。”

      墨寻胸口微弱地起伏了一下。

      披散下来遮住半张脸的长发下,血痂凝结的睫毛动了动,艰难撕开一道缝隙。

      循着墨知晏手指的方向,看向他指的——

      心脏。

      “我换给父亲的那颗心脏,就是用你的莲华之心来弥补的。”

      墨知晏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眼底放射出兴奋至极的精光:
      “怎么样,惊喜吗?”

      “还多亏了你,要不是你不识货,为了个凡人,这么简单就把它卖了出去,我还没办法这么轻松拿到了这一切呢。”

      “可怜那凡人还因此恨上了你,哈哈哈,真是精彩极了!”

      他大笑着,讥讽着别人的愚蠢。

      笑完,他摇摇头,一转拇指上带着的仙器扳指,轻描淡写地吩咐:“杀了他吧。”

      哑叔沉默上前,就想彻底斩断墨寻的心脉。

      墨知晏没有别开眼,一瞬不瞬地看着。

      这是他准备了上百年的复仇盛宴,怎么能错……

      一道血光冲天而起。

      强烈的冲击炸开。

      洞穴中的三人都被抛飞出去,墨知晏离得最远,只受了轻伤,不过他身体一贯不好,又养尊处优惯了,就算轻伤也十分难受。

      离得最近的墨寻和哑叔,一个被狠狠抛飞出去,还有一个……

      墨知晏呆滞地看着哑叔被炸成两半的尸体,“这怎么可能……”

      他咬牙切齿:“碎幽!她竟然把碎幽留给你了,我为她找来龙魂花,结果她竟然把碎幽给了你!”

      碎幽是墨寻生母沁华夫人的本命法器。

      墨寻被一路追杀至此,竟然还留有底牌!

      仙器护主,同为离碎幽最近的人,哑叔死了,墨寻却保住了一条命。

      碎幽幻化出片片洁白晶莹的花瓣,柔柔绽开,把墨寻包裹起来,仿若花茧。

      花茧呈半透明,依稀可见中间闭目蹙眉的墨寻。

      明明胜券在握,却被对方扳回一城,还失去了最好用的刀。

      墨知晏仿佛又回到了朝不保夕、随时担心对方夺回一切的那段日子,不顾伤痛,甩开轮椅站起身,手边滑下一把流光溢彩的宝剑。

      手腕一抖,握住了,阴森森朝墨寻看去。

      “你这贱种……”
      “我就不该留你一命,给我……”
      “……咳咳!”

      墨知晏边辱骂边撑着剑站起身。

      花茧化作流光消逝。墨寻低垂着眼,遮住瞳孔深处血色浓郁,随手把散落下来的墨发撩到耳后,露出的侧脸雪白。

      一道伤痕贯穿了他半张脸。

      可饶是如此,也不显得狼狈,还越发夺目。

      这也是墨知晏嫉妒的来源之一——作为天道之子,各方面都必然是顶配。

      除了家世、天赋,还包括脸。

      墨寻这张像极了沁华夫人的脸,仿佛是他们血缘的铁证,时时刻刻提醒墨知晏,他只是个冒牌货。

      他们母子三人站在一起,谁都会觉得墨寻才是那个亲生的!

      追杀途中,他寻了个机会,让人去毁了这张脸,谁知没能毁彻底。

      墨知晏恨得牙痒痒。

      就在这时,他看到墨寻伸出手,握住了插在山洞最深处的绯色长剑。

      墨知晏愣了一下,嘲讽道:“原来你是指望那把剑,你以为我没想到吗,那把剑根本就是……”
      拔不出来的。

      他的话戛然而止。

      墨寻没有握上剑柄,一把握上了刀刃。

      血肉之躯和上古神兵。
      鲜血霎时涌出,沿着剑身飞快蔓延。

      剑身上的图腾被鲜血勾勒,宛如有仙人在此执笔。

      墨知晏进洞时也尝试滴过血让那把剑认主,可那把剑毫无动静,按理来说墨寻在做无用功,他却直觉不妙,飞身上前就要阻止。

      山洞突然间摇晃起来——

      洞顶开裂坍塌,地面皲裂。
      烟尘四起,无数碎石暴雨般落下。

      墨知晏被迫在半空一扭,脚尖一点,仙剑在手,再次朝墨寻杀去。

      然而已经晚了。

      恐怖至极的威压从天而降。

      墨知晏被直直压在地上。

      掉落的碎石和漫天烟尘中,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墨知晏瞳孔放大,下一秒,黑色长剑自他后心贯入胸口。

      “啊——!!!”
      墨知晏半张脸贴在地上,露出的半张脸在疼痛下扭曲。

      墨寻一手执剑,单膝跪在地上,低头俯视着他痛苦扭曲的脸。

      被血浸湿的墨色长发落下,拂过雪白脸侧,瞳孔深不见底,浸泡着无数血煞之气。

      “——不如何。”

      他轻描淡写道:“你会死而已。”

      墨知晏疼得浑身抽搐,竭力扭动脖子去看他:“你、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也会死……”

      墨寻不想听他继续废话。

      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每一秒都有血气从喉咙里上涌,杀不杀墨知晏都会死。

      既然如此,不如拉个垫背。

      墨知晏一条命全靠莲华之心吊着,剑尖就悬在他心口上,他知道这把剑的锋利程度,一动不敢动,连颤抖幅度都尽力克制,生怕刮擦到心口里的东西。

      “你靠这个活着?”墨寻轻声问,过往温顺沉默的人,此刻简直失了理智一般,一举一动都让人从心底颤栗。

      墨知晏再不见半点刚才的傲慢,只余惊恐,“我、你……不要,求你……”

      墨寻手腕一转,在墨知晏撕心裂肺的惨叫中,剑尖在血肉中翻搅,直抵一颗硬物。

      墨知晏四肢抽搐着惨嚎,“墨寻你个疯子!你怎么敢杀我,我可是……我可是……你会死,你一定会死,我要你给我陪葬!”

      用力,贯穿——
      咔嚓!

      莲华之心碎裂。

      墨知晏死了。

      大睁着眼睛,最后一秒还在执拗地扭头去瞪墨寻,死不瞑目。

      墨寻死死握着剑柄,手心伤口被磨得血肉模糊也不松手,剑柄抵到墨知晏后背也不敢有丝毫放松力道。

      直到血溅在脸上,他才迟钝地眨了眨眼,身形晃了一下,眼前一黑——

      砰!

      .

      两百年前。
      山林间,瀑布飞溅而下。

      一个人从山坡上滚下,重重摔在瀑布下的水潭边,只差一点就会滚入水中。

      那是一个身形瘦弱的少年,长发乱糟糟挡着脸,被树枝划开落露在外的手臂和后颈上青紫交错。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紧闭的睫毛颤了颤,眉宇缓缓皱起,搭在草地上的手指无力地屈伸。

      叮——
      一把漆黑的长剑凭空出现,掉落在他身边。

      少年猛地咳嗽起来,疼痛复苏,全身都在仿佛从钉板上滚过一样钻心的疼。

      呼——
      深长若羽的睫毛睁开,露出一双漆黑的眸子,深处浓郁血色一闪而过。

      他迅速翻身而起,握住身边掉落的长剑,脊背弓起,手臂蓄力,警惕地扫视四周。

      没有,没有来追杀他的人。

      前世记忆回溯,墨寻紧绷的身体变得僵硬,神情也渐渐变为了茫然。

      他缓缓偏过头,看到自己手中握着的东西。

      一块五彩色的石头。

      墨知晏称它为……
      莲华之心。

      墨寻浑身湿透,四肢百骸碎裂般疼痛,他挣扎着翻过身,把石头放在地上,修长手指痉挛颤抖,弯腰捡起长剑。

      只是握剑的瞬息间,他颤抖的手稳住。

      剑尖抵在这世所罕见的珍宝上。

      “唯一能救你的宝物是吗?”他脸上血色褪去,脸色平静,只是眼底一片猩红。

      下一秒。
      崩!

      剑尖插入五彩石中。
      莲华之心崩裂。

      要是让人看见他做这暴殄天物的事,不得心绞痛而死,再把他骂的狗血淋头。

      但……

      “换你一条命,值了,不是吗?”

      一股纯粹的五彩灵力从裂缝中喷涌而出,沿着剑攀升,没入墨寻体内。

      黑色长剑上方,七星一线的图腾上端。

      一颗白色星子亮起。
note作者有话说
第1章 重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