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再 见(调) ...

  •   夏橘闻声浅笑。
      自己平时给她的印象一定很好,这个时候居然还敢来招惹她,可她深知她没必要和乔宛去争执什么,这从头到尾都是她和陈海生两个人的事。

      当然她也没烂好心到去同情到乔宛的母亲,而是主动拨打了110,等着警察来结束这场闹剧。

      警察来得很快,但是勘查现场和调取监控都需要一段时间,在乔宛母亲的胡搅蛮缠之下,警察先带着夏橘和她一起去了医院。

      乔宛和陈海生都不约而同的跟了上来。

      **

      夜里刚下过雨,医院的急诊室里挤满了因为车祸进来的人,显得嘈杂而忙碌。
      乔宛母亲在里面显得格外突出,一进急诊室就要求医生给她做全身检查,并要求警方严惩夏橘。

      警察站在旁边没有说话。
      夏橘也难得搭理她,捂着肚子找了一个角落蹲下,拿出手机想看时间,却看见同事发来的客户需求,而此时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看不进去,鲜有的流露出一丝倦态道:「先按照你的想法处理,我晚点儿答复你」

      同事很快回复了一个“OK”的表情。
      屏幕熄灭,她不禁用双手抱紧了肚子,深吸了口气,漆黑的屏幕倒映出她的脸,缺乏血色的嘴唇,透着精致妆容都遮不住的苍白。

      陈海生看出她不太舒服,但是他已经没有关心她的立场。
      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她。

      守在他旁边的乔宛见状,不动声色将他的手臂搂进了怀里,“海生哥哥,你在看什么啊?”

      陈海生看到没看就抽了回来
      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夏橘仿若未闻地倚着墙壁,将额头迈抵在自己的膝头。

      没关系。
      等把所有的弯路走完了,以后就都是坦途了。

      ……

      同时,原本嘈杂的急诊大厅不知在何时安静了下来,大厅里争执哭喊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动作。

      就连分诊台见惯了市面的护士也不由露出一丝怯意,没有贸然上前。
      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悄无声息的围站在急诊室的大厅,胸前都无一例外地佩戴着一朵白花。

      “九爷,那个肇事司机找到了,但是人送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其中一个胸前佩戴着白花的男人,拿着医生刚刚出具的死亡证明,不慌不忙向坐在候诊椅上的男人走去,“听医生说,他是翻越栏杆的时候被撞到的,从时间和路段来看,应该就是撞了我们的车逃跑以后。”

      温书尧垂着眼睑没有说话,浓密的睫毛遮住他眼底的情绪,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其他人的表情都不太好,这场车祸显然不是一场意外,对方在撞了人以后立刻弃车逃逸,而且对着同一个位置反复撞击了多次,摆明是想致后座的人于死地。

      可现在这个人也死了。
      摆明就是要死无对证。
      如果今天不是别人借了九爷的车,那现在躺在急救室里面的很有可能就是——可是他们什么都不能说,在出门前九爷就已经嘱咐过他们,无论今天发现了什么,都要先等到温老爷子入土为安以后再说。

      可见这个结果早已他的预料之内。
      对方也是认定温书尧不愿在这个时候生事,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去查查这个司机家里还有什么人,近两个月内接触过谁,出事前有什么反常的举动,”温书尧放下交叠在膝前的腿,不慌不忙站起了身,与此同时,值班的医生也追了出来,正准备指责他们怎么可以随便拿别人的死亡证明,只听那清冷矜贵的男人继续道:“他最好就是死得这么干干净净明明白白,不要让活着的人替他受罪。”

      平静无波的语气透着司空见惯的漠然。
      医生到嘴边的不得不咽了回去,这个男人看着并没有比其他人年长几岁,甚至还要更年轻一些,可是他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淡漠平静,很难让人把他当作年轻人看待。

      温书尧感觉到他的注视,宽薄的眼睑自然垂下,面前的医生肉眼可见的抖了一下:“那个,死亡证明,能麻烦你们还给我一下吗?”

      温书尧顺着他的视线扫了一眼,正准备收回视线离开的时候,却在拥挤的急诊室里看见了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身影。

      他上次见到这个女人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在七年前,她外公的葬礼上,那么单薄瘦小的一个人,被裹在素白的麻衣里,眼睛哭得发红,但还是要对着前来吊唁的人跪拜答谢。

      明明她自己都快站不稳了。

      温书尧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她记得这么清楚,他这么多年就见过她两次,一次是在她跟着外公到温家退婚的时候,一次就是在她外公的葬礼上。

      她甚至应该都不知道自己见过她。
      可他就是在隔着这么多年后,一眼在人群中认出了她的身影,昔日单薄漂亮的女孩褪去年少的青涩,生出成熟女性的明艳和内敛,精致的眉眼间透着被岁月沉淀后的荣辱不惊,微微泛白的嘴唇却透出的疲态,让她的脸平添了几分苍白。

      可他记得这张脸笑起来的样子,温柔却又疏离。

      他就这样站在这里直直地望着她,而后不知想到了什么,漆黑深邃的眼眸陡然闪过一抹冷意。

      疲态也好,温柔也罢。
      她的人生早在很多年前就与他无关了。

      故而收回视线,波澜不惊往前走去,

      其他人对他刹那的失神浑然不知,大步跟在他的身后,很快就离开了。

      夏橘对大厅里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偶有听到医生抱怨了几句,也没有放在心上,而警方的调查结果比她想象中还要快,乔宛母亲的检查结果还没出来,警察就告诉她可以走了。

      乔宛母亲不愿意就此放过她,还想继续胡搅蛮缠,结果夏橘还没说话,警察已经替她训斥出声:“你还在这里不愿意?监控里面看得出来清清楚楚是你先动手的,我跟你说,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这巴掌要真打到人家身上了,是可以拘留你的。”

      “凭什么拘留我?是她先对我女儿冷嘲热讽的。”乔宛母亲反驳道。
      “那要不是你们欺人太甚,人家至于你对女儿冷嘲热讽吗?”办案的民警早就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对他们这种倒打一耙的行为非常不满,而且人家小姑娘户口本上就剩她一个人了,这不摆明欺负人吗?也不在乎是不是公众场合,毫无客气的挑明道。

      “你说谁欺人太甚!”乔宛母亲大怒:“我要投诉你!”

      “好了好了。”其他警察连忙出来打圆场,暂时把这件事揭了过去。

      彼时,已经停了的雨,又下了起来。
      夏橘向民警道了谢以后,便从急诊大厅离开了,而她一出去就碰上了躲在墙边的乔宛,从急诊大厅的视角是看不见她的,于是她肆无忌惮地对着夏橘开口道:“夏橘,你才是不被爱的那个人!你才是小三!”

      全然没了在陈海生面前的甜美可爱,目光阴冷的像吐着信子的蛇。
      夏橘静静地看着她。

      其实在看到她母亲的那一刻,她就知道陈海生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与爱不爱无关,只是利弊权衡以后最好的结果。

      她能给他自己给不了的一切。
      仅此而已。

      可是尽管早就想明白了,她的眼睛里还是有刹那的茫然,她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那个不为权贵折腰,不坠青云之志的少年,不知在何时长成了只剩利弊权衡的大人。

      而她全然无觉。
      她唇角泛起一丝嘲讽的弧度。

      “夏橘,我才是赢得那个人……”
      “恩。”然而未等他说完,夏橘已经认同她的答案,伸手借着台阶外的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乔宛盯着她的背影,一双嘴唇恨得都快咬出血了。
      如果不是陈海生就在大厅里看着,她很想对着夏橘的背影大喊:不管你装得多不在意,陈海生现在要娶的人都是我不是你!以后要留在他身边的人也只是我!你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可是陈海生就那样望着夏橘的背影,眼睛里全是她看不懂的东西,乔宛用力咬着嘴唇,在心里反复告诫自己,不要被夏橘的态度影响,她才是那个被选择的人。

      而陈海生对她的想法全然不知,只是望着夏橘驾车离开的尾灯,久久没有回过神。
note作者有话说
第2章 再 见(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这本书完结以后,居然还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谢谢大家这一路的陪伴。 下一本写《困于春夜》!!期待下次重逢!再会!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