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A大美院某间男生宿舍里,宿舍大门大开着,吹着令校长心疼电费量的空调,涂鸦风格的墙壁与校训格格不入,颜料盒、画板、水桶、各类铅笔等画具都杂七杂八地摆放在桌上、地上。
      喻百知靠在床上,拿着画板和笔照着窗外的老树画,时不时拿起铅笔捉捉比例。
      宿舍中央的桌上摆着一台手提式电脑,贴满了游戏的贴纸周边,电脑上正播放着最新的游戏比赛直播,音量被开到了最大,时不时一声特效巨响,牵动宿舍其他几人频频喊叫。
      “漂亮!川神牛逼!”
      “我艹!牛逼!”
      “啊啊啊!川神!你是我的神!”
      几人口中的川神,全名江恒川,FTB战队队长兼指挥,游戏IDchuan,狙击位,技术过硬,几度封神,常年位于游戏BTF榜首,全联盟狙击手第一人,联盟第一明星选手,出道即封神,在役五年,粉丝过百万,最重要的是,人也长的帅!可以说是颜值与实力并存!
      而喻百知的几位室友,正是江恒川的忠实技术粉。
      此时电脑中播放的正是BTF夏季赛最后一场,FTB对战本赛季的黑马战队LBD。
      BTF全称Bright The Fire,是七八年前上市的一款竞技类端游,玩家四人一组,组组对抗,在规定时间内看哪方分数最高而定胜负,四人分为狙击手、突击手、哨兵和后勤,后勤杀人不得分,哨兵杀一人的0.5分,突击手杀一人得1分,狙击手狙掉一人的2分。
      游戏上线后的第三年,FTB前队长即现任总教练焦逢带领战队获得中国赛区在世界邀请赛第一枚金牌后光荣退役,于是一夜之间,电竞圈都知道了BTF这款游戏,涌入大批新玩家,开启了BTF在电子竞技中的黄金时代。
      从开始的一问三不知到现在电竞人士人人知晓,FTB为游戏付出良多。
      室友二狗一直和喻百知玩得很好,见喻百知一人便招呼他过去:“小知,过来和我们一起看比赛吗?BTF夏季赛总决赛。”
      喻百知刚好没有了灵感,应了声好便便到地上,随便拉了把椅子,凑到三人跟前看了起来。
      二狗忙往旁边挤了挤,给他让了点儿位置,随手从桌上拿了瓶可乐递给喻百知。
      可乐刚从小厨房的冰箱里拿出来,还冒着凉气,用来降暑正好,喻百知没有拉开拉环,只是握在手里用作解暑。
      电脑里比赛进入了尾声,在解说的一声声喊叫中,金色彩带缤纷落下,映射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观众欢呼声此起彼伏,掌声接连不断,FTB众人在百万人的注释下与对手握手,捧起奖杯,弹幕淹没了广告,统一的“恭喜FTB摘得春季赛桂冠”上下流动着。
      喻百知盯着屏幕,听室友们聊天感慨生活万千,心里有种别样的滋味儿。
      室友甲:“终于结束了,刚刚真的好险!”
      室友乙:“是啊,感觉forest今天不在状态哎,刚刚失误可以避免的。”
      听到耳熟的游戏ID,喻百知没忍住开口问道:“forest?是周森吗?”
      “对啊”二狗不知什么时候泡了杯奶茶,边喝边继续说:“听说forest有手伤,今年全球邀请赛后就要退役了。”
      “退役?!”喻百知有些吃惊,忙问道。
      室友甲摆了摆手:“不仅如此,我听说FTB最近已经开始找替补了。”
      “全球邀请赛还没开始就急着找下一个了?”这下轮到二狗疑惑了:“不是说川神压着不让找吗?”
      室友甲笑了笑:“想什么呢,FTB苏老板能冒这么大风险吗?”
      室友乙赞同道:“也是,FTB是辞余旗下的电竞战队,辞余本身就是家娱乐公司,FTB应该也是以包装运营为主的吧。”
      喻百知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言,没有插话。
      电脑屏幕上那人正满脸笑意地接受赛后MYP采访,队服左边印着的游戏ID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chuan”这五个字母引起多少电竞迷的注意。
      记者中规中矩地挑拣了几个问题,后又将问题重心转移到了粉丝们爱听的八卦上:“那么川神是已经荣获第三个夏季赛总冠军了,赛场上甚是得意,在恋爱方面呢?川神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什么?川神有对象了!”室友甲听到,立刻招呼聊到忘乎所以的室友们来看。
      喻百知被吸引了过去,盯紧了屏幕,无意间手心竟出了不少汗。
      屏幕中听到这个问题的江恒川本人,只见他稍征了下,随机笑了笑,看向镜头:“正好今天记者朋友热切关心,我也给大家统一一下口径,FTB以成绩为重心。”
      “什么嘛,还以为能听八卦呢。”二狗无力地吐槽道。
      喻百知却攥紧了拳头一声不吭地离开座位,回到床上整理散落的画具,脑海中的身影却挥之不去,身影的主人叫江恒川,与电脑屏幕上不同的,这是19岁的江恒川。
      他身穿FTB的灰色旧队服,队服上的赞助商LOG还没有现在的多,右上角印的不是“辞余”而是“天时”,19岁的江恒川为他倒了杯水,温柔地叮嘱他按时吃药,最后渐渐化为虚影,被一声叫喊打破。
      喻百知被吓了一大跳,连带着手伤的铅笔也滚落到地上。
      二狗见是隔壁几人,忙套上外套提议出门:“正好,我们两个宿舍八个人,五个电竞迷,刚刚FTB赢了春季赛,咱两个宿舍搞搞联动,中午聚餐庆祝,各位意下如何?”
      “我看成!咱俩宿舍有多久没聚餐了,正好巩固巩固宿舍之谊。”隔壁宿舍长秦辉赞同道。
      一大屋的人纷纷叫好,商量着去哪儿吃饭,订起了馆子。
      过了两三个小时,可算是挨到了中午,A大美院宿舍八人赶到了拾光饭馆儿聚餐。
      桌上五人正激情慨昂地聊着上午的比赛。
      室友甲:“只见forest失误之际,我川神毫不犹豫点开倍镜!直瞄准了那45°方向,一发子弹应声而冲!2分随之到手!”
      室友乙:“接着比赛倒计时30秒,我川神又连狙两枪!在最后关头!4分到手!”
      一旁的秦辉附喝着:“川神牛逼!”
      喻百知听着他们聊,越发地想着那抹身影。
      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几人聊完吃尽来到前台付款,却见前台正站着一群人,只得等着。
      不过好在前面人付款利落,省去了抢单环节,只让一人刷了卡,签了单便走。
      喻百知和室友几人往前走,刷着手机低头看。
      前面几人刚要离开,却似是被什么吸引住,半道又折了回来,其中一人站在最前面,满是惊喜地冲他们喊到:“小知?好久不见啊!”
      喻百知听到熟悉的声音,一抬头,果真是故人,那人穿着一身闲服戴着口罩,向他走来。
      二狗见对方冲喻百知走来,以为对方是来找事儿,忙拦住他:“干嘛?你认识他?”
      喻百知看清来人,刚想阻拦,却不料被秦辉先认出了此人:“forest?你是forest?”
      “真是forest呀?!天呀!我们这是什么神仙运气!”
      “我艹!我居然会偶遇forest?!那你们不会是!”室友乙指着另外几人惊讶道:“靠!full!Green!Zhange!还有GREAT!”
      周森点点头,笑眯眯地比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们到旁边座位上聊,五个少年激动地找不着北,忙拉着其余三人跑过去坐下,二狗见喻百知定在原地,忙叫他过来:“小知,快过来啊!”
      喻百知无法,硬着头皮跟了上去,被二狗拽着偷偷盘问:“你居然认识forest?!我艹!他之前传的圈外男友不会就是你吧?”
      喻百知无语:“圈外男友是什么鬼?”
      二狗压低了声音,继续问:“你不玩游戏,他不搞画画,你俩怎么搞一块儿去的?你俩谈恋爱叫我们干什么?官宣啊?”
      喻百知闭麦,感情旁边这家伙和自己一直都不在一个频道上……
      喻百知撒开二狗的手:“别老乱传八卦,跟你说了多少便了,网上传的东西它不能信,你就不听,二十岁的大人了还什么都信。”
      “小知,最近过的怎么样?”周森率先开口。
      喻百知有些别扭地答道:“挺好的,下学期就升大三了。”
      坐在一旁的教练焦逢插话道:“下学期就大三了?没想到时间过的还挺快,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才17吧?是不是,chuan?”焦逢说完,拍了拍坐在旁边的江恒川。
      喻百知舍友几人一听到chuan这个ID,立刻竖起了耳朵,激动的看向坐在一旁的江恒川。
      江恒川把自己捂得很严实,头上戴了顶棒球帽,遮住了上半张脸,戴着的口罩遮住下半张脸,只微微露出点眼睛来。
      喻百知看向他,心跳也越发加快,过去的每个瞬间突然涌上心头,脑海瞬间乱成一遭。
      江恒川继续刷着手机,没有多余的动作,淡淡地应了句“嗯。”
      焦逢应该是习惯了这种冷场,没有太放在心上,转头继续和喻百知几人聊了起来:“小知,这两年有再玩儿游戏吗?”
      “没有。”喻百知答得很干脆。
      一旁的室友甲满脸疑惑:“百知不是不玩儿游戏吗?”
      周森一脸兴趣:“哦?他都跟你们说什么了?”
      室友乙想了想,一本正经道:“他说他玩儿游戏很菜,对游戏不感兴趣,哦,他还说玩儿游戏浪费时间。”
      “浪费时间?”
      室友乙看了看自己面前一队的电子竞技职业选手,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森哥,我们一会儿还有事,先走了。”喻百知突然起身,准备离开。
      周森见状,立刻叮嘱道:“路上慢点儿,微信聊!”
      喻百知没有继续应答,径直走向大门,二狗几人连忙跟了上去,临走前还有些不舍。
      等到喻百知几人付完款走后,周森才叫队友出门上了车。
      车子启动,一直没开口的江恒川却先道:“forest,你不该叫住他的。”
      周森一脸无辜道:“为什么?那孩子挺好的,意识强,操作顺畅,胆大心细,很难得的天才选手。再说,叙叙旧怎么了?”
      江恒川瞥了眼他,冷漠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叫住他是想做什么,叙旧?和一个三年没见面没聊天的人叙旧?”
      周森刚想开口,就被一旁的副教练张泽打断:“你太心急了,这件事需要时间。”
      周森质问两人:“时间?我是为我自己吗?我还不是为了战队!”
      一旁的焦逢忙打圆场:“行了行了,都消消气,消消气啊。”
      “chuan你睡你的觉去,刚刚比赛完是谁说要补觉的?forest你也是,比赛失误那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自己先复复盘,回去我们慢慢儿聊!张泽,你别火上浇油了,听到没,散了散了啊,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江恒川将卫衣拉链拉到最上端补起了觉,周森没有继续吵下去,转而掏出手机复起了盘。
      队里的哨兵位是一年前才来战队的,不知道几人在打什么哑谜,处于好奇心便不怕死地拽起焦逢八卦起来:“教练,队长和森哥怎么吵起来了?那个小知到底什么来头啊?森哥怎么还特意叫住他?”
      焦逢也是闲着无聊,于是和full偷偷聊起来往事:“这个嘛,你小声点,我们微信聊。”
      那件事发生在三年前,副教练还是FTB哨兵没退役的时候,19岁的江恒川已经接下队长重任两年。

      ———
      正值暑假,夏日炎炎,FTB开始了又一次的青训计划。
      17岁的喻百知拖着行李箱来到FTB基地大门口,从门缝里看大门内的景象。
      “嗨~你也是来参加青训的吗?”一道声音打破了寂静。
      喻百知闻言转身,看到两个年纪相仿的人也拖着行李箱朝他走来,打招呼那人十分自来熟,当即做起了自我介绍:“你好啊!我叫邹其锐,BTF国服排名101,森神的粉丝,哦对,我旁边这位是陈柯,韩服排名234。”
      一旁的陈柯微笑着向他点点头。
      “喻百知,国服排名52。”喻百知自报家门道。
      “52!你难道就是那位ID叫zhi的黑马大佬?”邹其锐一脸吃惊,声音拔高了好你个度。
      “……”喻百知看着两人充满崇拜的眼神,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邹其锐还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崇拜之情,却听到基地大门缓缓打开,来人正是FTB的经理徐辰,徐辰穿着身干练的西服,右腕戴着块价格不菲的表,左手里拿着一大沓青训生名单,右手用笔一个个确认打勾:“喻百知,邹其锐,陈柯?行,跟我走吧。”
      三人迅速跟上徐辰的脚步,踏入了FTB基地大门。
      FTB基地很大,四人穿过一条附近种满花花草草的石子路,迎面而来的便是移动小别墅。
      徐辰便走边向他们介绍:“这栋别墅是二队住宿的地方,二队几人都挺好相处的,之后青训生肯能会和二队约赛。”
      “这栋是一队住宿和训练的地方,一队几个人你们也都知道,青训生大多都是他们粉丝,不过粉丝还是要离偶像的生活远一些,不要干扰一队队员正常生活和训练。”
      一旁的邹其锐兴奋不已,忙问道:“徐经理,我们能见到一队几人吗?”
      陈柯也扭头看向徐辰,一脸期待。
      徐辰笑了笑:“行,有机会总会见到的。就在一个基地呢。”
      随后几人来到青训生宿舍,宿舍大厅已经挤满了不少人,一眼望去都是祖国的花朵,最大的19,最小的16,上到学生下到网吧小混混,啊呸,“网吧大使”,应有尽有,好不热闹。
      “大家先安静一下!现在我们统一点名确认一下人数,各位顺便互相认识一下,熟悉熟悉各自的人名和ID!”
      "别不在意!记清楚别人ID!去年青训就有个把别人ID记混的,团战的时候疯狂给对手送分寄人头!"
      大厅里传来一阵哄笑声,不少人在互相调侃着。
      “现在开始点名。”徐辰拿出名单照着读:“第一个,许林,游戏IDmagic。”
      “到。”一个戴着眼镜,个子不高的男生应道。
      “第二个,贺天,游戏IDsky。”
      “到!”
      “第三个,张泽瑞,游戏IDsuggestion”
      “到。”
      “杨其琛,游戏IDwinner。”
      “到。”
      “喻百知,游戏IDzhi。”
      “到。”
      “邹其锐,游戏IDactually。”
      “到~”
      ……
      点名环节进行了很长时间,之后开始分配宿舍,这次青训人数比往常多了些,五十多人,四人一间。
      喻百知和邹其锐被分到了一个宿舍,剩下两人分别是许林和贺天。
      许林乍一看上去,浑身上下充满了书卷气息,与电竞两个字毫不沾边,在不就后的分组训练中,其余三人也体会到了浓浓的书卷气息,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贺天本人与他名字一样潇洒,浑身上下尽是名牌儿,愣是找不出一件地摊儿货或者便宜件儿,实为富二代典范!!
      而邹其瑞呢,也是人如其名,很是“活泼”,总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人间疾苦。
      喻百知从包里拿出画具,瞄好了窗外几棵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树,打算开工,又想起某位医生的话:“要想你的手不废,这一年就都别碰花笔。”转而放弃。
      贺天虽然富,但他不摆架子,很快边和逼逼机兼社交达人邹其锐交换了微信名片,并互称哥们儿,此刻,他正在呼吁他的两位舍友以及一位好哥们儿:“唉唉唉!徐经理拉了个群,,说是以后有什么重要通知就在里面儿说,教练也在里面。”
      “我艹!怎么是他呀!”贺天扒拉手机的手指突然顿住,停留在页面上。
      页面上是这个群的最新通知——青训教练,张□□zhange。
note作者有话说
第1章 第一章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