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小修) ...

  •   【……】系统卡壳了一瞬。

      它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乔琰却并未觉得,自己说出了什么惊人之语。

      怎么说呢,只要用一件足够让人震惊的事情盖过另一件,人往往就不会计较前一件事,现在也是这个道理。现在系统就先顾着她的投效选择,而不是加点方式了。

      而谋士系统068还真如乔琰所猜测的那样,是个上任的新手系统。

      它绞尽了“脑”汁,才从自己的印象里揪出了一句话来试图反驳她。

      【虽然说按照谋士的定位,只要是给一方势力出谋划策便可以算数,可……可黄巾贼寇在今年必然要被皇甫嵩等汉末名将平定,下曲阳城下甚至被他以十万黄巾首级垒出了京观。】

      “我知道啊。”乔琰语气从容。

      她怎么会不知道,黄巾军并无前途可言呢?

      十万人垒出的京观,可要比她眼前的画面可怕多了。

      在系统的“注视”下,她走到了此地的一具尸体面前。

      对饥饿致死的人所表现出的样子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加上本也见过墓葬之中的死人,乔琰面不改色地将其中一具尸体的外衫扒了下来。

      但说是外衫,那也不过是一块破布而已。

      好在这也足够让乔琰给自己改换一个外披了。

      她一边换上这件“新”衣,以布条收拢袖口,一边说道:“我当然知道,何止是大贤良师张角会在今年病故,加速了朝廷三路军队清剿黄巾平叛的进度,更知道现在的黄巾军看似声势浩大,事业如火如荼,却甚至不如后来的一些黄巾流寇目光长远。”

      中平之后的汝南颍川各地黄巾,会从盲目的对抗、流窜,转向了同时以耕地维系的路子,算起来还比现下这裹挟平民攻城的样子,更有势力持久之态。

      【那你为何要……】系统很是不理解她的选择。

      倘若一个不慎,被前来剿匪的平乱中郎将给斩杀了,那岂不是根本都活不到那二十年的命数,也完全浪费了它选择的这个身份。

      可它看到的只是乔琰这张尘灰脏污的面容之下,唯独显露分明的一双眼睛里,带着一种极端的冷静和主见。

      她道:“第一,黄巾军中混乱,我要掩饰自己的身份最为容易,附近的流民中年岁不大的孩童想来也不会太少。第二,方才弃尸的队伍还未走出多远,要是不跟上他们,完全入夜之后我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在野外支撑多久,第三,我需要谋士点来获得更多的资源。”

      乔琰在说到资源二字的时候,系统留意到她摸了摸自己怀中的匕首。

      汉承秦制,私人佩戴武器合法,若非如此也不会在《居延新简》之中有戍卒售剑与民,同里之人为之担保的记载。

      而这把匕首,正是乔羽携妻女西行洛阳途中,遇上蛾贼后转交给两人的。

      这或许在原本的用途上,是乱世之人结束生命的工具,但现在在她的手里,那便只是一把趁手的武器了。

      也实在该当感谢,在这些人的认知之中,原身是因为疫症才奄奄一息的。所以他们不止没将她当做备用口粮,连带着都未进行搜身,也便给她留下了这把武器。

      这并不难理解。

      天子刘宏在位期间,建宁四年三月,熹平二年正月,光和二年春以及光和五年二月的四次大疫,在这些人的印象之中已然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恐慌。

      谁也无法保证一个急症的苗头,会不会发展到难以遏制的地步。

      事实上这些人也并不算小心过头。

      正在黄巾之乱被平定的第二年,也就是中平二年的春天,又出现了一次大疫,距离如今也只有一年不到的光景了。

      乔琰继续说道:“乱世见枭雄能臣,在等到大汉王师进军兖州平叛之前,我得先自己站住脚跟。”

      在她隐约像是握住了匕首,随时可以拔出的举动中,透露着一股昭然的进攻性和行动力,让系统很难不再次语塞,最后只憋住了一句话——

      【可你是忠良之后啊……】

      这话怎么听怎么有种痛心疾首的语气。

      在系统看来,乔琰做出的这个选择,和捞快钱也没什么区别。

      一想到这个明明奔着天下第一谋士目标去的宿主,居然要在个人履历上多出一条“从贼”的记录,它就忍不住来个系统黑屏。

      谁让在这个汉末的时代,名声实在是个很要命的东西。

      然而它刚给自己做好了心里建树,又听到它的宿主嘀咕了一句:“狗头军师也算军师吧?”

      系统:【……????】

      ————————-

      可惜系统并没从乔琰这里得到一个明确的解释。

      深谙语言艺术的乔琰又将话题相当顺遂地扯歪了。

      它倒是在行路中从乔琰这里得到了一个回复,正是她那个毫不犹豫地将初始属性点加在了体质上的缘由。

      “如你之前所说,顶尖一批的谋士,在智力的评判上,在85-100之间,我从79变成82的意义不大,还不如先补一补弱项。”

      “东吴大都督周瑜死时年仅三十五岁,接任的鲁肃也不过活到四十五,鬼才郭奉孝更是倒在三十七岁这个寿数上,要我说——”

      “一个笑到最后的谋士要活得比谁都长,比如司马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乔琰问道。

      【……】系统又卡了壳。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话有点歪理邪说,又好像还真说得通。

      就是这个用来当做正面例子的人,隐约有那么一点不对头。

      它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它这个接受现状得极快的宿主,所拥有的lv4的【辩才】技能,已经在方才变成了lv5。

      这很难不让它怀疑,自己就这么成了她试验技能的目标。

      至于这个技能到底是应该叫做【辩才】,还是应该叫做【蛊惑】,再次翻遍了系统库也没能扒拉出一句反驳话来的谋士系统068不由陷入了沉默。

      直到乔琰顺着黄巾行军方向留下的痕迹走出去了一段距离,系统才自觉自己找到了个乔琰此举的漏洞,骤然拔高了音调说道:【不对!你现在不过是个十岁上下的孩童,如你所说,就连远行都还成问题,你如何让自己成为黄巾军中的军师,得到兖州黄巾渠帅卜己的信任?】

      乔琰觉得自己耳边有这么个一惊一乍的家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或许也是一件好事,比如说,她此刻腹中空空的饥饿感都被驱散了不少。

      她一本正经地回道:“可是,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郑玄自徐州还高密,道遇黄巾贼数万,见玄皆拜。(*)”

      【……说人话】

      乔琰有点想笑了。

      并不是人的系统让她说人话,怎么想怎么有种冷幽默。

      但她还是做出了解释,“你可以理解为,黄巾虽是乱贼暴民,却还是器重文化人的。”

      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何况,我并不打算去接触那位卜己渠帅。”

      乔琰有另外的想法。

      这种想法甚至得到了系统的“友情支持”。

      准确的说,这个支持来自于系统背包中的那个新手礼包锦囊。

      在其中并无什么新手套装之类的东西,只有一个对于谋士来说很有用的道具,名叫【指定人物定位器】。

      乱世之中,信息传达的滞后极其容易让人正好错过。

      曹操此时还在皇甫嵩的麾下,并未有自己的部曲。
      刘备辗转于黄巾战场中,还未曾因为平黄巾之功而当上安喜县尉。
      孙坚也不过才召集了下邳县里一道当差的少年,在朱儁麾下领了个军司马的职务。

      若要准确寻到这些人的位置,只怕还得靠一点外挂。

      但乔琰毫无将这个定位器保留到之后再用的意思。

      在系统自暴自弃的注视下,她在定位器的目标对象上输入了一行字——

      黄巾军三十六方渠帅之一,梁仲宁。

      也正在她做完这一步的时候,这大野泽昏昧夜色里,在她的视线中出现了一点火光。

      那便是黄昏时将她抛下的那支队伍临时驻扎的位置。

      乔琰无比庆幸,自己所用的这具身体因为多年病弱,没少做些食补,便并没有古代常见的夜盲症。

      借着星月之辉,她站在距离营地不远处的土丘上,将其中黄巾士卒和流民的分界看得清楚。

      现在也合该是她混入其中的时候。

      她也是真的快饿得走不动道了。

      ——————————

      被乔琰锁定了位置,那位兖州地界上黄巾三渠帅之中的梁仲宁,此刻早已先到了濮阳。

      濮阳,就是后来曹操与吕布之间发起兖州争夺第一战的那个东郡濮阳。

      黄巾起义发动之前,张角执《太平经》,以太平道为善道教化天下,分教徒为三十六方,大方为万余人,小方六七千人,各有统帅,名号为渠帅。

      马元义在京师中走动关系的计划,被门下弟子曝光后,三十六方渠帅分在八州提前起事,其中身在兖州的渠帅一共三人,分别是卜己、张伯和梁仲宁。

      仲宁不是他的名,而是他的字。

      若称名应当叫做梁靖的梁仲宁,正在抢先一步夺下的濮阳治所之中,对着面前的灯火发怔。

      黄巾渠帅大多是早年间听从大贤良师教化,颇得张角信赖的弟子,又因遵循大医符水之说分发良药,引得一并信奉黄老之说的民众归附,逐渐聚拢起了人手。

      梁仲宁也不例外。

      但八州三十六方渠帅总也有个大小先后之别,他虽先到了濮阳,却在兖州黄巾的从属关系上,该当算作卜己的副手。

      说实话,梁仲宁是有些看不起卜己的。

      有汉一朝,纵然是黔首庶民也多在成年后有字,卜己与张伯二人却没有。两人在大贤良师座下听从指引之时,也并未得到天公将军的赐字。却偏偏因为起义仓促,而暂时得了在他之上的位置。

      一想到卜己统兵,自巨野城而来,很快就会凌驾在他之上,梁仲宁心中便不觉少了几分先前夺下濮阳之时的快意。

      也正在他这烦闷之时,忽然听到部从来报,濮阳大户田氏(*)召集城中四方溃败逃散开去的官吏民众,意图夺回濮阳城。

      梁仲宁当即一拍桌案站了起来,“田氏老贼有何本事与我叫嚣?”

      那下属颤颤巍巍地回道:“听说此人新招了个门客,来自陈留,此人力大无穷,名叫……”

      “名叫什么?”他眉头一竖,分明是要将心中不快借此发泄出去。

      “名叫典韦!”
note作者有话说
第3章 003(小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