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偷听 ...

  •   避开她是吧?姜瑶倒是要听听,这两个人究竟在讲什么。

      暮色四合,乡村的夜晚是宁静的,草丛中微弱的虫鸣声起伏,晚风温和地吹过姜瑶的鬓角,带来丝丝凉意。

      今夜没有月亮,星罗棋布占据了整片夜空,斑斑点点的星光,照亮了前面的路。

      她顺着出村的小路走到农田边,此时,正逢刚刚播种不久,田地里的禾苗才几寸高,漫山遍野的水田练成一片,充盈着银色的水光,宛如巨大的镜面,将星辰都包含在其中。

      不远处,两个人临水而立,黑暗中,唯有林愫提着的一盏孤灯独明。

      姜瑶上辈子没少趴过别人墙头,练就了一手鸡鸣狗盗的身法。

      即便重生后,失去了原来身体拥有的速度和力量优势,她也还记得不少技巧,踏过小路,借着夜色躲藏进他们不远处的一棵榕树下,悄悄听着他们的对话。

      她动作轻盈,没有人发现她的靠近。

      “我知晓当年叔父逼你立下重誓,此生不允你涉足朝庭半步,可当年皇兄下令追杀我时,你不也一样回来找我了吗?”

      姜瑶刚刚躲好,就听见姜拂玉对林愫说道:“你已经破例了,为何不愿再多一次?”

      林愫反问道:“如果我随你回去,你愿意赏赐我什么名分?”

      “你是我的夫君。”

      姜瑶果断回答,没有半点犹豫,“只要你想要,我现在拥有的,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给你的,哪怕是这江山。”

      林愫像是笑了,笑意盈盈,没有答应,也没有直接拒绝。

      “阿玉,你把一切事情都想得理所应当,你以为获得了权势,就可以得到一切,所有人都会围绕着你转,你可以用权势令很多人乖乖听你话,可是对于我而言……”

      林愫俯身与她对视,轻轻地抚过对方的脸,两个人几乎贴到了一起。

      在树背后探出小脑袋旁观的姜瑶情不自禁屏住呼吸。

      他们不会在荒郊野岭做出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吧?孩子还在这里看着呢,会长针眼的。

      但这两人只是额头与额头蜻蜓点水似的轻轻一碰,林愫又迅速和姜拂玉分开。

      姜瑶忽而发现,她爹好像还挺纯情的。

      林愫继续说道:“你现在所拥有的,你愿意给我或者不愿意给我的,我都不在乎。”

      “是呀,你是你不在乎,江山权势,荣华富贵,你如果真的在乎,何必在这里苦守多年。”

      姜拂玉凄凄地看向他:“可是我呢,你连我也不在乎了吗?”

      林愫顿了顿,没有说话。

      长风掠过水面,掀起千层波澜。

      姜拂玉看见他迟迟不言,忽而一把拉着他的衣领,将他拽近,“如果我想要你留在我的身边,非要逼你跟我回去呢?”

      林愫那柔弱的身体被她扯得摇摇晃晃,好不容易站稳。

      他张了张口,却又抿唇不语。

      “看着我的眼睛,你难道就不想与我相守吗?”她掰过林愫的头,死死盯着他,“说话呀,你哑巴了吗!”

      这两个人怎么突然动起手来了?

      姜瑶吓了一跳,差点没冲出去拦在中间。

      她伸手扣着树皮,心想可千万别逼他呀,以她爹那个性子,逼急了可能会一头碰死在这里。

      像她爹这样的读书人,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性子倔。

      还好姜拂玉并没有真的想要玩强取豪夺那一套,或许只是说说,吓唬一下林愫。

      片刻后,见拗不过林愫,姜拂玉还是松开了他,失落地垂下手。

      ……

      她的声音再次冷静下来,“那阿昭呢?”

      说到姜瑶了。

      听到和自己有关的事情,姜瑶立刻竖起了耳朵。

      虽然早就知晓他们最后讨论的结果,但是姜瑶还是好奇他们对于她未来的安排,究竟是怎么谈成的。

      姜拂玉移开目光,看向远处的水面,“我没有办法说服你,也没有立场强迫你的,但是阿昭是我的长女,我一定要将她带回身边抚养。”

      谈到姜瑶,林愫抬眼看着姜拂玉:“那你有问过阿昭的意见吗?”

      “阿昭还是个孩子。”姜拂玉说,“她现在什么都不懂。”

      姜拂玉的转过身,“你知道阿昭对我多重要,生她的时候差点连命都没有了,当初若非迫不得已,我绝不会和她分离,阿昭是我唯一的女儿,我辛苦半生积攒下来的一切,将来都要交给她的。”

      “没能陪她度过人生的前八年,已经是我最大的遗憾,所以我必须要将她带走,将她放在我的身边。”

      姜瑶听见,姜拂玉的鼻音渐重,说最后几句话的时候,只不过在用强大的自制力在忍受着不要哭出来。

      当初生下姜瑶那几日,京中情况危急,姜拂玉再晚回去一天都会发生天大的变动,可是她担心早产会对姜瑶的造成不好的影响,始终没有喝催产药,熬到足月才将她生下来。

      生她的时候,姜拂玉还因难产差点丢掉性命,刚生完孩子就投入到权斗中,心力憔悴,都没时间休养好身体,导致此后再也没有办法生育孩子。

      哪怕姜拂玉从姜瑶一出生就将她抛下,但是林愫没有办法在和姜瑶有关的任何事情上责怪她。

      林愫可以拒绝姜拂玉回京的邀请,却没办法替姜瑶决定她的人生。

      林愫说话显然没有前面那么有底气了,“她是你的孩子,又如何不是我唯一的女儿,我抚养了她八年,无论如何都要尊重阿昭的决定,如果她愿意跟你走,我不会阻拦。但是如果她不愿意……”

      “林愫,”姜拂玉忽然打断他的话,怒道,“你也会说你养育她八年,她现在自然只亲近你。”

      小孩子都只会亲近自己熟悉的人,何况姜瑶现在对姜拂玉极其冷淡。

      林愫提出让孩子自己选,还不如直接开口要姜瑶留下。

      随着这句话说出口,两个人之间的似乎凝结到了冰点。

      “我明日会跟她讲明一切。”

      林愫深深吸了口气,和缓地道:“阿昭是个明事理的孩子,今天她对你冷淡,或许是在赌气,或许因为别的原因,但绝非不认你这个母亲。”

      “她虽然年纪小,但是什么都懂,我明天会告知她的身世,让她自己做决定,阿玉,我们不能因为阿昭是个孩子就忽视她心里的想法,先听听阿昭的意见好不好?”

      ……

      谈话暂且告一段落,姜瑶松了口气。

      林愫上一世让她选择的时候说,无论她做什么决定都会尊重她。

      恐怕上辈子林愫也没想到,姜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姜拂玉吧。

      眼见这边两人聊得差不多,姜瑶真的有些困了,靠在树上打了个无声的哈欠。想赶在他们之前先跑出去,千万别露馅了。

      可或许是因为困倦,她踏出去的时候忘记捂住挂在脖子上平安锁的铃铛,她一动,铃铛立刻播动起来。

      “叮铃铃……”

      清脆的声音,和风一起飘了出去。

      糟糕!

      姜瑶立刻握紧银铃让声音停止,可是已经迟了。

      “谁?”

      姜拂玉是何等敏锐之人,这么近的距离,当然立刻就意识到了有人偷听。

      姜瑶还没反应过来,身后就伸出一只手,迅速抓住她的小胳膊,提着她整个身子就把她往后面拽了过去,就要给她来一个过肩摔。

      姜瑶感觉到自己在空中被甩出了一道弧线。

      “啊,疼——”

      姜瑶忍不住惊呼出声,等她看清楚林愫的时候差点眼前一黑,她从来不知道林愫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都快把她的手给拽脱臼了。

      痛得她眼泪立刻在眼眶里打转。

      两个人同时惊讶地道:“阿昭?”

      能够不声不响接近他们,还以为是个高手。

      敢偷听他们讲话,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没想到居然只是个小孩子。

      等看清是姜瑶的时候,林愫大吃一惊,及时收手,没有把她真摔出去。

      可她的胳膊依然火辣辣地疼,像是被火灼烧了一样。林愫立刻提灯去照看她的手臂。

      姜拂玉俯下身,扒开她的衣袖,一直卷到最上方,把方才被抓过的地方露出来。

      小孩子的皮肤嫩,方才被抓过的部分立刻浮现出几道清晰的乌青和红痕。

      姜瑶感觉整个胳膊都快没有知觉,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关节。

      林愫的眼圈立刻就红了,姜瑶还没来得及哭,她爹的眼泪就已经抢先一步啪嗒啪嗒落了下来,“阿昭,对不起,对不起,爹爹不知道是你,方才下手没轻没重的,都是爹爹的错,你现在怎么样了?你还疼吗?”

      “阿昭,”姜拂玉微微皱着眉头,“你不是已经睡了吗,为什么跑出来?”

      “我睡醒时爹爹不在屋里,”姜瑶随便扯了个借口,“所以想要出来找爹爹。”

      她的声音幼小又脆弱,才一开口,林愫立刻又哭得更厉害了。

      他的哭声在姜瑶脑海中回荡,姜瑶忽而产生了幻听,仿佛有另一个时空的声音,和眼前的哭声重叠在一起。

      “阿昭一定很疼吧……”

      “没关系了,爹爹带你回家。”

      ……

      姜瑶连忙用自己没有受伤的那条胳膊给林愫擦眼泪,“别哭了爹爹,我也没有那么疼。”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章 偷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