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惩戒 ...

  •   这倒未必。

      上一世,姜瑶选择跟娘亲回京,却没能算计得过别人,年纪轻轻就死在了权斗中。

      都说封建礼制吃人,她已经切身体验过了。

      没那个本事,就千万别去玩权谋。

      幸而上天让她重生,这一世,无论如何,她都要留下来,再也不会去。

      姜瑶擦干了眼泪,眼神有些木木的,看起来委屈又可怜。

      林愫心都软了,压根不舍得让她走路,直接把她抱了起来,等回到院子里的时候,才将她放下。

      ……

      姜瑶小跑进了院子,眼前的场景,与她前世几乎重合在了一起。

      在小屋中,站着几个年轻的女子。

      她们披着披风,戴着帷帽,虽然看得出,她们的打扮已经尽力追求朴素,但是身上穿着的丝绸衣裳,绝非山间常见的。

      她们光是立在那里,站姿挺立,仪态就已经和寻常村妇区分开来。

      姜瑶知道,这就是她的娘亲和她身边的几位随行女官。

      看到姜瑶跑进来,为首的女子就迫切地掀开帷帽一角,露出漂亮的五官。

      “是阿昭吗?”

      姜瑶还没有回答,下一刻,就猛地被拉进一个怀抱中,“阿昭,阿娘好想你!”

      姜拂玉搂着她小小的身子,轻轻地抚摸她的碎发,捧着她的小脸端详,“让阿娘好好看看你。”

      当初,姜拂玉生下她,刚能下地走后就随着来接她的马车离开。

      因为生产后没能好好休养,后来更是直接失去了再生育孩子的能力。姜瑶就是她唯一的孩子。

      如果说,姜拂玉对她完全没有母爱是假的。

      当初姜拂玉怀姜瑶的时候,京中形势已经十分严峻,皇兄病危,几个藩王对皇位虎视眈眈。

      可她仍然坚持到足月才把姜瑶生下来,等她平定藩王之乱,以女子之身坐稳了皇位,第一时间就急着来见姜瑶,想将她接回自己身边抚养。

      前世姜瑶也是因这个拥抱昏了头脑,竟然误以为,天家之间,还有纯粹的亲情。

      如今,姜瑶再次被她抱着,只感觉寒意在身上蔓延,浑身的鲜血渐渐冷却。

      还没在她怀中待多久,姜瑶忽然用力挣扎,一把将姜拂玉推开,小短腿噔噔噔得跑回林愫身边,扯着他的衣角躲到他身后,警惕地瞪着姜拂玉。

      与女儿久别重逢,姜拂玉的眼角也不禁红了,但是和林愫不同,姜拂玉表露在外的情绪永远都是平淡的,哪怕她内心波动再大,也不会哭出来。

      短暂的失态,她轻轻擦过眼角,情绪很快恢复如常,她淡淡地朝林愫露出得体的微笑。

      姜拂玉也是个美人,姿容出尘,天生的丹凤目,凌厉时目光如寒锋出鞘,见血封喉,逼得人不敢与她直视。

      但她柔和起来的时候是真的柔和,不过从前在宫中的时候,姜瑶很少有见她笑过。

      姜拂玉在姜瑶的映像中,一直都是一个严厉的长辈,不苟言笑。

      姜瑶前世被她训斥多了,几乎都要忘了她笑起来是什么模样。

      原来她笑起来的时候,竟是几乎将一个女子柔美的姿态展露开来,眼波春水流转,我见犹怜。

      抱着林愫的姜瑶明显感觉到,她爹身子僵住了。

      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抬头一看,好家伙,她爹果然在盯着姜拂玉一动不动,眼睛都看直了。

      片刻后,姜拂玉先开口道:“你刚刚跟我说过,她的名字叫阿昭。”

      “原来阿昭已经长这么大了。”

      林愫恍惚了片刻,才想起要答话:“阿昭只是小名,大名一直等你回来给她去,只是没想到八年过去了,才将你等回来。”

      林愫握着姜瑶的手,想要将她推到姜拂玉,“阿昭,快来看,这是你阿娘。”

      姜瑶摇摇头,缩在他背后一动不动。

      她已经无法和姜拂玉亲近。

      她前世在皇城中孤立无援,能求助的只有姜拂玉。可是姜拂玉从来不会插手她的事情,在她在挣扎的时候,只是在旁边淡淡地看着。

      她被冠上结党营私,勾结叛党种种罪行也是一样,她为了自证清白跪在姜拂玉书房前磕头,在台阶前跪了三天三夜。

      只换来一道口谕——“将公主押入大牢,等候发落。”

      再后来,就是白绫的绞杀。

      她单单是想想,都感觉到脖子幻痛。

      林愫发现她抵触,也不强迫她,只是无奈地道:“这孩子往常也不像今天这样,她挺活泼好动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怕生,可能是突然见到了娘亲,需要给她一点时间接受。”

      “没关系的夫人,”姜拂玉身边的女官安慰道,“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怕生,等小姐今后与你相处久了,自然就会亲近起来的。”

      “是呀,以后时间还长,我丢下她这多年不管不管,难怪对我生疏,”姜拂玉给了女官们一个眼色,“培养感情的事以后可以慢慢来,你们先带着孩子出去,我和林郎君还有事要谈。”

      ……

      片刻之后,姜瑶蹲田埂上,托腮看着远处的晚霞发呆。

      姜瑶知道,久别重逢,这对昔日的夫妻难免要叙旧。

      姜拂玉这次来,其实是想带丈夫和孩子一起离开的。

      但是前世林愫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愿意跟姜拂玉离开。

      上一世,他们俩就在在屋里秉烛谈论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林愫就问姜瑶要跟谁离开。

      就好像父母离婚,征求孩子的意见。

      无论如何,这次如果林愫再问她,她一定要留下来。

      ……

      “小姐,你这样姿势不雅,衣裳都快低到土里,快起来!”

      忽然姜瑶听到女官的喊声,原来是女官中有人看她蹲着,实在看不下去,走到她身后,想要把她提了起来。

      这群女官可真是神仙,居然从始至终都保持着一丝不苟的站立姿态。

      她们愿意受累,姜瑶却不乐意跟她们一起,下意识挣扎,弹起的泥土溅到了那位女官身上,她又连忙拍打裙子,惊叫道:“啊,好脏!”

      旁边的有个女官双手抱胸远远躲在一边,连帷幔都没掀起。

      见到这一幕,她嫌弃地朝这边瞥了一眼:“这穷乡僻壤的,脏得要死,也不知道夫人当初为什么要在这里嫁人生子。”

      听到她的声音,姜瑶愣了一下。

      她认得这个人。

      是许婉之。

      姜拂玉登基之后开始开放女官制,为了鼓励女子为官,从世家贵族中提携了一批识字女子进入内阁,替她管理文书及政务。

      宫中女官众多,但姜瑶对许婉之映像极其深刻。

      姜瑶入宫后就是许婉之负责教她宫规礼节。

      许婉之是公卿之家旁支的女儿,生长在京中,时常嫌弃姜瑶出身乡野,举止粗俗。没少借着教导她的名义磋磨她。

      旁边的女官白茵连忙劝道:“婉之,不要这样说,夫人的事,不是你我能嘴碎的。”

      许婉之冷哼一声,“我说的有错吗?你看这四周方圆几里,全部都是农舍,全是泥土地,我鞋子都走脏了,见到的又都是粗俗之人,那个乡野村夫,连这个孩子也——”

      “住口!”

      白茵立刻打断她的话,“我本以为,你就算再爱逞嘴快,也知道分寸。”

      “我有说错吗——啊!”

      许婉之开口正要继续说什么,姜瑶眼疾手快,捡起地上的一块泥土,朝她砸了过去。

      如果她不开口,姜瑶都没有注意到,原来当初姜拂玉来接她的时候,许婉之还随行在身侧。

      姜瑶一直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上一世许婉之对她所作所为她都记在心上,只是她仇人太多,没来得及清算到许婉之就已经命丧黄泉。

      这一世,她本来都已经不打算往京中去,前世的仇恨该放下就放下,可是许婉之居然直接蹬鼻子上脸,当着她的面说三道四,这可就别怪她了。

      土块直接砸到了她脑袋上,把她掀翻在地,帷帽也掉了,裙子从上到下全都沾满了泥土。

      四周的女官连忙将她扶起来,许婉之看到自己身上的土,气得差点没撅过去,她捂着脑袋,颤抖着指向姜瑶,“你个小贱人,究竟想干什么!”

      姜瑶反驳回去,“你凭什么这样说我,我有爹爹有娘亲,你才是有爹生没娘养的贱人!”

      姜瑶这话戳的就是她心窝。

      许婉之的母亲在她出生后就去世了,她爹很快就娶了续弦,那位后妈对她很不好。

      也是因为见她童年时过得太惨,许家的主母才会把她抱回去养,让她得以顶替主家小姐入宫成为女官。

      本来姜瑶最讨厌拿人父母来说事,可许婉之说她也就罢了,还扯上她爹爹,这就别怪她反击了!

      果然,她这句话刚刚说出口,许婉之就好像疯了一样朝她扑了过来,几个人都拉不住她。

      姜瑶果断一溜烟跑回屋中。

      推开虚掩的房门,姜瑶看见,屋内已经点燃了烛火。

      林愫和姜拂玉对着烛光而坐,两个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似乎这场谈话并不怎么愉快。

      见姜瑶进来,两人纷纷转过头,紧接着,就看到追着她过来的几个女官。

      姜拂玉眉头微皱。

      姜瑶跑向她爹,林愫连忙把姜瑶揽在怀里,“怎么了,阿昭?”

      看到姜拂玉,许婉之指着姜瑶喊道:“陛…夫人,她弄脏我的衣裳!”

      姜瑶缩在林愫怀里,“爹爹,她说爹爹和我坏话,骂爹爹是乡野粗俗之人,说我脏,是小贱人,我没忍住,才拿泥土砸了她!”

      “什么!”林愫搂着姜瑶,脸色当即有些有些不对头了。

      林愫视姜瑶为眼珠子,怎么能容忍她被怎么说,抬眼看向姜拂玉,“阿玉,阿昭还只是个孩子。”

      姜拂玉淡淡地抬头,对许婉之说道:“你跟个孩子较什么劲,出去!”

      许婉之骄纵惯了,哪怕明知道自己没什么错,也不愿意吃亏。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却看见姜拂玉冰冷的眼神瞥来。

      她哑然,又不敢多说什么,只好咬牙愤恨的转身。

      只是还没迈出去,另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过来,“慢着。”

      林愫将姜瑶抱起来,放在自己膝盖上,替她拍干净衣服上的泥土,转身看着姜拂玉。

      “在下不才,只是乡野村头的一介书生,阿昭是我的孩子,这些年来,我一手将她带大,一直尽我所能爱护她。”

      他的目光沉静如水,却带着坚定的力量,“我从来不允许我的阿昭被这样辱骂对待。那位姑娘是你的人,我无法逾越你对她做什么,可是阿昭受了委屈,如果你这都不能替她出头,谈何保护她!”

      他虽然语气平静,但是姜瑶却清楚,林愫已经微微有些愠怒了。

      听到这话,姜瑶的心被触动,眼睛忍不住酸涩起来,很多她几乎都快要遗忘的记忆涌上心头。

      她想起她从前在村里和别的小孩子吵架,或者被误会,林愫都会选择站在她这边。

      他总是会摸摸她脑袋说相信她,然后不动声色地替她在背后料理好一切。

      那些哪怕在姜拂玉看来,只是一些普通的、微不足道的小事,哪怕她可以自己解决。

      这就是她爹爹,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受委屈。

      姜拂玉抽回目光,以一种更为冷肃的声音唤道:“白茵。”

      白茵下意识脱口而出:“我在。”

      白茵是御前大女官,和其他女官都不同。她是从姜拂玉还是公主时,就陪在姜拂玉身边的旧人。论资历,她最为深厚。

      “将许家小姐从女官名册上除名,我希望我回去后,不会再见到她出现在我书房中。”

      白茵立刻答应:“是。”

      许婉之听到她的话,这才慌了起来,“不,夫人,你不能这样对我!”

      为了推行女官制,姜拂玉对新入宫的女官极为和善。

      被选为女官的女子,未嫁者可将八字挂在宫中,父母不得替其决定婚娶,已婚女官更是可以将孩子放在宫中,由嬷嬷们帮忙照看。

      女官们皆是公卿之女,就好像先帝时期的妃嫔,女帝还要权衡其背后的家族,哪怕女官犯错,也是轻轻揭过,废除女官,是前所未有。

      可现在,姜拂玉要为了那个刚刚认回来的野孩子将她除名?

      可她才没嚷两声,白茵立刻拉着她的袖子,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两句话。

      她猛地瞪大眼睛,连叫也叫不出来,白茵立刻把她拉了出去。

      屋内只剩下他们三人。

      随着声音安静,空气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姜瑶能够感觉到,她爹娘之间的气氛,好像更僵了。

      她忍不住拉了拉林愫的袖子,弱弱地道:“爹爹,我饿了。”
note作者有话说
第3章 惩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