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爷》priest ^第2章^ 最新更新:2010-07-20 21:22:4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不如归去 ...

  •   景七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混沌中好像什么都清楚,又好像什么都隔着一层纱似的,看不分明,身上倦倦的,一闪神就能睡过去似的。
      他想起最后见到的那张白无常的脸,冰冷、木讷,像是罩了一层壳子,叫人看不清,可点在他眉间的手指却莫名的让他感到暖意。
      自来听说黄泉路,鬼门关,都是极阴的地方,老人走的时候都要给自己做上一床棉被,景七知道来往鬼差都如冰块似的,走近三尺都能感到寒意。
      他不明白白无常做了什么,可这么想来,勾魂使给他的最后的温度,和那低低的言语,竟隐隐的,都带了那么一股子决绝的味道。
      
      他迷迷糊糊地想,这又是何必呢?
      
      意识再一次迷茫起来,怎么也睁不开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了身体手脚的感觉。算来他也有六十多年来未曾有过身体的感觉了,乍一清醒,只觉得沉重不已,脑子里针扎似的疼。
      
      不时有人在他身边走来走去,声音一会近一会远,还有人掰开他的嘴,往他口中灌入汤药,也不知道是哪个二愣子灌的,灌马似的一股脑的往里塞,那味觉乍一恢复,苦味直冲头顶,一时不提防,被滚入喉中的汤药呛住了,咳嗽起来,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这一闹腾,却让他有了些力气,勉强睁开了眼睛——
      
      视线模模糊糊的,用力眨巴了几下才清楚起来,他正被一个少年抱在怀里喂着药,少年见他呛咳睁眼,忙放下药碗,一边拍打着他的后背,一边叫道:“快请太医过来,小王爷醒了。”
      
      方才咳嗽一番,又被这少年没轻没重地拍打,景七怨念地想,这小兔崽子是他仇家派来整人的么?
      
      只见那少年猛地抽了一下鼻子,低头对他说道:“主子,老王爷已经去了,您若是再有什么三长两短,可叫我们指望谁去?”
      
      景七这才看清这少年的脸,一时竟呆住了。
      
      这是平安……
      
      那个六岁被他父王买进来,一辈子从生到死都跟着他的平安。少年的眼眶红红的,此刻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还是个半大孩子,强压着眼泪,眼底浮着一层黑,衣服都像是大了一圈。
      
      “平……”景七张开嘴,嗓子却干涩难受得很,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他以为几百年了,早就把什么都忘了,却在见到这少年的那一刻起,褪了色的回忆像是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他终于记起了自己的名字,景北渊。
      
      后世传说里有千重万重面孔的南宁王景北渊,曾经一辈子只为一个人活的景北渊,三十二岁那年,心如死灰地葬送于那人之手的景北渊。
      
      忽然间就明白了勾魂使那句“还你一头青丝”是什么意思,景七不知道自己为他多事之举,是该哭还是该笑。
      
      平安见他呆呆的,只道他是病得糊涂了,吓坏了,摇晃摇晃他:“主子,主子您可别吓唬人,这是怎么的?太医怎么还不来,太医——”
      
      景七费力地抬起手,这身体比做游魂的时候重了几百倍似的,然后压下平安乱摇的手,说不出话来,就只是半闭了眼,轻轻摇摇头,平安总算有了点眼力见儿,忙起身倒了一杯水,小心翼翼地伺候他喝下去。
      
      景七这才能嘶哑地说出些话来:“什么时辰了?”一张嘴,他自己也怔了怔,那声音虽然嘶哑,却不难听出未变过声的稚童的味道,还带着点奶气。他低头去看自己的手,小而且瘦,带着点病中气血不济的青黄色。
      
      “申时了,主子,您自打在灵堂晕过去,已经烧了两天了,怎么叫都叫不醒。”平安抿抿嘴,低头把眼角流出来的眼泪偷偷擦去,“王妃走得早,老王爷……老王爷忒狠心,就这么去了,您现在可是我们一家子的主心骨,万一有点什么,奴才还是跟您一起去了吧。”
      
      原来……是他十岁那年,父王刚刚去世的时候。
      
      景七的目光再一次落在自己的手上,身上虽然乏力沉重得很,却带着一点新奇的感觉。走过了那么多次轮回,竟又重新回到原点,真是……叫人百感交集。
      
      他想起了白无常,心里那点新奇却又淡了下去。
      逆转时空——纵然他不明就里,心里也多少清楚,那勾魂使者必定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是为了补偿他?
      为了让他把那孽缘兴起的一世重新过一遭?
      
      景七任由平安一边絮叨一边笨手笨脚地扶着他躺好,暗中叹了口气,心想怪不得这勾魂使大人看着冷冰冰的,不大愿意多话,原来是有点缺心眼儿。
      再重新来一次,发生过的事,就能像桌子上的尘埃似的,一块破布就抹去了么?
      
      人心又不是石头做的,蒙了尘用清水冲洗一遭,就干净如初。
      
      不大一会工夫,太医来了,把了脉,从头到尾检查一番,背了一通医术,以显示他比较可靠,又说了一堆“吉人自有天相”的废话,大意就是人没什么毛病,只要调养就好了。
      景七在三生石边一坐六七十年,这些耐心自然是有的,不恼不闹地任一帮人例行公事似的摆布一番,灌了汤药,折腾下来,就已经到了后半夜。
      
      平安把闲杂人等都请了出去,伺候他躺好。
      景七这才随口似的问:“你刚说我昏睡两天,那父王的头七,就是明日吧?”
      
      平安一愣,以为他不放心,便道:“主子放心,王爷的后事是皇上亲自着人操办的,皇上昨儿个晚上还亲自过来看过您,嘱咐说让您好好歇着,别的事情不用多费心。”
      
      景七点点头,看着帐子顶发了一阵呆,就在平安要灭灯的时候,突然转过头去:“先别。”
      
      平安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有些疑惑地转过头看着他。
      
      景七努力地用那麦秆一样的小胳膊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来,靠在一边,用一种近乎贪婪的目光看着这屋子,看着平安。
      算起来,这时候平安也快十四了,身量长了起来,却还是一张圆乎乎的娃娃脸,肉鼻子肉眼,憨憨厚厚的模样,这孩子像是天生少了根筋,手长脚长,却老是协调不到一处去,一辈子都没个伶俐气。
      可是景七想,这傻孩子却是为数不多的,真心待过自己的。
      
      平安说话的时候总是带一点鼻音,他小时候极爱哭,泪包似的,小圆脸儿上总带着那么点委委屈屈的意思。却是在这一年,要被迫和自己一同撑起南宁王府的时候,好像一夜之间就长成了个大小伙子。老王爷头七过后,景七被皇上接到宫里养着,老管家年纪也大了,王府里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那点事,几乎都是平安一人打理。
      景七看着这少年,心想,其实是平安把一辈子都献给了王府,才撑起了这个人丁稀少的家,那么难,末了却叫自己败得那么大方。
      
      平安见他看着自己走神,以为他是大病初愈精力不济,便轻声道:“主子,点着灯睡不好,不必怕黑的,奴才就在外间,有事叫奴才起来就是。”
      
      “我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把死猪叫活?”
      
      平安愣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打趣了,脸红了红,嗫嚅道:“好歹奴才也是个会喘气的……”
      
      景七却看着他笑起来,悄无声息地,眉眼舒展开来,眼先弯,嘴唇才慢慢翘起来,眼睛里似乎有水光似的,然而仔细一看,又不见了。
      平安觉得他看着自己轻轻笑起来的模样,竟和那知天命之年的老管家有几分相像,那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又有些心不在焉,像是一瞬间想起了很多事情,有些无奈,又有些欣慰似的。
      这哪是孩子的笑法?平安吓了一跳,以为是他烧糊涂了,伸手去探景七的额头:“主子,可是哪里不舒服?要么……再叫太医来看看?”
      
      景七摇摇头,垂下眼睛收敛了情绪,任平安扶着自己躺下。
      平安给他掖好了被子,才要起身,却被一双小小的手抓住。
      
      只见他家小王爷仰面躺在床上,一双眼睛轻轻地合着,低声说道:“平安,没事的,有我呢。”
      
      他声音很小很轻,糯糯的,用那童音说出来,像撒娇一样,可是看着他的表情,平安却忍不住鼻子一酸。
      
      景七笑了笑,翻过身去:“早些歇着吧。”
      
      灯火暗了下去,万籁俱寂。
      
      不知道是不是昏睡得太久,景七静静地躺在床上,只是睡不着,借着窗外透进来的一点微光,对着床帐发呆,片刻不到,外屋便传来了平安这猪猡娃子的鼾声,景七忍不住笑起来。
      
      轮回七世,足够他想通很多很多的事情,比如赫连翊,比如平安,比如这偌大风光、却冷冷清清的南宁王府。
      为什么那时执着于赫连翊?
      他想不明白很多年,却在刚刚睁眼的时候,蓦地就明白了。
      那名琏宇字明哲的老王爷也是个糊涂的,他自己的性子直随了那死鬼老头去,眼大无用,黑白分明,该看清的看不清,不该看清得却又偏偏要看得清。
      
      都是一辈子眼中只放一个人,其他再不过心思,尽管去寒心。
      
      世人都说老王爷痴情,自王妃去了以后,便失了魂魄一般,还是皇上体恤他这异姓的兄弟,将世子景北渊接到宫中,和皇子们一处养着。
      
      这整天一副懒得活着模样的老头在他十岁的时候,终于得偿所愿蹬腿去了,把那十岁的孩子和空旷寂寞的王府抛在人世间。
      天大地大,却没有一个叫做家的地方。
      
      除了赫连翊,三百年前,他一直觉得,赫连翊是这世上自己唯一的念想,像是溺水者的一根浮木似的,非得抓住了——生如此,死相随。
      死心眼程度和景琏宇如出一辙,二百五水准和白无常殊途同归。
      
      认准了这么一个,其他的,朋友也好,平安也罢,竟全没在意过。景七听着平安平缓的鼾声,突然觉得自己原来是天下第一白眼狼,原来那几世受的苦,都是报应么?
      
      也不知乱七八糟地思量了多久,景七才迷迷糊糊地再次睡去,睡上一会,醒上一会,觉得身上再次不舒服起来,像是被架在炉子上烤似的,骨头缝里都冒着酸水。他知道这是又烧起来了,不过心里有数,熬过了这一宿,差不多也就快好了,懒得叫平安,把自己往被子里缩了缩,忍着热发汗。
      
      朦胧中一声脆响,像是什么人又把什么东西碰碎了,景七混沌的意识被惊醒,懒洋洋地没睁眼,知道平安这笨孩子,一天要不摔打些东西,就不能安生过去。
      
      然而此时,一只凉凉的手搭在他的额头上,舒服极了,然后他听到一个人带着点怒意的声音说:“人都烧成这样了,你怎么伺候的?还不去叫太医——”
      
      景七立刻觉得,还是让自己烧成炉灰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多勤快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